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4磨剑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1-29    作者:忘语


半个月后的某一天,整座断剑山之中再一次传来了“乒乒乓乓”的斗剑嘈杂声。

但见高空之中一道丈许长的金色剑光疾驰划过,紧追两道赤红的剑芒而去。

忽然,金色剑光在虚空之中骤然一个加速后,便金光一闪的消失在了远处。

下一刻,前方十余丈外的虚空之中,荡起一层淡淡涟漪,一道淡金色的剑光再次从中浮现而,‘砰“的一声,将其中一道赤芒拦腰一砍为二。

赤色剑光散去,一柄断为两截的红色长剑“哐啷”一声的掉落在了地上。

而另一道赤色剑芒仿佛与之相连,在虚空中猛的一个盘旋转身,并发出一声哀鸣,直直的向金色剑光撞去。

“嗤啦”几声!

赤色剑芒与金色剑光在虚空之中几个交错碰撞之后,便不支的被弹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几个翻滚之后,便急坠而下,“扑哧”一声,斜斜的插在了先前那柄红色断剑的不远处。

柳鸣见此,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旋即单手朝半空中轻轻一招,金色小剑在虚空之中一个闪动后就飞射回其手中。

他在仔细的检查了虚空剑,确认无碍之后,便再一次拿出了那颗斗剑丹抛于虚空之中,同时将剑身上的剑气一凝,一同打出。

三色火焰一阵闪动之后,便化作一团带着淡淡的香气朝断剑山的一个方向激射而去。

如今他已经能恰到好处的控制这斗剑丹的使用,招引过来的飞剑一次也就五至十柄之间。

看似这斗剑的速度减慢,实则不然。如此做飞剑的损伤便微乎其微,省去了重新收回剑囊蕴养的麻烦。效率反而大大的提升了数倍不止。

此后的时间里,柳鸣便一路披荆斩棘。自下而上的依次与整座山中的残剑争斗着,他依仗着自己庞大的精神力,以及有星河沙护持下,几乎将所遇到的所有飞剑都磨砺了一番,而中间仅仅停下休息了三次。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

大半年后,柳鸣终于来到了山腰处,此地所插飞剑的密布程度,较之山脚已有所下降,百余丈范围只有七八柄的飞剑的样子。但虚空中的剑意浓郁程度,却强了不止十倍。

这些飞剑中,有的已被剑主人立碑记传,光是从散发凌厉剑气来判断,已丝毫不弱于极品灵剑,甚至法宝雏形,根本无法想象这些竟是一柄柄灵性大幅受损的残剑。

即使柳鸣小心翼翼的操纵飞剑,飞剑仍然免不了灵性时不时的收到重创,磨练速度一下大大降低起来。

……

一年之后。断剑山的山腰之上,“砰砰”的飞剑磨砺声再次传来,一道金色剑光在两道颜色各异的剑光之中不停的来回闪动。

此时的柳鸣,已经将整片山腰下数千柄残剑断刃悉数磨砺了一遍。这些残剑要恢复此前的剑气,不蕴养个十年八载,恐怕是不可能了。

如今虚空剑所凝出的剑光。比其一年前看上去也要犀利浑厚了几分,发出的剑鸣之声也是渐渐的低沉起来。

但此时的虚空剑从颜色来看比之前却是更为明亮了几分。且不论是散发的剑气,还是其中蕴含的剑意。都强上了不是一点半点。

“呲啦”几声过后!

一道蓝色剑光及一道灰色剑光弹射而出,化作两柄断裂的飞剑插入了石缝之中。

金色飞剑则在半空中轻快的一个盘旋之下,随着一道敏捷的黑色人影,一闪的向断剑山更上方之处激射而去……

两年之后!

柳鸣再次来到了整座山峰距离山顶不远之处,此处的山体表面,各种残剑自然更加稀疏了。

在不远处,一块耸立的青色石碑之旁,一柄剑刃上有两个缺口,剑柄残缺大半的金色飞剑,正迎风微微摇曳。

正是柳鸣进入断剑山当日,所见过的那柄“烈阳剑”了。

此剑与其他残剑不同,柳鸣方一靠近其百余丈范围之内,此剑就会发出浑厚且带有警告意味的剑鸣之声,若是靠近其十余丈内,便会自行的拔地而起,带着滔天的剑气,朝他疾驰而来。

就在十余日之前,柳鸣堪堪抵达此处时,便曾误打误撞的又触动了此剑,而被迫与之斗剑了一次,结果这柄仅有半截的断剑竟然与磨砺已久的虚空剑不分上下,让其心中大凛。

他趁两柄金色飞剑争斗之时,仔细的阅读了石碑最先面几行原先没有注意到的小字后,更是其一阵头皮发麻。

“烈阳剑,由陨星中蕴含的辰阳钢为剑胚,融入金精息土,在熔岩地火中煅烧七载方成,长三尺七寸。三百余年之前,在与天妖谷风琥比斗之中,吾以真丹修为强行催动身剑合一术,抵挡对方雳山斧法宝一击而折损,但也以此重创之。此剑伴吾纵横中天七十九载,共伤天象境修士五人,斩杀真丹修士四十六人,化晶境以下修士不计其数。”

这位号称秘传弟子第一人的金烈阳,果然神通过人,竟然能以真丹修为竟伤到天象境强者了。

而此剑虽毁,但灵性犹在,戾气尚存,故而才使得其周围竟无其他飞剑敢靠近。

据柳鸣推断,此剑若在昔日完好无损的情况下,恐怕比起目前的感应程度还要强上不止百倍,所以纵然已经毁坏,仍能远远的自行飞出伤人。

不过柳鸣再次走到这里了,这一次自然也早已做好了周全的准备。

他深吸一口气后,当即单手托着斗剑丹,向石碑方向大步走去。

结果柳鸣才再走了十几步远,石碑附近的烈阳剑,就“嗖”的一声,冲天而起,在空中一个盘旋后,便化作一道金光,朝柳鸣所在激射而来。

柳鸣脸色一沉,另一手,猛然一拍腰间淡银色的剑囊之中,同样也有一道金光激射而出。

两道七八丈长的金色长虹顿时在虚空之中激斗起来,“噌噌”的铿锵摩挲之声不绝于耳。

两道金光不断碰擦中,一缕缕金光向四面八方而开,将此地附近一块块光秃秃的山石劈的粉碎。

而斗剑丹也早被柳鸣抛出,在附近虚空中静静的悬浮不动着。

半柱香工夫后,柳鸣手中剑诀蓦然一变,虚空剑周围顿时银光点点,密密麻麻的符文盘绕而出,一卷银沙从中散射而出,在虚空之中化作了一卷银色龙卷风将烈阳剑包裹其中。

“成了!”

就当柳鸣露出一丝喜色,再次掐动剑诀之时,龙卷风之中一股热浪漩涡席卷而出,一道道金芒从缝隙之中破空而出。

“噗”的一声过后,银色龙卷风便化作了一卷银沙的爆裂而开,烈阳剑一声长鸣的从中冲天而出。

柳鸣眉头一皱,冲着虚空剑一招手,其顿时迎风一涨,化为了十几丈之长,再次朝烈阳剑呼啸而去。

“砰”的一声响彻长空的巨响!

虚空剑与烈阳剑一个强烈的碰撞之后,一轮金色刺目的骄阳升腾而起,让人几乎不敢直视。

骄阳中,一道若隐若现的淡金色剑芒弹射而回,正是剑光已有些黯淡的虚空飞剑。

柳鸣见此,心神一动,单手一招的收回了灵性受损的虚空剑,确认其并未伤及根本之后,便将其再次置入腰间虚空剑囊之中,蕴养起来。

与此同时,烈阳剑所化的金色剑光,也以相反方向弹射而回,一个闪动的直接插回了石碑一旁,表面一阵黯淡,显然也同样受损不轻,无法再自行飞出斗剑了。

接下来,柳鸣足足花费了一个多月,才将虚空剑温养修复好,随后便再次启程向山顶方向继续进发了。

三年后!

断剑山某处,一道十余丈长的金色剑虹与一道十五六丈长的黑色剑虹,正来回的猛烈的交错撞击着。

柳鸣则神情凝重的站在一块石碑边上,双目微眯,手中法诀不停的变幻着。

根据石碑上所写,这柄黑色的飞剑名叫“刹月剑”,乃是六千多年前,一名天剑锋天象期长老坐化后,所留下的元灵飞剑。

此剑威能极大,但凶性十足,嗜血成性,其后人血脉无人可以驾驭,故只得将其原封不动的置入断剑山之中。

此剑本体仅有一尺来长,通体漆黑如墨,远远看去剑身泛着淡淡灵光,看似非常普通,但威能之大仍远超柳鸣想象。

若不是此剑经过数千年的磨损,灵性涣散了不少,如今所能发挥威能不足鼎盛时期的百分之一,恐怕虚空剑只要一个交手,就会被其斩为两截。

即便是这样,柳鸣也已经先后三次,与此剑争斗了长达六个月之久,用水磨般工夫,才将此剑剑气渐渐消减到此种程度。

而在此期间,虚空剑已是两次受损,其中第一次被此剑一斩之下,剑身之上出现了一道寸许长的裂口,损伤颇重,让其不得不将虚空剑收回体内温养了有整整两个半月之久。

当然柳鸣在这柄飞剑上花费了如此大工夫,虚空剑本身也是受益匪浅,原本两尺八寸的虚空剑本体,如今被磨炼的只有五六寸长了,并且犀利程度更是进入此空间前的两三倍之强。

如今,柳鸣距离峰顶仍有千余丈距离,放眼望去,上面稀稀拉拉的大约只有十余柄残剑。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