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段残祖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3-12-15    作者:忘语


而其他蛮鬼宗弟子,则“轰”的一声,立刻分成了十来道人群,分别将这几个石台围了个水泄不通。

当然,排名靠后的几座石台周围,簇拥人群较多一些。

因为按照以往大比惯例来看,挑战一旦开始,自然是排名靠后核心弟子被挑战次数最多了。

“嗖”“嗖”之声大作!

从石台下方一朵朵灰云腾空而起,一名名蛮鬼宗核心弟子全都站在了属于自己的幡旗之下,一个个神sè各异,但大都气息不凡,让人不敢小视。

几乎马上,这些擂台下立刻就有人纷纷跳出,直接指明要挑战之人,有个别擂台甚至一下就有四五人同时跳上擂台。

负责主持此擂台的灵师,一一的让这些人和对手签下生死令,并激发起这些石台上早就布置好的防护法阵。

一层层白莹莹光幕浮现而出,将这些擂台全都笼罩其下。

一双双对手就在这些擂台上或施法,或召唤鬼物,当即开始交手起来了,并在片刻后,就引起光幕外众人的阵阵惊呼声。

柳鸣并未在这些擂台附近滞留,而是直接走到了核心弟子第十到第一的第一擂台前。

此擂台上静悄悄的,但是附近同样挤满了不少人,并且有不少人一边看着擂台上的十大核心弟子,一边在台下低声议论着什么。

对柳鸣来说,这一次参加大比,自然最次也要在前十之中夺得一席之位,这样才能参加后面的生死试炼,从而图谋更多资源和好处,好能更快修炼到后期大圆满境界。

如此一来,在他心目的中真正对手,自然是这排名前十的核心弟子,以及同样想进入此列的其他挑战者了。

柳鸣目光只是在擂台周围略一扫,就立刻发现了高冲、雷震、珈蓝等一些熟悉的面孔,以及其他一些看起来不凡的弟子。

这些人一看柳鸣出现在此地,有些人面无表情,有些人却微微有些讶然之sè。

至于擂台上的十大弟子,柳鸣第一眼就看向了那带着银sè面具的阳乾

这位传闻中的蛮鬼宗大师兄,盘膝坐在幡旗下方,双目闭上,似乎对外界一切都无动于衷。

第二杆旗幡下,却是一名身材枯瘦干瘪的男子,满头乱草般长发,双目银芒闪动不已。至于紧挨其的,却是一名一身绿袍青年,面容苍白无血,双眼细长,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第四杆幡旗下是一名面容俏丽的黄衫女子,正是柳鸣先前见识过的那名叫“钱慧娘”的钱师姐。

第五人是……

柳鸣一一打量着这些弟子,心念飞快转动不停着。

与前面那些擂台已经有人开始斗法比试不同,这座第一擂台一直平静,始终不见有人上台挑战。

不过负责主持此擂台的灵师,一名满脸胡须的锦袍大汉,对此却丝毫不觉奇怪。

再等了片刻后,他忽然袖子一抖,一个小巧沙漏无声的从中滑落而下,并淡淡说道:

“一刻钟内,再无任何人上台挑战,就说明所有弟子都放弃了对台上核心弟子的挑战权利,现在开始计时!”

沙漏中,当即一缕细沙从上往下的滑落而下。

这一幕,让台下不少人都一阵的sāo动。

结果片刻后,就有人从台下一飞而上。

“弟子杜钰,想挑战排名第十的叶师兄!”跳上台之人,是一名面容英俊的青年,手中拿着一把粉红桃花扇,神sè自若的冲锦袍大汉说道。

“嘿嘿,想挑战我,正好。我也闲的有些骨头发痒了。”第十杆幡旗下,站着一名头戴金环的壮实青年,一听这话,一声冷笑的说道。

“好,你们先签下生死令!”锦袍大汉抬手一抓,将沙漏一摄收起,另一只手则霞光一卷,一根血红sè令牌一飞而出,稳稳的悬浮在半空中。

持扇青年两人见此,当即走了过去,分别在令牌上各挤出一滴jīng血,然后又后退数步的远远相望着。

令牌上一声清鸣发出,一片血sè符文一涌而出,又飞快一收而起。

锦袍灵师见此,才抬手的将令牌一招而回,口中淡淡的说了一句:

“比试现在开始!”

话音刚落,他骤然一跺足,整座石台上一个白sè纹阵一闪而逝,一个白濛濛光幕涌现而出,将石台一罩其下,同时其身形一退,也抢先一步的退出了光罩之外,并缓缓腾空飞起,停留在了光罩正上方处。

“噗”的一声。

持扇青年手腕一动,手中桃花扇立刻化为一片粉红狂风的一卷而出,同时另一条袖子一抖,一股香甜气息瞬间弥漫整个光罩之内。

“**之香!看来你是毒灵一脉弟子了!嘿嘿,遇到我正好算你倒霉!”金环青年见此,却一下狂笑而起,口中念念有词后,体表淡黑sè灵纹一闪而现,身躯就骤然巨大而起,化为了两丈高的巨汉,并“呼”“呼”三拳接连击出,一**无形巨力狂涌而出

粉红狂风在对面涌来巨力一压之下,当即一凝之后,一声闷响的倒卷而回。

持扇青年不及防之下,只觉面前骤然呼吸一紧,整个身躯就在一股巨力撞击下倒shè飞出,狠狠撞到了后面的罩壁上,神sè萎靡之下,张口喷出了数团jīng血。

金环青年所化巨汉,却立刻气势汹汹的大步走了过来。

“不可能,你怎么丝毫不受魂香的影响!你,你是体修……我认输。”持扇青年见此情形,当即吓得魂飞魄散,马上开口认输起来。

“哼,真是废物,这点实力竟然也敢挑战我!”巨汉脚步一停,冷哼的说了两句后,就将秘术一收,身躯恢复了正常,转身走回了幡旗之下。

石台上纹阵再次一闪,光幕就此消失不见,持扇青年满脸羞愧的急忙跳下台去,转眼间就离开了附近处。

锦袍灵师这才从天空中一落而下,不慌不忙的宣布金环青年获胜,然后再次放出那个沙漏,就又静静等待起来。

不知是否先前金环青年获胜太过轻松缘故,这一次一直等到沙漏中流沙流过近半的,才有人再次轻咳一声的登上了石台。

赫然是一名面容焦黄的二十七八岁青年,披着一件淡绿sè长袍,在方一现身的时候,立刻冲锦袍灵师躬身一礼的说道:

“这位师叔,晚辈段残祖,想挑战排名六的绯师姐!”

他一开口,就让所有人心中一跳,不少人都吃惊异常的望向此人。

太yīn碑第六名和第十名间的实力差距,可是十分惊人的。

“段残祖,有人听说过吗?”

“没有啊,这名字是第一次听说过。”

“好像是炼尸一脉的弟子,但之前毫不出名的。”

……

下方众人中一阵的议论纷纷。

端坐第六杆幡旗下的,是一名身穿火红长衫的女子,闻言黛眉一挑,背着一对赤红短叉的直接站起身来。

片刻工夫后,二人就签下生死令,擂台上光幕一闪的再次浮现。

“你竟然敢找我,胆子还真不小。我这对火珊飞叉可是一对,虽然还不是灵器,但也是符器中的极品,可不要一个不小心,命丧其身下了。”红衫少女冷冷的说道,话音刚落,忽然其肩头一抖,背后一根赤叉顿时化为一道红光冲对面激shè而出,快如闪电一般。

段残祖双目晶芒一闪后,竟抬手迎着红光就是一击而出。

“砰”的一声枯木般闷响后,红光重新化为飞叉的倒飞而会。

而那只拳头上包裹的一层白布,也骤然寸寸碎裂而开,露出了里面缠绕更多的一条条深黄sè绷带,从手掌、手臂、再到手肘,仿佛一直延伸到手臂尽头处的样子。

第二幡旗下,那名满头长发的枯瘦男子,一见段残祖手上绷带模样,面上讶sè一闪而现,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自语了一句:

“天阙尸衣,这位段师弟竟然真去修炼此霸道秘术,看起似乎火候已经很深的样子。”

对面红衫女子,一见飞叉竟然被对方用拳头击飞出去,面上也是一惊,但下一刻用手一点指,再口中念念有词。

赤叉当即一个盘旋,同时表面红光一闪,“噗”的一声,化为一团赤红烈焰的向段残祖激shè而去了。

段残祖见此,手腕微微一抖,七八条黄sè长带一弹而出,同时一阵狂舞下,就化为一片黄sè带影的将自己护在了其中。

赤红火焰一击在上面,轰隆隆声大作,无数烈焰四溅飞shè。

飞叉本身却在一股巨力涌来后,再次的一弹而开。

而那些黄sè带影却安然无恙,丝毫不怕烈焰的样子。

红衫女子见此,脸sè一下有些难看了,口中再一声低叱,肩头又是一抖,另一口飞叉也一飞而出,也化为一团烈焰的奔对面轰隆而去。

刹那间,两团赤焰围着段残祖上下翻动不定,赤红之光忽暗忽明,炙热气息狂卷而散,看起来声势好不惊人。

但是那些黄sè长带却水火不浸,在越舞越急之下,竟将两团烈焰死死挡在外面,根本无法靠近里面分毫。

红衫女子见此,脸sè有些铁青了,忽然单手一掐诀,口中念念有词起来,一根手指冲对面缓缓一抬,指尖处顿时变得赤红如血起来。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