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8育灵鼎与蛮荒巨兽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3-04    作者:忘语


“此事说来话长,此番也是我们天工宗运数不佳,进入废墟短短月许,便折损了半数弟子。最糟糕的是,在一次寻宝中,竟然遭遇到了蛮荒大陆的几名银虎族强者偷袭,迫不得已之下,我与另外一名真丹的师弟动用了宗内的秘术,结果两败俱伤。我二人虽性命无忧,但至少需要恢复上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争斗之力。眼下本宗要寻找的这一件重宝的下落,又不知为何被其他势力也知道了,这才请太清门诸位前来相帮。”壮实青年轻叹一声道。

温憎一听“蛮荒大陆”四字,眼中厉色一闪而逝。

“原来如此,数日之前,我等也遭遇到了一群妖族修士袭击,也折损了几名同门,其他人也都休养中,因此就带了柳师弟三人过来了。”金天赐闻言,点点头。

“金道友能够亲自前来相助,在下已经是求之不得,况且金兄所带的三名道友皆不是泛泛之辈。说来惭愧,眼下我们宗内重伤之人也在另一个隐秘之处修养,所以也只能派出七名化晶弟子前往,此番行动能否成功,还得多多依仗金兄了。”壮实青年赵一唯一眼扫过柳鸣三人,淡淡的说道。

“赵兄客气了,贵我两宗一贯交好,在此事上我等自然会尽力,既然此宝物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那事不宜迟,我等这就动身吧,其他事可边走边说。”金天赐提议道。

“行!小师叔,此番行动原本是让太清门道友前来帮助我等,但就现在看来。倒是要本门弟子好好辅佐好金兄他们了,相关事情就劳烦师叔转告金兄了。”赵一唯自然没有不同意见。并转过身来,冲银车青年拱手的肃然说道。

“赵师侄请放心。这些不用说,我也明白的。”银车青年闻言,洒然一笑。

赵一唯见此,再叮嘱了几句后,才满意的点下头。

随后,柳鸣一行十一人离开了洞口,接腾空往远处而去了。

壮实青年和另外一名面容苍白男子则站在洞口处,一直目睹一行人遁光再也看不见后,才眉头紧皱的回转洞口内。

“赵师兄。这一次只让小师叔带领其他弟子前往那边,是不是有些太冒失了。要知道小师叔可是太上长老独孙,在本门一向地位特殊,万一真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回去后可无法向掌门和太上长老交代的。”方一返回洞中,面容苍白男子才露出担忧之色的说道。

“此事,我怎么会不知道。但是育灵鼎更是事关重大,牵扯到本门以后数万年的兴衰,怎可能坐视其有闪失的。现在你我二人只不过是勉强压制伤势而已。不让小师叔前去,其他化晶师弟根本没资格带队的。不过你我也不用太担心,既然掌门放心小师叔这一次进入废墟,肯定有其道理的。别的不说。单是太上长老私下给的各种护身宝物,恐怕你我对上也奈何不了的。况且,本门纵然和太清门是合作关系。但若没有小师叔跟去压阵,你我又怎能真放心其他弟子前往。”赵一唯闻言。面露苦笑的解释了一番。

“现在也只能如此想了!真可恶,要不是前边碰到那些银虎族妖修。你我又怎会落到这种尴尬境地。希望小师叔这次出马,能够快去快回吧,千万别出什么差池了。”苍白男子也只能恨恨的再说两句。

同一时间,远在数百里外的天空中,一艘蓝色飞舟上,银车青年正站在飞舟前端,向太清门一干人详细讲述了此次行动的目标。

原来天工宗所寻找的宝物,竟然一件叫做育灵鼎的异宝。

柳鸣听到这里,心中一惊!

不管是灵器,还是法宝,凡是鼎,炉一类,自然都要更加珍贵的多。

“此鼎想必是炼制器物之用的吧?”一旁的罗天成,突然开口问道。

“罗道友和在下当初初次听闻之时想的一样,不过这育灵鼎却并非是用来炼制灵器法宝,而是为灵器法宝添加灵性的。我天工宗若是能得到此物,便能让宗内所有傀儡实力更上一层,所以育灵鼎对本宗来说至关重要,还请诸位多多费心,事成之后,本宗必定付给诸位满意的报酬。”叶炯自然不担心同为四大太宗之一的太清门会为了区区一件法宝而破坏两宗盟约,不过对于涉及宗门秘辛之事,还是说的有些含糊,说到最后,更微笑的看了一言不发的金天赐一眼。

“听叶道友此话,贵门应该早想图谋此鼎了,连其功效都知道的如此清楚?”金天赐闻言,不置可否的问道。

“金兄说的没错,此鼎在本宗古籍中有记载,乃是一件传承至太古某个炼器大宗的镇宗法宝,不过自从那个宗门中落后,便失去了踪迹。直至距今三万年前,也就是上一届废墟寻宝之时,本宗一名前辈才在废墟某个遗迹中偶然发现了此宝,正要收取时,不曾想一头蛮荒巨兽突然闯入,抢先一步将此宝和其他一些宝物一起吞入了腹中。”叶炯苦笑一声,将此事来龙去脉向几人娓娓道来,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

“蛮荒巨兽?”不光柳鸣三人,连金天赐听了此话,也是吃了一惊。

“不错,据那位前辈所言,这蛮荒巨兽体型巨硕无比,似乎对各种灵气波动极其敏感,最喜吞噬有灵性的物品,而且皮糙肉厚,据其判断,即使是天象级强者,恐怕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洞穿其肉身,本宗的那位前辈当时只有假丹修为,根本无法从此兽口中夺取宝物,加上距离传出废墟的时间无多,无奈之下,那位前辈只得往巨兽口中打入一件定位法宝,然后便憾然离去。这一次本宗方一进入这废墟之中,便派出了几名弟子追寻定位法宝寻找此兽,直到前几日才发现其还完好无损的潜伏于某处,那育灵鼎自然也在其腹中安然无恙了。不过后来,由于本宗突逢强敌,实力大损,两位领队师兄也身受重伤,迫不得已才向诸位求助。”叶炯略一沉吟后,才向几人再细细解释道。

柳鸣等人听到这里,不禁有些面面相觑了。

天工宗所要寻觅的宝物竟然是在一只蛮荒巨兽的体内,这种情况可谓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

“不知贵宗可调查清楚那是一只什么巨兽?若是它实力堪比天象境的强者,单凭我们这些人,恐怕想要取到那育灵鼎,有些勉为其难吧。”金天赐神色凝重起来,一字一顿的说道。

“说来惭愧,本宗虽然查阅了无数文献资料,还是没有查到那巨兽的具体来历,想必应该是太古时期残留下来的某种洪荒遗种吧,不过诸位不必担心,据那位前辈观察,那蛮荒巨兽灵智低下,一切全凭本能行事,纵然有些实力应该也无太大危险的。只是此兽肉身坚硬无比,想要取鼎,仍是颇为麻烦的。”叶炯摇了摇头的说道。

“如此看来,此兽皮糙肉厚,想要强行破开其身体很难了。况且若是贸然攻击,可能会将其惊走,到时候再将其留住,也不是一件易事。”听完叶炯一番详细的描述,金天赐眉头一皱。

“这个诸位尽管放心。我出发之前,带了宗内特别赐下的一套五行傀儡,利用这五只傀儡,可以临时组成一种特别的五行困阵,应该可以将此兽束缚不少时间。”叶炯不加思索的回答道。

“此兽若是灵智低下,贵宗又能将其牢牢困于法阵之中,我倒是有一个法子可以尝试取鼎的。”金天赐微一沉吟后,突然两眼一亮的说道。

“此言当真?不知是什么办法?”叶炯闻言,大喜问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高明的办法,既然此兽喜欢吞噬有灵性的物事,那我们只需用灵器等物强行对那巨兽发功攻击,诱其吞噬,在其开口的瞬间,冲入其体内设法取出这宝鼎即可。”金天赐微微一笑后说道。

“原来是此方法!在计入废墟前,宗内也曾讨论过此手段的。不过,据那位前辈留言,那巨兽口中开合间,有极厉害的腐蚀性吐息,恐怕体内更为浓郁。这些气体对于那些天地异宝似乎没有任何效果,但我们人类修士若处在如此环境之下,即使肉身再强横,也很难支撑过片刻的,若要入腹取宝,必须先克服这些腐蚀性气体才行。”叶炯迟疑了一下,说道。

“这倒是个麻烦。”金天赐闻言,眉头一皱起来。

“不过这也有办法暂时应付,在下手中有两件全身机关战甲,正是为了进入此兽体内所特别制作的,其炼制材料之中参杂了稀有的黑灵土,不仅可以抵御腐蚀之气,还具有一定的变化效果,支撑一段时间应该不成问题。关键是进入后,如何再从此兽体内冲出,这恐怕并没有太稳妥的方法。另外还有一点,此兽体内也等同于一个巨大的密闭禁制,神识无法穿透分毫,恐怕进入其中后无法与外界通讯,若是滞留此兽体内时间一长,战甲一旦破裂话……”叶炯再次缓缓的说道。

此言一出,柳鸣几人顿时默然了起来。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