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前传凶岛篇 (七)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2-07    作者:忘语


“乾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一个鹰钩鼻汉子也朝乾叔看了过去。

狩猎队里,数乾叔的实力最强,这些天在栖霞林狩猎,几人也都是听从他调遣。

其他几人也把目光看了过来。

乾叔满是刀疤的脸上看不出表情,过了一会才慢慢的说道:“小鸣虽然推测乌云谷已经被攻陷了,不过实际上到底情况如何还不知道明,先去乌云谷看看情形,再做打算吧。”

其他人听了这话,都觉得有理,纷纷点头。

“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鹰钩鼻汉子立刻站了起来。

几人很快打点好行装,立刻动身。

怕被人发现,乾叔他们走的是另一条小路,一个时辰以后,乌云谷已经在望了。

“停下。”乾叔一摆手,让几人停下脚步,此刻几人躲在山谷前面的密林之中,透过树叶间隙看到乌云谷谷口那里隐隐有人头攒动。

见此情景,几人心中都是一沉。

柳鸣目光一闪,自从修炼了乾叔的无名口诀,他五感渐渐灵敏了很多,在这个距离,已经能够看清乌云谷口的人影,正是鹤坡塘帮的帮众。

而鹰钩鼻他们,似乎还看不清。

又朝谷口靠近了一些,鹰钩鼻几人才看清是几个大汉手持武器,正在那里站岗。

“是鹤坡塘帮的人。”铁头闷声闷气的说道。

几人一阵面面相觑,知道乌云谷真的已经陷落,而乌云帮也已经不复存在了。

既然已经探听到了确切的消息,几人也不敢在附近多做停留,当即躲到了附近的一片小树林中。

众人一阵面面相觑后,鹰钩鼻大汉叹了口气,道:“乌云帮现在已经不在了,看来我们几个也没必要聚在一块了。

听了此言,其他人一阵默然。

乌云帮既然不在,他们也都各自有着打算。

这些天,他们在栖霞林打到了不少的猎物,当下每人分到了不少。

“诸位保重吧。”鹰钩鼻大汉拱了拱手,转身朝栖霞林外走去。

其他几人也打了个招呼,四散而去。

这一分开,诸人自然是加入岛上的其他势力,下次再见面,估计很大可能是敌非友,顿时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丝淡淡的防备之色。

乾叔嘿嘿一声后,就带着柳鸣二话不收的转身离去。

柳鸣跟在乾叔身后,也没有问要去哪里,两人穿过了树林,继续往西而去。

一直到傍晚的时候,两人才找了一个山洞休息。

柳鸣放下了背上的包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你的气息有些紊乱,昨天受伤了?”乾叔看也不看柳鸣的单独拿说道,接着升了一个火堆,拿起两块生肉在火上慢慢的烤着。

“从乌云谷逃出来的时候,碰到了两个鹤坡塘帮的人,不得已只好使用秘技才将他们击杀。”柳鸣没有隐瞒。

“你使用了秘技?”乾叔闻言,脸色一肃,转首望了过来。

“是的。”柳鸣奇怪的看向乾叔,不明白他反应为何这么大。

“让我看看。”乾叔神色郑重的握住了柳鸣的手腕,一丝暖流涌入,在柳鸣体内飞快的行走了一遍。

片刻之后,乾叔放开了手,看着柳鸣的目光闪过一丝奇光。

“乾叔,是不是我的身体有问题?”柳鸣见乾叔神色有异,脸色一变的问道。

“你的身体没有问题,使用秘技的内伤已经被压了下来,再休息两天应该就能恢复如常了。”乾叔缓缓说道。

柳鸣停了,这才松了口气,有些兴奋的说道:“这都是乾叔你的那套无名口诀的帮忙,我修炼了之后,体内不知怎么多了一股热气,不但力量增大了不少,五感也比以前更加敏锐了。”

“果然,你是身负灵脉之人?”乾叔却叹息一声,用极低声音自语一声。

“乾叔,你刚刚说什么?”柳鸣没有听清乾叔的自言自语。

“没什么,那套无名口诀,以后你一定要勤加修炼。”乾叔摇了摇头,岔开了话题。

“我知道的。”柳鸣神色肃然的说道。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二人继续赶路。

如此走了三日,来到了凶岛的西北之处。

凶岛之上有四大势力,除了之前的乌云和鹤坡塘两个帮派之外,另有百毒和命二两大势力。如今,乌云被灭后就只剩三大势力。

岛上西北一带是命二帮的势力范围,轮实力,命二帮还在鹤坡塘之上。

“这里是命二帮的势力,乾叔,你想投靠他们?”这晚,两人在一处山坳附近找了一个山洞休息,柳鸣问道。

“在这凶岛之上,单凭几个人是无法生存的,我刚刚来到凶岛时,和命二帮的人有一些交情,投靠他们是比较好的选择。”乾叔说着,从怀里取出一把黑色兽皮包着的小刀,递给柳鸣。

“这是什么?”柳鸣伸手接了过来,拉出刀鞘,是一个约尺来长的白色小刀,这小刀轻盈而锋利,柳鸣好生奇怪,正一手去触摸刀锋。

“小心!这刀是我上次在栖霞林捕获的一只怪兽的肋骨制作的,有剧毒,肌肤不能随意触碰。刀鞘和刀柄也是兽皮制作,你带在身上防身吧,平时使用和携带它也要特别小心。””乾叔叮嘱了一番。

柳鸣自然感动的点了点头,拿着骨刀把玩了一阵,才小心的收了起来。

两人在山洞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柳鸣正在修炼无名口诀的吐纳之法。

“外面有两人过来了。”柳鸣突然睁开眼说道。

乾叔微微点头,显然也感觉到了。

不一会儿,一阵脚步声传来,停在了山洞之外。

“两位朋友来到我命二帮,不知有何指教。”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进来。

“走吧,出去。”乾叔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柳鸣将骨刀藏在手臂贴肉的地方,跟在了后面。

山洞之外站着一位老者,身着灰袍,面色略带笑意,颇有城府的样子,后面还跟着一个壮汉。

“石兄,幸会幸会!”乾叔见了老者,拱手行了一礼。

“原来是乾童兄弟。”老者一看到乾叔,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听闻贵谷内受人袭击,在下一直担忧乾兄的安危,后来听说乾兄逃过此劫,才稍感心安。石某一直派人打听乾兄的下落,没想到今日会在此相见,幸甚至哉。”

“帮派不幸,如今我二人无处可去,特来投奔,还请石兄代为引荐。”乾叔苦笑一声,说道。

“乾兄说哪里话,凭你的闭息功秘术,在凶岛哪里混不出名堂,本帮自然欢迎之至。”灰袍老者闻言,高兴的说道,接着目光一转,看向柳鸣。

“这位是?”

“这是小徒柳鸣,还不见过石兄。”乾叔淡淡的说道。

“见过石伯。”柳鸣躬身行了一礼。

“好好,小兄弟年纪轻轻就能拜得名师,以后前途不可限量。”灰袍老者呵呵一笑的说道。

“两位随我来吧。”

柳鸣和乾叔在灰袍老者的带路下,半日后来到北侧的一片森林,这里正是命二帮的领地。

只见此地四面环山,林中不时能看到星星点点的野花丛。地势虽比不上乌云谷那般险要,但四处守护森严,中间不时看到些篱笆中圈养着驯化的野物。

一路走来,不时能看到命二帮帮众,领地之大和人数之众非之前的乌云谷可以比的。

灰袍老者领着二人来到一处依山而建的宽敞木屋,见到了命二帮帮主,一个大头长臂,虎背熊腰的汉子。

柳鸣以前也只是听过这大汉的名头,知道此人姓尚。

“哈哈哈,原来是鼎鼎有名的乾兄弟,幸会,幸会。乌云谷的事情,在下已经听说了,两位既然来到本帮,那就是自家兄弟。”尚帮主哈哈大笑,一副豪爽的模样。

“多谢尚兄收留。”乾叔拱手行了一礼。

“老石,乾兄弟和其徒弟就交给你安排了,晚上设宴欢迎两位兄弟。”尚帮主大手一挥的说道。

柳鸣目光一闪,尚帮主抬手的时候,看到了其掌心殷红一片,显然也修炼有某种秘技在身。

灰袍老者将柳鸣二人安置在了附近的一座石洞,命二帮和乌云谷一样,帮众的住处大都是在山体上开凿出的山洞。

凶岛之中不但有各种的凶猛野兽,毒虫也多,住在山洞之中自然更加的安全。

“这个尚帮主,看起来倒也不错。”等灰袍老者离开后,柳鸣不禁如此说道。

“那是你不知道此人的底细,此人外表给人豪放,实则心思诡诈,否者也不会当上命二帮的首领了。”乾叔面无表情的说道。

“乾叔你对这个人很清楚吗?”柳鸣皱眉问道。

“算不上,不过就我所知,此人在四十年前就到了凶岛,是目前在凶岛上待的时间最长的人。”乾叔不知想到了什么,有些叹息道。

“四十年?”柳鸣吃了一惊,“看他的样子,差不多也就三四十岁左右。”

“这个世上,有很多事情是你我无法想象的,保持容颜不老也不是不可能,另外有关尚帮主的事情,你心中留意就可以了,不要向他人多嘴,毕竟我们现在是寄人篱下。”乾叔又叮嘱了一句。

柳鸣默然点头。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