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激战(六)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3-12-23    作者:忘语


一声地动山摇般的巨响,圆月就和血蛟撞击到了一起!

青光一闪后,圆月一下将血蛟从头颅一斩而开的到了身躯中间处,根本无法阻挡的模样。

但是下一刻,整条血蛟爆裂而开,化为滚滚血海的将青月包裹了起来。

纵然圆月飞快转动之下,所发青濛濛寒光将附近血雾全都荡漾一空,更多血气却散发腥气的滚滚而上。

血雾青光互相激烈摩擦之下,让圆月体积飞快缩小起来,转眼间就只有脸盆般大小了。

光头大汉见此情形,心中顿时为之一喜。

但就在这时,另一边柳鸣却哼了一声,忽然单手掐诀,冲青sè圆月虚空一点。

圆月“轰”的一声后,忽然镜子般的碎裂而开,从中一下放出近百道纤细剑气。

在密密麻麻剑气交织狂斩下,将整个血海都被洞穿成了千疮百孔,其中数道剑气更是一闪而过,直奔古珏一卷而来。

这数道剑气尚未真的斩到,一股奇犀利寒气就一罩的让大汉毛发都为之颤抖起来。

古珏大惊,再想施法抵挡,但两眼一黑差点一个跌跄的原地摔倒,却是体内根本没有半点法力了,脸上不禁“唰”的一下没有半点血sè了。

“砰”“砰”几声。

一股黑风一卷而下,竟瞬间几道剑气硬生生的一吹而散。

接着古珏上空波动一起,胖老者身形一闪而现,并淡淡的宣布道:

“这场比试,白聪天获胜。”

一说完这话,他再身形一晃的出现在古珏身处后,“啪”“啪”几下往其身上飞快拍了几掌。

大汉原本苍白异常的脸sè,顿时为之红润了许多。

这时,石台上血雾在青sè剑光一阵狂斩后,终于全部溃散而灭,而青sè剑光也消耗的只剩下了寥寥十几道而已,并同样一真清鸣的纷纷崩溃而散,只剩下一口短剑的从高空坠落而下。

柳鸣面无表情的单手一招,灵器就化为一道青光的一飞而回,一闪的没入袖中不见了踪影。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曾经亲自试验过,这血煞鬼骨剑全力一斩,绝对不是一般灵器激发两三重禁制后可以抵挡的。”光头大汉虽然只是勉强在台上站稳身形,但仍用一种奇怪目光看着柳鸣的问道。

“这我不太清楚偶尔!也许师兄后面法力不足,并未发挥出最后一击的真正威能吧。”柳鸣不置可否的回道。

但他心里清楚的很,若是真比体内法力多少话,他远远不及对方,要不是先前所有攻击都刻意大减了法力输出,先消耗干净体内法力的肯定是他。

只是他法力远比一般弟子jīng纯的多,故而即使法力不足,那些法术看起来还威力不减,让其他人根本看不出其中猫腻来。

而他在最后用灵器幻化青月做最后一击时,才是真正毫无保留的动用了所有法力。

就像古珏说的那样,若换了其他人来做最后一击的话,失败的绝对不会是光头大汉!

毕竟一名普通灵徒后期弟子催动短剑三重禁制,最后放出剑气能有六七十道就不错了,那可能有柳鸣这般能一下放出上百道之多。

这说明他体内法力jīng纯程度,已经可以让灵器威足以增幅近小半威能了。

“哼,最后一斩发挥出多少威力,我自己还不清楚吗!”古珏哼了一声,再想说些什么,却一时间不知如何再追问下去。

胖老者却在此时,面sè一沉的说道。

“好了,既然比试结束了,你们也都下去吧。难道还要老夫亲自送你们不成?”

古珏和柳鸣闻言一凛,急忙躬身的口称“不敢”,随之离开擂台中心处,向各自所属幡旗一走而去了。

但柳鸣方一走到近半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淡淡的传音声:

“晚上三更时分,到离此三里外的树林等我。”

这声音赫然正是胖老者“阮师叔”的传音声,让柳鸣心中一凛,但面上丝毫异sè未露,仍走到擂台边上盘膝坐下。

这时,高空玉台上,众人鸦雀无声!

“刚才一战结果,诸位师弟怎么看?”

半晌后,蛮鬼宗掌门才徐徐开口的向其他灵师询问道。

“实在可惜了。无论白师侄还是古师侄的实力之强,可以说都远超我等预料之外的。他二人恐怕都有争夺前五……不,是前三的实力!”林姓女子叹息一声的说道。

此刻的她,心中特别郁闷。

早知道柳鸣会有天慧灵体这样的隐秘灵体,她当初拼着得罪圭如泉也会将其直接讨要到自己门下了。

要是如此话,现在十大弟子中,自己一脉岂不是也能占据两个位置了。

当然现在自然是迟了,圭如泉绝不会再将柳鸣让给她们鬼舞一脉的。

“的确如此,特别是古师侄!啧啧,他竟然可以修成控骨大法此等秘术!张师弟,他好像是你们玄符一脉的弟子吧!你难道以前从未发现过此弟子有此等天赋的。”楚奇也面带一丝异sè的向那中年道士“张师叔”,问道。

“古珏此前只是三灵脉之体,并未列入我们一脉亲传弟子中,我还真不知道他暗中修成了控骨大法的事情。早知道此事,我又怎可能不加以重点培养的。就算他无法成为灵师,但是单凭能修成此大法的天赋,也绝对值得本脉不惜资源的倾斜与他的。不过现在也不迟的,只要此子能将此大法修炼到一定境界,那本宗一直封印的那几样东西就总算能找到役使之人了。”张师叔先是苦笑一声,但马上又有几分兴奋的回道。

“不错,本宗自从六yīn祖师立宗以来,能修成控骨大法的不过寥寥三四人而已。而那几样东西,也只有修炼了此大法的人才能驱使无碍。张师弟,古珏此子纵然无缘这次十大弟子,回去后也一定要好好培养一番了。说不定,他以后也是本宗的重要战力之一。”蛮鬼宗掌门有几分凝重的说道。

“掌门师兄放心,这次大比一结束,我就亲自将他收为弟子,一定让其将控骨大法修炼有成的。”张师叔不加思索的说道。

“很好!圭师弟,白师侄此战表现也十分惊人。他不但凝结了风刃术印,竟然连火弹术也修炼到了大圆满境界,看来的确是传闻中的天慧灵体不假了,而且应该还是等阶不低的百慧以上灵体。不过他手中这口短剑最后幻化的圆月攻击,我怎么看的有几分眼熟,可是你赐给他的灵器?”蛮鬼宗掌门又转首向圭如泉有一丝疑惑的问道。

“我也不清楚聪天这孩子还凝结出了火弹术印来。至于这件灵器并非我赐给的,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天月宗余道友的那口青月剑灵器。余道友陨落在那只通灵赤蛟之口的时候,此子正好也在附近处的。“圭如泉强压住因为柳鸣获胜的兴奋之心,急忙的回道,同时心中也有几分腹诽柳鸣,竟然对其还隐瞒了这般多事情。

“我明白了,看来他机缘不小啊。这口青月剑我也知道其几分来历的,当初也并非天月宗所有的,现在被本宗弟子捡到,自然就是本宗的了。若是天月宗派人来询问此事的话,你就这般回他就是了。”蛮鬼宗有些恍然大悟,但马上哈哈一笑的回道。

“那小弟代此子多谢掌门师兄此言了。”圭如泉闻言,顿时一喜起来。

按理说,这种拾到的灵器是属于无主之物,谁拾到也不会再交给他人的。但若是天月宗真要追查到柳鸣这里,自然还会出现纠缠不清的事情来。

毕竟这是一口颇有名气的中品灵器,天月宗身为一国强宗,自然不会轻易放弃的。

但蛮鬼宗掌门现在说出此话来,自然是以宗门身份抗下有关青月剑的所有麻烦,柳鸣以后就再无后顾之忧了。

显然柳鸣的表现,让这位掌门师兄也颇为重视起来了。

“这一次大比,我也没想到会出现这般多深藏不露的弟子来,原本还有些担心本宗下一代会不如其他诸宗,如今却放心了不少。”蛮鬼宗掌门冲i其他人笑眯眯的说道。

“这是祖师爷保佑,才让本宗一下出现这般多出sè弟子。”

“说不定不久后,本宗就要再次兴旺起来了。”

其他灵师也有些兴奋的议论纷纷。

这次大比中诸弟子的表现出sè,的确超乎他们的预料,远非以前大比可比的。

“不过,我们也不能高兴的太早。我听说天月宗等几宗,似乎也出现了一些了不得的天才弟子。特别是天月宗前段时间新发现了一名有通灵剑体的弟子。剑修原本就是极为难缠的存在,若再拥有此剑体配合,其厉害可想而知了。恐怕这名天月宗弟子以后成就,绝不逊sè传闻中的天灵脉弟子。风火门中新弟子中,听说也出现一名同时拥有水火两种灵脉资质的九灵脉妖孽天才。至于血河殿和九窍山虽然还没有风声放出,但相信同样不会缺少天才弟子的。所以为了这一次的生死试炼,这次大比的前十弟子,今后一年还需要多多督促的,不能让本宗在生死试炼排名中继续垫底了。”蛮鬼宗掌门面上笑容又一敛起来。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