1122再见金蛮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6-02    作者:忘语


“柳鸣,原来是你!”

就在这时,右边的金袍女却似乎想起了什么,怒吼了一声,浑身金光一卷而起。

柳鸣心中一凛,顿觉一股庞然灵压瞬间锁定了自己。

“且慢!”

左边的吊眉老者见状,长眉一挑,挥手打出一片灰色沙粒,化作一个巨手的直接将柳鸣身旁面现错愕的秦一凡一抓而开。

接着,残影一闪,一个金色人影瞬移般出现在了柳鸣身前不远处,一只金色爪影一探而出,以不可思议速度朝柳鸣的心口一掏而去。

柳鸣嘴角一个抽动,身形一个模糊之下,就在原地消失不见。

爪影从柳鸣留下残影中一闪而过,彻底扑了个空。

下一刻,柳鸣又一闪的出现在了金袍妇女身后。

金袍妇人反应极快,单手一收,身体快若闪电的一个侧转,朝背后的柳鸣又一爪而去。

柳鸣及爱车,却不退反进的向前一晃,手臂暮然一粗,竟然直接一把抓住了女子探出手臂。

金袍妇人只觉臂上一阵巨力袭来,任凭其如何使劲,一时间竟然无法将手臂从柳鸣手中抽出,不禁心中一凛,但马上一声怒喝:

“小辈,你当日竟毁我分身,现在拿命来还吧!”

金袍女子头颅一摆,密密麻麻的青色发丝立刻活了一般,纷纷化作了一条条的绿色毒蛇,纷纷朝柳鸣激射而去。

“金蛮老祖!”

柳鸣目中厉色一闪,终于认出了对方来历。当即浑身黑雾滚滚翻涌而起,另一只手掌黑气滚滚冒出。直接化作了一只黑色巨掌迎了上去。

轰的一声闷响!

整个大厅之中,青光黑气交织不断的碰撞。在石殿之中翻涌起来,大殿四周的石壁受到冲击,纷纷浮现一条条细小的裂痕,不过表面灰光一闪后,便弥合如初。

两色气焰飞快散去,虽说冲击力极大,但是对于天象境修士与柳鸣这般肉身强横之人自然是毫发无损。

此时的柳鸣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

从金蛮老祖出手到现在,前后不过两三息的工夫,这一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包括主座上的三名天象境修士在内所有人大感意外。。

而柳鸣身为一名真丹期修士,竟能够轻松接下天象境的一击,更让大殿内众人的张目结舌。

金蛮老祖见此,也同样吃惊不小,但马上更加大怒之极,两手一掐诀,双目中顿时金光大放。

紧接着雷鸣般的爆裂声四起,其周围浮现出点点璀璨的金光。

柳鸣只觉附近虚空中传来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嗤嗤”的破空声传出。对面金光就组成一张金色大网,朝其一压而下。

他顿时一个激灵,浑身黑雾滚滚翻涌起来,数声龙吟之声从中冲天而起。数条黑色雾蛟争先恐后的从黑雾中一飞而出,冲向了落下的金色大网上。

两者撞击之下,金光黑气一阵交织。发出了一阵阵轰鸣声。

随即金色大网金光大盛,黑气稍一触及便被如冰雪消融般节节溃散开来。

但金色大网也因此无法落下。一时被源源不断的黑气抵在了半空中。

“二位可以住手了!”

就在这时,一道灰影一闪的出现在二人之间。灰光一敛之下,正是那名彻地宗的太上长老,其一抬手打,出一蓬银色细丝,往金色大网与黑色雾蛟间一钻而入。

刹那间,无论是金色大网还是黑色雾蛟表面,都一下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银色光丝,接着银光一闪下,竟将二者硬生生的一分而开。

“风道友,你要阻我报仇?”金袍妇人见此,大怒的说道。

“金道友,你与这名太清门的小辈究竟有何过节,竟然要在我彻地宗的议事大殿之中大打出手?”彻地宗长老淡淡的问道。

“哼,这小子曾经不知用了何种手段灭我化身,夺我宝物,今日让我撞见,不将之击杀,实在难解我心头之恨。”金蛮老祖愤愤不平说道,但显然对面前的玉冠中年人有些忌惮,并没有再做出什么攻击举动。

“金蛮道友,现在正值外族入侵的非常时期,一切应以大局为重。况且我等身为此次联盟代表,总不能在此恃强凌弱,欺负一个真丹境小辈吧。”化沙宗的灰袍老者,此刻也站起身来,缓缓说道。

两名天象境强者如此作为,柳鸣倒是不觉得奇怪。毕竟现在正值对方用人之际,自己虽只有真丹修为,但表现的实力却绝对远超同阶,再加太清门弟子身份,足以让其他天象修士大起安抚拉拢之心了。

“晚辈也是第一次有幸得见金蛮老祖,实在不知金前辈为何一上来就对在下动手。老祖所言在下曾夺取了前辈的宝物,但不知道老祖化身是在何处遇见晚辈,在下又是抢夺了什么宝物?”柳鸣眼也不眨的反问道。

金蛮老祖闻言,张了张嘴,原本涌到唇边的言语,竟硬生生咽了回去,完全一副不知如何回答的尴尬模样。

如此一来,原本对二人之间的过节有些好奇的其他众人,反倒是将目光又移回了金蛮老祖身上。

就连天妖谷的狮面男子也是饶有兴趣的看着金蛮老祖,似乎在等她说些什么。

毕竟在众人看来,天象境界的大能即便是化身,修为也不会弱到哪里去,哪能被一名小辈说杀灭就杀灭的。

而如此糗事,竟然敢拿到台面上来说,且让其不顾身份的对一名小辈大打出手,可见被夺去的宝物肯定也是价值不菲的。

“若是金道友将事情的原委与我等说明,在下也能当着众人的面,给道友一个满意的答复。”彻地宗的风长老也大有深意的问道。

“哼,小子,今日算你运气好,本座深明大义,念在外族入侵,情况特殊,便暂且将私人恩怨搁置一边了。待将这些怪虫驱逐出去之后,再亲自与你算算这笔旧账。风长老,我还有些私事要处理,就先行告辞了,你们若是讨论出个结果,直接通知金某便是了。”金蛮妇人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后,终于一跺足的放下几句狠话之后,便甩身化作一卷金光往外激射而去,眨眼间消失在殿门之外。

其他人见此,不禁一阵面面相觑!

看到这一幕,柳鸣仍是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心中却微微一笑。

他早已料定,如此场合下,当日在天妖试炼中出手偷袭群妖,击杀天妖谷的奎木尊者等事情,金蛮老祖是万万不敢透露出来的。而一名真丹修士能让一名天象老祖如此忍气吞声,可的确是难得见到的场景。

“呵呵,此番秦师侄能够从巨虫包围中脱困,还多亏了柳道友出手相助。听闻柳道友单凭一己之力,就碾压了真丹境的巨虫,当真是实力不凡。”化沙宗的灰袍男子忽然走上前来,朝柳鸣称微笑说道。

“前辈过奖了,晚辈只是恰巧路过,顺手相助而已。既然秦兄已经顺利抵达此处,柳某也就放心了。”柳鸣报之一笑,对其拱了拱手。

“听柳道友的口气,似乎还要离开此处?如今异族入侵,外面可是危机四伏的,柳道友不妨留下来与我们共抗巨虫,而待巨虫撤退之后,联盟定当论功行赏的。” 化沙宗的灰袍男子,却肃然的说说道。

彻地宗的风姓长老,同样看向柳鸣,似乎在等待其的答复。

天妖谷狮面男子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看向柳鸣的目光,却不时闪过思量之色。

柳鸣面现沉吟之色,心念却电转不定。

既然他已经与金蛮老祖结下了梁子,若是借故推托离开此处倒也不难,不过从金蛮老祖今日反应来看,显然不会善罢甘休的。i另外,外面的这些铺天盖地的巨虫,也的确危险不小,倒不如留在此处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就在柳鸣犹豫之时,一直冷眼旁观的狮面男子,终于开口了。

“柳鸣,我道这名字怎么有些耳熟,你便是在上届天门大会排名第一的那个太清门弟子吧。如今外界异族入侵,时间一长,恐危及整个中天大陆,我们也已向太清门发出求援之信,若是没有必要,柳道友也不用急着赶回宗门去,等贵门其他长辈赶到此处,再离开也不迟的。”

狮面男子声音仿若洪钟,带着强大的震慑之力,一副不容柳鸣不答应的样子。

“我等不出这南蛮地域,倒还不知道柳道友竟然就是当初天门会大放异彩的弟子,难怪实力如此过人了。这样吧,以道友实力,足可以留在这议事大殿中了,不如先和我等商量下共拒巨虫异族的策略,再做其他打算也不迟。”彻地宗的风长老闻言,目中闪过一丝讶然,却马上接口的言道。

此言一出,殿中修士全都连连点头。风长老和狮面男子也没有反对之意。

柳鸣则心中微微一怔。

他虽料到眼前三名天象境太上长老会让自己留下助阵,但商讨策略此等核心之事,却不应该是自己这名外人能够掺合的吧。

简单的推诿了几句后,柳鸣最终还是留了下来,并找了一把空的石椅坐了下来,其余众人也很快各自落座。(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