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混沌往生阵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5-25    作者:忘语


下方的这处湖泊,与柳鸣所获得的地图上描述的已是大相径庭,按照地图上标注的来看,磔风峪应该直接通往一片沼泽地才对。

如今二人周围方圆百里,都是一片山川湖泊,哪里有半点沼泽地影子。

莫非他们阴错阳差的又闯入了什么禁制不成?

一旁的阴流闻言,四下望了一眼后,竟双目一闭的再次冥想起来。

半晌后,他一睁开双眼,脸色却是阴沉无比。

“这里距离幽王之殇应该不远了,只是……”

结果话音未落,下方整个湖泊仿佛瞬间沸腾了,一个个气泡不断的冒出,接着原本平静无比的湖面顿时变得波涛汹涌起来,一*巨浪翻腾中,一个硕大无比的漩涡浮现而出。

而清澈的湖水突然变得漆黑如墨起来,周围空气也是骤然冷却下来。

“这……这是冥河之水!”

柳鸣只是神识向下方一扫,当即失声出口。

下一刻,他只觉身体一沉,一股庞然巨力从漩涡中狂涌而出,几乎要将其直接拉扯下去,同时四面八方“噗”“噗”的破空声一起,骤然从湖中冲出一道道水缸粗细水柱,如同一个牢笼一般,将二人困在其中。

柳鸣见状脸色一变,一拍胸前的八足海兽,背后银光一闪,风啸声大作,就往上腾空而起。

但就在此时,其耳中却传来阴流淡淡的传音。

“隐兄,通往幽王之殇之路,应该就在这湖泊的底部。”

话音刚落。只见阴流浑身蓝光一阵流转,蓝色鲤鱼虚影一闪而现的将其包裹其中,“噗通”一声便化作一道蓝影直朝漩涡所在而去。

柳鸣却一脸的阴晴不定,最终目光闪动几下后,还晃放出滚滚黑气。化作一道银黑两色遁光也向下冲去。

“砰”“砰”的两声巨响!

柳鸣与阴流二人先后遁入漩涡之中。

四周翻涌的巨浪向湖泊的中心同时拍打而下,顿时水花漫天四溅,整个湖泊也是一顿翻江倒海。

柳鸣只觉周围的河水飞快的旋转起来,就在这时,下方不远处蓝光一闪,一只巨大的蓝色鱼尾虚影一扫而过。硬生生的将柳鸣周围的水浪拍打向了两边,给自己撑开了一条通道。

柳鸣也不再迟疑,背后双翅一震,就化作了一道银光紧追蓝色鲤鱼而去。

结果这一条水路上,除了一些不时出现的急流漩涡及阴兽外。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危险。

在柳鸣二人各自施展水遁神通之下,一一安然度过,并来到了湖底一座破旧的传送法阵中。

一阵天旋地转过后,二人便传送到了一座冰晶堆积的山洞之中。

……

接下来的时间里,二人又一连度过了几处禁制,虽屡次遇险,有些狼狈不堪,但总算勉强一一撑了过去。

这阴流虽然法力神通受到了极大限制。却总能拿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帮助二人度过难关,而且似乎有某种预感能力。多次都提前一刻发出警告,让他们避过了数次凶险。

这些表现,让柳鸣不禁啧啧称奇,心中却对这其真实身份越发怀疑起来。

阴流似乎也感受到了柳鸣有些诧异的目光,却表现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此时,二人正身处在一片灰蒙蒙的空间中。是先前通过一处山洞深处的破旧传送法阵进入的。

柳鸣望着四周,心中一动。

此地竟与自己进入神秘气泡中的那处空间有几分相似。

也不知为何。处在这空间之中,原本被压制的修为已经恢复如初。法力也渐渐充盈起来。

“难不成这里就是幽王之殇了?”柳鸣有些狐疑的说道。

一旁的阴流环顾了一下四周后,却朝柳鸣摇了摇头:

“据阴某所知,这里应该还不是,不过我有预感,距离幽王之殇,也就一步之遥了。”

柳鸣闻言,不禁苦笑一声,正欲开口说些什么之时,身前的灰色虚空一阵荡漾。

柳鸣和阴流见此,急忙摆出了戒备的姿态。

这一路行来,二人已经见识了幽王之殇各种古怪的禁制,不知道这次又是什么……

灰蒙蒙空间泛起了一圈圈的波纹,灰光一闪,两人身前浮现出了一面巨大无比的镜子,里面清晰了浮现出了柳鸣和阴流的影像,看起来逼真无比,连脸上的惊愕神色也活灵活现的表现了出来。

周围虚空的激荡渐渐平息了下来,很快恢复了平静,似乎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镜子?这是什么禁制?”阴流目光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又转首看向了周围,愕然的说道。

柳鸣同样大感意外,但就在这时,耳边竟然传来罗睺低沉的声音:

“这是混沌往生阵,乃是上古十大奇阵之一,可以凭空复制被困人虚像,与人捉对厮杀,而且必须决出胜负后方能离开。我本不该出言提醒你,但此阵会将你的混沌往生都重新浮现一遍,普通人很容易从根本上动摇,导致心神不宁而被虚像轻易击败。一旦被虚像击败,你便会成为一个傀儡般存在,精魂也会被一并被此阵吞噬掉。不过依我看来,若是过了这一关,恐怕就能进入真正的幽王之殇了。”

“多谢前辈提醒。”

柳鸣脸听完后,面上肌肉抽搐了一下,忙在深识海中回道。

“忘了提醒你一句,能真正通过此阵,存活下来的,可并不太多。称谢之事,还是等你活着回来之后再说吧。”罗睺冷冷一笑后,就再也没有任何话语传出了。

柳鸣闻言,目光一闪,正打算思量破解之道时,其,身前的巨大镜面之中已经发生了异变。

镜面忽的闪现出了一层光芒,一道灰色光柱激射而出,笼罩在了柳鸣的身上。

嘶嘶……

灰色光柱照射在他的身上,他身身上泛起了一阵黑气,使用千变斗篷幻化的中年男子一下消散,恢复了原本的样貌。

柳鸣脸色一变,身形连连晃动,带起了一道道残影,一时间满场都是柳鸣的身影。

不过不管柳鸣如何变幻身形,灰色光柱始终犹如跗骨之蛆一般,笼罩在他的身上。

“不用白费力气了,只要你还处在这个灰色空间之中,就不可能躲得过去的。”罗睺的声音在柳鸣心底浮现。

柳鸣脸色一变,身形一闪,停了下来,满场的身影都尽数消散。

一旁的阴流见此,脸上露出了一丝异色,竟然没有对面容大变的柳鸣,有太多的吃惊。

就在这时,镜面中柳鸣身影,忽的变得模糊不清起来,随即浮现出了一个个画面。

柳鸣目光一扫之后,身体顿时一僵!

身前巨境中中,浮现出了一个灰雾蒙蒙的巨岛身影,周围黑雾缭绕,一看便是一处凶蛮荒凉之地。

岛屿边缘停放了两艘巨大船只,在靠近大船的岸边,两伙人正在激烈厮杀。

一伙囚徒模样的人穿着兽皮衣衫,手持各种兽骨制作的简陋武器,另一伙人看起来似乎是官兵,身作铁甲,明显装备精良很多。

战斗在激烈的进行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囚徒一方的人仗着人数众多,渐渐压垮了官兵。

“这是……凶岛……”柳鸣脸上神情一变,在激烈搏杀的人群之中,一个瘦小少年手持一柄青钢短剑,干净利落的击倒了一个又一个官兵。

少年还带着一丝稚气的脸庞始终一副冷漠的神色,惨烈的厮杀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神情。

柳鸣目光落在了镜面之中少年的脸上,心中浮现出了一种莫名的情绪。

镜中的画面飞快的变化,一幕幕悠远记忆的场景清晰的浮现了出来。

逃离凶岛,加入蛮鬼宗,进阶灵师,海族大战,南海被擒,流落中天大陆,加入太清门……

镜中的画面似乎将他诞生以来到现在的所有经历都重现了一遍,甚至还浮现出了他首次魔化,进而被魔念附体的一幕,越是深刻的记忆,镜中的画面越是清晰。

柳鸣眼角微微抽动了几下,暗暗瞥了一旁阴流一眼。

镜中映照出了他以前的几乎所有经历,其人族的身份已经完全暴露,不知道阴流会有什么反应。

不过有关罗睺和神秘气泡的一切,镜中没有显示出来,应该被罗睺施法遮蔽了过去,这让柳鸣心安了不少。

镜中的画面飞快变化,最后定格在了柳鸣闯入九幽冥界的一刻。

嗡……

灰蒙蒙的镜子再次一阵荡漾,所有的画面尽数消散,重新浮现出了一个柳鸣的身影。

镜中柳鸣,脸上忽的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笑意,身形一动竟然从镜子中走了出来,脱离了镜面,站到了柳鸣身前数丈之外。

柳鸣面上神色一变,对面之人无论外贸穿着,还是散发出的气息,赫然都和其一模一样,没有半分差池。

“混沌往生阵的厉害之处,便是能够探知阵法笼罩范围修士一切讯息,然后制造出一个和本体实力一般的虚影,要知道,人最难战胜的便是自己了。”罗睺的声音响起,随即很快低沉了下去。

柳鸣闻言,盯着对面的“柳鸣”,双目骤然眯了起来。(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