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1追杀与血冥丹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4-29    作者:忘语


两人目光一碰,柳鸣心中暗暗叫苦,这分明是一名鬼帅级别的存在!

“是你!”骨铠鬼帅一怔之后,随即认出了柳鸣,大怒的吼道。

当日,柳鸣等四人从他眼皮底下破开鬼葬大阵,逃出了泰天要塞,让他大失颜面。

骨铠鬼帅身上绿光一闪,手中便多出了一个数尺大小,弯月般的奇型碧绿骨刀,一晃之下,骤然涨大到了数十丈,朝着柳鸣当头斩下。

柳鸣自然不会硬接天象修士的一击,脚下重重一踩,身体一个模糊,险之又险的躲避了过去,同时整个人化作一道黑光,朝着战圈中心处激射而去。

他心中苦笑不已,刚刚从那里出来,现在又要立刻回去了。

不过这也没有办法,他虽然有些实力,可还没有能耐硬抗一名天象境鬼帅,只能朝战团最密集处逃窜,企图浑水摸鱼的避过骨铠鬼帅追杀。

“小子,哪里跑!”

骨铠鬼帅冷喝一声,一手虚空一抓。

顿时在柳鸣身后的虚空中,凭空浮现出滚滚阴气,化为了一个巨大的气流漩涡,一股股巨大吸力凭空现出。

柳鸣只觉身形一颤,飞遁的身形迟滞了一下。

但下一刻,滚滚黑气从身上骤然冒出,同时体内传来一阵“嘎嘣”怪响,整个人一下拔高数尺,竟然一下子脱离了气流漩涡的吸引。

不过这片刻耽搁也拉近了不少距离。

骨铠鬼帅抬手一挥,手中奇型骨刀脱手而出,化作一道绿色匹练,飞快的朝柳鸣头顶劈砍而去。刀势狠辣,似乎想将柳鸣一刀劈成两半!

柳鸣脸色大变,这刀光太快,以他的身法也来不及躲闪,只得猛地一咬牙。一个转身,两手飞快一掐诀,张口喷出一颗土黄色圆珠,正是半成品的山河珠!

山河珠滴溜溜一转下,迎风暴涨,一座土黄色小山虚影浮现而出。挡在柳鸣头顶。

绿色骨刀和山峰虚影接触之下,爆发出了惊人得巨响!

仅仅一个呼吸过后,山河珠所化小山表面浮现出无数裂痕的溃散开来,再次变回一颗图黄色圆珠打着转的倒射而回。

柳鸣整个人更是身体大震,直接被一股余力震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咦!”

骨铠鬼帅脸上露出一丝惊色,目光落在山河珠上,脸上异色一闪即逝,单手朝前方虚空一抓,一个亩许大黑色手掌一下浮现而出,朝着柳鸣抓摄而去。

嗡!

一道刺目金色光柱从柳鸣肩头激射而出,直打向骨铠鬼帅而来。

骨铠鬼帅感觉到了金光中蕴含的气息,脸色微微一变。以其天象级别的修为也不愿意沾染分毫。

黑色巨手当即方向一变的挡在了身前,金色光柱照射在了上面,黑气顿时消散开来。但巨手五指微一合拢,便碾碎了金色光柱。

蝎儿争取的这瞬息的时间,已经让柳鸣缓过一口气,将山河珠一招而回,身形一晃,出现在了十几丈外。手中剑诀一挥,一道紫色剑光一卷其身躯。毫不停留的朝战场北面一处缺口激射而去。

既然无法混入人群,他便索性脱离战场!

骨铠鬼帅见此情形。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之色,转首看向战场上空,青面老者等五名鬼帅,正和人族四大天象激战。

人族虽然少了一人,不过青面老者等三人,刚刚和太清门金光天兵激战了一场,元气大损。

此刻虽然是五对四,看起来却是势均力敌。

骨铠鬼帅这微一犹豫,柳鸣整个人已经化为了一点紫光,马上便要消失在远处天际。

骨铠鬼帅目光闪动,终究是心中的恨意占了上风,一团绿光包裹住了他的身体,朝着柳鸣追击而去。

高空之中,青面老者看到骨铠鬼帅竟然脱离了战场,追着一个人族修士而去,脸色一变,正要传音呼唤。

轰!

一条百丈大小的炙热火龙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却是对面的太清门酒糟鼻老者头顶悬浮了一颗火红色的圆珠,不停的从中激射出火龙,火蛇等凶猛之物。

青面老者只得压下传音的念头,凝神应对起来。

酒糟鼻老者两手挥舞,打出一道道法诀,目光朝着脱离战场的两道遁光看了过去。

“那鬼帅为何要去追赶柳鸣?不过这样一来,就少了一个鬼帅,只是可惜柳鸣此子了……”酒糟鼻老者心中念头转动,随即便收敛了心神。

……

两日后,距离泰天要塞北边不知多少万里外的一处看似荒芜的平原某处,一只长相酷似鼠鼬的灰色鬼物,正从一个地洞之中探头探脑的钻了出来,忽的一道刺目紫色剑光从头顶上空飞快的一闪而过,朝着前方激射而过。

比较怪异的是,紫色剑光之中,延伸出了两个银色翅膀,让紫色剑光上蒙上了一层银芒,翅膀微微一扇便带起了隆隆剑啸,吓得这只低阶鬼物立刻又钻回了洞里。

紫色剑光消失在了天际,一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鼠鼬鬼物又壮着胆子探出了脑袋,不过就在此刻,上空又是一道绿色亮光飞驰而过。

鼠鼬鬼物怪叫一声,嗖的一下钻回了窝里,再也不敢露头了。

绿色遁光速度也是极快,眨眼间便消失在了远方。

这两人自然正是脱离泰天要塞战场的柳鸣和骨铠鬼帅了。

二人一追一逃如此之久,早不知将泰天甩到何处远去了。

骨铠鬼帅不知是否是因为性格太过偏执,竟然不舍不弃的一路追杀柳鸣两日两夜了。

绿色遁光之中,骨铠鬼帅脸色十分的难看。

他原本是想以雷霆手段击杀这个人族修士,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人族小辈虽然境界低微,但法力之雄厚,遁速之快,竟然远远出乎其预料。

对方御剑飞行加上那个银色肉翅的辅助,他一个天象境的鬼帅,全力苦追如此长时间,都一直无法追上,甚至还数次差点被对方用各种手段甩掉。

当然,这其中也因为他之前和金光天兵一场大战,法力和身体都大受损伤,发挥不出原本的实力。

不过即便如此,他心中也是恼怒不已,心中咬牙切齿的要将柳鸣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恨。

同时,他对柳鸣身上的骨蝎灵宠也很感兴趣,放出金光让其也有丝丝畏惧,并且隐约还有一种透彻阴阳的诡异之感。

这让他贪婪之心暗起,更加不肯轻易放过眼前的人族小辈。

前方紫色剑光之中,柳鸣脸色也不太好看。

他一路逃遁至此,几次改变方向,或者是强行提高遁速,也无法摆脱身后之人,而体内法力已经数次接近枯竭。

此刻,柳鸣无奈之下又,翻手取出一枚灵药服了下去,背后银色肉翅连续扇动,银芒一盛,继续朝着前方破空而去。

不知不觉间,二者一前一后的又追出了数万里之遥。

骨铠鬼帅此刻的脸色愈发阴沉了。

他因为私怨擅自离开战场,事后若是被尊主得知,必然是一个无法饶恕的大罪。而前方人族小辈遁法又非常了得,竟让不善遁术的他一时无法追上。

骨铠鬼帅暗暗思量数遍,心中再一番犹豫后,终于一咬牙,同样翻手取出了一枚暗红色丹药,仰头服了下去,面容瞬间变得扭曲无比起来。

前方数里外,柳鸣御剑绕过了前方一座高耸山峰,紧接着,一个连绵起伏的山谷出现在了眼前。

他目光在周围一扫,脸上忽的露出了一丝异色。

山谷附近漂浮着一团团黑云,散发出刺骨的阴气,这里不正是他曾经来过的灵鹫坡。

其慌不择路的利用秘术一路逃命之下,竟然意外飞到了这里!

不过可能是战争的缘故,灵鹫破的守军此刻都已经全部撤离,不过下面的禁制似乎还在的样子。

柳鸣目光一闪,正要从这里飞驰而过,忽的脸色大变,豁然回头,只见身后一道绿色遁光夹杂着点点红芒,正迅速的拉近二者的距离。

仅仅十几个呼吸的工夫,绿色遁光便到了他的身后不足数百丈处了。

紧接着,一道绿色匹练激射而至,带着撕裂虚空的巨大轰鸣声,当头斩了下来。

柳鸣脸色大变,背后肉翅猛地一扇,整个人化作一道银芒,朝着一旁躲闪开来。

嗤啦!

尽管柳鸣躲得快,一边的翅膀还是被绿色匹练划出了一道大口子,蓝色的血液狂涌而出。

柳鸣心中一沉,体内法力蜂拥注入肉翅之中,裂开了伤口开始融合。不过,现在他已经无法灵活的使用兽甲诀加速了。

“让我费了这么大的功夫,还浪费了一颗珍贵的血冥丹!小子,把你的灵宠交给我,我给你留个全尸!”人影一闪,骨铠鬼帅出现在了柳鸣身后数十丈外,此刻他的身上萦绕着淡淡的血光,眼中也浮现出淡淡的红光,看起来十分诡异。

柳鸣脸色一阵阴晴变化,确定自己无法用遁术摆脱对方后,当即哼了一声,手中灵光一闪,多出了一面蓝色旗帜。

“找死!”

骨铠鬼帅看到柳鸣此刻的动作,眼中红光一亮,手臂虚空一抓,一只亩许大小的黑气巨手豁然出现在了柳鸣头顶,带着万钧之力,猛然拍了下去。

(月底了,求票票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