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怒魔之目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5-27    作者:忘语


做完这一切后,柳鸣低头看了一眼胸口上破开的大洞,鲜血仍旧在汩汩冒出,此刻已经将半个身体染的殷红一片。

这伤势看着吓人,不过并没有对其造成致命伤害,只是损失了不少精血而已,而且他修炼的血盾术已大成,在体内囤积了大量的精血,随时可以补充。

他一催决,通过血盾术恢复了部分精血后,又翻手取出了一枚翠绿色符箓,贴在伤口之上。

胸口的大洞上顿时浮现出了一层淡淡的红光,肉芽疯狂蠕动,很快将伤口填满,不再有鲜血流出。

柳鸣除了脸色还有些苍白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当即随手取出一件新的青色长袍披上,目光一闪,转看向一个方向。

冥狱空间的另一处,蝎儿和飞儿还在与各自的镜像缠斗,“镜像柳鸣”死后,两头灵宠竟然没有跟着消失。

微一思索之下,柳鸣眼中很快闪过一丝恍然。

这两头灵宠镜像也是由混沌往生大阵直接幻化而来,除了将其击杀,否则不会自行消失。

他身形一动之下,飞身掠了过去。

蝎儿此刻身躯已然涨大到了数丈大小,一对巨鳌仿佛一对巨大剪刀一般,不断出凌厉的攻击,同时尾钩连续抖动,一道道黑线激射而出,出嗤嗤的破空之声。

另一边的飞儿所化飞颅本体,头上绿漫天飞卷,时而又像弩箭一般激射而出,口中更是喷出一道道灰色秽焰,攻势密集。

面对这样凶猛的攻击,若是换成普通的同阶妖兽可能早就不敌了,但是对面的这两只镜像灵宠,却和二者拥有完全一样的攻击手段。

故而尽管飞儿和蝎儿费尽心思的展开一波又一波猛烈的攻势,却仍然拿对方没有办。

柳鸣见此,身处半空单手一挥,一道紫色剑芒从袖袍中激射而出,一个模糊之下,便出现在了“骨蝎镜像”的上空。

剑芒一闪,化为了一道紫色电蛇缠绕的十余丈巨大紫色剑芒,猛地一斩而下。

“骨蝎镜像”似乎意识到了一丝不妙-,顿时出一声惊惧的嘶鸣,背后尾钩化作密集黑线的一边抵挡着蝎儿的攻击,同时两只巨鳌银光大放的一个交错,试图抵挡剑芒。

结果紫色剑芒一个模糊之下,下一刻竟又出现在了骨蝎镜像的下方。

紫光一闪!

“镜像骨蝎”猝不及防之下,身体出“咔嚓”一声,从下至上被紫色剑光硬生生斩成了两半,绿色鲜血顿时从伤口处蜂拥而出。

蝎儿见此大喜,看双目红光一闪,竟张口出一股黑气,包裹住了镜像骨蝎的尸体,朝着口中拉扯而去,大口一张,出一阵嘎嘣脆响,将其吞噬了下去。

柳鸣见状,眼中闪过一丝讶然,不过转念一想之下,也没多说什么,转看向了另一边。

那里的“镜像飞颅”似乎察觉到了不妙-,口中出了一声焦急的嘶鸣过后,竟忽然一个模糊的变成了绿衣童子模样。

紧接着他将脖颈处一串珠链一扯而下,竟化作了九个一般无二的绿衣童子,将飞儿团团围住,口中喷出一道道灰色秽焰,满头绿也如毒蛇般狂舞,企图以雷霆手段将飞儿立即诛杀。

飞儿大怒,自然不会让其如愿,同样恢复童子模样,一化为九的施展同样招数,见招拆招的将其缠住。

柳鸣微微一笑后,袖子一挥,苦轮剑一个模糊之下,也化作一道紫色剑光飞到了镜像飞颅的上空。

一声清鸣过后,竟化作九道凌厉的紫色剑光,一闪之下,朝九个“镜像飞儿”激射而去。

九个“镜像飞儿”面色大变之下,当即将满头绿色丝在头顶一个缠绕的化作一个绿色丝网,想要抵挡紫色剑光。

结果自然是徒劳!

绿色丝网一触及紫色剑光,就摧枯拉朽般直接溃散开来。

下一刻,紫光闪动,“噗噗”之声的接连不绝传来!

其中八个“镜像飞儿”直接被紫色剑光贯体而过,最后一个“镜像飞儿”虽然险之又险的躲开了之色剑光的致命一击,却被紧随而至的九个飞儿团团围住!

一大片灰色秽焰顷刻间将“镜像飞儿”淹没,一声低沉的惨叫从中传了出来,很快便没有了声息。

柳呜见此,单手一招,九道紫色剑光一闪而回,在半途化为一柄紫色飞剑的飞回了其手中。

“镜像飞儿”在灰色秽焰滚滚燃烧中,已经彻底没有了声息。

飞儿见此,出一声欢呼,其真身竟然也如同蝎儿一般,张口吐出一片灰色霞光,将眼前的秽焰连同其中焦黑尸体一同吸回口中,吞噬了下去。

另一边,蝎儿在吞噬了“镜像蝎儿”的尸体之后,周身黑气一阵翻滚之下,变回了黑纱少女的模样,身体之上忽的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色,身上的气息也变得萎靡起来。

“蝎儿,怎么了?”

柳鸣,脸色一变,身形一晃,横掠到了蝎儿身前,抬手出一股黑气托起了蝎儿的身体,急声问道。

“主人,我没事”蝎儿张口虚弱的说了一句,眼睛慢慢的闭了起来,沉睡了过去。

柳鸣见此情形,眉梢一挑。

另一边,飞儿将“镜像分身”吞进了肚子,精神随之也变得萎靡不振起来,与蝎儿一样,陷入了沉睡。

柳鸣见此,反而一松起来。

两头灵宠这般情形,以前也经历过,十之是进阶的征兆。

想想也正常,蝎儿和飞儿早已达到了化晶期的巅峰,不知积蓄了多久,此番各自吞噬了一个镜像分身,突破瓶颈也是正常之事。

,柳鸣一念及此,心中彻底放心下来,挥手出两股黑气包裹住了两头灵宠,将其收进了养魂袋。

随即他单手一挥,冥狱空间轰然消散,眼前一闪,柳鸣又回到了灰色空间。

他刚刚现身出来,眼前猛地一亮,一声巨响传来,一道粗大火光朝着他当头激射而来……

柳鸣吃了一惊,脚下一动,身形横移了数丈,火光擦着他的身体飞了过去。

他身体一晃,这才站稳,等看清了周围的情况,脸色微微一变。

此刻,灰色空间如同沸水一般剧烈震荡,无数道粗大的赤色火光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去,在火光中心处,两个百丈大小的天地象虚影在激烈之极的搏杀着。

“天象境!”

柳鸣瞳孔一缩!

两个天象虚影之中,隐约能分辨出阴流和其镜像分身的身影。

他虽然他早已猜到阴流修为不简单,但万万没想到其竟然是一个真正的天象境幽族!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力碰撞,两个原本纠缠在一起的相虚影轰然分散开来,汹涌的灵压四散激射。

柳鸣急忙手中掐诀,身体之上滚滚黑气,脚下一点,朝着后方飞身而去。

他一连退开了百丈后,才站稳了身体。

此刻的阴流身体笼罩在了相虚影之中,包裹着刺目的红色光芒,转看了远处的柳鸣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异芒,目光一转,再次落在了对面的镜像分身身上。

其手臂一伸,修长五指之上的一个黑色戒指光芒一闪。

镜像阴流周围黑光一闪,浮现出了四个丈许大小的黑色狰狞鬼,一张口,喷出了四道漆黑火焰,将“镜像阴流”淹没在了其中。

柳呜神色一动,神识蔓延过去,碰触到了黑色火焰,脸色顿时一白。

这黑色火焰竟然奇寒无比,神识一碰触到,也有一种被冻结的感觉。

“镜像阴流”身处黑焰滚滚之中,更是面孔一个模糊,手中黑光一闪,祭出了一柄黑色长剑。

一抖之下,无数漆黑剑气朝着周围狂劈而起,一道道剑光组成了一个盛大的莲花虚影,每一个莲瓣都是一道晶莹的剑气。

黑色莲花飞快的旋转开来,黑色寒焰被剑气一卷而开,丝毫无近身。

四个黑色鬼见此,出一声厉吼,体型一涨,朝着黑色莲花猛扑而去。

嗤嗤嗤!

黑色鬼刚刚飞到莲花边缘,黑色莲花光芒大放,无数道晶莹剑气朝着四周爆射而出。

四个黑色鬼当其冲,转眼间便被淹没在了剑气之中,惨叫都没有出一声便被彻底撕裂开来。

就在此时,阴流手指之上的黑色戒指啪的一声,碎裂开来,不过看起来没有丝毫心疼的神色,反而口中念念有词起来,同时一只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金色骷髅头,手臂一抬托起后,骷髅头表面正在散出越来越亮的金光。

下一刻,阴流咒语声戛然而止,五指一捏手中之物。

“砰”的一声吼,金色骷髅竟应声碎裂开来。

刹那间,灰色虚空剧烈颤抖,阴流头顶赫然裂开了一道巨大的黑色缝隙,一股恐怖的灵压猛地从中狂涌而出,飞快扩散出来。

数百丈外的柳鸣见此,心中一凛,体表黑光大盛,身形一动,竟再次飞退了两百余丈后,这才面容凝重的看向了半空中的黑色裂缝。

此刻的黑色裂缝,两端在飞快拉长变窄,看起来像极了一只恐怖巨目。

“怒魔之目!”

柳鸣耳边忽的响起了罗睺的声音,似乎有些意外。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