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3僵持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3-22    作者:忘语


场上形势急转直下,面对妖族七人的来势汹汹,众人皆将目光移向了孙姓修士。

“如今情况有变,但此时若是撤退,对方也绝对不会放过我们这般离开的,更等于将此处宝物拱手让人了,不如拼死一战,我等也并非没有胜算!”孙姓修士略一思量过后,马上朝众人传音道。

此言一出,原本有些惊疑不定的众人大觉有理,当即心中战意再起。

毕竟修为到了这般地步,哪个不是从九死一生中摸爬滚打出来的,富贵险中求的道理自然是明白的。

柳鸣见此,却轻吐一口气,无声的后退几分,落在了人群边缘。

就这片刻间,七名妖修就已经到了人族修士不远处。

李姓青年与魔玄宗的白袍修士一个对视后,同时手臂一扬,一蓝一黑两道惊虹激射而出,直接冲向了速度最快的灰色雾团,正是那名鹰钩鼻男子。

此时的鹰钩鼻男子早已与先前截然不同,浑身灰色的羽毛一根根的倒竖而起,整个头颅也已经呈现鹰首模样,包裹其的灰色雾团也是隐隐化作一只巨鹰形状。

“熊岳,我去拖住那个姓孙的,其他的就交给你了!”

半妖化的鹰钩鼻男子根本没有理会那两件飞射而至的灵器,冷冷的一句后,反而在虚空中方向一变,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从两道惊虹中一穿而过,直接朝孙姓修士所在俯冲而去。

“鹰兄你就放心吧,看我不将那些杂碎撕碎!”黄色雾气之中,已经彻底妖化,成为一头足有四五丈高大巨熊的熊岳怒吼道。

孙姓修士嘴唇微动的飞快向众人吩咐了几句后,单手将玉笔一招而回,双手胸前一个合十,顿时一片白色的光焰从玉笔笔尖之上迸发而出,竟一闪的幻化成一只硕大的白虎虚影,一头迎上了鹰钩鼻男子。

“轰轰”的碰撞声不断!

虚空之中骤然形成了鹰虎搏斗的场面。

另一边,化形后的熊岳带着其余五人,一头冲入了人族群修之中。

熊岳所化的棕色巨熊双足站立而起,粗壮的熊掌一伸,便将身旁一名来不及反应的浩然书院弟子一撕为二。

其余五名蛮熊族及裂鹰族妖修也是士气大盛,纷纷化为半妖或全妖状态,与众人都在一起。

场面顿时一片血腥,厮杀之声四起。

武红被熊岳一掌隔空击飞出去后,当即惊怒的身形一闪,出现在柳鸣身前,飞快传音道:

“柳道友,你我二人联手拖住此妖可好?不然我等恐会被其各个击破。”

“也好”

柳鸣闻言,略一沉吟,也就点头答应一声,随之一声暴喝,浑身黑色雾气滚滚翻涌而出,一阵响彻天际的龙吟虎啸之声后,五条黑色雾龙与雾蛟从背后激射而出,朝不远处正杀得兴起的熊岳所在扑去。

“雕虫小技”熊岳刚将一名人族修士的飞刀一掌拍成两截,再一见此景,当即狂笑一声,另一只肉呼呼熊掌只是冲柳鸣这边虚空一拍。

“轰”的一声,一只房屋般大小的黑色巨掌虚影一闪而现,顿时将扑来的雾蛟雾虎全都给一拍而退。

“冥狱!”

柳鸣见此,脸色一沉,虚空一指,雾蛟雾虎蓦然溃散开来,再次化作漫天黑光一卷而回,瞬间将没有提防的熊岳罩进了其中。

与此同时,武红玉容一沉,袖袍一扬,一道黑芒一闪而出,直接没入到了冥狱之中。

顿时一阵嘶吼声及噼啪炸响从冥狱所化黑色光球中传来。

一旁的众人见柳鸣二人一出手,便以雷霆手段顺利的困住了熊岳,也奋力围剿其他五名妖修。

不过这时,原本已经逃走的其他残余妖修也重新扑了回来,加入到了各个战团中,顿时混战在起。

“自不量力!”

仅仅三四息工夫过后,一声低沉怒吼从黑色光球中传出。

“噗”“噗”两声,两只黄色的巨爪蓦然从黑光中伸出了半截,锋利爪尖寒气森森,再一分下,便将巨大光球撕裂的粉碎,化作了点点黑光的消散而开,露出了被困于其中的熊岳身。

但见他口中咬着一枚纤细的黑针,随意的往一侧张口一吐,一道黑线一闪即逝,没入到了附近地面中。。

“这种程度的手段,也想伤到本座,真是好笑!”熊岳不屑的冷笑一句,随即身形一晃,朝柳鸣二人所在激射而去。

柳鸣与武红见此,无奈一笑,只得再次双双联手的迎了上去。

这时,遗迹所在山谷前,各色灵光爆发出团团刺目光芒,惊天动地的巨响此起彼伏,让整个虚空都为之摇动起来,

妖族修士虽说个体实力略占上风,但人族依靠数量的优势,奋力反击下,勉强与之打成平手。

不过双方短时间内,显然都无法将对方彻底压制住。

如此一来,这一场群战再一次演变成了一场持久战。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人族一边又死伤了约莫三四名修士,而妖族一方却是一死一伤,总体上还是维持在一个势均力敌的状态。

柳鸣与黑脸少妇仍与熊岳所化的棕色巨熊缠斗着。

彻底变身后的熊岳,浑身上下妖气缭绕,仿佛有用不尽的法力与气力,黑毛护体之下,几乎可谓是刀枪不入,对于柳鸣二人的攻击大半视若无睹,一双熊掌模糊之下,幻化出一只只巨大掌影,铺天盖地的朝二人压去。

柳鸣依靠三分朦影大法,不断幻化出虚影,堪堪躲避着一波波的攻击,而黑脸少妇则将一对玉镯催动到极致,才勉强挡住熊岳的攻击。

不过纵然如此,二人在密集如潮的掌影攻击下,似乎也只有招架之力罢了。

另一边,人族真丹修士孙姓修士这边,情况却呈现一丝不妙。

他似乎由于此前法力消耗过甚的缘故,如今隐隐开始处于下风,肩头之处,更是不知何时被鹰钩鼻男子掏出了一个硕大的窟窿,鲜血汩汩流出,使原本没有血色的面色更显苍白。

正在此时,孙姓修士忽然将手中玉笔一收,袖子一抖,一卷血气激射而出,化作一柄五六丈长的血色长刃。

他张口喷出一团精血,长刃之上血光一闪,骤然间暴涨到了十余丈之长。

此刃方一祭出,附近众人只觉体内一阵气血翻涌,体内精血竟有一些不受控制的迹象。。

不过在此杀得眼红之际,自然也没有人会去深究此事的。

不远处的柳鸣,略一感应体内情形,眼中闪过一丝不可觉察异色。

“姓孙的,如今你伤的不轻,还想利用精血催动此等宝物,难不成真要玉石俱焚?说起来,你暗算我等在先,若是愿意放弃掉此地宝物,我等也不是不能考虑让你们离开的。毕竟如此下去,你们也占不到什么好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你应该明白的。”

就在孙姓修士准备祭出血色长刃之时,鹰钩鼻男子神色一变,忽然身形一闪的后退几步,,率先提出了讲和的言语。

听闻此言,混斗中的人妖修士,皆是双耳一竖,手中动作都是不约而同的一缓。

毕竟此时双方的法力均已经消耗不少,若是能停手是再好不过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关注都集中在了孙姓修士身上。

孙姓修士闻言,眉头微皱的站在原地,没有发动攻击,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看了看手中的血刃后,嘴角突然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柳鸣见此,双目微微一眯。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轰”“轰”几声巨响,众人下方地面忽然一裂而开,七根丈许粗鲜红玉柱冲天而起!

一根根血色晶丝从玉柱一闪而出,化作了一层血色光幕将众人瞬间笼罩其下。

与此同时,众修士只觉体内血气滚滚翻涌,嗤嗤声一起,精血竟无法抑制的通过皮肤向外喷涌而出,往七根柱子一闪的没入其中,连三名真丹修士也不例外。

众修见此,自然一阵打乱,或立刻住手的放出防御法器,或者催动法术拼命攻击血色光幕而去的,但此光幕坚韧无比,一时半刻根本无法破坏分毫。

此处当即一片混乱,不时有人妖两族修士从高空直接坠落而下。

柳鸣也是一惊,同样觉得一股股强烈的吸力从四面八方传来,体内的精血翻涌着向外喷涌。

他马上双手掐动法诀,想要运用体内的法力强行压制住精血的外漏,但似乎根本无济于事,一丝丝精血仍从全身上下喷出。

片刻后,柳鸣“噗通”一声,从高空中坠落而下,重重摔到地上,再也不动一下了。

一顿饭工夫后,整片血色光幕之中,除了三名真丹修士外,其他人全都掉落而下。

熊岳鹰钩男子两人虽然看似仍能漂浮在高空中,但同样浑身血丝直冒,身形摇摇欲坠,面容惊怒异常。

“真没想到,都到了这般田地,还会提出议和,这可真不像是蛮荒大陆高等妖族的风格!看来如此多年过去了,你们妖族也开始贪生怕死了。”看似同样浑身冒血的孙姓修士,忽然发出一阵阴沉的冷笑

话音刚落,他单手轻轻一捏,手中血色长刃竟“砰”的一声崩碎,化作一道道血色小蛇般钻入其体内。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