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前传凶岛篇 十六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5-28    作者:忘语


“难道是雷猛和蒙放给我下毒了?”柳鸣死死咬着牙齿,勉强扶着身旁的树木转过身来。
出乎他的意料,不远处,雷猛和蒙放也和他一样,跌倒在了地上,脸上表情狰狞无比,脖子上根根青筋爆现,脸上皮肤涨红,似乎也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是花粉有毒!”柳鸣悚然一惊,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急忙闭住呼吸,强忍着身上的剧痛,连滚带爬的朝着花丛反方向爬去。
好在他原本已经走开了一段距离,强撑着又走开一段后,鼻子里已经闻不到那奇异的花香了。
不过,他这一番运动,身体上火烧一般的痛苦又加剧了很多,仿佛每一根骨头被泡在了油锅里一般,最终一头栽倒在了地上,身体不规则的抽搐着。
火燎般的痛苦,即便是柳鸣意志坚强也有些承受不住,意识开始恍惚了起来。
不知怎么,柳鸣此刻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了刚刚看到的鲜红花丛,一股极度渴望的情绪当即疯狂从心头涌出,使他恨不得立刻扑进那花丛之中。
“不好!”
柳鸣脑海之中残留的一丝清明,让其立刻明白了花粉剧毒的厉害。
原本栽倒在地上的身体,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让其勉强爬了起来,转身往花丛方向跑去。
不过他刚刚跑出几步,又噗通一声的跌倒,只能用残意志控制住了自己身体,盘膝坐在了地上。
此刻,柳鸣整个脸部已经完全狰狞了起来,五官挤在一起,唯有双眼还明亮如昔。
他正运用一心二用的神通,将精神分成了两半,一半主宰身体,另一半强行进入休眠。
每当身体的痛苦使得精神快要崩溃之时,他立刻换上另一半精神,使得快要崩溃的精神力得到一丝喘息之机。
如此轮番换过,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柳鸣混乱的眼睛和耳鸣的声音也让他失去了对时间的判断力,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几刻钟,又仿佛几天,全身火烧般的疼痛才骤然消失不见。
这疼痛来得快,去的也快,从疼痛减轻到疼痛消失,仅仅过去了不到数个呼吸,仿佛先前的经历,全是一场噩梦一般。
他喘息着站了起来,身体还酸麻的厉害,不过也可以站起来了。
“对了,雷猛和蒙放呢?”柳鸣朝着花丛方向望了一眼,那两人倒地的地面上一片狼藉,不过一片杂乱的脚印却是朝着花丛里去了。
他们二人距离花丛太近,没能及时离开花粉扩散的范围,也没有分心二用的神通,自然无法幸免。
“唉……”柳鸣长长的叹了口气,虽然知道这两人对自己不怀好意,不过死在这诡异的花丛之中,还是让他叹息了一声。
摇了摇头,柳鸣在原地休息了一会,继续往前走去。
可能是靠近花丛的缘故,花粉毒将附近的丛林之中的毒虫妖兽全都驱逐了出去,倒是让柳鸣行动方便了很多。
他小心的走在花粉扩散的范围外,慢慢绕过了花丛,继续前行。
……
两日后,内岛中心区域,树木长得最为葱郁的地方,一个身着破烂粗布衣的少年出现在幽深的丛林中,脸上一道道污泥和被荆棘划破的伤口,背上还四条封着血瘀的伤口,不知是何种厉害的妖兽之爪所留。
此子正是柳鸣。
他绕开了那诡异的花丛,又遭遇了数次危险,才好不容易才走到了这里来。
当柳鸣拨开最后几株挡住视线的草丛,面前出现了一片看似平静的湖泊。
整个湖面蓝得发紫,湖水有些粘稠而油亮,好像是种特别的液体,显然非寻常的湖水。
湖面寂静无声,四周是连绵的黑色山峰,山脉中有一条条深浅不一的缝隙,看上去好像是一张巨大的皮肤上生满了皱纹。
而某座山峰上有一处尖口,湖上液面正是由此尖口流注其中。沿着尖口望去,其上一帘银色的白练垂挂,白练源头烟雾缭绕,流光溢彩,竟如仙境一般。
此地如画中一般柔美和谐,一切恍如睡梦之中。
柳鸣目光紧锁,四下打量不停,按照距离推算,眼前的湖面应该便是内岛的最中心所在,自然不敢有丝毫放松。
当下,他一边小心隐藏行迹,一边沿着湖岸搜寻了起来。
他稍微靠近湖面,这湖水竟升出一股阴寒之意,这让其心中一动,折下一根枯枝让前端在湖水中浅浅一点后,又飞快的收了回来。
只见枯枝前端,赫然已经覆盖了一层白色的寒霜。
柳鸣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湖水竟然如此奇寒无比。
他急忙退后十来不,远离湖面而行。
湖边是连绵的山峰,大多是坚固的石头,少有泥土,所以这里的树木生长的到不是那么茂密,行走并不费事。
走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之久,柳鸣一路采摘到了一些药草后,一处横向峡谷挡在了他的面前。
说是峡谷,其实是个一座高山与平底接壤的一片凹下去的地方形成深沟。对面的高山斜坡高高往上延伸,光滑的山坡上密密的长着些黑赫赫的毛草。
此山山体东高西低,越往西山就斜缓缓的变得细小,远远看去到像个鼻梁。
峡谷下面是一条小溪,里面自然也是阴寒无比的湖水。
小溪有数丈宽,两边都是陡峭的山壁,实在不好直接跳跃过去。
柳鸣只好沿着峡谷朝深处走去,奇怪的是的,随着山越来越高,这峡谷也越来越深,下方的溪流非但没有变窄,反而越发的宽阔了。
突然,峡谷一转弯,山谷的侧面出现了一个拱形的大洞,而前方是一段悬崖。
柳鸣眉头一挑,慢慢靠近了洞口附近。
这洞口宽高十几丈,洞壁四面长满了暗青色毛草,此草尖而长,硬而薄,被洞中的阵阵暖风吹拂着,一波向前一波向后轮流转换着。
他伏在洞壁上探头而看,一阵阵暖风吹过来吹过去,里面明显感觉到来回交替吹拂的风力。
柳鸣抽动了一下鼻子,山洞之中隐隐有一股浓浓的檀香气息,随着暖风传了出来。
“难道……”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仙草两个字。
想到这里,柳鸣深深吸了口气,侧身趴下贴在洞壁的内侧,紧抓洞壁凹凸不平的石块,乘着风力往里的方向,脚下一用力跳进了山洞之中。
洞壁向内平展,深不见底,往内七、八丈,洞口处的光亮逐渐消失,里面慢慢变得黑乎乎一片。
他虽然心跳加速,却没有鲁莽的冲进洞去。
这里实在有些诡异。不论那诡异一出一进来回的腥风,就连洞壁和脚下的泥土好像也在慢慢的动荡,让柳鸣隐隐有一丝不安。
但他脑海中乾叔的脸庞一闪而逝后,咬了咬牙,还迈步朝洞内走去。
往里走了一会,洞口的光芒已经完全消失了。
柳鸣手在背上的包裹里翻找了一阵,取出了一块白色的石头,表面散发出了淡淡的白光,虽然十分微弱,但足够用来照路了。
洞很长,柳鸣走了大半个时辰的功夫,一路除了遇到几只鼠类的动物和不时出现的泥潭,并没有碰到太大的危险。
山洞的走势,隐隐是通往地下的,周围的空气也渐渐潮湿了起来。
便在这时,柳鸣发现洞的远处那一头有一点微亮光芒,像远天里一颗微弱的星星,在风中闪烁不定,空气中的清香也越发浓郁了。
柳鸣呼吸一粗,脚步顿时加快了一些,并一翻手,将骨刀拔了出来。
随着向光亮处慢慢的靠近,他步伐蓦然放慢了许多,显得万分小心。
不多时,光源清晰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是一块泛白的巨石,顶端赫然生长着一株流光溢彩的奇草。
柳鸣双目一眯后,就将此此物看了个清清楚楚。
此草有五对色彩各异的叶片,最底下一瓣是银白色,其上是天蓝色,再上是水绿色,然后是花黄色,最上层紫罗兰色,紫色的草芯中间结出一颗拇指头大的金光闪闪的果实。
金色果实,表面光色澄净分明,徐徐生辉,一看就不是凡物。
而下方山石散发出的白光,却一缕缕的不断被上面的奇草吸收了进去。
“这颗金果拿回去给乾叔服下,说不定会有奇效。”柳鸣眼珠一动不动的盯着呈现出如此惊人异象的金色果实,心中思量着。
随之,他往四处看了看,确定见没有任何异常后,当即身形一动,向白色巨石走了过去。
片刻后,他身形一晃,就占到了石头顶端,并一弯腰,用手碰了碰果实下的灵草,再摸了摸果实一下。
此草根部有一丝丝的阴寒之气,越往上则渐起暖意,金色果实则表面炙热无比,隐约散发出一股股热气。
他略一思量后,当即收起了骨刀从包裹里取出了一柄铁剑,向灵草的根部割去。
骨刀上带有毒性,若是毁坏了这株奇草,他就真的欲哭无泪了。
一下,两下,接着是一刀,两刀。
奇草的根部不过手指粗细,但坚硬的出奇,他用力切了几刀只在上面留下了几道白印。
“果然是仙草,不同凡响。”柳鸣停下了手,不怒反喜起来。。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