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坦诚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5-28    作者:忘语


柳呜闻言一怔,正要追问罗睺,半空中巨目中浮现出一个金灿灿圆环,看起来似乎是巨目中瞳孔一般。

“嗤啦”一声1

一道璀璨夺目的金色光柱毫无征兆的从巨目之中激垩射而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镜像阴流”所在激垩射而去。

“镜像阴流”面色大变,手中黑色长剑脱手而出,一抖之下,化作数十道黑光,形成了一层层地黑色剑幕挡在了身前。

同时单手法决一催,背后法相虚影浑身灰光大盛,并在“镜像阴流”身前凝出一道灰色光幕。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传来,整个灰蒙蒙空间都为之震荡不已!

金光一闪之下,“镜像阴流”身前的黑色剑幕,连同其法相虚影所化的灰色光幕,仿佛纸糊一般,瞬间被洞穿而过。

“镜像阴流”未及发出惨叫,腰部以上的部分便在金光笼罩之中消失无踪,身后的法相虚影闪烁了两下后,也立即消散开来。

阴流此刻面色紧绷,丝毫没有放松,口中飞快念念有词,两手打出数道法诀,半空之中巨目金色瞳孔转动了几下后,才有些不甘的缓缓闭

随着金色光柱的消弭,灰色空间又恢复了平静。

阴流轻呼了一口气,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单手一挥,身后法相虚影一闪,飞快的缩小并没入了身体垩内。

“砰”的一声脆响!

前方巨镜表面泛起了一层淡淡晶光随即整个变得透明,最后如同玻璃般的破碎溃散开来。

下一刻,灰色空间上空一阵光芒闪烁,忽的浮现出了一大片大大小小的白色光点,仿佛夜空中的星辰掉落了下来一般。

整个灰色空间动荡了起来,一道道刺目白色光柱从外射入,随着光柱越来越多,整个空间恍如镜子一般,寸寸碎裂了开来。

柳鸣只觉眼前一花,身体一轻人已经出现在了一座巨大的黑石山谷之前。

阴流此刻也出现在了前面不远处。

“这里是……”柳鸣露出一丝惊色。

只见前方巨大山谷的一面侧壁上,赫然铭刻了四个古体幽族文字“幽王之殇”。

谷口还有二十余棵大小不一、枝繁叶茂的苍天古树,最小的一棵都有近百丈高。

“这里就是真正的幽王之殇所在了。”未等柳鸣开口,阴流淡淡的说了一句道。

紧接着,他目光看向了黑石山谷深处,眼中隐约闪过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

柳呜闻言,却脸色一动似乎想起了什么,挥手打出一道法诀,体表浮现出一层黑气,一闪化为了一件黑色斗篷,被收了起来,本人顿时恢复了本来容貌。

阴流见此情形,眉梢一挑,并没有露出任何异色。

“不知道我现在应该称呼阁下阴流还是六阴祖师?”片刻后,柳鸣终于开口问道。

“你究竟是蛮鬼宗弟子,还是太清门弟子?为何会流落到九幽冥界?”阴流没有回答柳鸣的问题,反问了一句道。

“在下柳鸣,阁下刚刚应该也从镜中的影像看出来了,我出身云川大陆,后来拜入了蛮鬼宗九婴一脉……之后机缘巧合到了中天垩大陆现在是太清门内门落幽峰弟子,这是蛮鬼宗和太清门的身份令牌,请过目。”柳鸣没有隐瞒什么,将他的出身来历大致讲了一下,翻手取出了两面令牌。

阴流手一招,将两面令牌摄入了手中摩挲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追忆神色。

“在下还在蛮鬼宗之时,曾经在宗内的留影壁处见过本派六阴祖师留下的一丝神念,并且得到了其传授的龙虎冥狱功和太罡剑诀两门神通,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流落中天垩大陆之后,才得以拜入了太清门。”柳鸣看了阴流一眼,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毫不迟疑的说道。

“留影壁……”阴流喃喃自语了一句,随即沉默了片刻手一扬,将两面令牌扔还给了柳鸣。

“不错镜中显示都是真的,我当年确实曾是你口中所说的六阴。”阴流神色一阵复杂变化后,长叹一声的说道。

“后辈弟子柳鸣,见过六阴祖师。”

柳鸣抬手接过了两面令牌,闻听此言,忙神色肃然的躬身一礼。

这一礼,他真是发自内心。

没想到这一次冥界之行,会遇到这位对自己修炼之途影响深远的传说中人物。

回想起来,陪伴自己几乎整个修炼生涯的“冥骨决”及“龙虎冥狱功”,甚至“太罡剑诀”,亦都是间接出自其手,尤其是后两者对他修炼助益极大,若非当初的这份机缘,他绝不可能修炼到现在的境界。

甚至连自己的灵宠之一骨蝎,也是对方所开拓的幽冥鬼地中寻得。

也正因为此人,他才得以机缘巧合的拜入中天垩大陆人族四大太宗之一的太清门,才有了后面的诸般遭遇。

可以说,没有这位“六阴祖师”,其修炼生涯的轨迹很可能便会彻底改写了。

“柳道友不必多礼了,六阴已经是过去之人,我现在虽然拥有大部分六阴的记忆,但是已确确实实的转生成了幽族,现在是幽清域幽王的第九弟子阴流,早已经不是当初的六阴了。”阴流侧身让过了柳鸣的一礼后,摆摆手的说道。

柳鸣闻言,这才站直了身体。

从镜中先前的影像,他也猜到了这点。

幽族有很大一部分是其他界面的生灵死后灵性转化而来,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对了,你还没有说,身为太清门弟子,为何会来到这九幽冥界?”这时,阴流却好奇的反问道。

“前辈,是这样的……”柳鸣将其进入恶鬼道历练,到被天象鬼帅追赶,迫于无奈的遁入空间漩涡逃生,之后偶然来到九幽的过程大致说了一下。

“恶鬼道……现在,蛮鬼宗和太清门是何种情形?”阴流感慨般的念叨了一声,又犹豫了一下的问道。

柳鸣目光微闪,心中暗叹了一声,阴流虽然口中说着已经不是六阴真人,心中还是对以前颇为记挂。

“在下离开蛮鬼宗已经不少年,所以也不知道其现在的情况,不过我还在蛮鬼宗时,宗门之内有化晶期修士坐镇,在整个大玄国地位也算超然,位列六大派之一。至于太清门则仍为人族四大太宗,宗门之内英杰辈出,也是一派兴盛气象。”柳鸣侃侃而谈道。

“很好,这样我也安心了。对了,银泉谷的龙家……近况如何?”阴流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一般,再问道。

“龙家的后辈弟子之中,出了一个叫龙颜菲的天才女剑修,正是在下师姐,如今也已经修炼到了假丹境界,拜在了内门天剑峰门下。说到这里,晚辈有一事要和前辈言明,当年弟子曾经在留影壁得到前辈遗留的一枚剑胚之灵,曾经答应传给龙家后人。不过后来,在下在南海之域遭遇强敌,为求自保,迫不得已引爆了剑胚之灵,没能完成前辈的嘱托,还请见谅。”柳鸣歉意回道,又躬身行了一礼。

“自爆就自爆吧!当年我留下那枚剑胚之灵,也不过是一时兴起,并非什么大垩事,如今知道龙家一切安好,也就放心了。”阴流毫不在意的说道。

“多谢前辈大度谅解。”柳鸣闻言,轻呼了一口气。

他自问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素来重诺,虽然当初融合剑胚之灵的是其囚笼之中的魔魂,但此事一直是横在他心中的一根刺,如今得到阴流的谅解,顿时感到一阵轻松。

“剑胚之灵的事情,你若不说,我也不会知道,不过你能直言不讳,反倒是出乎我的预料。。”阴流上下打量了柳鸣几眼,忽的一笑的说道。

“晚辈虽然有很多缺点,但自问还会尽力守信的。”柳鸣闻言,一咧嘴的回道。

“不管怎么说,我当年在蛮鬼宗留下留影壁,也算是遇到了一个有缘人,也不枉我当年花费的那些心血。”阴流哈哈一笑。

“多谢前辈当年的成全之恩。”柳鸣同样笑了笑。

“话说回来,你一个人族修士,甘冒如此大风险到此,应该是不得不来的原因吧?”阴流想起了什么,神色一凝的问道。

柳鸣闻言,眉头一皱,沉吟片刻后,才道:“不瞒六阴前辈,晚辈此次进入幽王之殇,是为了得到一枚九转幽核。”

“九转幽核!那东西是通玄幽王坐化之后遗留之物,极为珍贵,而且但凡是幽王陨落之处,禁制防守都极为严密,就是天象级的修士也不一定有把握得到。”阴流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晚辈也是出于无奈,此事关乎到在下能否离开九幽,返回中天垩大陆,不管有多困难,都一定要尝试下的。”柳鸣无奈的回道,但目光万分坚定。

“原来如此……其实,在你我在洞毫大会见面,我便已经看破了你并非幽族,而是人族修士。”阴流点点头后,忽然又大有深意的说道。

“哦,前辈原先的打算是……”柳鸣闻言一怔。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