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0左公权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2-01    作者:忘语


一个月之后,中天大陆西北一处隐藏在灰色雾霭中的绵延山脉某处,坐落了一片被黑沉沉阴气覆盖的建筑群,面积差不多有数十亩大小,其中有高塔,阁楼,宫殿,一层椭球状淡淡的法力屏障将所有建筑笼罩在了里面。

灰黑的阴气轻轻在建筑上空飘荡着,将这里的一切和外界隔绝开来。

法力结界之内,不时能看到一个个穿着灰色服饰的人飞驰往来,倒也颇为热闹。

一座十余层的黑色高塔最顶端一间密室之中,正盘膝端坐着一名身着紫色锦袍的鸠面老者。

此人面容瘦削如鬼,两个眼窝深深的凹陷进去,看上去干瘦的恍如一个骷髅。

鸠面老者正在打坐修炼,其怀中两手各握着一块黑色的晶石,不时有淡淡灰气从晶石之中飞出,被老者吸入口中。

密室之中忽的虚空一阵波动,凭空多出了一个人影,站在了鸠面老者身前两步之外。

“你可是寒鸦派的乌老头?”人影身上笼罩了一层淡淡的黑气,看不清容貌,不过听声音似乎是个青年男子。

鸠面老者悚然而惊,正要有所动作,铿的一声锐响,一个冰凉而尖锐的东西抵在了额头之上,一股微微刺痛的感觉传来。

鸠面老者顿时身体一僵,他毫不怀疑,自己再动弹一下,脑袋就会被立刻刺穿。

他的这个密室完全封闭,且整座高塔上下还布置有数不清的阵法禁制,而眼前这人却能悄无声息的潜入进来,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难道是真丹境的修士?”

鸠面老者不敢放出神识感应黑色人影的修为,心中念头急转的暗自猜测不定,口中只得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是的。晚辈正是乌申,敢问前辈有何吩咐?”

“我且问你,五年之前。在大陆东南的铜阳山脉,你曾经和一个脸上满是刀疤的白衣中年修士接触过吧?”黑色人影淡淡的说道。语气虽然平缓,却隐隐透出了一股煞气。

鸠面老者心中骤然一寒,竭力从脑海中搜罗起沉浮的记忆,终于回想起了几年前的那场远行,急急的说道:

“前辈所言不错,晚辈那时刚刚进阶化晶后期,为了一味药引才去铜阳山脉寻找,曾经加入过一个猎团。猎团之中确实有这么一个人。”

“很好,有关这个人,你知道多少?”黑色人影声音抬高了几分。

“那人自称姓范,是一名真丹境的散修,也是那个猎团的几个头领之一,无论功法还会灵器都十分厉害。不过其人性格孤僻,很少和人交流。晚辈只在那猎团待了半年,之后因为找到了所需的药引,便借故离开了猎团,随后也未在铜阳山脉多做停留。所以对其了解也就仅此而已。”

鸠面老者不知道黑色人影到底想了解什么,不过也知道现在只有全力配合对方才能够活命,所以搜肠刮肚。拼命回想那段对他来说很平常的记忆。

“除此之外,便没有了吗?好好想想,任何细节都不要放过。”黑色人影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吩咐道。

“对了,前辈,我想起来了……那人应该是一个炼丹师,并且炼丹手法颇为高明。”鸠面老者似乎突然想起了一事,声音一扬的说道。

“说下去。”黑色人影周身的黑气微微翻滚了一下。

“在那次狩猎之中,猎团有一次追击一只金睛毒猿,追到了一个弥漫毒瘴的山谷口时。那个范姓修士在猎团内征集了几样灵材,随手便炼制了几颗化毒丹。让我们佩戴在身上,用以屏蔽山谷之中的毒瘴气。”鸠面老者如此说道。

“哦?那枚化毒丹可还在你身上?”黑色人影声音听起来似乎微微有些激动。

“没有。击杀掉金睛毒猿之后,那人又将化毒丹要了回去。”鸠面老者急忙说道。

黑色人影一阵默然,片刻之后,又淡淡道:

“将那个猎团之中的人员名单给我,还有你们在铜阳山脉战斗过的地点,在地图上详细标注出来。”

“是,前辈。”鸠面老者闻言一呆,但随即心中一喜的连忙答应了一声,随手取出了一张焦黄色的地图,仔细思考了一会后,便在上面标注出了几个地方。

随后,他又取出一块空白玉简,贴于额头,单手掐诀的放出精神力,仔细将地图复制到其中,十分听话之极。

一刻钟后,黑色人影无声无息的飞出了寒鸦派的高塔,并飘然落在了不远处的一座山崖之上。

人影身上黑气缓缓消散开来,露出了柳鸣的身影,只是此刻的他眉头紧皱,神情颇为郁闷。

这一个月来,他按照玉简上记载的情报,四处追查千幻人魔的下落,但收获却是微乎其微。

那人似乎异常谨慎,每次待过的地方,或接触过的人,都会将一切痕迹消除的干干净净。

柳鸣这次好不容易一番打听下,找到了鸠面老者这个和其有过正面接触的人,没想到还是没有的到其准确行踪。

“不过,能够知道千幻人魔精擅炼丹,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收获了,要是能拿到此人炼制的丹药,那便更好了。”柳鸣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

幽冥寻魂术可以凭借一些零星气息,在一定范围内感知到本体大概所在,即便是炼制丹药中残留的法力,也足够其施法了。

他之前能够在短短两年时间,连续击杀多名邪修,也是依靠了这门神奇的追踪秘术。

柳鸣脸上一阵阴晴不定后,单手一翻,手掌中白光一闪,那鸠面老者所给的玉简便出现在手中。

说起来,这鸠面老者倒也颇为识相,不仅罗列出了五年前的那个猎团的人员名单,还有他所了解到的这些人的大致身份来历。

不过其中人员大部分连名字大都含含糊糊,只能以某某姓氏称之。

对于这类散修组成的猎团,通常是偶然聚在一起的修士,因为相同的目的,才形成长期或是短期组织,一般都是进入一些危险地带,做一些猎杀妖兽,探寻遗迹,采集灵材灵草的任务。

因为去留非常自由,成员相当复杂,互相提防,通常也不会透露真实姓名。

据柳鸣判断,名单中大部分都是无从追查之人,不过猎团的头领,除了千幻人魔化名的范姓修士,还令有一个左姓的真丹修士。

关于此人,鸠面老者说明的还算详细:

“左公权,铜阳山脉一带,一个小型门派的掌门,猎团的主要募集人……”

“有名有姓便好,此人既然和千幻人魔共同担任猎团头领,对其了解应该比鸠面老者多上一些了。”柳鸣一番思量过后,袖袍一扬之下,便祭出了戴月玉舟,飘身落在上面后,飞舟便化作一道红影,朝着远方疾驰而去。

……

铜阳山脉是靠近了中天大陆东南面的一座中型山脉,由西往东纵横数万里,山脉之中多为铜铁矿脉,因而得名。

此山脉中天地元气浓郁,其中妖兽出没频繁,灵草也是不少,时常有不少修士来此狩猎,其中不乏化晶期,甚至真丹境的高阶修士,除此之外,也有一些小型门派在此扎根。

山脉东面一个平坦山坳,百余座高矮不一的建筑影影绰绰的排列于此,组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坊市。

此刻是正午时分,坊市之中人流如川,嘈杂切切,显得异常热闹。

坊市中央广场的显眼位置,有一座三层高的气派木质阁楼,门上挂着一块乌黑油亮的巨大牌匾,上面公正的书写着‘聚宝楼’三个金漆大字,在阳光的直射映衬下,闪闪发光,分外的惹人瞩目。

阁楼里面空间也是颇为开阔,一排排的柜台整齐划一的陈列其中,上面分文别类的摆满了丹药,符箓,灵草,妖兽材料等等,不时有人从店铺里进进出出。

生意如此鼎盛,铺子里的掌柜和伙计们自然一个个都是满面笑容,更卖力的招呼着店铺里的生意。

年过中旬的老掌柜和一个上前询问的客人交谈了两句后,眼睛不由自主的瞄了一眼通往二楼的楼梯。

说起来,在这坊市之中,稍大一些的商铺,背后都是有势力支持着的。

就在刚才,聚宝楼幕后真正的主人,平时很少来到店铺的碧焰门掌门左公权,带着一个一身青衫的中年修士上了二楼。

东家来店铺巡视,下面的人自然要更加用心,争取给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与此同时,阁楼二楼的雅间内,一名身穿皮袍的老者,坐在主座之上,其肩宽背阔,身材高大,即便是坐着,也散发出一股威严之气。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青衫中年男子,脸色蜡黄,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唯有一对眼睛晶亮,给人一种不可小觑的感觉。

“叶道友原来是天影魔宗的修士,左某真是失敬了。”左公权看着手中的一个黑色令牌,令牌之上印刻了三个古拙的文字,当即面色一肃的将令牌交还给青衫男子,同时拱了拱手。

碧焰门虽然在铜阳山脉一带有些名气,但充其量也不过是个三流门派,和天影魔宗这样的万年大派根本是无法相比的。

在老者眼中,对面青衫男子气息混沌,朦朦胧胧,以其真丹中期神识,竟也看不出对方真正修如何,心中自然更加高看对方几分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