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 幽王荒寒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5-28    作者:忘语


“一开始,我之所以会邀请你同行,其实是想要借助你人族修士身份,破解幽王之殇内的一处特殊禁制。”阴流淡淡的述说着。

“若是需要弟子力量,晚辈在去寻找九转幽核之前,先帮帮前辈也并无不可的。”柳鸣心中念头转动一番后,坦然说道。

“那处禁制比较特殊,由非幽族的修士破除机会会大上很多,不过禁制破除的瞬间,也会产生空间泯灭乱流,就是天象修士也很难幸免于难。不过现在既然知道了你的身份,和我前世还颇有渊源,自然不会再这么做了。柳道友,不知你是否有兴趣和我做一个交易?”阴流微微一笑的说道。

“正是如此,

“交易?”柳鸣露出不解之色。

“不错,正如你所看到的,我以前曾经来过此处,所以知道幽王之殇中几处幽王坐化之处,其中一处禁制对于身为人族的你,应该较为容易到达。另外,你现在似乎以冥骨诀为主修功法,此功法在外面流传极少,相信手中应该还没有真正完整的功法吧?”阴流意味深长的说道。

柳鸣闻言身体一震,脸上少有的浮现出了一丝△激动,但一闪即逝。

九转幽核关系到他是否能够离开九幽冥界,而除此之外的头等大事便是寻找到冥骨决的下半部。

这几年他也一直在打听,可惜丝毫没有结果,心中甚至都已经产生了放弃此功法的修炼,而另选一套功法的打算了。此刻听到此言。如何能够不激动!

“不知六阴前辈想要在下做什么?”柳鸣深深吸了口气,勉强平静下心情。问道。

“也不是什么难办的事情,柳道友实力高强。心智过人,日后进阶天象境乃至通玄之境都大有可能,我只想要阁下做出一个承诺,日后飞黄腾达之时,别忘记关照一下银泉谷龙家,还有云川岛的蛮鬼宗便可。”阴流肃然说道。

“晚辈当年便是蛮鬼宗弟子,龙师姐更是在下好友,这两件事都没问题。”柳鸣先是有些愕然,但很快点头说道。

“道友果然爽快。”阴流点了点头。神色稍松,也没有要求柳鸣下什么誓言,而是翻手取出了一块空白玉简,贴于额头,双目一闭的刻录起什么东西来。

片刻之后,他刻录完毕,一挥手,将玉简抛了过来,说道:

“我已经在里面标注了两处位置。还有一路之上需要注意的一些禁制。除了那九转幽核的所在,另一处乃是当年一名同样以冥骨决著称的幽王坐化之地,那里应该会有全套的冥骨诀修炼法门,不过那里禁制也非常厉害。但以柳道友的人族身份,应该不难到手。”

柳鸣一把接过玉简,略微检查一番。点了点头后,就单手竖起。朗声起誓道:

“本人柳鸣在此承诺,若是银泉谷龙家和蛮鬼宗有难。只要是在下力所能及,必定会全力相助。”

阴流见此,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既然如此,你我便在此分开吧,三个月后,在此谷口相汇,我自有办法带你离开。”阴流说了一句后,身形一动,便化为一道黑光,径直飞入了山谷入口。

柳鸣望着阴流远去的背影,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再将阴流所给玉简放在额头,仔细查看起来。

一炷香工夫后,他又将从洞毫处得到的地图一同稍作整理一番,脑海中对于这个被称作“幽王之殇”的所在,终于有了一个清晰认识。

此处空间虽位于两个幽域之间无尽山脉中心位置,却也是广袤无边,以眼前的巨大山谷为中心,以南之地冰雪连天,北边则是丛林密布,东边荒沙万里,西边冥河滚滚,俨然自成一界。

而历代九幽各域幽王坐化之地,则星罗棋布般分布在各个方向。

柳鸣当即将玉简一收,目光转向南边,微一沉吟后,周身黑气一卷的为一道黑虹的破空而走,几个呼吸的工夫,就消失在天边尽头处。

数日后。

天空下着大雪,无数灰蒙蒙的雪花夹杂在阴风中呼啸而来,使得原本就阴沉沉的幽王之殇,更显阴寒刺骨。

灰色的雪地上,一排笔直往前的脚印原本清晰可见,但在一阵阴风吹过后,便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在脚印的最前方,一名身着青袍的青年,正顶着风雪往前一步一步的前进着。

此人正是柳鸣。

此刻的他,全身被一层淡淡的黑气所笼罩,借此抵御风雪的侵扰。

他要去的,正是阴流所告诉的一处相对容易获得九转幽核的所在,据其所述,在这南边的雪域深处,有一座荒寒寺,是曾经幽王“荒寒”坐化之地。

这一路上,他根据阴流地图的指引,避开和破除了一处处险恶禁制,而路途上遇到的一些四处游走的鬼物,修为则大都在化晶后期至真丹期的样子,都被其以雷霆手段击杀了。

就这样,柳鸣边走边歇情形下,纵然度极慢,也终于踏入这片大雪飘摇的灰色雪地。

但他方一进入此区域,就现此地被设置了某种禁空禁制,一旦飞行的话,这漫天的灰色雪花,便会凝聚成一根根尖利的冰锥,铺天盖地的激射过来。

每一根冰锥,都相当于一名化晶期修士的全力一击,柳鸣纵然肉身强悍,但却也经受不住如此密集的攻击。

无奈之下,他只得徒步行走起来。

没过多久,柳鸣突然双足一顿的停在了原地,双眼一眯的往前看去。

透过灰色的雪花,远远看到了前方几座孤零零的雪山影子。

其中一座较为矮小的雪山之巅,隐约可见一个小型不大的寺庙。

“到了!”

柳鸣双目一亮,当即加快脚步,往前方走去。

一个时辰过后,矮小雪山之巅的一块平台上,柳鸣驻足而立,在其前方百丈处,一座两层的简陋小寺庙,坐落于此。

寺庙上除了表面覆盖着厚厚的皑皑灰雪外,没有任何其他装饰,甚至连牌匾都没有一个。

若不是身处九幽冥界,且地图之上明确的标注着,这里便是那名曾经叱咤幽寒域的通玄幽王坐化之地,柳鸣都差点以为自己来到了什么荒山无名小破庙了。

他打量了几眼后,神色突然阴晴不定起来,片刻后,才单手轻轻往肩头一拍,青芒一闪之下,仿若实质的车患虚影一闪而出,无声嘶吼了一声后,又一闪的缩了回去。

柳鸣见此,才露出放心之色,抬步往寺门方向走去。

根据阴流所给的地图所述,这小寺庙看似平静,实则里里外外布满了大量的禁制,不过这些禁制大都只对幽族及鬼物有效,其余那些禁制对柳鸣来说应该并不算是难事。

不过就在方才,罗睺却突然传音,让其将全身气息隐匿起来,以凡人的姿态直接走进去。

当他开口询问缘由之时,罗睺便一言不了。

柳鸣起初虽有些半信半疑,但最终还是决定一试。

结果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不由大喜起来。

他竟然这么从寺庙门口长驱直入,这寺庙就真的如同毫不设防一般,没有出现丝毫的异状。

寺庙的一层殿堂不大,仅有百丈大小,其中三个角落各有一个石台,上面盘坐着一个身着蓝色铠甲的幽族男子雕像。

除此之外,便显得有些凌乱,能辨认出不少激烈战斗留下的痕迹。

“看来这便是当年幽王荒寒手下的三位天象护卫了,竟将自己生生祭炼成傀儡以长期守在此处,当真是忠心可鉴。”柳鸣目光扫了一圈后,又看向了这三头雕像,不禁喃喃自语了一句。

当年阴流以六阴身份第一次进入幽王之殇时,便曾闯过此地,并带走了不少“荒寒”所留的宝物,其中便有其一段自述的生平记载,提及了这三位忠心耿耿的护卫,每一人都拥有不下于天象的实力,却甘愿追随荒寒至此。

阴流在给柳鸣地图玉简时,将这些都标注在了里面。

当年的六阴最后不小心触了这三名护卫,结果一番激斗之下,这才没有将九转幽核在内的其余宝物悉数取走。

一旦有一丝一缕的幽族亦或是鬼物的阴气泄露出来,这三名天象傀儡会立即被激活,并对冒犯者展开诛杀。

柳鸣打量了几眼一层殿堂后,便径直往没有守卫的那个角落走去。

通过木梯走向二层时,柳鸣却不禁呆了一呆。

二层赫然有三间并排的密室,中间和最右的那间早已被打开。

最右那间中看起来空空如也,里面之物赫然已被搬空。

而最中间的那间密室,空间十分狭小,长宽不足三丈。

密室中间一个蒲团上,盘膝坐着一名栩栩如生的青年男子。

男子头戴蓝玉冠,蓝袍玉带,面目清秀儒雅,下巴处留有一小簇乌黑短髯,看起来如同一个风姿翩翩的美男子模样。

“这就是当年不可一世的荒寒了。”

柳鸣望着男子,放出神识仔细探查了一炷香工夫后,长吐一口气的喃喃一句。

(大汗,忘语总算搞定第二章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