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9洞毫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5-22    作者:忘语


“给我一个隔间,上些好菜。”

灰衫中年人手看似不经意的将挡住腰间的衣衫一撩,一面小小的灰色玉牌一闪即逝,上面隐约有两个银色冥文小字“洞毫”。

“原来是位贵客,在下有失远迎,请随我来吧。”伙计目力倒也惊人,灰色玉牌露出前后不足一息工夫,竟似乎已被其看了个真切。

伙计对着灰衫中年人不留痕迹的笑了一下,便转身朝着后庭走去。

灰衫中年人也不多话,背负着双手,面无表情的跟了上去。

两人来到酒楼之后的庭院,拐了一个弯,在一间客房门前停了下来。

“客官,前面房间便是了。”伙计对灰衫中年人拱手行了一礼,也不做停留,转身离去。

灰衫中年人见伙计走远后,收回了目光,放出神识探查了一下周围,随后将目光看向了眼前的客房。

此人正是柳鸣。

此刻距离在墨晶林遭遇青灵,已经过去了足足两年的时间。

这两年间,他一边修炼,一边在各处打听有关幽王之殇的资料,不过一直收获甚微。

然而就在两个多月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下,他了解到了九幽冥界一个非常神秘的势力——洞毫的存在。

据说“洞毫”行事却极为隐蔽,势力遍布了九幽冥界的各大区域,从事一切黑暗交易,买卖各种稀奇古怪的物品,交换消息情报,甚至还提供暗杀服务。

一句话。只要付得起高昂的代价,此势力没有做不到的事情。打听不到的消息。

没有人知道洞毫势力到底有多强大,只是据传。九幽之地的大部分势力的城主,都与其有往来,甚至连几位幽王都不例外,也从来不干涉其在自己辖域内的各种活动。

柳鸣知道此势力的存在后,自然是欣喜无比,不过要想接触此势力和参加其举办的洞毫大会,必须要得到一个信物才行。

柳鸣瞟了一眼腰间的灰色玉牌,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为了得到这个东西。他可是花了不小的代价,至今仍然觉得有些肉疼。

他摇了摇头,收敛心神,上前几步,在房门上敲了两下。

“进来吧。”屋子里立刻传来了一句略显苍老的声音。

“吱呀”一声沉闷的声音过后,木门应声而开,柳鸣抬步迈入房间。

出现在面前的,是一间布置非常简单的房间,只有一张红木桌子。桌子后面端坐着一位慈眉善目的青衫老者,只是脸上一丝血色也无,看起来有些诡异。

房间的一边,还有一面颇大的雕花屏风。上面幽光隐隐,似乎布有某种禁制。

柳鸣神识在青衫老者身上一扫而过,此人气息深沉内敛。赫然是真丹后期的修为。

“阁下可是参加本次洞毫大会的?”青衫老者冷漠的问道。

“不错。”柳鸣面无表情的将腰间玉牌取了下来,交给对方。

老者伸出一只枯瘦的手臂接过了玉牌。目光在玉牌上扫过,眼中散发出淡淡的白光。随即点了点头,将玉牌交还给了柳鸣。

“没有问题,道友请进吧。”老者又抬首看了柳鸣一眼,取出一面巴掌大小的令牌,微一摇晃,一道白光激射而出,落在了房间内的屏风上。

屏风表面灵光流转,竟露出了一个不长的圆形通道,另一端赫然是一座光芒闪烁的传送法阵。

“里面便是通往本次洞毫大会的会场了。”青袍老者见柳鸣似乎有些犹豫的样子,淡淡说道。

柳鸣略一沉吟后,取出一个鬼脸面具带在了脸上,这是他在青面老者储物法器中发现的一件冥器,具有隔绝神识的作用,如今正好可以用上。

戴好面具之后,他身形一晃的直接穿过通道,站在了里面的传送法阵上。

传送阵光芒一阵摇曳过后,其身影顿时消失。

柳鸣只觉眼前一花,光华散尽之后,就出现在了一个近百丈大小的山洞之中。

“欢迎阁下光临幽水域洞毫大会。”一个清冷的女声传来。

一个身着黑白两色长袍的蒙面幽族女子,正站在传送阵旁。

柳鸣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投向了四周。

洞内远近之处,有数十个梯形平台,每一个平台上都有一个传送法阵,正微微闪烁着光芒。

每一个法阵旁边都竖立了一个铭牌,上面标注了各个城池的名字,旁边还各站立着一名身着黑白两色长袍的蒙面幽族。

“冷月城”

“狩天城”

“寒水城”

……

柳鸣目光粗略一扫之下,却发现自己所知晓的几座城池,都赫然在列。

柳鸣神色漠然的走下了平台,沿着前方一条通道走去。

没过多久,眼前一亮,一个偌大的地下广场映入他的眼中。

这座地下广场呈圆形,足有数十亩大小,显得十分的开阔,顶部镶嵌了大量散发着柔和白光的石头,将整个地下空间照耀的通透明亮。

此刻的广场中,稀稀疏疏站立着五六百名幽族,看起来颇为热闹。

除了那些身着黑白两色长袍的洞毫成员外,其他人大都和柳鸣一样,脸上戴着有遮掩效果的面具或是斗篷,有的则干脆以秘术遮掩了样貌,面上模糊一片。

柳鸣神识粗略一扫,心中微微一凛,在场者散发的气息,真丹境以上修为赫然占了一半的样子。

广场另一端,还有数座大小不一的阁楼式建筑,不时有幽族在里面进出,每个阁楼门口都挂了一个长方形的匾额。

从匾额上书写的名字来看,应该是分别提供消息买卖,宝物交换。或者是暗杀等服务的。

柳鸣对眼前出现的这一幕情景,并没有感到吃惊。洞毫组织除了平常提供的服务外,每隔一段时间还会举行一次如同这样的区域性盛会。只是每次的地点都不同而已。

柳鸣的到来,丝毫没有引起其他幽族的注意,自然也乐得如此,当下踱步往前走去。

结果当其走到广场中央处时,却发现有不少幽族还摆起了一些简陋的摊位,不时有人往来查看。

他见此,心中一动。

时间还算充足,倒不如去看看这些修士手中能否寻到些有用之物。

说起来,这洞毫大会可是销赃的绝佳场所。外面不敢交易的一些功法。冥器亦或是稀有材料,只要到了这里,任何人都不会去打听宝物的来路出处,有的只是你情我愿的等价交易。

所以外面一些陨落大能的成名法宝,甚至是某些城主家中失窃的宝物灵材都有可能出现在这里。

柳鸣行走在开阔的大厅之中,目光随意的四下逡巡起来。

当他走过一个摊位时,忽然眼睛一亮。

摊主是一位带着娃娃脸面具的大汉,身前的一张简易木桌上,堆满了琳琅满目的物品。不过吸引柳鸣目光的,却是角落处躺着的一块血红色球状璞玉。

柳鸣看着眼前之物,正欲开口,面前娃娃脸面具大汉却是一掐法决。放出一道白蒙蒙的隔音屏障,将二人罩在其中。

“阁下可是看中了这枚暖阳宝玉?此物如今可是不多见了,最适合炼制防御类冥宝。即便是佩戴在身上,也能防御一些阴寒属性阵法禁制带来的伤害。冥石五万,不二价。”娃娃脸面具的大汉。飞快说道。

“暖阳宝玉?”

柳鸣闻言,双目一眯。

眼前之人倒也没有乱说,此物乃是九幽冥界极为罕见的一种灵玉,倒也值这个价,若是放在中天大陆,价值可能还要更高一些。

而根据他这些年的一些打探,那幽王之殇地处幽水域和幽清域之间,靠近两域的最外围,包裹了一层极厉害的潮汐寒流。

这种潮汐寒流极为霸道,乃是一种近乎天灾的存在,而且再受到到幽王之殇特殊地势的影响,便是天象境修士想要突破过去也十分困难。

他这若能得到这暖阳宝玉,把握可就大了许多。

“我这有一对法宝雏形级别的宝剑,外加一万冥石,换取这暖阳宝玉,你只赚不亏,如何?”柳鸣不紧不慢的说道,一掐法诀,两把通体紫色的长剑出现在手中。

这正是死在虚灵手下的那位剑修青年剑五的称手冥器。

“嘿嘿,绰绰有余,绰绰有余。”那戴着娃娃脸面具的大汉目光从柳鸣手中的双剑上一扫而过,眼中一亮,仿佛害怕柳鸣后悔一样,急忙将手中宝玉递了过去。

柳鸣也不多言,单手一指,宝玉瞬间飞到了手中,一股热流沿着掌心飞快蔓延向全身,让人浑身都要燃烧起来一般。

果然是暖阳宝玉不假,看来这一趟总不会是白来了。

柳鸣暗自一喜,将手中双剑及一袋冥石扔了过去,也不多停留,神念一动便将宝玉收起离去。

虽说这双剑也不错,可他已经有了不下于此双剑的子母阴魂剑和苦伦剑,自然不如拿出来换取急需的其他宝物了。

柳鸣又逛了一小阵后,却再没有发现其他适合自己的东西,当即望了望远处的几座阁楼,略一思量后,大步的朝其中最矮小的一座建筑走去。

这两层高的建筑的大门上牌匾上,赫然书写着三个大字“晓古阁”。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