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罡气与箓剑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3-12-18    作者:忘语


极品yīn魂王这等东西,即使对他们这些灵师来说也是可遇不可求的珍稀之物,若是用的好了,说不定能多一件灵器或者能炼制出几种非常有用的yīn属xìng丹药来。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既然yīn魂王已经变成了炼魂索,他们就是有天大本事也无法还原如初的。

“算了,有了这条极品yīn魂炼制成的炼魂索,此子说不定也有希望进入前十之列的。”黄师兄叹了一口气,有几分的无奈。

其他几人见此,又不禁相视一笑起来。

说起对极品yīn魂的需求,身为炼尸一脉山主的这位黄师兄,自然是诸人中最大的一人。

其他人只能用极品yīn魂炼制灵器或丹药,但他若得到后,却足可以用其修炼成数种以前无法修炼的秘术,让自身实力大增不少的。

不过现在是说什么都已经迟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个上午的时间渐渐过去了。

第一擂台处的挑战者,却渐渐开始稀疏了起来,甚至有数次都是沙漏时间过半之后,才有人跳上擂台的。

显然到了这时,经过了如此多的激烈比试,还有勇气挑战太yīn碑前十的人已经没有多少了。

甚至石川这位九婴山的大师兄,最终也没有选择第一擂台挑战,而是在上午不知什么时候挑战了第二擂台核心弟子成功,占据了第十五的排名。

不过即使到了这时,高冲此子自始至终没有上台,反而时不时的冷冷望向柳鸣这边,其意图自然不言而喻了。

柳鸣见此情形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样子。

终于当又一名弟子在台上挑战失败后,锦袍灵师再次放置下沙漏,其中细沙缓缓的流淌而过,当超过三分之二刻度时,还没有人上台挑战。

这一下,附近弟子全都情不自禁的有些紧张起来。

玉台上的蛮鬼宗掌门等灵师,也不禁凝神望了过来。

细沙一点点的流淌而下,上半面流沙只剩下了四分之一,五分之一,八分之一……

原本还冷冷望着柳鸣的高冲,脸sè终于微微一变了。

再过片刻后,他看了看沙漏,又看了看站在原处仍没有任何动作的柳鸣,目中首次闪过迟疑之sè了。

“高师弟,不能再耗下去了,这小子明显知道你的打算了。而师弟一旦超过时间,可就不允许再上此台挑战了。那小子可能是故意要拉你一起放弃前十的挑战权。”旁边的臂环青年,却首先沉不住气起来的说道。

“我不信,他真会这般做。大不了,我也不参加前十排名的挑战,和他一直耗下去。”高冲却脸沉似水的说道。

“可是高师弟,他不光可以错过前十名的擂台,甚至可以一直等到最后一个擂台挑战即将结束才上台的。但高师弟可不能这般拖延下去了。你要是不参加前十名的挑战,不但会让自己声望大跌,甚至让掌门师伯也面上无光的。”臂环青年眼看沙漏中细沙只剩下十分之一的样子,大为焦急的说道。

高冲听到这话,也不踌躇了起来。

“高师兄,为了这般一个小贼不值得如此做的。大不了,让其他几位师兄来对付他就是了,我不信他还真有排名前十的实力不成?”牧明珠听到这里,、也忍不住的开口了。

“不错,实在不行,我来亲自挑战他吧。我的实力纵然无法排进前十,但是前二十还是能够勉强做到的。”臂环青年点点头的说道。

“也好,只能先你这样了。我的确不能让师傅失望的。这小子若是实力不济,辛师兄对付他也足够了。若他后面他真能进入前十的轮战排名话,我也不怕和他没有交手的机会了。”高冲眼看石台上沙漏上半部分,只剩下最后一层薄薄细沙后,终于一咬牙的这般说道。

接着他双足微微一晃,就化为一道虚影的出现在了石台上。,

高空中玉台处,蛮鬼宗掌门见此情形,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几乎同时,柳鸣也淡淡一笑。

“我要挑战排名第五的铁师兄。”高冲目光往最前面几杆幡旗下一扫后,冷冷说道。

“你要挑战我,很好,我也想看看传闻中的地灵脉到底有何可怕之处。”站在第五杆幡旗下核心弟子,是一名头戴木冠的青年,一听这话,当即不动声sè的站起身来。

他身为太yīn碑上前五的弟子,和前四的阳乾四人一般,始终没人敢真正挑战过的。

“张师弟,我没记错的话,铁鉴这孩子,似乎是你们玄符一脉最杰出的弟子吧。不过他对你那些画符工夫不太感兴趣,一直修炼的是符箓和剑术相结合的一种秘术吧。”蛮鬼宗掌门忽然开口问了一句。

“回禀掌门,铁鉴这孩子的确主修的是当年本脉一位前辈留下的箓剑之术。你也知道上次大比的时候,他因为刚接触箓剑之术不久,只是堪堪差一名未能进入前十之列,现在如此长时间过去了,想来所修剑术应该更加不凡了。”那位当初和柳鸣曾经接触过的玄符一脉张师叔,苦笑一声的回道。

“嗯,这孩子竟然真能领悟出箓剑之术,可见天资也实在过人的。可惜本宗并非天月宗那般以剑修为主,无法给他太多指点的。”蛮鬼宗掌门有些可惜的说道。

“这个只能看他以后自己的造化了。”张师叔也有几分无奈的样子。

这时,擂台上二人签下生死令,防护光幕一启之后,大战立刻爆发而起。

木冠青年单手往袖中一摸,当即掏出一口数寸长的淡黄sè木剑,往空中一抛,再一扬手,一道淡银sè符箓一飞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木剑不见了踪影、

顿时此剑一声长鸣发出,一枚枚银sè符文从上面浮现而出。

青年再单手一掐诀,冲对面高冲一点后,木剑骤然一个模糊,就一下凭空不见了踪影。

高冲只觉面前虚空波动一起,那口木剑就鬼魅般一下浮现而出。

他一愣之下,几乎想都不想的袖子一抖,一片血光一卷而出。

但这时,木冠青年却已经在远处念念有词起来。

“呲啦”一声,血光卷过之处,木剑再一个模糊的诡异不见。

接着,高冲四面八方处一下浮现出十几口一般无二木剑,银光一闪后,就发出“嗤嗤”破空声的卷起大片森寒剑光,直奔中心出一卷而来。

仿佛下一刻,就将高冲一下斩成了肉酱!

声势惊人之极。

擂台下方观看的一干蛮鬼宗弟子见此情形,不由自主的同时惊呼出口。

牧明珠更是“唰”的一下,脸sè变得苍白无比起来。

“给我破”

在耀眼剑光中却传出一个冷冷的声音,一身闷响后,一道血红sè气环竟然从中由小变大的狂涨卷出。

那些看似犀利之极的剑光一斩到血sè气环上后,竟然仿佛遇到了jīng钢般的纷纷一弹而开,再被血气猛然一个倒卷过去,纷就纷被压的破碎而灭。

“砰”的一声。

高冲在血气中一个大步迈出,一条手臂一个模糊,就一把从那些破碎剑光中抓出了一口数寸长的淡银sè小剑。

远处木冠青年见此情形,木然神sè荡然无存,反而大惊之下的双手连连掐诀不已。

银sè小剑顿时小蛇般的在手掌中拼命扭曲挣扎起来,仿佛下一刻就要脱手飞走一般。

高冲见此,却露出一丝不屑神sè,两手一合的猛然一搓。

在血气震荡下,淡银sè小剑当即光芒一敛,重新化为了那口淡黄sè木剑。

与此同时,木冠青年却脸sè一白后,蓦然张口吐出了一团jīng血来,整个人变得萎靡不振起来。

高冲冷笑一声,将手中木剑随后一抛,就直奔对面走了过去。

“我认输”

这一次,木冠青年不等高冲真走过来,就急忙苦笑一声的认输起来。

而二人整个交手过程,看起来才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擂台附近所有人,自然又再次看的张口结舌起来。

柳鸣见此情形,瞳孔也不禁微微一缩。

“掌门师兄!虽然很淡,但的确是灵师才能掌握的罡气不假!高冲这孩子是如何做到此事的?”张师叔看到自己一脉弟子这般容易被击败,脸上表情早已凝固了,半晌之后,才一下醒悟过来的急忙问道。

“不错,那血气中的东西,的确是掌门师弟最擅长的血罡之气吧。高冲还没有进阶灵师,体内真元还是气态,是如何凝煞成罡的!”炼尸一脉的黄师兄,深吸了一口气后,也问道。

圭如泉等其他灵师,脸上自然是同样的震惊之sè。

“几位师弟不用太吃惊!高冲之所以能做到此事,是因为上次彦师叔亲自见过这孩子后,并赏赐给了他一滴妖蛟灵血。”蛮鬼宗掌门不慌不忙的回道。

“妖蛟灵血”雷姓大汉闻言,不禁更吓了一跳。

“不错,当初彦师叔虽然没能斩杀那头通灵赤蛟,但总算也不是空手而归,而是得到了几滴妖蛟jīng血的。”蛮鬼宗掌门悠悠的说道。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