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4磔风峪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5-24    作者:忘语


“前方是一座峡谷,不过地图上对其中存在的禁制并没有记载,看来我们只能自行摸索了。”阴流没有再多问什么的意思,将手中地图玉简贴于额头片刻后,摇了摇头道。

柳鸣一听此言,也是一声苦笑。

以他从洞毫处所获得的信息来看,前方的这座被称作“磔风峪”的峡谷显然不可能真是安全之处,不过对于其中的禁制,确实也没有什么特别标注。

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二人已经来到了外围的腹地之中,距离幽王之殇已不过三四百里之遥了,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好消息。

只不过在法力受到限制的情况下,应对这些千奇百怪的重重禁制,即使以柳鸣这样的修士,无论是体力还是法力,也有些大感吃不消了。

二人在原地短暂的休息了一会儿,恢复了部分法力后,就继续起身,往前方继续走去。

不多时,二人便走入了一座由左右两片绵延往前,不知尽头的巍峨山脉所夹的峡谷之中。

他们方一踏入峡谷,便放缓了脚步,一边四处张望一边缓步前行。

柳鸣目光一扫之后,心中却是一凛。

但见这座峡谷两侧高耸陡峭的山壁上,隐隐有被什么锋利之物研磨雕琢的痕迹,纵横交错,凌乱不堪。

然而还未等其开口说话,阴流忽然伸手拦在柳鸣身前,示意其停下,同时双目一闭,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半晌后。阴流缓缓睁开了双眼,转首对着柳鸣淡淡的说道。

“隐兄,此处有些不对劲,你查看一下,便会知道了。”

柳鸣闻言。心中一动,也将双目闭上。

结果下一刻,他只觉耳边传来阵阵呼啸肆虐的风声,其心中一惊之下,也将神识放出,想要试图寻找这种声音的来源。

结果神识沿着风声探出去没多远。柳鸣就觉着浑身一冷,神识被一股诡异力量硬生生一推而回。

他整个身体一震,向后倒退了半步,才稳住了身形,脸上却是泛起一阵潮红。

“隐兄。方才忘记说了,此处的禁制颇为诡异,不能利用神识强行探查……在下施展了一种冥想秘术,通过消耗一些元气来进行感应,也只是隐约查到声音来自于潜藏在某处的阴风,至于源头却不得而知了。”阴流面色有些凝重。

“这里果然不像表面上这般平静。”柳鸣赞同道。

“如今也只能路上多加防范了。”阴流缓缓说道。

柳鸣朝其点了点头后,二人就继续上路了。

出乎二人意料的是,接下来的路程里。峡谷之中一切平静,不仅没有发现任何的危险踪迹,连稍强一些的山风都未曾刮起。

但越是如此。柳鸣越是异常警觉。

左右两侧山脉似乎也是毫无尽头一般的蜿蜒曲折向前,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半个时辰后,柳鸣与阴流二人驻足而立,满脸郁闷之色。

这峡谷的尽头,已经无路可走了,一座同样高耸的巨大山峰横挡在二人前方。

“这是必经之路吧。不会走错了?”柳鸣望着眼前的巨山,缓缓问道。

“此谷就这么一条道。应该不会有错了。莫非需要翻过去才行?此山虽然不高,但在禁空禁制之下。想要翻过去,倒也不易,不如……”阴流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

结果就在这时,二人背后的虚空之中,传来一阵轰隆隆的轰鸣声。

二人悚然一惊之下,回头望去,却被眼前一幕一惊。

但见二人身后来时之路,竟被一座不知何时出现的巨大山峰所堵住。

如此一来,二人如今却被硬生生困在了一个四面环山,又无法使用飞行法术的绝谷中了。

就在二人骇然,心念电转之时。

“嗤啦”几声巨响从。四面八方传来!

但见四面山壁之上,赫然出现了数道狭长的裂缝。

紧接着,破空之声传出,一道道阴冷至极的灰色风刃,从裂缝中密密麻麻的狂卷而出,声势铺天盖地。

这些风刃看起来与普通的风刃大抵相仿,只是其中蕴含着一股极为浓郁的阴寒之力,且其中几道大的风刃,竟足有数丈之长,而小的却仅有数寸。

转眼间二人所在的虚空之中,被密密麻麻的灰色风刃所占据。

柳鸣见此情形,当即脸色一沉,一声暴喝,无数漆黑如墨的黑气从身上冒出,并在其背后飞快凝实。

一阵龙吟之声传来!

五条四五十丈长的黑色雾蛟从其身后飞快冲天而出,在虚空中一个盘旋后,直接迎上了密密麻麻的风刃。

结果风刃威力竟然非同小可。

“噗”的一声。

一道巨型风刃从某条黑色雾蛟腰间一斩而过,黑光一闪后,竟直接将其一斩为二。

而那些稍小一些的风刃,虽然没有如此大的威能,但也是不可小觑,仅仅两三息工夫,已将其余几条黑色雾蛟割的遍体鳞伤,摇摇欲坠起来。

“冥狱。”

柳鸣目光一冷,手中法诀一变,五条处于下风的雾蛟,纷纷爆裂开来,漫天的黑色雾气,化作了一缕缕黑气,便将自身团团笼罩,同时虎啸之声传来,五只十余丈高黑色巨虎虚影一冲而出,围着其上下左右飞快盘绕而起。

噼噼啪啪的爆裂声传来!

五只黑色雾虎强行的遮挡下了大部分的风刃,但无奈风刃数量太多,还是有不少风刃从间隙之中一闪而过,冲向了柳鸣所在。

柳鸣见状,背后银光一闪,一对肉翅浮现而出,在低空一阵左右腾挪的躲闪起来。

与此同时。另一边阴流,在催动御剑术躲过了一波风刃袭击后,从腰间取出了一根白色的羽毛,往身上轻轻一拍,一卷白光顿时将其包裹起来。赫然化作了一片纤薄入纸的白色羽毛虚影。

“嗤啦”

一道门板大小的黑色风刃朝其激射而去,结果白色羽毛虚影竟然不紧不慢的微微一侧,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使得风刃擦身而过。

接下来的时间里,整片白色羽毛在虚空之中来回飘荡飘忽不定,不论风刃怎么密集。每每总能有惊无险的从其身旁擦过,让其丝毫无法击中羽毛。

就在柳鸣有些分神的观察阴流的瞬间,漫天的风刃落下频率骤然大增起来。

柳鸣只得背后的银色肉翅一个煽动之下,一边催动雾虎虚影,一边化作一道银光的腾挪起来。

漫天风刃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到最后竟然仿若暴雨一般。

就算柳鸣身法再诡异,也不得不硬接一些小些风刃。

以其肉身强大,这些风刃即使破开其护体黑气,也顶多在其体表留下一些血痕而已,但片刻间就在血肉蠕动中恢复如初了。

如今,柳鸣总算明白此山谷之名的由来了。

以此禁制的恐怖,恐怕一般真丹修士。在这样的风刃阵中,早已被切成数截了。

不过随着法力的飞快流逝,柳鸣也开始感觉有些吃不消了。

“得赶快找到应对之策。离开此处才行!地图若是没有问题的话,这条死路之中,就必然存在一处可以让二人通过的地方,只是二人还没来得及寻找,便激发了禁制困。”

柳鸣采用一心二用之术,一边思量着。一边不停用眼角余光飞快的扫过周围的情况。

一炷香工夫后,他眼前豁然一亮。

在前方数百余丈处一个石壁角落。有一块十丈巨大的黑色巨岩,零零散散的风刃稍一触及。便泥牛入海般的直接没入其中,再无任何反应了。

柳鸣见此,毫不犹豫的身形一动,朝着此岩石方向激射而去。

距离黑色巨岩不足二三十丈距离时,手臂一抬,一道灰色剑光激射而出,一闪之下,无数灰濛濛剑光浮现而出。

“嗤嗤”声大起!

所有剑光都幻化成根根灰色剑丝,纵横交织的化为一张巨网,朝前方整块巨岩一罩而下。

结果暴雨般灰色剑丝一击在上面,竟在巨岩表面符文一闪下,同样无声的纷纷没入其中。

这时,柳鸣背后阴风刺骨之感徒增,却是密密麻麻的风刃一卷而至,周身盘绕飞舞的黑色雾虎虚影一阵模糊,仿佛在这漫天风刃之下,即将不支崩溃。

柳鸣一声冷哼,身形一个模糊后,化作四道虚影,仍旧往前激射而去。

“嗖”“嗖”几声传来!

其中三道虚影眨眼间便连同五头雾虎,淹没在茫茫风刃中,化作了缕缕黑雾。

柳鸣真身,却是接连几个闪动后,一闪的没入了黑色巨岩之中,不见了踪影。

穿越岩石的刹那,柳鸣只觉眼前一黑,耳后的呼啸风声骤然一停,紧接着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周围景色骤然一变。

当其再看清楚眼前状况之时,俨然出现在一片碧波清澈的湖面上空。

他连忙一催法决的稳住身形,并放出神识四下一扫。

这里四周一片宁静,湖泊的两边是一些高矮不一的小山丘,并没有找到继续前行的道路。

就在此时,柳鸣身后虚空之中波动一起,一片白色的羽毛虚影破空而出,在空中缓缓飘落。

白光一卷而起后,露出一道身着白袍的青年身影,正是阴流。

“这一次能够顺利脱险,还要多亏了隐兄,竟然能够在茫茫群山中,找到这处不起眼的出口。”阴流将手中羽毛一收而起,朝柳鸣拱了拱手的说道。

“不过是运气好罢了,倒是阴兄的秘术当真让隐某大开眼界。对了,阴兄可知我等现在身处何处,距离这幽王之殇还有多远?”柳鸣也赞了对方一句,话锋一转的问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