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峡谷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3-12-29    作者:忘语


这青年生的赤眉大眼,方一现身而出,肌肤上顿时闪动密密麻麻的赤红sè灵纹来,似乎周边温度也为之一下高了几分。

青年不慌不忙的从袖中摸出一张淡蓝sè符箓,手腕一抖,符箓顿时一个模糊的凭空消失了。

下一刻,荆棘中心处上空,波动一起,浮现出一枚淡蓝sè不知名符文,然后“噗”的一声,符文凭空碎裂而开,化为一层蓝sè光幕的将血红灵草罩在了其中。

接着青年不慌不忙的将腰间芭蕉扇一抽而出,随之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嗡嗡”声一响后,芭蕉扇上开始闪亮而起,同时一枚枚赤红符文从上面一飘而出,并围着此扇飞舞不动起来。

片刻后,整把扇子都散发着令人窒息的高温,让其变的滚烫无比起来。

但青年对手中扇子温度视若无睹,反而轻描淡写的将手中扇子冲着荆棘处一挥。

“噗嗤”一声。

一道赤红火柱从芭蕉扇中一卷而出,化为滚滚火海的将前方整片区域全都包裹在了其中。

刹那间,那些荆棘条在火焰中重新狂舞而起,但是在如此凶猛火焰汹汹燃烧下,几乎呼吸间工夫,就全多化为了黑灰。

火海之中,只有那被蓝sè光罩还在微微闪动光芒,里面那株灵药完好无损的样子。

当火海一敛的彻底溃散后,青年当即踩着微微焦黑地面,向蓝sè光罩从容走了过去。

……

同一时间,在森林另一处地方,一名面容娇美的天月宗女弟子,正身法如电的催动手中一口晶莹长剑和一条七八丈长的黑红巨蟒激斗着。

此女忽然一声长啸发出,手中长剑舞动之下,化为了一片银sè光轮,身形和巨蟒再一个交错后,一颗硕大蟒首立刻在血光中被一斩而下。

天月宗女子这才身躯一个盘旋后,稳稳的落在了附近一颗大树枝头上,看了看巨大身躯仍在不停抽打地面的巨蟒尸体一眼后,就面无表情的将手中长剑往背后剑鞘中一插而回,一转身的飘然离开了。

……

草原深处,一男一女两名面貌有些相似的化一宗弟子,正手拉手的在一片灰蒙蒙狼群中缓缓而行着。

上千灰狼,每一头都足有牛犊般大小,口中更是獠牙毕露,但对在经过其旁边的这一对男女却视若无睹,犹如他们根本不存在一般。

片刻工夫后,这一对化一宗男女弟子就穿过狼群而过,并越走越远,并最终化为两个黑sè小点的不见了踪影。

……

离草原不远处的地下深处,一个墙壁上遍布亮晶晶灵石的洞窟中,赫然躺着两只残缺不全的虎形傀儡和数只同样被撕裂粉碎巨大吸血虫般狰狞怪兽,以及一具几乎收缩到常人两倍小的干瘪尸体。

尸体穿着一件普通蓝袍,额头上多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但里面不见丝毫血液流出。

……

七天后,柳鸣站在森林边缘处的一颗巨树枝头上,凝重万分的朝远处张望着。

这片森林面积之广远超他先前想象,经过几天的新途跋涉,才最终走了出来,不过当看清楚远处毫无遮挡的奇景后,整个人又大吃了一惊。

以数里外的一道奇长峡谷为界线,一边烈rì炎炎,另一边赫然是漫天风雪的冰川世界。

即使以柳鸣的沉稳,见此情形也大为骇然了。

而他双目凝神仔细眺望之下,却发现冰雪世界那边,虽然因为鹅毛大雪缘故无法看的太清楚,但仍能隐约看到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大山峰就藏在风雪之后。

柳鸣不禁砰然心动起来。

不管在任何地方,一般都是有山峰地方才是元气最浓厚之处,也是各种天地灵物最容易生存之所。

这藏在风雪后的山峰如此巨大,十有仈jiǔ是整个秘境的中心所在,只要能进入此山,就无需再去其他区域搜索资源了。

毕竟这个秘境如此广,加上还要计算返回的时间,他就算想去探索其他区域,也不一定有多少机会的。

柳鸣心中思量着,目光朝左右一扫,并未发现有其他人踪影后,当即单手一掐诀,立刻召唤出灰云的向远处峡谷低低一飞而去了。

没有多久,他就接近了峡谷处,眼看就要从峡谷上空一掠而过的时候,突然一股毛骨悚然感觉从心头丝毫征兆没有的涌出,让其脸sè一变后,几乎下意识的身形一顿,立刻向后倒shè而出。

他一直退到了十几丈远处,才脸sè有些发白的重新稳住了身形来。

如此强烈的预兆,和他当初在凶岛上秘术未成时,面对一名根本无法战胜凶人,并被死死盯上时感觉,几乎一般无二的。

当时要不是乾叔出手相救,他恐怕真要被那名凶人当场撕成粉片的。

柳鸣面sè接连数变的从空中缓缓落下,心头的那种危险感觉这才缓缓的消退而去。

他目光微微一闪,稍一犹豫的向前又走了几丈,遥遥向峡谷对面和下方分别扫了几眼。

只见峡谷大约宽三四十丈左右,向下七八十丈地方却赫然全是灰白sè的浓雾,根本看不清楚更下方处有什么东西。

这让柳鸣眉头一皱起来,但目光向附近地面一扫而后,俯身捡起了一截枯枝。

他单手略微惦了一掂,感觉下分量后,深吸一口气,手臂骤然一粗,就将手中之物向峡谷对面狠狠一投而出。

“嗖”的一声

枯枝硬弩向对面激shè而去,但方飞出峡谷一边三四丈远后,就蓦然一顿的向下方急坠而去了,速度之快,竟似乎比先前还要快上几分。

柳鸣面sè一沉,毫不犹豫的又从附近地上抱起一块头颅大小石块,身躯飞快一转后,双臂再一用力后,石块就仿佛投石机弹shè出去般的呼啸声飞出。

但这一次,此石块不过飞出七八丈距离,就同样骤然方向一变的向峡谷中一落而去了,仿佛下方有某种巨力在硬生生拉扯一般。

“天然重力场!”

柳鸣终于倒吸一口凉气的做出了判断。

要是他心头感应稍慢了一步,恐怕也就真的和先前枯枝石头一般,直接被无形重力拉入峡谷深处了。

虽然不知道雾气下方有什么,但想想也绝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而这种天然禁制虽然极其少见,但一旦形成危险之大也远非一般禁制所能媲美的。

以他区区一个灵徒,想要硬抗此等重力从上面一飞而过,绝对是办不到的事情。

但要让他就此放弃探索不远处的那座宝山,自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此一来,柳鸣不由的发愁起来。

看来除非真能有座直通那边的石桥,说不定才能有几分机会的。

柳鸣一想到“石桥”二字,不由的心头一动起来。

他左右张望了一眼后,忽然再次腾空而起,沿着峡谷边缘朝某一方向飞去了。

两个时辰后,柳鸣看到一片密密麻麻的天然石柱耸立在峡谷中间的时候,不禁心头大喜起来。

这些石柱不但粗大异常,并且排列非常稠密,中间距离大些的也不过两三丈远,距离小些的则只有三四尺而已。

柳鸣在这些石柱中寻觅了一番后,终于找出了一条最适宜的路线后,当即就不再迟疑的袖子一抖,一根黑索弹shè而出,一个闪动后,狠狠缠在了两丈远的一根石柱顶部。

柳鸣深吸一口气后,单足狠狠一踩地面,身形就骤然向石柱激shè而去。

“噗”的一声,他方一离开峡谷丈许远,就骤然感觉身躯一沉,向下一落而去。

但柳鸣却手臂猛然一拉黑索,身躯仍向前一飞而去,青光一闪,一口青sè短剑插入到了石柱一侧的石壁上,并让身躯也死死贴在了上面。

这时,他只觉整个身体变得沉重无比,一举一动都缓慢无比,仿佛有千斤之力往下拉扯一般。

即使以其现在远超普通弟子的肉身,仍然大感吃力无比。

但下一刻,他深吸一口气,忽然额头青筋一蹦,四肢全同时一粗后,另外一股力量从体内一涌而出。

柳鸣将青sè短剑一拔而出,再一拉黑索,竟缓缓的爬上了石柱顶端。

他勉强站稳身躯后,袖子再一抖,当即黑索从身下石柱上一松而开,向数尺外另一根石柱一缠而去。

柳鸣再一声低喝,单足一用力,就向下一根石柱一纵而去了。

……

不知多远的另一截峡谷处,一根粗大石粱竟然横快峡谷两边。

高冲正两手握拳,浑身血气滚滚的走在上面,其每走一步,都让身下石粱为之一颤。

虽然其呼吸渐渐加粗,但就此一步步的走向了峡谷另一边。

……

峡谷边缘处,一名身穿天月宗服饰的女弟子,足踩灰云的悬浮在低空中。

她看了看峡谷对面几眼后,忽然手腕一抖,将手中抓着一头巨型灰兔往对面狠狠一投而出。

结果巨兔方一飞出数丈远去,就惊恐万分的直往峡谷深处坠落而去。

年轻女子见此情形,眉梢微微一动,就面露沉吟之sè的在计算着什么。

片刻工夫后,天月宗女弟子目中jīng光一闪,忽然将背后插着的雪白宝剑一拔而出,往身前一横后,当即一股惊人剑气从其体内一冲而出。

(还有一章,但更新要迟点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