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2通道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4-29    作者:忘语


柳鸣整个人仿佛一只苍蝇一般被重重的拍了下去,砸进了山谷之中。

骨铠鬼帅冷冷一笑,这才向周围打量过去,脸色微微一动,终于认出了这里正是军团的秘密实验之地。

就在此刻,下方的山谷,轰隆一声,无数的水蓝光芒冒了出来,随即滔天大水从山谷之中猛然冒出,朝着周围蔓延而去。

骨铠鬼帅眼中厉色一闪,身体一动,朝着下方激射而去。

不过他的身体接触到水面之时,水面亮起了一层水光,竟然阻挡其往下而去。

此刻,水底之下,柳鸣口中接连喷出数道精血,落在手中蓝色旗帜之上。

蓝色旗帜散发出刺目的水光,一挥之下,一圈淡淡的波动散发了出去。

做完这些,柳鸣眼中光芒一闪,身上蓝光一闪,出现在了灵鹫坡地下洞穴的入口禁制处,手中白光一闪,多出了一块白色圆盘,正是酒糟鼻老者赠与他的破禁秘宝。

圆盘上射出一道白色光柱,洞口浮现出一层漆黑光幕,不过在白光的照射之下,迅速的消散开来。

不过就在此刻,一股磅礴巨力砰然轰击在了山谷大水之中。

随即,一道百丈刀光电射而下,大水完全无法对其造成影¤∵,.响,刀光势如破竹的朝着柳鸣的头顶斩下!

柳鸣目光一沉,一手持白色阵盘,另一只手手指屈伸,打出一道法诀,同时一张口。山河珠从其口中飞旋而出,黄芒大放下。一座小山虚影飞快的浮现而出,同时一条黑色长河盘绕在山下。

天象修士全力一击岂能等闲视之!

绿色刀芒先是气势如虹的斩落在小山虚影之上。土黄色小山虚影瞬间裂开了一道道缝隙,随即轰然溃散!

不过当刀光落在下方的漆黑长河虚影上时,长河虚影上泛起一片明亮水光,竟然将绿色刀芒挡了一下。

绿光一闪,骨铠鬼帅身影电射而下,看到此景,怒喝一声,挥手打出一道法诀,绿色刀光随即光芒大放。瞬间压垮了大河虚影,斩在了山河珠之上。

一股巨力从山河珠作用到了柳鸣身上,不过此刻,黑色禁制也已经被白色圆盘破开了一个大洞。

一声闷响,柳鸣连带着山河珠从禁制破开的洞口出,仿佛陨石一般跌落下去。

随之而来的巨大刀芒重重站在了黑色禁制之上,一下将其彻底破开,大水旋即倒灌而入。

不过就在此刻,地下洞穴下方。蓝色光芒一闪,洞穴入口的水瞬间凝冻成冰,将入口堵得严严实实。

骨铠鬼帅见此,口中发出一声冲天怒吼。手中擎天刀光顺势狂卷而下,狠狠向洞口之处

……

地下洞穴之中,柳鸣张口又喷出一口鲜血。刚刚的刀芒威能,虽然大部分被山河珠挡了下来。不过残余巨力,还是让其再添了不少暗伤。

不过。他体内法力飞快运转下,瞬间压下了伤势,旋即化作一道黑光,朝着下方电射而去。

灵鹫坡地下洞穴,原本还留有一些低阶恶鬼看守,不过感受到柳鸣身上的强大灵压,早就一个个的躲了起来,不知所踪了。

数个呼吸之间,柳鸣便飞射到了地下洞穴的底部。

一个缓缓转动的巨大黑气漩涡赫然出现在其面前,隐约通向什么地方似的。

柳鸣见此情形,脸上不禁浮现一丝踌躇……

他上次来这里的时候,便隐隐猜测这里或许是某条不知名空间秘境之类的入口,虽然不知道具体连接的是什么地方,不过总比面对后方鬼帅要强的多。

他虽然自问实力过人,但在这种后路被堵情形下,也不可能真能力敌一名暴跳如雷的天象存在。

与此同洞穴上方一声巨响,接着再次传来骨铠鬼帅暴怒之声。

柳鸣再不迟疑,身形一个闪动下,瞬间没入了前方的黑气漩涡之中。

结果下一刻,柳鸣只觉眼前一黑,四面八方全都是黑色雾气,同时伴随着一股刺骨阴寒扑面袭来,整个人在一股无形的庞大吸力作用之下,以其肉身强横,也身不由己的往下直直坠落,仿佛遁入了暗无天日的无底深渊一般。

他心中骇然,不及多想下,周身黑气滚滚冒出,将自身裹成一个雾茧,竭力防止着周围浓郁阴气的侵蚀。

没过多久,身后传来一声厉啸!

柳鸣面色大变,从声音上来判断,声音赫然正是那名骨铠鬼帅!

没想到此人也跟着跳了下来,这让柳鸣心中暗暗叫苦不迭,不过一时间也不敢有什么冒失举动,只得任凭这股吸力把自己往下拉扯。

好在这黑气漩涡之中,自身似乎根本无法控制遁速,而无论自己想要做什么,似乎都无法改变此种下坠速度。

柳鸣隐约能感觉到,身后的那名鬼帅的气息,始终与自己保持着百丈左右的距离,这让其不由大松了一口气。

足足一盏茶功夫后,当柳鸣发觉周围阴寒雾气几乎到了吐气成冰的程度后,眼前的朦胧却渐渐散开,一丝淡淡的微光照射了进来。

而不知为何,原本穷追不舍的鬼帅那股逼人的灵压却慢慢的减弱,变得若有若无起来,二人之间的距离似乎变得越来越远了。

就在这时,一阵阴冷的寒风迎面而至,柳鸣只觉得身体一沉,竟然不受控制的被什么东西直接吸了进去。

他大惊之下,催动体内的法力想要抵御这股庞然吸力的时候,眼前的景色骤然一变,赫然出现在一片灰雾蒙蒙的虚空之中,紧接着身体不由自主的直直从虚空之中重重摔落下来。

“砰”的一声!

地面传来一声巨响,凭空多出一个丈许深的人形凹坑。

柳鸣整个人硬生生的嵌入地面,并且只觉浑身无力,全身灵力也有些紊乱,一时间无法动弹分毫。

他勉强催动神识,发现背后已经感应不到了鬼帅的灵压,才松了一口气。

半晌后,柳鸣浑身上下松软的经脉才渐渐恢复了知觉,并缓缓的站起身来,摇了摇头颅原本有些有些昏沉的头颅轻松了几分。

抬头望了一眼头顶,高空中一个黑气缭绕的漩涡,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收缩起来。

他瞳孔一缩,再定睛一望,隐隐可见通道的另一头,那名鬼帅正怒目圆睁的咆哮着,只不过似乎受到某种禁制的隔绝,其根本无法听到任何声音。

又过了十几个呼吸的功夫,头顶的漩涡越缩越小,最终化作了一缕黑烟的凭空消失了。

神秘通道竟然在其通过后自动崩溃了一般。

就在柳鸣不禁大松一口气的时候,全身却猛地一哆嗦。

却是一阵阵阴寒刺骨的气息,从四面八方往身体狂涌而至,这股气息和阴气相似,却比恶鬼道中浓郁了何止数倍!

即便使其肉身强悍,且修炼的是鬼道功法,也有种大感吃不消的感觉。

就在他大惊之下,准备运转龙虎冥狱功以抵御这股浓郁阴气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却是体内灵海上方的“假丹”竟自行飞快旋转起来,并且越转越快,同时一股股元力源源不绝的从灵海中,往体内一根根普通经脉连同六根缠绕全身的粗大灵脉中狂涌而去。

而随着这股元力的流转,使得那些阴寒刺骨的气息,也变得不那么阴冷了起来。

“冥骨决!”

柳鸣又惊又喜,竟是深藏许久的冥骨决,自行运转了起来。

如此运转此功法数遍后,浑身上下松软的经脉才渐渐恢复了知觉,方才所受的伤势也在一点一点的缓慢恢复着。

柳鸣心里默默估算着,估计再过个一日一夜的工夫,应该便能彻底恢复了。

此地人生地不熟,如今无法动弹的情况下,若是遇到什么异族,自己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不过目前的情况下,除了仍由冥骨决自行运转,似乎也别无他法,柳鸣如此想着,目光一扫天空,心中再次一怔。

但见灰雾蒙蒙的天空中,赫然悬挂着一轮如同太阳一般的刺目光团。

只是此刻的光团上,似乎缺了那么一块,并且从这“太阳”中洒下的“阳光”照在身上,却根本感受不到丝毫的暖意,反而是更加的阴冷。

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体内的法力运转越来越顺畅,并且四肢也可以开始微微动弹了,而高空中的那轮“太阳”,此刻却只剩下如同月牙般那么一小点。

同时他能敏锐的感觉到,似乎随着这“太阳”的变小,周围虚空中充斥着的浓郁阴气,也随之变淡了不少。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后,他终于缓缓的站起身来,摇了摇头颅,才觉得原本有些有些昏沉的头颅轻松了几分。

发现自己恢复了行动后,柳鸣彻底定下心来,才发现前方不远处,是一座高耸的黑石祭坛,四周则是笼罩着浓密异常的黑灰色云雾。

“阴气?”柳鸣喃喃自语道。

与之前在恶鬼道不同,此处的阴气不仅阴冷无比,浓郁程度也是非同一般,此外,这些阴冥之气竟然还呈现出液态,仿佛淡淡的黑色水气一般,充斥在祭坛周围。

柳鸣环视四周后,发现祭坛应该处于一座环形山谷之中,四周隐约可见一座座高矮不一的山脉,将整个祭坛围于其中。

(双倍期间,求月票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