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7再见息土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3-24    作者:忘语


片刻后,二人终于来到了地下一千五百丈深处。

“到了,主人!”

蝎儿话音刚落,柳鸣便觉眼前一亮,周围的岩壁消失不见,赫然进入了一个巨大的球形地下空间之中。

眼前到处充斥着淡淡的黄光,整个球形空间之中,被一层黄色的结界所笼罩。

这里空间很大,比刚刚的沼泽洞穴还要大上一倍不止,而在眼前,一座亩许大小的青色宫殿正悬浮在半空之中。

“眼下这情形,倒是和当初在小炎界时有几分相似。”柳鸣目光在看了几眼,心中忽然回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感到一阵恍惚。

“主人,我感应到宫殿之中,充满了非常浑厚的土属性气息。”蝎儿一指宫殿,如此说道。

“既然如此,我们去看看吧。”柳鸣神识一扫四周,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后,身上冒出滚滚黑气,包裹住了二人的身体,飞落在了宫殿之前。

此处宫殿建造的精致绝伦,通体以青色矿石修建而成,以柳鸣的见识,竟然认不出这是何材料。

足有两三丈高的宫殿大门半掩,一颗数丈大的黄色晶石,镶嵌在大门顶端的横梁上,散着淡淡的黄芒。

大殿周围的四角各自耸立了一根雕刻着许多咒符纹路的青色石柱,和遗迹入口处的石柱大同小异,不过却并没有生成光幕阻挡。

“看来这里才是此处遗迹的真正所在,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一般人根本感应不到,恐怕也就止步于那处沼泽了。蝎儿,多亏你才能找到此处。”柳鸣看完之后,面露笑容的说道。

“主人过奖了!蝎儿也就是对土属性气息感觉较为敏锐一些。”蝎儿闻言,俏脸上同样浮现出了高兴神色。

柳鸣点点头,几步上前,袖子猛然一抖,当即一股无形巨力狂涌而出,就将见半掩的大门缓缓推开。

映入两人眼帘的,是一个硕大的厅堂,地面全由四四方方的青色巨石铺垫而成,上面摆放了几把样式古朴的青石桌椅,其他的倒也没有特殊的装饰了。

在整个厅堂的尽头处,还有一左一右两条通道,不知通往何处。

“主人,看来这里像一个的洞府。”蝎儿目光在周围看了几眼,口中如此说道。

“嗯,不过恐怕已经荒废许久了。”柳鸣目光落在了面前石桌上厚厚的一层灰尘,缓缓说道。

“这里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还是去那两条通道里看看吧。”蝎儿想了想后,如此建议道。

柳鸣点了点头,手中法决一凝,身表黑气大放,将二人团团围住,往大厅尽头左侧通道而去。

通道尽头是一个密室,他微一沉吟之下,便推开了房门,发现里面是一间卧房,只有空荡荡的一张石台床铺,墙壁上还挂着几件衣衫,看起来没有特别之处。

“这里似乎什么都没有。”蝎儿见状,眼中露出一丝失望之色的说道。

柳鸣神识微微一扫,一声苦笑之下便走了出来,带着蝎儿往厅堂右侧通道而去。

结果通道尽头,果然也有一个密室。

推开了房门之后,陡然一股庞大的土腥气扑鼻而来,让他的身子一下僵住了。

房门里面是一间巨大的石室,从外面看似乎和刚刚的卧房一样,走进来才看到这里面积竟巨大的惊人,竟然不比外面的沼泽空间小多少。

更让柳鸣吃惊的是,在这间巨大石室的地上,赫然并排堆放了一座座百余丈大小的金灿灿小山峰,足足有十二座之多!

这些小山通体都是由一种金光闪闪的粘土所筑成,这些粘土柳鸣并不陌生,赫然正是他曾经在云川大陆便已见识过的金精息土。

“这……这些……都是金精息土……”尽管他见过的宝物也可以称得上多不胜数,也被眼前的情景深深的震撼住了。

站在他身旁蝎儿此刻脸上也满是惊骇,走到一座小山旁,双足一踮地,身子前倾,小巧的琼鼻狠狠的嗅了几口,瞧这样子,似乎想要咬一口的模样。

柳鸣长出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惊讶,抬起手臂摸了一下面前的金色小山,发现触感柔软并带着微微的弹性。

“确实是金精息土没错了。”他点了点头,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

身体一动,他飞身到了一座息土小山的顶端,这里还堆放了不少其他的材料。

“岩晶地魄,紫金土,海凝晶……”柳鸣仔细辨认,脸色却是越来越惊讶,这些材料都是比金精息土更为珍贵的材料,当然数量就无法和金精息土比较了。

他又在其他息土小山上检查了一下,每一座上都堆放着一模一样的各种珍贵材料,连数量都完全相同。

“这些应该都是炼器所用的材料,再加上金精息土……如此看来,似乎是某人为了炼制什么法宝特地堆放在这里的。”柳鸣缓缓落回了地面,喃喃自语着。

“主人,赶紧把这些东西都收起来吧,这些可都是外界根本难得一见的重宝啊!”蝎儿围着一座金色下山转了几圈后,满脸兴奋的说道。

柳鸣看了蝎儿一眼,嘴角微微一翘。

蝎儿虽然是鬼物,不过进化到了现在,体内法力也有些偏向于土属性,本能的对金精息土这种土属性的极品材料也很是喜欢。

“蝎儿莫急,这里如此隐秘,应该不会有人找来,而且这么多的息土,须弥戒指也装不下。”柳鸣呵呵一笑的说道。

须弥戒指空间虽然大,不过最多也只能装下一座息土小山,这里可足足有十二座之多。

“这倒是的!”

蝎儿闻言一呆。

“咦!”

柳鸣忽然脸色微微一变,身形一动,走到了石室的一个角落。

一具被黄色长袍包裹的修士遗骸,正安安静静的盘膝坐在这里。

这长袍式样简单,古朴奇特,看起来似乎不是中天大陆的修士所穿之物,更为神奇的是,经过如此多年,此袍还崭新如初,散发着淡淡黄光,一看便知绝不是普通之物。

而长袍中包裹的遗骸,大致还算保存完好,不过一根根骨头雪白晶莹,仿佛白玉水晶一般。

“看来这个人应该就是这里的主人了。”柳鸣在骸骨身旁站定,随手一抓,骸骨腰间飞起了一块巴掌大小的深青色令牌,落入了他手中。

令牌的一面铭刻着一些奇异的花纹,和大殿之外的青色石柱上的咒符纹路极为相似。

另一面则雕刻了几个古拙的妖异大字,这种字体,柳鸣有些印象,似乎是蛮荒大陆的妖文,他在真灵经上也曾经见过。

“难道这个人竟是蛮荒大陆的妖修?”柳鸣心中猜测着,不过这也并非不可能。

从裂鹰,蛮熊,影狼,银虎这四大妖族都对这个遗迹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十之八九便是与此人有什么关联。

“主人,这是不是宫殿周围阵法禁制的控制令牌?”蝎儿一呆,然后问道。

“应该是了……”柳鸣试着将神识往玉牌中探去,令牌中立刻浮现出一点精光,将其神识弹开。

柳鸣脸色微微一变,又尝试了几种方法,都没有奏效,青色玉牌似乎需要用特殊的手法才能操控。

他摇了摇头,放弃了此令牌的打算,再一挥手,尸骸上的黄色长袍一抖,化作一道黄光落进了他的手中。

这件长袍似乎也是一件异宝,用手指抚摸上面,竟传出金属般的冰凉感。

没有了袍子遮挡,尸骸整个暴露了出来,右手骨节上戴着一枚古朴的黑色戒指。

“储物戒指!”

柳鸣脸色一喜,随手将黄色袍子扔给了蝎儿,俯身将戒指拿了起来,并用神识往里面一探,神色顿时一阵阴晴变化。。

“主人,里面有什么东西?”蝎儿手里抱着黄色长袍,看到此景,忍不住的问道。

柳鸣闻言一挥手,一片东西浮现而出,落在了地上。

这些东西是一些五颜六色的矿石材料,还有一些金精息土,数量也不算多,除了这些,还有一个白色玉盒,显得稍微惹眼一些。

这些材料中有几块岩晶地魄,还有紫金土,应该是旁边的十二座小山所剩下的材料。

柳鸣心中如此猜测着,单手一招,将白色玉盒摄取到了手中,神识下意识的往里面探查而去,没想到还是被一弹而开。

他暗自嘀咕了一声古怪,手上用力便要打开盖子,但微一沉吟,停下了动作,随即身上泛起了道道黑气,包裹住了全身。

蝎儿看到此景,俏脸也是一变,往后退了一步,身上冒出了黄色的护体光芒。

柳鸣目光一眯,手上一用力,“啪”的一声轻响,盒盖自动翻转而开,除此之外,没有发生什么其他异常。

“看来我多心了。”

他松了口气,看到了盒中之物,却是一枚泛黄的古朴玉简。

柳鸣当即散去了身上的黑气,伸出两根手指将玉简轻轻拿起,贴在了额头上,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起来。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柳鸣脸上先是浮现出一丝喜色,随着时间的推移,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

足足一盏茶的功夫之后,他才将玉简从额头拿开,面上已经满是不可遏制的兴奋之色。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