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0各怀鬼胎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3-20    作者:忘语


下方观战人群中,柳鸣目光一凝。

孙姓修士却对此毫不理会,方一脱身,两手一掐诀,周身八面白色光镜中射出的白色光柱陡然炸裂开来,化为无数密密麻麻光箭激射而去……

“嗖”“嗖”的破空声大作!

黑色熊脸瞬间被白色箭雨淹没被射穿了无数孔洞,发出一声嚎叫,轰然消散开来。

黑壮大汉见此,脸色一凝,低喝一声,身上黑色妖气骤然大盛,不止两只手,整个身体上飞快的都长出了浓密无比的黑色毛发。

远远望去,整个人如同一团硕大的黑色毛球悬于半空。

白色光箭击打在上面,浮现出一团团白色光斑,同时传来一阵雨打芭蕉爆裂声,却根本无法击穿分毫。

“散!”

处于半空中的所有光箭陡然全都轰隆隆的爆裂而开,刺目的白光将黑壮大汉整个人笼罩在了其中。

黑壮大汉只觉眼前一片白茫茫,顿时面色一变,想也不想急忙一边往后倒射,一边举起双手交叉去接……

不过他身形刚动,头顶白光一闪,八面白色光镜仿佛瞬移一般,忽然出现在了黑壮大汉的头顶,同时低鸣一声,一道宏大的白色光圈笼罩而下,将黑壮大汉罩在了里面。

黑壮大汉脸色大变,惊骇的发现他的身体竟然无法移动分毫,周围的虚空仿佛凝固了一般。

大汉心中一沉。暗扣手心的铁牌黑光大放,刹那间腾起了一个黑色护体光罩。

孙姓修士目光时刻注视着黑壮大汉的举动。口中念念有词,两手不断挥舞。结出了各种复杂的手印,再猛一张口,连续喷出了数团精血,同时伸出一只手指冲空中一连数点。

“噗”“噗”几声后,精血骤然一分的化作八团,一闪即逝的落在了八面白色光镜之上。

做完这一切后,孙姓修士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丝毫血色也看不到了。

八面光镜在接受了精血加持后,镜面霞光大放。纷纷喷出了一朵朵白色焰花,落在了黑壮大汉的护体光圈之上,转眼间化为了一片白色火海,将黑状大汉淹没其中,并汹汹燃烧起来。

顿时两方观战的修士,只能看到庞大光罩中,白焰滚滚,再也无法观察到里面情形分毫了,但不时从中传出轰隆隆的巨响声。明显里面熊族妖修在拼命攻击光罩。

孙姓修士身形一晃,只形便出现在了八面白色光镜上空。

一连串攻击的得手,却并没有使得他脸上露出丝毫欢喜之色,反而脸色有些阴沉的盘膝而坐。两手掐诀,身上飞出了一道细细的白光,和下方的白色光镜联系了起来。

下方白色光罩顿时开始忽明忽暗。灵光闪动起来

“鹰前辈,熊岳头领在里面不会有事吧?”一个蛮熊族的大汉看到眼前此幕。脸上露出了担心的神色,恭敬的对着鹰钩鼻男子说道。

“如果真的有危险。我们不必遵守什么约定,直接冲过去救出头领就行了。”另一名蛮熊族男子,神情跃跃欲试的说道。

“嘿嘿,你们担心个什么劲儿?这个人族修士虽然有些神通,不过他施展的这一连串手段可是大耗法力,那些白色火焰威力虽大,不过以熊岳的那块熊神牌的防御,绝对支撑的住,就看谁的法力先耗尽了。实在不行,再出手也不迟。”鹰钩鼻男子低声怪笑了几声,丝毫不担心的模样。

两名蛮熊族大汉闻言,互望了一眼,也就答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远处,人族修士这边,众人也是喜忧参半。

一开始看到孙姓修士将蛮熊族妖修困住时,众人着实兴奋了一阵,但现在演变成了双方互相比拼法力的局面,自然又大为担心起来。

柳鸣无声息的移到人群后方,目光闪烁不定的望着半空中的孙姓修士,不知在想些什么。

时间一点点过去,两方的修士都有些不耐烦起来。

人族这边还好,蛮熊族的妖修们若非鹰钩鼻男子拦着,恐怕早已冲了出去。

半空之中,孙姓修士脸色苍白如纸,双目神光有些黯淡,身上气息更是不及鼎盛时期的十之一二了。

其下方的八面光镜散发出的白色光圈也暗淡了许多,倒是里面的白色火焰仍旧在熊熊燃烧。

就在此刻,一声闷响从光圈中传出。

孙姓修士脸色一变。

白色光圈忽然剧烈晃动了起来,里面的白色火焰翻滚,陡然从中爆发出无数道黑色光柱,朝着四面八方迸射而出。

白色光圈瞬间变得千疮百孔,轰然散去。

一道黑色遁光从中电射而出,落在了十余丈外,黑光一闪,露出了黑壮大汉的身影。

他此刻已经恢复了人形,身上衣衫破烂焦糊,带着被火烧的痕迹,气息也很是散乱,正不住的大口喘息着,但脸上凶厉之色丝毫不减。

黑状大汉一挥手,黑光一闪,那面铁牌出现在了身前,但光芒黯淡异常,表面的熊脸图案赫然消失不见。

黑壮大汉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起来,这件铁牌是他的本命法宝,竟然损毁至此,就算拿回族中重新祭炼,也不知要祭炼温养多久才能恢复如初了。

“不可饶恕!”

黑壮大汉几乎是一字一顿的从牙齿缝间憋出这几个字,抬首朝对面的孙姓修士望去,眼中凶光一闪,身上妖气重新狂涌了出来。

另一边,孙姓修士的情况也差不了多少,同样面色苍白,目中神光黯淡,但白光一闪,八面白色光镜滴溜溜一转的化为凝光镜,被其招回了手中。

“熊兄,这次比斗就到此为止吧!两位身为真丹修士,再继续下去,估计一时半会也分不出胜负,这一场不如就当做是平局吧。”人影一闪,鹰钩鼻男子出现在了黑壮大汉身旁,出声阻止道。

“当然可以。”

孙姓修士闻言目光一闪,刚刚举起的手臂放了下来。

黑壮大汉看起来还有些不甘心,鹰钩鼻男子嘴唇微动,朝其传音说了几句后,黑壮大汉脸色微变,冷哼了一声,身上的妖气这才缓缓消散。

“那好,七场比试,到此就全部结束了!”鹰钩鼻男子环视了一圈,扬声说道。

半空之中,人影连连晃动,人,妖两族修士都飞驰靠近了过来,相对而立,彼此对峙起来。

经过这一番比试,双方敌意更重,一时间周围气氛变得有些紧张,恐怕如今只要稍有风吹草动,立时便会引发一场团战。

“孙兄,无恙吧?”柳鸣见此,却神色一动,袖中手掌微微握紧了什么东西后,忽然无声的靠近了孙姓修士几步,口中淡淡的问道。

“无妨,再争斗下去的确没有必要了。”孙姓修士翻手收起了凝光镜,随即又取出一枚拇指大小,灵光闪闪的丹药一口吞服了下去,摇摇头说道。

柳鸣目光一闪,点了点头,退后了一步。

这时候,鹰钩鼻男子干咳了一声,打破了有些沉闷的气氛,上前了一步,朗声道:

“按照之前的约定,我们双方合力破解遗迹入口的禁制,然后按照比斗结果分配其中的宝物。现在结果已经出来,我们妖族四胜一平二负,所以遗迹中的宝物,我们取其中的四份半,诸位人族道友应该没意见吧?”

“这个自然,既然事先已经约定好,我们当然会遵守这个结果。”孙姓修士深吸一口气的说道。

“那就好!”鹰钩鼻男子咧嘴一笑。

“事不宜迟,我们前方遗迹之处吧,迟则生变。”孙姓修士一笑的说道。

“孙道友,不急于一时吧!入口处的禁制一时半刻也无法破解,不妨稍作休息再走也不迟。”鹰钩鼻男子眉头微微一皱,说道。

“若是再拖延个一时半刻,谁知道会出现什么意外。前面的争斗,你我双方都没有人真受伤,又何必再多耽搁时间的。”孙姓修淡淡的说道,单手一挥,袖中飞出一辆淡蓝色飞车,身形一闪的飞身落在了上面。

其他人族修士也纷纷飞进了飞车,蓝光一闪,飞车化作一道遁光,朝着遗迹之处飞驰而去。

妖族修士见此,顿时一阵骚动,纷纷主张也立刻动身。

“都不要吵,那些人族既然这么紧张,就让他们先过去破阵好了!我们先在附近略加养精蓄略一番,等所有人恢复些法力再动身!嘿嘿,那遗迹入口的禁制厉害异常,根本不可能短时间内破掉的。”鹰钩鼻男子冷冷的说道,望向远去的蓝色遁光,目光略带一丝疑惑。

……

没有多久后,下方山峰一个隐蔽的洞窟中,两道人影一闪而现,正是熊岳与那名鹰钩鼻男子。

“人族修士已经先我们一步去那禁地,你为何还让我等大动干戈的到这里一趟?有话在外面说不也一样。”熊岳有些不满的抱怨道。

“即便让他们先动身,也是我等先到达,你可别忘了,早在来到此处的第一日,我便在这里布下了短距离的传送阵。”鹰钩鼻男子不紧不慢的说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