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3地炎鼠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5-23    作者:忘语


一般而言,幽族鬼物,对这种至阳属性的光芒,看完是避之不及的。

故而极阳阵作为至刚至阳的禁制大阵,对幽族的克制自然可想而知了。

难怪阴流似乎非常的吃惊。

“多谢阴兄出言提醒,此阵果然非同小可,只是稍一触,便褪掉大半层皮了。”柳鸣打了个哈哈的说道,同时将手臂一收而回,手臂上隐约灼伤的皮肤在一阵黑气缭绕过后,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弥合起来。

“此地不宜久留,必须尽快通过这片荒地,所幸这十轮艳阳分散的较开,倒是留出了许多间隙。”阴流提醒后,从衣衫之中掏出一颗蓝光蒙蒙的圆珠,轻轻一捏。

“噗”的一声轻响!

圆珠表面蓝光一闪,一条丈许大小的碧蓝色鲤鱼虚影骤然从中摇头摆尾的浮现而出,从口中喷出大片的水花,一下将阴流包裹其中。

阴流身形微微一扭,鲤鱼虚影便犹如戏水一般,双鳍一个划动后,“嗖”的一声,化作一道狭长的蓝影,带着阴流往前方一冲而出。

漫天的金光落在蓝色水影上,蒸腾起一缕缕袅袅的烟雾,不过在鲤鱼口中不断喷出水花之下,倒也维持了一个不增不减的平衡状态。

柳鸣见此,也两手一掐诀,周身黑雾滚滚而出,并往身上倒卷而去,转眼见,化作一道漆黑如墨的黑雾护罩,将全身山下包裹的滴水不漏。

随后他双足一蹬地,化作了一道黑影一闪而出。紧紧的跟在了碧蓝色鲤鱼虚影后而去。

柳鸣方一进入荒漠,只觉浑身上下骤然一阵焦灼。浑身上下包裹的黑气不断的发出嗞嗞声响的缓缓消融开来,但在其不断催动体内法力注入的情况下。护罩一时倒也无恙。

当二人一前一后遁出不足十余里的距离后,对面忽然一阵热浪袭来,高空中金光闪耀,大片大片的金色光霞,从头顶的十轮金色骄阳中铺天盖地的席卷下来。

与此同时,十轮金色骄阳竟诡异的开始移动起来,缓缓排列形成了一个环形,并缓缓的旋转起来。

柳鸣只觉浑身上下灼热之感倍增,整个身体被金色光霞密不透风的包裹起来。身上的黑色雾气散发速度骤然大增。

而前方阴流的情形却似乎更为不堪。

在金色霞光的笼罩下,包裹阴流的水花蒸腾速度大增,竟隐隐有种沸腾之感,而蓝色鲤鱼虚影体表拳头大小的孔洞也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浮现而出,鲤鱼虚影也是越缩越小,阴流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糟糕,没想到这布阵之人的手段竟如此之高明,可以将这极阳阵发挥到此种程度……事已至此,只能想办法尽快离开这里了!”

阴流朝柳鸣传音了一句后。双瞳之中精光一盛,浑身的蓝光一阵流转,整条鲤鱼的虚影骤然又变得凝实了几分。

“呼啦”一声,蓝光一阵闪烁后。竟强顶着金光加速激射而出。

柳鸣见此,翻手取出了一颗恢复法力的丹药一吞而下后,周身黑气一盛。就再次身影一个模糊的往前一冲而出。

这极阳阵的金光纵然厉害,对真正幽族造成极大伤害。但是对于柳鸣这样肉身强悍的真丹境人族修士,却无法发挥真正的威力。除了会大量消耗其体内法力以外,也只能对其身躯表面造成一些灼伤而已了。

这些轻微的伤痛对于柳鸣来说,根本是不足为惧。

当然这极阳阵的厉害还远远不止如此,当柳鸣二人行至荒漠中央时,头顶的金色骄阳忽然金光狂闪。

每一颗骄阳的外围,一层层的金色波浪荡漾而起,紧接着虚空之中骤然一紧,金光化作层层火焰飘忽不定起来。

十轮骄阳转眼间化作了十团百丈大小的火团,并在空中飞快旋转起来。

“嗷嗷”数声尖锐的鸣叫之声传来,金色火团纷纷炸裂开来,一只只足有十余丈大小的金色巨鸟,从中一冲而出,并且双翅纷纷展开,仰颈高明不已。

“不好,是金乌虚影,快走!”阴流抬首飞快看了一眼,当即面色一变,急忙对柳鸣大喊道。

话音刚落,一阵呼啸声传来,接着一团金光从半空中一闪而下,却是一只金色巨鸟一口咬在了阴流所化蓝色鲤鱼的背脊之处。

但见金色巨鸟身上的火焰滚滚一卷而起,顿时将整只金色鲤鱼虚影吞没其中。

“噗”的一声闷响!

金色火焰中几道蓝光猛的一盛后,就彻底被金色火焰淹没,但一道白影间不容发的从中一闪而出,正是阴流。

他手中不知何时已各自多出一杆蓝色小旗,一扬之下,化作层层水幕护住周身,继续破空往前激射而去。

从金色巨鸟的破阳而出,到其灭杀蓝鲤虚影仅仅是一个呼吸间的事情,速度之快令柳鸣都有些暗暗心惊。

几乎是同一时间,“呼呼”之声大作,一连四道金影瞬间出现在柳鸣头顶,将柳鸣围在了中间。

下一刻,四头金色巨鸟大口一张,四团炙热的火焰喷涌而出,组成一个圆柱形火墙,从四面八方向柳鸣潮水般涌来。

火焰所过之处,虚空之中一阵扭曲变形,红光过后,竟就连附近荒地上的大片杂草,也是瞬间化为灰烬,并留下深深一层的黑色地面。

柳鸣见此,却冷哼一声,忽然两手一掐诀,竟将身体周围的黑色雾气一收,再一声爆喝,浑身骨节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后,浑身青筋暴起,手臂也是骤然间粗壮了几分,整个身体就暴涨了半丈有余,隐约有一道道黑纹在肌肤上浮现而出。

“呼啦”一声,浑身的火焰朝中间一卷后,就齐齐点燃,柳鸣瞬间被金色的火焰包裹,成了一个通体金色的火人。

火焰之中的柳鸣,只觉浑身燥热和疼痛,呼吸有些困难,但这火焰如其所料,只能灼伤其表皮,并无法造成没有太大的伤害。

如此一来,柳鸣根本不顾浑身的火焰,身形一动后,继续化作一道火光向前疾驰而去。

与此同时,前方阴流却再次被书头金色巨鸟所围,浑身蓝色水雾在金色火光中飞快消散,眼看便要不支时,其却从袖中费奎啊取出了一张褐色兽皮,手中法力一阵流转后,兽皮之上灵光闪烁不停。

只见他头一低,竟将兽皮往身上一拍,顿时在十几个玄妙灵文虚影一闪而逝后,一卷褐色气焰凭空将其包围起来。

“咔咔”的尖叫声传来,褐色的气焰散开,一只胖乎乎的巨鼠身影从中显露出来,四肢短小,身躯肥硕,一身褐色皮毛,但双目赤红如晶。

“地炎鼠?”一旁的柳鸣见此,心中顿时微微一怔。

这地炎鼠乃是生活在火热地心岩浆里,是一种至阳的罕见妖兽,修为不高,表皮防御能力也一般,但对火焰之力的抗性却高的惊人,

关键是此兽并非九幽冥界所生,也不知这阴流从何得来的其皮毛。

但见阴流变化的此鼠与其原来差不多大小,浑身褐色的皮毛异常粗糙,一对尖爪锋利无比,样子显得笨拙无比。

柳鸣若不是亲眼目睹这一切,竟无法看穿此炎鼠竟是幻化而成的。

此鼠方一出现,就二话不说直接钻入了荒漠的地底下,化作了一座小土丘钻地往前飞快前行起来。

其余六七只金色巨鸟自然不会这般罢休,双翅一振,卷起一片片金光朝小土丘激射而去,并直接无视泥土的直接没入地下,但速度不免迟缓了许多。

但看似笨拙的地炎鼠,在地下中却行动快似闪电,在泥土中接连转变,竟然鬼魅的一一避开了金光。

相比阴流诡异的秘术,柳鸣这种用肉身强行对抗火焰的做法反而显得笨拙无比。

好在二人此时已经穿越了大半的荒地,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后,二人终于顺利的离开了极阳阵笼罩的范围。

而那十只金色巨鸟在他们出了荒地后,也没有再追出来,而是发出声声鸣叫的幻化回十轮金色骄阳,重新挂回了荒地上空。

见此情形,阴流所化地炎鼠这才从地面之下钻了出来,浑身褐色的光霞一卷后,恢复了自己本来的面貌。

柳鸣也身躯一抖,浑身黑气再一卷而出后,将身上的那些残余金色火焰彻底震散。

“**友秘术竟然如此玄妙,隐某实在佩服。”柳鸣看着阴流,似笑非笑的称赞道。

“嘿嘿,只是化形之术而已,区区雕虫小技怎能和隐兄相比。倒是隐兄肉身如此强横,竟能抵挡这乌金之焰如此之久,不知是何种功法神通?”阴流轻笑一声,反朝柳鸣反问一句。

“这只是在下早年机缘巧合下,修得的一种激发潜力秘术,可以在短时间内增幅肉身强,若是时间一长,后果可不堪设想的。此番能够顺利脱险,也是依靠了几分气运,若是在这极阳阵中再多呆上一时半会,在下恐怕就要被化作乌有了。”柳鸣闻言,含糊其辞的回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