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6通玄傀儡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1-25    作者:忘语


“咦,御剑之术!”

柳鸣眼睛颇为惊讶的一眯,没想到这白发老者竟然是一个剑修,这一手御剑之术倒是颇为纯熟的样子。

不过他何等眼力,在老者出手的顷刻间,便看出了这柄飞剑不过是一把极品灵器罢了,并不是什么元灵飞剑。

下一刻,黄色剑虹一闪之下,率先出现在了柳鸣身前,呼啸着猛然斩下。

与此同时,其他三人也是很有默契的同时出手,瘦高男子张口喷出一柄怪刃,半刀半剑,颇为怪异。

壮硕汉子大喝一声,手中黑光一闪,便祭出了一柄一人多高的黑色狼牙棒,如此巨大的灵器,真是少见之极,不过倒是和他壮硕的身体颇为相配。

妙龄少妇一挥手,放出一柄白色短锥,迎风涨至十余丈大小。

三人同时口中念念有词,法决一催,各自灵器便要想沙楚儿那边冲去。

柳鸣冷哼了一声,双手紧握成拳,浓郁的黑气从体内狂涌而出,随即在低沉龙吟声中缠绕在了双臂之上,并猛然一抖。

“噗”的一声!

以他为中心,一股强大气劲发出嘶嘶的声响,猛然朝着四周扩散开来,两个被漆黑龙首包裹的拳头击打在了迎面而至的飞剑剑刃之上。

一声巨响!

黄色剑虹当即一颤,剑虹寸寸碎裂开来,飞剑本体也被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弹飞出去,在半空中翻翻滚滚的飞出了十余丈才堪堪停住。

飞剑表面黄芒狂闪不停,并且发出低低的嗡鸣之声,似乎被柳鸣一击之下,受了不小的损伤。

白发老者脸色一白。这柄黄色飞剑是他的本命飞剑,心神相连之下,其体内法力不由得一阵翻涌

他虽然是真丹境修士,但其凝结的只是三窍下品真丹,实力在真丹境修士之中,也是最低下的存在,自然根本无法硬接已进阶假丹的柳鸣强横一击。

柳鸣一拳得手后,身体一晃。便带着一连串残影出现在了沙楚儿身前,口中低喝一声。双拳再次暴击而出。

他双拳上黑气翻滚,拳风之中,陡然出现了一轮漆黑漩涡,强悍的气流仿佛鞭子一般抽打着周围的树林,树枝狂舞不定,细一些枝干纷纷折断。

壮硕巨汉等三人灵器刚化为各种光霞的席卷而至,顿时狠狠和柳鸣的拳风撞在了一起。

轰隆隆!

漆黑漩涡顿时将三件灵器全都一卷而入,黑气再滚滚一凝后,赫然化为一轮黑色骄阳浮现而出。

下一刻。一股山呼海啸般的巨力从中喷涌而出。

狼牙棒,奇型长剑,白色短锥同时被漆黑拳风震飞,上面光芒暗淡,显然也是灵性受损。

三人更是身体大震,身体蹬蹬蹬连退数步。哇的一声全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等他们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后,自然满脸骇然的看向柳鸣,一时间竟不敢再轻易出手了。

柳鸣竟在举手投足之间,便将四人灵器一击而飞。

沙楚儿这时才堪堪将手中晶刃横在身前,另一只手则祭出一只沙漏型灵器,在身前幻化出一面黑色沙墙。

此女见到眼前这一幕,自然同样大吃一惊。

比起在诡漠之时,柳鸣显然强大的太多了。

“柳兄,你……”

“小心”

就在沙楚儿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之时,柳鸣忽然脸色一变。伸手如电,反手一把抓住了沙楚儿手臂,一团黑气裹住两人的倒射而出。

下一刻,上方一个紫光大手凭空出现,抓在了沙楚儿刚刚所站之处。

轰隆一声,一阵飞沙走石下,地面上蓦然浮现出了一个十余丈大的巨型掌印!

“阁下身为天象境前辈,却对我等这样的化晶晚辈出手,不觉得大份吗?”柳鸣带着沙楚儿一个盘旋的飘落在了十余丈外。目光如电的盯着半空的某处,面上首次露出谨慎之色的说道。

“天象境”

旁边的沙楚儿,先是大为感激的看了柳鸣一眼,刚刚若不是其出手,其恐怕已经落在了紫光大手之中了,但再一听清楚柳鸣之言后,花容当即失色起来了。

“咦?竟然能看出本座的隐身之处,精神力果然不凡。”柳鸣所盯着的半空中,突然一阵紫光涟漪泛起。旋即凭空多出了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影,缓缓落了下来。

此人看起来年纪不大。五官普通,但一头齐腰长发漆黑发亮,披散在身后,其方一现身,天象境的庞大灵却毫不掩饰的向柳鸣所在一压而来。

柳鸣只感周身黑气一阵流转,一股庞然巨力就迎面压来,当即一声闷哼,身躯猛然晃了两晃,才重新站稳身形。

后面沙楚儿,身前的黑色沙墙更是瞬间爆裂而开,娇躯当即向后蹬蹬倒退七八步远去,才周身一层白光一闪的稳住了身形。

这还是柳鸣挡在了前面,将大半压力都抵消过的缘故。

沙楚儿骇然的看向长发男子,玉容再无任何一丝血色了离。

不远处的庄院里,欧阳奎的那些家人更是承受不住了,所有人大都是两眼一翻,干脆利落的昏迷了过去。

“剑源长老!”

白发老者四人见此,却大喜的连忙朝着披发男子恭敬的行了一礼。

披发男子挥了下手,四人便退到了一旁,默然不语起来。

“你就是太清门的柳鸣吧,我听说你不久前才借助我欧阳世家的至宝清妙玲珑壁,得以突破到了假丹期,现在便要和我欧阳家反目为敌吗?”披发男子淡淡的开口了。

“不敢,晚辈对欧阳世家一直心存感恩,不过我和这位沙姑娘却是早已相识,兵器有约在先,无法坐视其被他人带走的。”柳鸣心念飞快转动一遍后。却微微躬身,十分恭敬的回到

他虽然进阶假丹后,修为大进,但面对天象境这等强者,仍然没有多少把握带着沙楚儿全身而退的。

不过好在以他太清门内门弟子的身份,倒也不怕对方真会对其痛下辣手,故而心中也没有太过惊慌。

披发男子闻言冷笑一声,再上下打量了柳鸣一眼。就沉声说道:

“你实力虽然不错,但也只是区区的假丹修为。难道你真的以为凭借这点能耐就能阻挡我妈?”

“晚辈自然知道,绝不可能是前辈对手,但也无法真坐视沙姑娘被前辈带走的,说不得只能请前辈指点一二了。”柳鸣苦笑一声的说道。

“哈哈,有些意思!我欧阳剑源自从进阶天象后,就第一次碰到敢以如此低修为求我指点之人。我若真和你动手的话,恐怕天戈那个老家伙多半就有借口对欧阳家大敲一笔了。这样吧,老夫也不欺负你两个小辈,只要你二人能够接下我一掌的话。老夫则马上扭头就走。否则,这小丫头还是乖乖的跟我回欧阳家去吧。”欧阳剑源哈哈一笑,竟忽然说出这般一番话来。

“这个……”柳鸣不禁又一分迟疑了。

“好,就依前辈之言,若是我二人无法接下前辈一掌的话,楚儿就跟前辈回去。”沙楚儿闻言。却双眸一亮,竟一口答应了下来。

柳鸣眉头一皱,正想再冲沙楚儿说什么,对面的长发男子,却冷笑一声,不见其如何动作,身上蓦然紫光大盛,一阵庞然灵压宣泄开来,一个巨人虚影冉冉从其背后升腾而起。

巨人虚影周身紫色瑞气蒸腾,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长袍。隐约可以看到上面绣着神龙图案,其面部虽然模糊不清,但能够清楚的看到巨人虚影头上戴着一顶平天冠,浑身上下充满了无上的威严气息。

“这就是欧阳世家的法相虚影,先天帝尊!”柳鸣见此,瞳孔一缩。

太清门之中流传下来的各种功法极多,即便是一座内门山峰,其中的弟子修炼的功法也大不相同。

但是欧阳世家却不是这样,几乎整个欧阳世家的所有人修炼的都是同一门功法。先天帝皇功。

据柳鸣在太清门看到的相关典籍记载,欧阳世家祖先曾是一个大国的皇室,而这门功法乃是得自一位天赋异禀的皇帝所亲创。

而一旦有人修炼此功法进阶天象境,其幻化出的天地法相,便是当年这位皇帝的虚影,威力无穷。

柳鸣不敢怠慢,正要深吸一口气的有所动作时,后面的沙楚儿,却突然几步上前。素手一扬,一个金色圆球从袖袍中飞了出来。

一阵咔嚓声传出!

金色圆球一个模糊后。便迎风化作了一尊丈许高的人形傀儡,金肤表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奇异符文,在阳光下闪烁不定,却似乎浑身上下充满了无穷力量。

柳鸣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金色傀儡看的如此眼熟,不正是南荒傀帝青灵身旁的那只贴身护卫傀儡吗!

沙楚儿再,单手一挥,一道金色法诀落在了傀儡之上,人形傀儡表面符文骤然一亮,咔咔两声,两手中蓦然一阵金光流转下,便多出了两柄金色大斧,寒光闪闪。

“这好像是天工宗的秘传傀儡,你是从何处得到的?不过丫头,你要真以为凭借区区一只傀儡就能裆下我一击,那可是大错特错了。”披发男子目光落在金色人形傀儡上,脸上同样浮现出了一丝讶然之色,但马上冷哼一声的说道。

话音刚落,披发男子背后的巨人虚影身上紫光一闪,一只紫色巨掌已然延伸而出,五指一分,指尖爆发出万道紫光,铺天盖地的朝着柳鸣二人一抓而下。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