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8触螭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3-29    作者:忘语


少女似乎听到了声音,缓缓转过身来,却是一名十七八岁,有着倾国倾城容貌的绝色少女。

正是和柳鸣有过一夕之欢的瑶姬。

温憎有些微微愣神,正欲开口说话时,少女却冷哼一声道:

“人族修士!”。

温憎感应到少女身上的杀意,脸色一变,想也不想的大喝一声,身上灰光大放,瞬间凝聚成七八只丈许大的瘟鸦,扑向瑶姬而去。

“不自量力!”

瑶姬见此,口中冷笑一声,芊芊玉手一抬,一只房屋大小的红色爪影凭空浮现而出,一闪之下,瞬间将数只瘟鸦抓在了手中。

爪影一合,瘟鸦轰然爆裂开来。

这一切的发生,如同电光火石般迅速,温憎此刻双手法决僵在了身前,脸色剧变。

一念及此,温憎瞬间绝了和此女争夺石台上之物的心思,身上灰光大放,化作一道灰光,朝着山洞入口疾驰而去。

十几丈的距离一闪即过,眼看他便要飞遁而出,前方闪烁着蓝光的石门却忽的轰然闭合了起来。

温憎收势不住身形,整个人重重的撞在了石门之上。

轰的一声闷响,石门上浮现出淡淡的蓝光,晃也不晃一下。

温憎脸色难看之极,他之前已经祭出了灰色小盾,护住全身。倒是没有撞伤,不过这石门上布下了禁制显然也是非同小可。一时半刻却是无法破解开来。

便在此刻,宫装少女的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数丈之外。目光冰冷的看向温憎,两手一扬,一道白光激射而来。

温憎脸色一变,骤然转身,身上的灰色小盾光芒大放,挡在白光之前。

白光撞击在小盾之上,出乎温憎的预料,竟然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反而紧紧的沾在了小盾上。

宫装少女眼中轻蔑的一笑。口中轻吐一个不知名字眼,小盾之上迅速的覆盖了一层白色光芒,随即光芒全失,叮咚一声掉在了地上。

然而不等温憎再做出什么反应,少女又挥手打出一道白光,一闪的打在了他的身上,紧紧的吸附在了温憎的胸口位置。

温憎心中大急,身上灰光大盛,想要白光驱除出去。不过他惊骇的发现,体内的法力源源不断的被白光吸了进去.

随着少女玉手连连挥动,一连十几道白光全都贴在了温憎身上,逐渐将他的全都都覆盖住。

白光之中赫然是一只只巴掌大小的白色粘虫。正不断的蠕动着。

温憎虽然竭力控制体内的法力外流,但是明显是徒劳,仅仅两三息过后。体内的法力便被吞噬一空,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

少女手中亮起一道寒光。正要一挥而下,不过她的目光却突然瞥到了温憎衣衫上的门派标志。手上的动作忽的停在了半空。

“这个标记……你是中天大陆哪个门派的弟子?”宫装少女脸上忽的浮现出了一丝异色,冷冷的问道。

“我是中天太清门弟子。”温憎本来已经闭目等死,看到少女忽然停手,心中又浮现出了一丝希望,急忙回答道。

“太清门……你可知道一个叫柳鸣的人?”少女秀眉微蹙,犹豫了一下,又问道。

“柳鸣?他是和在下一起进入这废墟的同门师弟。”温憎闻言一怔,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把你知道的有关此人的事情,都告诉我把。”宫装少女俏脸冰冷的说道。

温憎听了面前这位绝色少女此话,心中感到有些奇怪,不过此刻小命还捏在别人的手里,哪里还敢有二话,更何况他也无意替柳鸣隐瞒什么事情,当下一五一十的将所知道有关柳鸣事情,一股脑儿都说了出来。

“好,你还算识趣。”宫装少女听完之后,眸光微闪,但脸上仍说不出的冰冷。

“难道是自己说的不够详细?”温憎脸色有些惴惴不安起来。

柳鸣长期不在宗门,门中有关其事情就那么多,他可是连柳鸣和珈蓝的婚约这种小事都说了出来。

“这位仙子,在下知道的都说了,不知道友能否放在下一条活路?”温憎小心翼翼的问道。

“哼!”

宫装少女没有回答,但密布温憎体表的白色粘虫一动,哧溜几声,纷纷钻进了温憎的体内。

“你……”

温憎大惊,下一刻,钻心的疼痛从他体内传了出来,让其余下的话都憋了回去。

但见其身体仿佛充气一般,剧烈的鼓胀了起来,随即“轰”的一声爆炸开来,化为了一片血雨。

宫装少女平静的看着眼前血腥的一幕,秀眉微蹙,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多时,血雨之中飞出了十几只白色怪虫,顺便也将温憎的储物戒指卷了起来,放到了少女手中,随即化作一溜白光的钻进了她腰间的一个花色小袋。

……

几乎在同一时刻,废墟某处,有些浑浊的海域上空,一道紫色剑光正往前疾驰,紫光包裹着一个人影,正是柳鸣。

突然,紫色剑光硬生生停在了半空中,柳鸣目光朝着周围看去。

就在刚才,他忽然感到一丝莫名的悸动。

“刚刚是什么?”他神识蜂拥而出,瞬间笼罩了方圆百里的范围。

结果一番搜索下,却没有发现丝毫的异状。

“看来是我多心了。”他摇了摇头,继续朝前方飞去。

飞驰了一阵,他翻手取出了一枚玉简,神识渗透了进去。

一个时辰之后,前方出现了一座灰气蒙蒙的岛屿,灰雾仿佛一个巨大的罩子,将整个岛屿都笼罩在了其中,距离老远,便能感应到浓浓的阴煞之气。

“灰雾笼罩的岛屿!果然没有错!”柳鸣眼中浮现出了一丝欣喜之色。

自从离开那处地下水晶宫殿,独自开始在废墟中寻宝,已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这一个月中,他可谓是收获颇丰,而手中的这枚玉简,便是数日之前,击杀了一个不知名的异族修士,从其身上得来的一副地图。

上界废墟每隔三万年开启一次,除了所有人进入其中的那片中央区域外,四周的地域也是广袤无垠,至今没有人走到过尽头,也不知这片区域曾经是什么地方。

有关上界废墟的地图信息,各大宗派势力经过多次探索,手中都掌握了一部分,太清门也是一样,上面一般都会标记些危险的区域,还有可能藏有重宝的遗迹所在。

这几日,他一直按照此玉简地图上记录一路搜寻,眼前这一片死海之中被灰雾笼罩的无名岛屿,正是玉简上特别标记的一处特别危险的区域,当然,其中也可能藏有重宝。

柳鸣驱剑缓缓前行,身周浮现出一道道紫色闪电,轻易撕裂了岛屿周围的灰雾,进入了其中。

展现在眼前的,却是一片荒凉腐朽的世界。

入目之处,到处都是一片灰蒙蒙的雾气,岛屿边缘能看到一些黑色的矮山还有地面,几乎看不到任何的花草树木,也没有什么妖兽的气息。

柳鸣催动着足下飞剑,小心翼翼的往前方飞去。

结果越往岛屿深处,地面和山石越少,出现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泥潭,还有一片片大小不一,散发腐烂气息的沼泽。

沼泽泥潭之中不时鼓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大气泡,随着气泡“砰”的一声炸开,便从中释放出更多灰蒙蒙的雾气。

“这里简直就是一片死亡腐朽之地!”柳鸣看着眼前的情景,喃喃说道。

就在此刻,右侧一处沼泽猛然炸开,“嗖”“嗖”的破空声响起,十几道乌黑的细长触手电射而出,朝着半空中的柳鸣袭去。

“触螭!”柳鸣一见此景,脸色微变料。

触螭,也是蛮荒古兽的一种,修为提升十分的缓慢,但生命冗长,天性喜欢阴暗潮湿的环境,以其他生灵血肉为食,且此兽是群居类妖兽,常常潜伏地下,可以短时间内将一大片区域,化为无任何生灵可以存活的死亡之地。

不过,在中天大陆,触螭早已绝迹不知多少万年了。

柳鸣心中将所了解触螭的资料,闪电般过了一遍,单手一挥,苦轮剑浮现而出,一道十几丈许长的紫电剑芒一闪而过。

腥臭的血液喷溅而出,触螭伸出的数根触手被尽数斩断,沼泽之中传出一声嘶哑的惨叫,随即便没有了声息。

柳鸣没有再去追击,身形一动,往上空飞了一段距离停了下来,放出神识,往岛屿中心扩展而去。

这座岛屿不大,方圆只有千里,以他目前的神识勉强可以将其覆盖。

他惊讶的发现,越往岛屿中央,泥潭沼泽就越大,最中心处更完全是一片巨大的黑泥沼。

此地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一处触螭的巢穴了,难怪会被标注成一处险地。

柳鸣不由得犹豫了起来!

他实力虽强,又有一枚半成品山河珠在兽,但要直面如此多触螭,恐怕也无法轻易全身而退的。

同时,他也有些奇怪,这么一处妖兽巢穴,为何会被人标注成藏有重宝之地?(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