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天工来讯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3-03    作者:忘语


“看来师弟又忘了,金烈阳是金烈阳,金天赐是金天赐!二者可不是同一人的。当年的他,要不是事先多准备一具‘肉’身,并在陨落前让一缕残魂逃回到了宗‘门’,再次重新铸魂复生,又怎么可能有现在的我。不过若不是为了这次废墟执行,和重修昔日被毁的那颗剑丸,我也无需压制修为的早进阶天象境。但话说回来了,先前遭遇那天象魔人的时候,我若真放弃压制修为全力施展那几‘门’神通话,纵然能将那天象魔人击退,自己恐怕也会当场进阶天象境,,再也无法在废墟多滞留下去了。不到最后一刻,我是绝不会做此种事情的。”金天赐淡淡的说道。

“这倒也是,不过这样一来,金师兄可是束手束脚,根本连十分之一实力也无法发挥出来的。”虬龙子先点点头,又有些发愁的说道。

“纵然我无法全力出手,不是还有你和柳师弟吗!柳师弟不说,其已经修成的剑丸足以应对天象以下任何强敌了。至于师弟你,嘿嘿,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的表现出来的剑修之术,根本不是你真正的本事,你虽然一直无法修成剑丸,但改修那一‘门’太古剑道秘术,如今应该也已经略有小成了吧。”金天赐忽然双目一眯的说道。

“没想到,金师兄连这件事也知道。不错,我困在真丹境如此多年,想要更进一步,除了修成剑丸外,也只有另寻他法了。不过,我虽然好不容易找到这一‘门’太古剑道秘术,但其却有不少缺陷,并有些近似炼体士的神通,平常必须封印自己‘肉’身,只有在遭遇大敌时才能解开封‘肉’身动用此术的。因为刚有所成,所以在解开封印情形下,我根本无法坚持太久的,而且一旦动用此术,还有不少后患,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同样不敢动用此术的。”虬龙子先是一惊,随之苦笑的回道。

金天赐听了先是一怔,随之有些无语了。

……

半日后,柳鸣循着探查阵盘的指引,终于找到了金天赐口中的矿脉所在区域,不过采集和探寻如此珍稀的矿脉,可不是一日两日就能完成的事。

他干脆在附近有开辟了一个简陋的临时‘洞’府,并‘洞’中朝天一扬手,八道淡蓝‘色’的阵旗飞‘射’而出,飞‘插’在山‘洞’的各处角落。

一层蓝‘色’光幕滴溜溜的一转之后,便四散而开,将整个山‘洞’都笼罩在了中间,又闪了几闪的凭空消失了。

做完这一切后,他这才不紧不慢的踱步走入了‘洞’府之中,找了一处空地盘膝而坐,轻抚腰间,银光一闪,淡银‘色’的虚空剑囊浮现而出。

剑囊开口处骤然一松,一卷淡淡的金光飘散而出。

他用神识扫过剑囊之中,发现一颗淡金‘色’的圆珠正静静的躺在其中,正是那颗虚空剑丸,剑丸之上并无任何受损的痕迹,只不过剑气比起先前要弱上了不是一点半点。

柳鸣微微摇了摇头,从须弥戒之中取出了一些事先预备的灵‘药’,将其填入剑囊之中后,又一翻手取出一张银光‘蒙’‘蒙’的符箓,轻轻的往剑囊上一拍。

“封!”

银‘色’符箓化作一卷淡淡的银光钻入剑囊之中。

此番他是迫不得已才动用了剑丸之力,也算是见识了其威力之大,只不过‘操’控剑丸消耗的‘精’神力之快,也是大大的超出了他的预期。

最让柳鸣感到惋惜的是,这剑丸在没有彻底温养完毕前就祭出,之前努力可以说是前功尽弃了,如今又要重新温养。

他单手轻抚一下,剑囊银光一闪的再次隐匿起来后,便一边打坐恢复法力,一边考虑着陨星矿的事。

第二日一早,柳鸣‘精’神抖擞的离开了临时‘洞’府,足踩一朵黑云的破空而去。

没多久后,黑云在某片区域盘旋一阵后,很快便落在了其中一座光秃秃的山峰之上。

黑气一敛中,柳鸣身影闪现而出,单手托着阵盘的再扫了几眼后,就不再犹豫的一拍腰间的养魂袋。

一道黑气一卷而出,一身黑纱裹体的蝎儿,便俏生生闪在其面前闪现而出。

“蝎儿,接下来就靠你了。”柳鸣淡淡的吩咐道。

他已探查过了,周围这一片山脉可能是由于存在陨星矿的缘故,山石坚硬无比,寻常的土遁符很难遁入其中,更别说开采其中的矿石了。

他思来想去,也只有依靠蝎儿的土属‘性’遁地天赋来进行搜索,以前在天‘门’秘境,蝎儿也曾做过类似的事情。

“放心吧主人,此事就包在我身上了。”蝎儿嘻嘻一笑,身子一晃,顿时从其身躯中飞出一卷土黄光霞光,将身体一裹的没入了地面。

七日之后,一个坑坑洼洼的山头之上,柳鸣凭风而立,手掌中心处,是一颗拳头大小,通体闪着淡淡微光的铁青‘色’矿石,一脸郁闷之‘色’。

金天赐所赐予的阵盘仅能大致感应到方圆近十里的位置,并无法准确找到这陨星矿所在,幸好有蝎儿的特殊神通,几经周折下最终还是找到了寥寥七八颗大小不一的陨星矿石,最大的不过头颅般大小,最小的,就和其手中这颗差不多了。

原以为此处有大片的陨星矿脉,结果发现仅是零零散散的几处,成品的陨星矿石也就找到这么点,让其略微有些失望。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低沉的嗡鸣声传来。

柳鸣神‘色’一动,单手一个翻转,就多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传讯阵盘,同时里面传来了金天赐淡淡的声音。

“柳师弟,在收到传音之后,请速速返回临时驻地,有要事相商议。”

柳鸣闻言眉头一皱,将手中的陨星矿收入须弥戒中后,一掐法诀,一朵黑云将其托起,就往远处疾驰而去。

数个时辰后,太清‘门’弟子临时驻地所在的山谷中,一道黑光拨开云雾的落了下来,正是一路快马加鞭赶来的柳鸣。

“柳师弟,就等你一个人了。”柳鸣刚刚走进山‘洞’,虬龙子哈哈一笑走了过来。

“让诸位师兄久等了。”柳鸣微微点头的说了一句。

此刻的山‘洞’之中,太清‘门’众弟子及欧阳姐妹早已到齐,连同他在内一共还剩十六人。

“今日将大家召集在此,有一件重要事情要和大家说一下。”见人已经到齐,金天赐便起身朗声说道。

“鉴于进入这上界废墟内的各大陆势力驳杂,敌我难辨,废墟本身情况也是复杂难料,故而在我等进入此地之前,宗内高层与天工宗曾达成协议,两宗弟子间在废墟内不得互相争斗,此外在不损害对方利益的前提下,可以互相联手,共御强敌。甚至碰到任何一宗单独难以获得的好处,两宗弟子也可以先联手将其拿下,之后再协商进行分配。”金天赐开‘门’见山的说道。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大多也明白了十之*,要讲的事情多半是和天工宗有关了。

柳鸣闻言,却不由得想起了此前在瘴气沼泽中捡到的天工宗弟子的储物手镯,里面还有一个真丹境傀儡。

若是被天工宗其他弟子知晓,说不定还会招惹一些麻烦。

“前几日休整的时候,我收到一封天工宗传来的消息,说是某处遗迹之中存有一件对天工宗非常重要的宝物,他们此番进入这废墟的任务之一,便是找到这件宝物并带出去。但此消息不知为何竟走漏了风声,加上天工宗在前一阶段探宝过程中,死伤了一些弟子,只靠自己的力量取宝把握不大。于是传讯给我们,希望派出强者联手共同前去,事成之后天工宗愿意付出等值于这件宝物一半的其他珍稀宝物作为代价。按照天工宗所说,这个遗迹位置离我们现在所在稍微有些远了,所以我与虬师弟一番商议后,决定让虬师弟与受伤未愈的弟子仍留在此区域修养寻宝,我带着已经恢复差不多的同‘门’去天工宗那边走一趟,顺便看看能否有一些其他的机缘。不过我要提醒大家,此次过去肯定会有不少风险,所以全凭自愿参与,诸位师弟还须慎重考虑一下。半日之后,我们就出发。”金天赐缓缓的说道。

在场之人闻言,互相看了一阵,一时间却没有人说话。

柳鸣也心中念头电转,飞快分析着金天赐言语中透‘露’的讯息及去留的利弊。

“金师兄,我未有伤在身,算上我一个吧。”经过短暂的考虑之后,柳鸣开口说道。

此言一出,自然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龙颜菲看了柳鸣一眼,心中虽然也有些意动,但一来此前伤势未复,再者其两柄灵剑都受损不轻,恐怕没十天半个月,无法恢复正常实力的,也只能有些遗憾的作罢。。

欧阳倩姐妹则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参与的想法。

毕竟这是太清‘门’与天工宗的高层联盟,即便是她们想要参与,金天赐恐怕也不会答应的。

“金师兄,罗某也愿意一同前往。”

另外一人蓦然上前一步,眉‘毛’一挑的说道。

竟是罗天成!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