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前传凶岛篇 十四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5-15    作者:忘语


不过,柳鸣也不敢睡得太沉,在很小年纪经历了家破人亡之后,其便拥有了十分罕见的一心二用的神通,可以将自己的精神分成完全独立的两部分。

柳鸣让一半精神进入睡眠,而另一边精神则时刻警戒着周围的一切。

半夜,透过头顶的树林,见头顶穹庐竟是一片灿烂纯蓝的夜空。

经过半夜的休息,柳鸣不管是体力还是精神力都恢复了大半,当翻身坐了起来,收拾下浑身东西,就准备离开这里,但下一刻就神色一动,往某个方向看去。

只见前方远处隐隐散发着微光,其光源中心乳白柔和,好像一股泉水源源不断的从底下流出来。

“这是…”惊讶之极,柳鸣顿时被吸引住了。

周围的这片洼地,白天的时候他已经搜寻过一遍了,并没有特别的发现。

他翻身跳下了大树,朝着光亮的光大体位置和方位,慢慢向前摸索过去。

这白光在夜晚明显的很,没有花费多少时间,他便找到了发光的源头。

竟然是一株看似枯萎而泛白的小草。

靠近仔细观察,这小草不但没有枯萎,反而丰美极了,而且叶片内部可以看见白色的液汁缓缓流动,附近一片碧绿草木众星拱月似得围着这株白草。

“这草竟然能够发出白光……”

柳鸣被这株可爱的东西深深吸引住了。

凶岛之上虽然各种野兽植物都比较奇特,但是这种能够发光的植物,可从没听说过,而且从这白草中,他明显能感觉到一种神奇的能量。

“难道这白草就是黄三所说的,传说中的灵草!”柳鸣心中兴奋莫名,脸色激动的涨红。

他来内岛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乾叔寻找几样珍贵药材,如果这白草真的是传说中的灵草,说不定真的可以治好乾叔身上的伤。

心情激荡之下,柳鸣伸手就想去拿,但是一下子手被旁边不知名的草刺了一下,立刻麻了起来。

“糟糕!”

柳鸣暗自后悔,连忙拿出乾叔临走时塞给他的草药敷在伤口上,一阵沁凉直通心肺,过了好一会,右手才慢慢恢复知觉。

柳鸣忍不住咒骂了几句,这株草其是非要得到不可了,即便治不好乾叔的伤,也能多和官府的人换点粮食。

这回他从腰间摸出白色骨刀,小心的避开了周围的草刺,一点一点将其挖出。握在手里,一股冰凉的感觉涌来,仿佛握住了冰块一般。

柳鸣心中惊喜更甚,小心翼翼的将其放入背上的口袋。

白日之中,他已经找到了两三种珍稀草药,再加上这棵白草,入岛第一天便收获颇丰。

一夜无话,接下来的几日,柳鸣仍旧在内岛外围搜寻,没有贸然往内岛深处而去。

反正时间还早,内岛深处毒虫异兽很多,反倒是外围安全的多。

同一时间,一具黄衣男子的尸体躺在一处水洼附近,人已经死透了,看服饰是命二帮的人。

胸口上一处剑伤,几乎将身体刺了个对穿,鲜血流了一地,眼珠凸起,显然是死不瞑目。

尸体旁边,百毒帮两个一高一矮的大汉从黄衣人身上拽夏一个黄色布包,在其中翻找着,神色看上去相当兴奋。

“还是老哥主意多,在这岛上寻找宝物得有套路才行。”矮个的汉子狠狠踢了一下黄衣人的尸体,翘起大拇指的说道。

“哼,傻瓜才会辛辛苦苦去寻宝,杀人夺宝才是王道。” 高个大汉一阵阴笑,将布包中的几株草药一收,二人很快离开了水洼。

……

柳鸣低伏着身体蹲在一处山洼,一边警惕的频繁扫视周边的密林,一边看着眼前的一株闪闪发着金色光芒的异草。

在这几日,柳鸣算是明白了自己的见识多么浅薄。

内岛之上的药材,十有八九都是他不认识,不过但凡是有些异状的植物,只要个头不是很大,其都会将其采集收起。。

他俯身观察,闻了闻,碰了碰这株草,觉得没有异常,便采取放入了布袋里后,便站起身来,打算离开此地。

而就在这时,前方突然冒出两个体宽眉粗,肩扛着大刀的汉子。

“嘿嘿,小子,看你收获不少啊,但你刚才采集的宝物,可是我哥俩早就看上的,现在交出来吧。”其中一个高个汉子惦着手里的钢刀说道。

“什么宝物,我也是刚到此处。”柳鸣目光一扫二人,冷冷回道。

“小子,别废话,说的是你背后的包袱,识相的话,赶紧给大爷我交出来。否则,就把小命留下吧。”另一个挨个汉子脸一横,指着柳鸣说。

柳鸣闻言脸色一沉,往后退了几步立马从剑鞘中拔出腰上白色骨刀,对着两个汉子。

“小子找死。”

高个大汉脸上狞色一闪,一看柳鸣拿着个尺来长的白色小刀,根本不放在眼里,大步急速上前。

看柳鸣这矮小的体格,他满心盘算着上去猛力抓去,一刀杀了抢过包袱。

柳鸣则握紧小刀,一步步后退,似乎有些畏惧。

后面的那个矮个汉子见此情形,双手抱臂挺着胸眯着眼,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高个大汉脸上横肉一摆,大手猛地朝柳鸣抓去,在空气中激起一阵掌风。

就在此刻,柳鸣身体一矮躲过了大汉一抓,游鱼一般前腿斜步插入大汉胯下,后脚跟使力一蹬,两腿瞬间分叉,身子顿时往下一闪,滑溜一下从大汉胯下穿过去。

后面“啊”一声,大汉左腿被划了一个深深的刀口。

柳鸣闪电一击伤了高个汉子,身体丝毫也不停留,径直继续往前加速,脚下生弹簧似得一跃而起,飞扑后面的矮个汉子。

眼前情形骤然剧变,见柳鸣如此果敢前来,矮个汉子虽然吃了一惊,但其既然敢杀人夺宝,自然颇有些胆色,脸上的惊色一闪而收,继而凶气大起。

“找死!”

其右手的钢刀配合着口中的话语向一侧大角度甩开,朝少年狂力一抡。

柳鸣目中寒光,手中骨刀一翻,贴着钢刀刀刃一格,整个人随着矮汉手里的刀势身体一翻。

二人的身体一擦而过,便又各自分开。

柳鸣在地上直直地滚出两、三圈,不过他右手即刻一撑地面,,飞速站起来,朝着远处逃离而去。

矮个汉子手腕上顿觉一阵疼痛,一条长长的口子出现在小臂上,原来对方也在空中给了自己一刀。

这两刀留下的伤口,对于二者来说自然不算什么,只能够更加激怒他们而已。

“我要撕了你!小子看你往哪里跑!”两个大汉怒吼着,纷纷追了上去。

柳鸣风一般的步子在草丛乱石之间一点而过,后面的大汉追了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两人同时觉得腋下,大腿和腹部一股痉挛的绞痛,伤口处更是一片麻木之感。

“刀有毒!”两个大汉急忙停下脚步,低首发出声声苦叫,手忙脚乱的从身上掏出一些粉末,胡乱的吞服下去。

前面的柳鸣已经跑的看不到人影了,高矮两个大汉见此,微微松了口气。

此刻柳鸣若是回身搞了一个反击,两人只有等死的份了。

服下了身上带着的解毒药粉,过了一会,两人非但没有觉得解毒,伤口的麻木之感反而逐渐蔓延开来。

“可恶,这是什么怪毒?”高个大汉腿部一软,半跪在了地上。

矮汉额头大颗的汗珠滑落下来,他整条手臂已经完全没了感觉,眼睛四处乱转,此刻脸色苍白无比,露出了恐惧之色。

嗜杀之人往往都极其怕死,矮汉对死亡似乎异常的畏惧,将毫无知觉的手臂抱在了怀里,竟然抛下高个大汉,转身朝回路狂奔而去。

“蠢货!”高大壮汉见此情形,又惧又怒的对着矮汉的背影咒骂一声。

结果矮汉子刚刚跑出了几步,旁边的草丛哗啦一声响,一个人影猛扑了出来,白色刀光一闪。

矮汉子脸色“刷”的一下面无血色了,另一条手臂刚刚抬起来,刀光已经从他脖子上划了过去。

一道血线出现在了矮汉的喉间,接着大量的鲜血喷了出来。

他一只手捂住喉咙,嘴里发出赫赫的声音,瞪大了眼睛,仿佛死也无法瞑目。

高个大汉看着同伴的死状,嘴里呸了一声,但看向了走过来的柳鸣,眼中一丝惊恐闪过,急忙深吸一口气,就要开口说话。

柳鸣见此目光一闪,手一抬,骨刀化作一道白影激射而出,一闪的没入了高大壮汉的喉咙。

高大壮汉一声惨叫,四肢挣扎了片刻,便双目死死盯着柳鸣的没有了声息。

柳鸣面无表情的从高大壮汉喉间拔出骨刀,小心地擦了擦刀锋,便将其收了起来。

这把兽骨制成的小刀也不知道乾叔等人杀死的那个妖兽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刀锋上附带的剧毒着实惊人,平日里练刀都是小心翼翼,还是第一次用来杀人。

接下来,他毫不客气的将二人身上的包裹内东西检查一番后,将灵药一一找出,放入自己包裹后,便继续朝岛屿深处而去。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