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4激战巨兽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5-08    作者:忘语


柳鸣只觉眼前一黑,周围的景致一变,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就被卷入了此河马巨兽的口中。

“噗”的一声闷响传来!

河马巨兽庞大身体一个翻滚,就再次遁入了漆黑如墨的冥河之水中,并朝着冥河的深处缓缓游去。

与此同时,柳鸣只觉自己似乎浸在一团极重的阴冷液体中,并被一股无形巨力将身体往巨兽喉部拉扯而去。

虽然周围漆黑一片,无法视物,但柳鸣知道,自己身处的液体正是冥河之水无疑。

由于此兽体内肉壁弹软无比,且滑腻异常,让其根本无法站稳身形。

随着一阵天摇地动的剧烈晃动,柳鸣随着那团冥河之水继续往深处奔流而去。

半途中,他心念急转下,连忙一催法决,周身滚滚黑气狂涌而出,将自己包裹成了一团漆黑的雾茧之中,刺骨寒意这才少许减退了几分。

不一会儿,柳鸣所化雾茧便随着那团冥河之水滑入了一处空间,并继续往下坠去。

顿时一阵阵阴寒气息夹杂着刺鼻的恶臭,从下方蒸腾升起。

柳鸣见此,鼻子一皱,手中法决猛地一催,顿时积蓄良久的一股法力一震,将包裹周身的冥河之水震散,同时两头十余丈巨大的黑色雾气从体表雾茧中一凝而现,往下方扑去。

“轰隆隆”的一声!

两头雾虎在半空中轰然爆裂开来,一股无形巨力激荡之下,才勉强将柳鸣身形下坠之势为之一顿。悬在了半空中。

柳鸣此刻周身黑气缭绕,面色却是阴晴不定。

这河马巨兽肚子内必然积累了大量的冥河之水。就如同一个小型的冥湖一般。

与此同时,他能感觉到。这河马巨兽身体仍在剧烈震动着,想必此兽正在往河底方向潜去。

不过自己暂时也是无计可施,只能静待此兽停下来后再另作打算了。

心中计定后,他便在这河马巨兽腹内的半空中盘膝而坐,双手各握着一块上品灵石,双目一闭,采用一心二用之法,一边竭力稳住身形,一边调息恢复起来。

剧烈的晃动足足持续了约莫小半个时辰的功夫。

随着“轰隆隆”一声巨响过后。整个河马巨兽体内终于不再摇晃。

柳鸣心中一动,应该是已经到达了冥河底亦或者巨兽的栖身之处。

他缓缓站起身形,将苦轮剑握于手中,同时单手一翻,一块闪着淡淡金光的月石落于手中,顿时一片淡淡的光芒将周围照亮。

柳鸣这才看清了自己俨然处在一个极为空旷的空间上空,四周都是粘乎乎的漆黑肉壁,正不断的蠕动着,肉壁之上隐约可见一股股粘稠的黑色液体。正缓缓的流淌着,甚是恶心。

就在这时,上方再次传来一阵哗哗的水声。

柳鸣见此还未及做出反应,一大波黑色的冥河之水从上方倾倒而下。直接将柳鸣淹没在了其中,并且顺势又向巨兽下方冲了进去。

“噗通”一声,柳鸣掉入了水潭之中。

“果然是冥河之水!”

柳鸣暗自嘀咕了一句。极力催动体内法力抵御着四面八方涌来的刺骨寒意,同时浑身黑气一个翻涌后,就化作一道黑色遁光。从冥水中一冲而出,往上方疾驰而去。

但他每每遁出不到几十丈的距离。就会有一大波的黑色冥水从上方袭来,由于冥河之水奇重无比,即便柳鸣肉身强横也无法完全抵御其冲击,每次都会被往后冲回一大段的距离,才勉强稳住身形。

尽管如此,大约半盏茶的功夫后,柳鸣还是一路磕磕碰碰的回到了巨兽的口腔之中,并且隐隐的看到巨兽牙床两侧两排墨绿色的尖牙。

未及多看几眼,河马巨兽忽然再一次张开了巨口。

“呼”的一声,一大波黑色的冥河之水再次从外面涌了进来。

“身剑合一!”

柳鸣见此,双手飞快的掐动剑诀,一阵刺目的紫色光芒一闪而过,紧接着噼噼啪啪的电弧跳动之声不绝于耳,一道紫色的剑光当即冲破了层层的冥河之水包裹,直接从河马巨兽的口中激射而出,冲入了外面漆黑一片的冥河之中。

但他方一进入冥河之水中,就觉身上重力突然加剧,猛一咬牙,包裹身形的紫色剑光大盛,顶着层层巨力的往上激射而去。

但未等其遁出多远,呼啸声大作!

柳鸣觉背后一凉,一大片漩涡就要再次将其浑身包裹起来,朝巨型冥兽的口中一卷而去。

他当即双目一冷,急忙将法力运至掌心,一拍胸前的八足海兽。

噗的一声后,其背后幻化出一对银色肉翅。

银光一闪!

柳鸣便出现在此兽身体的正上方,同时其手中剑诀一变,一声清鸣传来,苦轮剑幻化出一道二三十丈大的紫色剑影,夹杂着几道紫色的电弧一落而下。

“轰隆隆”一声巨响!

紧接着是一声撕心裂肺的疯狂巨吼。

河马巨兽的一只鹿角被紫色剑影直接砍断,顿时一片黑色的血液喷涌而出。

柳鸣此举动似乎彻底惹怒了这只河马巨兽,只见其背上的鳞甲一片片爆射而起,同时四肢猛的一蹬地,便仿佛一座巨山般的朝柳鸣所在冲了过来。

柳鸣单手一招的收回苦轮剑后,旋即身形一晃,化作了四道黑影往四面八方一闪而去。

河马巨兽一双碧黄的眼珠在眼眶之中滴溜溜的一转后,猛吸一口气,一卷飓风夹杂着不少冥河重水一同卷入其体内。

只见其身体骤然间膨胀了倍许,达到了近两百丈之大,肚子更是瞬间撑的鼓若圆球。

“噼噼啪啪”之声传来!

河马巨兽身上的鳞甲仿佛雨打芭蕉一般向四周爆射而出,同时其大口一张,一卷黑色的之水喷射而出,化作一道黑色的水流将周围空间包裹起来。

“噗”“噗”几声,柳鸣所化的三道虚影应声溃散!

柳鸣本体也顿觉整个身体一沉,紧接着数十片黑色鳞片转眼间就出现在了身前数丈之处。

此时他才看清这些河马巨兽身上的鳞片,不仅乌黑发亮,上面还印有特殊的斑纹,鳞甲的边缘更是一道道的倒齿形的刃口锋利无比。

柳鸣脸色一变,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扬,袖中一片黄光大放,一颗黄蒙蒙的圆珠飞射而出,滴溜溜一转之下,瞬间化作一座黄色小山虚影,迎向了那些巨兽鳞片。

“砰砰”一阵阵惊天动地的撞击声传来,周围河水都为之一阵强烈晃动,黑色光霞四射,一些残余鳞片更是爆射而开。

这些巨兽鳞片锋利无比,数量更是密密麻麻的前仆后继,一时间两者竟相持不下,在虚空中轰隆隆的僵持不下起来。

随着鳞片的不断自爆,山河珠所化小山虚影也是上下起伏,变得不稳定起来。

柳鸣见此情形,脸上闪过一丝寒意,骤然咬破舌尖,喷出来一团精血的没入黄色小山之中。

一阵浑厚的低鸣之声传来,随着周围虚空之中的冥河之水不断的聚拢而来,整座黄色小山也是顺势暴涨起来,转眼化作了一座阁楼般大小的巨山。

而那些灰黑色的鳞片再也无法撼动山河珠,化作了点点黑光淹没在山河珠表面的冥河之水中了。

河马巨兽见状,一对碧黄色的瞳目中精光一闪,鼻孔之中喷射出两串灰色的气泡,随后巨口再次一张。

一道螺旋状黑色的水柱狂涌而出,朝柳鸣所在激射而来。

柳鸣神色一厉,朝小山虚影接连打出两道法诀。

“哗哗”的流水声大作,一条漆黑如墨的黑色长河虚影骤然浮现而出。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黑色水柱中的冥河之水仿佛被黑色长河吸引了一般,分流而出,卷入了黑色长河虚影之中。

转眼间黑色长河虚影暴涨至数十丈长。

但好景不长,这颗半成品山河珠能够牵引的冥河之水似乎有限,而此兽体内的所储存的冥河之水仿佛没有穷尽一般源源不断,转眼间就形成了两股水流对冲之势。

“原来如此!”

柳鸣低声喃喃一句后,便身影一个模糊的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山河珠所化冥河虚影骤然消失,一道黑影一闪的出现在河马巨兽头顶之处,紧接着其手中一片黄光大放。

柳鸣张口一连喷出三口精血,随后双手十指车轮般一阵变化,将自己的法力毫无保留的悉数注入山河珠之中。

一阵轰鸣之声,一座近百丈大小,黄光蒙蒙的巨山虚影凭空浮现。

河马巨兽似乎发现了情况不妙,晃动着庞大而又笨拙的身躯就要转身逃走,但为时已晚。

“嗤嗤”声一响,大片黄色霞光从巨山虚影底部铺天盖地的喷射而出,瞬间洞穿漆黑河水罩住河马巨兽,将其牢牢的禁锢在了原地。

“去!”

柳鸣再冷冷一哼,带着阵阵剧烈的波动,黄色巨山带着无尽威势,一压而下。

此山尚未真的落下,附近漆黑河水中,一圈圈近似爆鸣的无形波动席卷开来。

轰隆隆一声巨响!

黄色巨山下方传来一声悲鸣之后,便再无任何动静传出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