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6契机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5-09    作者:忘语


柳鸣对着两头灵宠点了点头。

他此刻脸色看起来也异常苍白,如此日夜兼程的祭炼法宝,对法力和精神力也是一种考验。

好在这十二枚山河珠总算是祭炼成功了。

以冥河重水祭炼完成的山河珠,更胜于他的期待。

这还得多亏了那位不知名的古修士前辈,不仅准备了如此多世间难寻的稀缺材料,还将这十二枚宝珠都祭炼成了法宝胚胎。

而此地精纯无比的阴气环境,加上充沛的冥河重水,使得此珠灵材熔炼平衡的过程极为顺利,几乎没有遇到什么瓶颈,便水到渠成了。

他虽然还没有测试过它们,当初那颗半成品法宝都能如此厉害,这十二颗成品的话,威力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据其推测,若是将之组成山河大阵,恐怕就是面对天象境大能,也能不遑多让的正面抗衡了。

唯一有些遗憾的是,驱动这些山河珠,消耗的法力实在太过巨大,以他远超一般真丹修士的法力,也只能勉强催动十二颗山河珠法宝片刻而已。

至于布置山河大阵,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柳鸣翻手取出一颗金元丹服下,闭目打坐起来。

蝎儿和飞儿见此情形,则乖乖的退到了一旁,继续修炼去了。

三日三夜之后,柳鸣才再次睁开了眼睛。

此刻他的神情看起来还是有些疲惫不过一想到收进体垩内的十二颗山河珠,眼中不由得露出浓浓的喜色。

他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发出了一连串的骨骼爆鸣声。

在这十年之中,柳鸣的法力倒是没有进步多少,倒是一直勤加修炼的冥骨诀,却是一路顺畅的修练到了第九层。

由于其本就是距离凝结真丹一线之隔的假丹期,故而这相当于化晶后期的冥骨决第九层,对其体垩内的法力几乎没有什么增益,但他却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肉身的力量比以前更加的强横可怕了。

要知道,他原先肉身强度就远超同阶炼体修士了,如今一口气将冥骨决修炼到了第九层后,肉身强横到何种程度,就连其己也都有些不太清楚了。

他唯一知道的是,其现在施展出的龙虎冥狱功,其中蕴含的巨力恐怕就连一座山峰也能轻易的一推而倒下。至于一般的灵器,更是已经无法伤害其分毫了。

此外,由于常年通过引入周围的冥河之水洗体,他发现自己的骨骼也发生了一些改变,如今蒙上了一层淡金色光泽。

这一改变,不仅让其对这河底阴气浓郁环境,彻底的适应了下来,且肉身自行吸纳阴气转化为法力的速度也是倍增。

如今其即便不运转法力也能在体表散发出淡淡的阴寒气息,倒是和寻常的幽族越来越相像了。

看见柳鸣站了起来,不远处的飞儿停下了修炼,身形一晃的化作一道绿光,凑到了柳鸣身旁。

“主人!”

柳呜转首看向飞儿,眼中闪过一丝柔和的笑意,伸手拍了拍其有些圆鼓鼓的脑袋道:

“怎么了?”

“在这个河底修炼实在太沉闷了!主人你如今已经练成了十二枚山河珠法宝,实力大增,我们应该可以离开这里了吧?”飞儿嘟囔着小嘴,有些期待的看向柳鸣。

柳鸣闻言,眉头微微一皱。

自从来到了九幽冥界,飞儿不知为何性情变得有些躁动。这十年里待在冥河之底,这里狂暴的阴气更是经常挑动它的情绪,飞儿已经不止一次向柳鸣提出要离开此地了。

“飞儿,你如果觉得修炼累了,就进入养魂袋睡上一阵罢!”柳鸣想了想后,如此回道。

他现在刚刚将山河珠炼制完毕,冥骨诀也只堪堪修炼到了第九层,若是能将这第十层参悟透彻,说不定便能直接凝练真丹,此刻自然还不是离开这里的时候。

“好吧。”飞儿嘟着嘴身形一动,化作一股黑气的遁入了柳鸣腰间的养魂袋中。

柳鸣摇了摇头目光落在了外面的黑色漩涡禁制上,眼中露出了沉吟之色。

飞儿刚刚说的有一点没有错,他已经祭炼成了十二颗山河珠,的确可以尝试一下其威能,看能否破开这个禁制。

而此地的禁制,他在这些年的修炼中,自然曾经不止一次的尝试破破除过的。

大出乎预料的是,四周看似普通的禁制,竟然厉害异常,他数次手段尽出,竟然也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所以他在这里一留就是二十年,一方面的确是为了一口气将十二枚山河珠全都祭炼完成,一方面也有些被逼无奈的。

想到这里,柳鸣深深吸了一口气,两手一张,一阵刺目黄芒闪过,三颗山河珠浮现而出。

山河珠这件成套法宝,并非要十二颗集齐才能组合在一起使用,两颗,三颗,四颗都有不同的组合变化,颇为神奇,这也是这套山河珠法宝的玄妙-之处。

以柳鸣现在的法力,可以较为娴熟的操纵六颗山河珠,不过要破解眼前的黑色漩涡禁制,三颗山河珠应该便已经足够了。

三颗山河珠表面黄气缭绕,在他的身前悬浮,沉浮不定。

柳鸣此刻却是闭起了双目,似乎在感应着什么一般。

片刻之后,他豁然睁开了眼睛。

“去!”

他一声低喝,挥手打出一道法诀,身前的三颗山河珠变幻位置,连成一串直线,往前方某个二十余丈大小的黑色漩涡方向激垩射而出。

“嗖”的一声!

第一颗山河珠撞在了黑色漩涡上,山河珠法宝也没有发出多少宝光异芒,只是上面泛起一团土黄色的灵云,隐隐能看到其中山川大河的图影。

没有惊天巨响的异象,原本柳鸣几乎无计可施的黑色漩涡猛然剧烈颤动了起来,不过瞬间便恢复了平静。

不过就在此刻,半空中传来“嗖”破空声,第二颗山河珠也撞了上来。

黑色漩涡猛地一抖,旋转速度骤然间大增,看起来有些不稳迹象。

没等其恢复,第三颗山河珠也是汹涌而至。

“轰”的一声!

一声裂帛般的声音传出,黑色漩涡疯狂旋转起来,被山河珠击中处,破开了一个水缸般大小的缺口。

看到眼前的效果,柳鸣满意的点了点头。

祭炼完成山河珠,他才就明白,山河珠法宝正如其名,重如山岳,绵若江河,便是不激发此宝的其他玄妙-手段,直接祭起此宝砸人,威力也绝不是一般修士能够正面抵挡的。

随着缺口的出现,大量的冥河之水从黑色禁制上破开的大洞处“哗哗”的蜂拥而入,眼看便要四散飞溅。

柳呜挥手打出一道法诀,漩涡附近的三颗山河珠中分别卷起一道黑色霞光,飞快一个交融之下,化作一条黑色大河虚影,卷住了狂涌而入的冥河之水。

便在此刻,被山河珠击破的禁制缺口陡然散发出一阵黑色幽光,朝着破裂之处涌了过来,漩涡禁制上碎裂的缺口飞快的自动复原起来,数个呼吸之间便恢复了原样。

“碎裂到了如此程度,竟然还能够自动复原,布置这处禁制之人,阵法修为绝对已经登峰造极了!”柳鸣挥手收起了三颗山河珠,目光落在了这黑色漩涡禁制之上,喃喃自语道。

他身形一动,飞到了禁制之前,将手按在禁制之上,一缕神识蔓延了过去,渗入了禁制之中。

嗡的一声,禁制光幕上陡然爆发出了一团漆黑如墨的水光,倒卷而回,撞在了柳鸣身上。

一股阴寒肆虐的巨力袭来,柳鸣整个人如遭重击一般,身体重重的倒飞出去,砸在地面上。

一声巨响,生生在地上砸出了一个丈许大的深坑。

“主人!”

蝎儿早在柳鸣演练山河珠法宝的时候已经醒了过来,见到眼前有,大吃一惊,急忙飞了过来,俏脸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深坑之中,柳鸣衣衫之上灰蒙蒙的有些肮脏,身体上却是毫发无损的样子。

不过此刻,他的样子有些奇怪,神色有些发怔出神。

蝎儿看到柳鸣这般神情,不由得停在了那里,不敢出声打扰。

柳鸣就这么站了一刻钟,忽的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他大笑几声,盘膝就这么在深坑之中坐了下来。

原来他本就距离真丹一步之遥,修炼的又是两门极为玄奥的鬼道功法,如今在这远比九幽冥界阴气还要浓郁数倍,连普通幽族都无法久留的冥河之底漩涡禁制中一待就是十年,早已使得自己体垩内灵海处于一个微妙的状态。

此时的他,恐怕比一般的幽族之人,还要更像幽族。

而就在刚刚受到黑色漩涡禁制之力反弹的那一瞬间,体垩内灵海上方的“假丹”中自发的掀起一股抵御之力,竟然隐隐触动了什么,使得他顿时有一种茅塞顿开之感,让其感觉似乎可以随时的凝结真丹了。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这一丝结丹契机可遇而不可求,他必须立刻抓住,法力猛然往神识海中的浑天碑灌注而去。

(呵呵,昨天的五更,可真让忘语元气大伤了哦!)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