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0阴流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5-22    作者:忘语


进入阁中,迎面站着一名身着黑白长袍的魁梧大汉,双手抱臂,上下打量了柳鸣一眼后,便让到一旁,说道:

“中间楼梯上去,别走错了。”

声音干涩无比。

柳鸣闻言,这才看清前方不大的空间中,并列着三个狭窄的木质楼梯,各自通往二层。

依言踩着楼梯走上二楼,结果现上面昏暗无比,什么都看不清楚,且不知被施了什么禁制,神识也似乎大受限制。

就在其准备开口询问之时,“唰”的一声,整个空间大亮起来,上来的楼梯口,却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呵呵,道友不必惊讶,略微施了一些禁制,我想你也不想打听的消息被别人听到吧?”声音有些嘶哑,却是来自房间最里面,一个盘坐在蒲团上的干瘦老者。

“原来如此”

柳鸣听了此话,不动声色的打量了老者几眼,同时用余光扫了一遍房间。

这是一间仅有四五丈大小的长形密室,除了干瘦老者外,便再无其他人了。

老者垂眉而坐,身侧有一盏半丈高的青铜古灯,上满闪动着一团幽蓝色的灯焰,明灭不定照在其身前的一张低矮案几之上,数十枚大小不一的玉简,像是小山一样堆在一起。

“咳咳,道友想知道什么?不同的消息不同的价格。”干瘦老者见柳鸣不说话,委婉的出言提醒道。

“不知阁下,可知道幽水域的那座幽王之殇?”柳鸣走到干瘦老者前丈许处停了下来,淡淡问道。

“幽王之殇?啧啧,道友不会只是想问这一个问题吧,不如都说出来吧,也好先谈下价钱。”那干瘦老者垂着的眼帘抬了一下,声音中透过一丝意外。

“在下想知道有关幽王之殇的一切情报。”柳鸣依然神色平静。

“嘿嘿,这等消息,我已经有些年头没有见人问过了。不过你倒算是问对人了,除了这座晓古阁外,其他地方阁下多无法得到太过详细的信息。十五万冥石,或者是等价的冥宝。”干瘦老者嘿嘿一声吼,十分干脆的说道。

柳鸣闻言,眉头微微一挑,接着沉吟不语起来。

虽说这两年他一直在打听幽王之殇的事情,却仅仅只是知道了幽王之殇最外围有潮汐寒流的存在,其他有价值的消息,却并没有得到。

如今与青灵约定的十年期限已过了两年,他也无法再继续等下去了。十五万冥石虽然是一笔巨款,但若是能多知道一些具体资料,其进入幽王之殇的把握也就能多上几分的。

他心中计定后,袖袍一扬,一大堆各种品质的冥石堆在了眼前。

“道友倒也是个爽快之人。”那干瘦老者目光从冥石上一扫而过,不禁喜笑颜开起来。

紧接着,口中轻声念叨了几句什么,干枯手臂一个翻转,一枚白光蒙蒙的玉简浮空而来,并朝着柳鸣飞来。

柳鸣见状,单手一招,玉简平稳的落在手心,贴在额头神识一扫而去。

这玉简之中详细的指出了幽王之殇所在之处,和青灵那所说之地刚好吻合,而且玉简之中对于幽王之殇的外围描述也与其打听得来的相差不大,随即眼中露出一丝喜色。

除此之外,还有对幽王之殇内部的一些地图及险地的描述,只是这些却有些零零碎碎,并不是记录的十分齐全,看来是历年来冒险进入此险地而侥幸活着返回之人所记载的。

“那就钱货两清,就不多打扰了。”柳鸣将玉简一收,向对方请辞道。

“不送!”干瘦老者也没有挽留,单手打出一道青色霞光的将所有冥石一卷而回,另一手随意的朝柳鸣身后打出一道法决。

原本消失不见的楼梯,便再次浮现而出。

……

当柳鸣从晓古阁离开时,洞毫大会地下广场之中的人数越来越多,变得有些熙熙攘攘起来。

既然完成了此行的主要目的,他也就没打算再逗留下去,虽说手上还有几件没有交换出去的法宝,但是如今也用不着许多冥石,没必要再引起他人注意了。

他正缓步朝传送阵所在的山洞口走去,忽的神色一动,转身看向了身后。

那里,一个带着骨质面具的幽族修士正距其不足十丈距离,看到柳鸣的动作,也竟停下了脚步。

“阁下,跟在后面这么久,可有什么话要对在下说吗?”柳鸣冷冷说道。

“道友请不要误会,在下并无恶意,只是想冒昧的问一声,不知道友是否要前往幽王之殇?”

骨质面具幽族修为在真丹初期的样子,一身长袍遮住健硕的身体,但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当说到“幽王之殇”几个字时,却瞬间传音了起来。

“哦,阁下为何会这般说?”

柳鸣闻言,心中一凛,急忙目光朝四周一扫,现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后,这才松了口气。

“呵呵,外围的潮汐寒流,每十年有一个减弱期,差不多就在最近了,刚刚看到道友高价换取那暖阳宝玉,后来又去了晓古阁里呆了许久才出来,便大胆猜测了一下。如今看来,在下预料的应该不差了。”骨面幽族呵呵一笑后,继续传音。

“阁下心思慎密,在下佩服。我确实有这个打算!道友如此关心此事,莫非也想闯那幽王之殇?”柳鸣闻言,眼中掠过一丝异色,不动声色的传音回去。

“道友也是心思敏锐之人,不错,你我既然目的相同,可有兴趣一同联手?那幽王之殇危险无比,多一个人自然多一份力量的。”骨质面具幽族如此回道。

柳鸣一时没有说话,似乎的考虑着什么。

骨质面具幽族见此,也没有催促,就这般远远的站着,随意的环顾四周来。

“此处人多眼杂,我等先离开这里,找个地方详谈吧。”半晌后,柳鸣才下定决心的说道。

“行,没问题!”骨质面具幽族一口答应了下来。

柳鸣深深的看了其一眼,转身走向了传送阵所在山洞,身后脚步声传来,骨质面具幽族跟了上来,且一直保持着十来丈的距离。

柳鸣快步走到来时的青岳城传送阵前,微微侧身,那青年幽族会意,快步走入了传送阵中。

看守传送阵的幽族女子也不多话,一道法诀打出,传送阵光华一闪。

柳鸣看到那青年男子在传送阵消失的一瞬,也跟着走了进去。

光华散去,柳鸣回到了进去时的酒楼后院房屋之中,那个慈眉善目的青衫老者诧异的看了柳鸣和骨质面具青年一眼,不过没有多说什么,手指一点,房门应声而开。

骨质面具幽族微微一笑,立刻走了出去,并随手取下了脸上的面具,竟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幽族青年男子,样貌颇为清秀,不过两条眉毛笔直,给人一种英姿飒飒之感。

柳鸣跟出去,看到这一幕后,眉毛一挑。

不知为何,他看着此人,竟有了一种似曾相识地感觉,这让其不禁多打量了对方几眼,最终确认自己真不认识对方后,也心中疑惑的取下自己的面具。。

一刻钟后,两人来到了青岳城的另一座酒楼包间之中。

柳鸣随手布置了一座隔音罩之后,然后目光冷冷的望向青年幽族。

“对了,在下还没有自我介绍,在下阴流。”还未等柳鸣开口询问,青年男子微微一笑的说道。

“隐寒。”柳鸣不带感情的回道。

“原来是隐寒兄,不知道友对刚刚在下的提议可有兴趣?另外说一句,幽王之殇外围的潮汐寒流虽然每十年减弱一次,不过仍然奇寒无比,道友即便有暖阳宝玉护体,成功度过的机会恐怕也不大。而在下恰好知道一处潮汐寒流最为弱的通道,从那里突破的话,起码能增加三四成的成功率。”阴流目光一闪的说道。

“看来阴兄对幽王之殇了解甚多啊,难道也是从洞毫处得到的消息?”柳鸣听到这里,脸上终于有些动容了。

“那倒不是,在下以前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得到了幽王之殇的部分地图,上面特别记载了这条特殊的通道。”阴流呵呵一笑的说道。

柳鸣闻言脸色微微一变,他花费了高价从洞毫那里买来的情报中,大部分都是介绍幽王之殇的各种禁制,地图信息并不多。若对方信息是真的话,显然是极大助力。

“既然如此,结伴同行也不是不行。而且道友既然也打算去闯幽王之殇,自身实力也不会弱哪里去的吧。”柳鸣目光一转的说道。

“说来惭愧,阴某修为并不是很高,而道友已真丹中期,进入幽王之殇之后,有些禁制恐怕只能依靠道友配合才能通过的。”那青年男子说到此处,深深的看了柳鸣一眼。

“嘿嘿,原来如此。但事先说好,若是在里面真遇上我也没有把握通过的险地,在下可不会以身犯险的。”柳鸣闻言,嘿嘿的回道,也不知是否真相信阴流的话语。

“那是自然。那就这般说定了,三个月后,我们就在太贞城会面,那里是距离幽王之殇最近的一座城池。”阴流听了后,脸色一喜的站了起来,拱手说道。

柳鸣自然没有什么意见。

接下来,二人就立刻分别告辞离开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