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符甲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3-12-20    作者:忘语


“既然二位师兄都给你赏赐了,我这个做师傅的更不会让你失望的。我这有一件昔年用过的符器,送给你做保命之用吧。”钟姓道姑见此,露出满意的神sè,想了一想后,也从袖中掏出了一件淡黄sè东西,笑着递给了柳鸣。

“多谢师傅,咦,这是……”柳鸣一接过此物,仔细一打量之后,不禁有几分愕然起来。

这所谓的符器,赫然是一件用一根根黄sè竹简编制而成的简单内甲,通体是用某种不知名银丝穿织而成。

每一根竹签表面则铭印密密麻麻的五sè灵纹,只是颜sè黯淡模糊之极,不仔细观察下都无法发现。

“师妹,你怎么将这件符甲拿出来了。此物当年可曾经救过你数次xìng命的。”朱赤一看清楚这件内甲,不禁脸sè微微一变。

圭如泉也有些微微愕然。

“此东西只能抵挡灵徒级攻击,也只是当年才能有用的,对现在的我来说却是鸡肋了。况且这东西曾经被人重损过,虽然经过修复,也顶多只能再抵挡两三次攻击就彻底毁坏了。再说我平常根本不穿它的,不如赐给聪天防身之用了。”钟姓道姑却不太在意的说道。

朱赤二人听到这些话,觉得有几分道理,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柳鸣这才明白说中甲衣的作用,自然大喜的再次称谢后,才将其收了起来。

“白师侄,我给你的三枚赤焰珠,每一枚都相当于低阶灵器的全力一击,所以在宗内大比时候是不允许使用的。不过你若能参加生死试炼的时候,自然就没有此限制了。”圭如泉想起什么的又叮嘱了一句。

柳鸣自然理解的连连点头称是。

下面时间,钟姓道姑三人再勉励柳鸣几句后,就让其回去好好休息,以应对明天比试。

于是柳鸣冲三人一礼后,就退出了大殿,驾云腾空的往山下一飞而去了。

“真是没想到,聪天这孩子竟然也能进入前十排名。看来这一次,我们一脉真有很大希望翻身了。”圭如泉一等柳鸣走出大殿后,轻叹一口气的说道。

“是啊,白师侄的表现的确大出预料之外的。先前我们对其太过忽视了一些,现在由钟师妹将其收为亲传弟子,我们又再重重赏赐了一番,想来即使原先暗中有些怨气,现在应该也烟消云散了。这样的话,只要明天挑战他仍然能保持前十排名,石师侄也能挑战成功的话,我等一脉肯定可以取得不错成绩,不用再在大比中垫底了。”朱赤也微笑的说道。

钟姓道姑闻言,轻轻一笑的并未接口什么。

“川儿,你准备的怎么样,可想好了挑战对手,有信心明天进入前十吗?”圭如泉却转首向一旁恭敬站立的石川,问了一句。

“师傅放心。我明天准备挑战排名第八的位置,我有伏魔链和飞颅绝对毫无问题的。”石川不加思索的回道。

“很好,你这般有信心。我们三个也就放心了。不过明天还不知道会有什么隐藏实力的、弟子冒出来,你自己也千万不可疏忽大意了。”圭如泉点点头,又谨慎的叮嘱了一句。

石川自然连连点头称是。

“师兄也过于小心了。石师侄的实力原本就不弱,昨天没有动用灵器和飞颅就轻易进入了前二十的排名,明天进入前十,自然是毫无问题事情。”朱赤轻笑一声的说道。

“此道理我自然知道,也是怕万一而已。川儿,你也下去好好休息吧。”圭如泉苦笑一声后,又向石川吩咐一声。

石川答应一声后,也退出了大殿。

“现在就我们了,你们三个怎么看明天的比试,不要光说表面上话,说些实质些东西吧。前两天的比试,你们虽然没有露面,但借助法阵之力,应该也多看个大概了。”圭如泉等石川离开后,神sè微微一沉下来。

“若是实话,这可不好说了。按照前几次大比弟子实力来说,白师侄和石川师侄进入前十应该很有机会的,不过这一届的大比和往年有些不同。不但出现了地灵脉、梦魇之体,灵雷灵脉这等往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弟子,阳乾,丰蝉,闵狩等老弟子实力应该也都有惊人增长。”朱赤闻言,神sè也一下凝重了下来。

“不光如此,根据我观察,那些未进前十的弟子中同样有许多实力不弱的存在,恐怕只是一直在隐藏实力,好等明天一鸣惊人的。石川师侄还好说,他有灵器和飞颅护身,进入前十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但是聪天话,若是真只有大圆满的风刃术这一手段,明天恐怕无法保住现在的排名。”钟姓道姑摇摇头的说道。

“嗯,你们的看法和我差不多。不过现在门下弟子中除了他两人外,的确再没有他人有进入十大弟子的能力。萧枫虽然也进入了太yīn碑排名了,恐怕还要再经过几年磨炼才有此可能的。”圭如泉轻叹了一口气。

“师兄,你心境有些乱了。我们能做到都已经做了,至于结果怎样只能顺其自然了。其他的,也不是我们焦急就可以改变的。”朱赤轻咳一声的说道。

钟姓道姑闻言,露出了赞同的神sè。

“朱师弟说的对,一切结果等明天就可知道了。不过聪天这孩子以三灵脉之身能修炼到灵徒后期,还真是罕见的事情。可惜三灵脉进阶灵徒后期还算是有些可能的。但以三灵脉进阶灵师话,上一次出现的例子大概是五六百年前事情了。”圭如泉微微一怔后,哑然一笑起来了,接着话题一转,却提起了柳鸣来。

“三灵进阶灵师的确是近似不可能的,这实在可惜了白师侄在法术上的修炼天资了。”朱赤也有些惋惜起来。

“这可不一定的事情。既然有前人例子,谁也不能说我这弟子就一定无法成为灵师的,顶多算是比其他人更困难一些罢了。他若是能参加生死试炼,并活着回来,以宗门奖励的惊人资源,也完全没有拼上一拼的机会。”钟姓道姑却有些不同的意见。

“是用大量资源硬冲击灵师的话,白师侄的确还有一丝可能的。不过,他首先明天必须能保住自己排名才有此可能的。”圭如泉目光微微一闪的说道。

“说到底,一切还是要看明天比试结果才行的!”朱赤也喃喃的说道。

说完这些话,三人都神sè各异的沉吟起来,整座大殿一时无声起来。

同一时间,回到修炼屋中的柳鸣,却正在欣赏手中那件新得的黄sè内甲。

用手抚摸上去,组成这件符甲竹签虽然有些微微发凉,但表面却并不十分坚硬,反而给人一种柔韧异常的感觉。

他略一往其中注入些法力后,竹签表面灵纹顿时散发出淡淡的灵光,给人一种梦幻般的艳丽感觉。

柳鸣见此,不禁愈发高兴起来。

虽然符器在各大宗门中和坊市中并不少见,但是符甲这种特殊符器却是少见之极的,起码他在卫州坊市中就只见寥寥几件,并且无一不是卖出接近灵器的天价来。

这件符甲虽然因为受损缘故,只能再承受两三次灵徒级攻击就会彻底毁掉。但对柳鸣来说,仍然不失一件关键时候可以保命的异宝。

柳鸣略微检查了一遍整件甲衣,确定并没有其他任何问题后,就立刻紧贴内衣的穿好,外面再罩上绿sè长袍。

如此一来,从外面再看不出任何的异常来。

接着他又拿出了装着赤焰珠和血髓丹的铁盒瓷瓶,分别打开盖子的看了一遍。

赤炎珠赫然是蚕豆大小的三枚黑黝黝圆珠,看起来毫不起眼样子。

血髓丹却是十余枚豆粒大小的血sè丹药,放在鼻下一闻,隐约有丝丝的清香之气。

这些血髓丹虽然不足以淬炼其全身jīng血,但也能清除其体内jīng血中一些杂质,让以后气血之力更加旺盛几分。

他明天还要继续参加比试,现在自然不是服用这些血髓丹,直接淬炼jīng血的时候。

于是柳鸣将赤炎珠和血髓丹重新放好后,就安心的吐纳调息起来了。

对他来说,明天是一个绝不容失败的rì子。

柳鸣心中这般淡淡思量着,心神渐渐入定,对外界一切全都不知起来了。

第三天一早,数千蛮鬼宗弟子再次一涌入到石山之上。

这一次,所有弟子全都簇拥在石山顶部面积最大的一个石台四周,并且蛮鬼宗掌门等一干灵师所在的玉台,也直接悬浮在石台上空百余丈高处。

“第二轮的具体比试规则,你们应该都已经知道了,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现在本掌门宣布,大比第二轮挑战比试正式开始。”蛮鬼宗掌门从玉台上飞出后,淡淡的宣布了一声后,就再次飞了回去。

这时,一名胖乎乎老者却玉台上一飞而下,稳稳落在了石台上,目光往四周一扫后,就微笑的说道:

“我是谁,想来众位师侄们不认识的算是极少了。第二轮的比试,就由阮某来主持了。”

这胖老者,赫然正是当初负责藏经阁的那位“阮师叔”!

(呵呵,偶在**平台上传了作家年会时拍的照片,大家可以上去看一看的!)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