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9心魔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1-22    作者:忘语


柳鸣的身体动了一下,面色依稀似乎对这冰凉之感有些不适应,但并没有睁开眼睛,而是忍耐了下来。

很快,他便感觉到了青光的作用,身体之上的针刺痛苦不知不觉之中减退了不少。

柳鸣脸色微微一喜,看来这清妙玲珑壁果然不愧是欧阳世家的至宝,显然不仅仅只有清心的作用。

他再次运转功法,庞大的精神力扩散到了他全身经脉,控制着涌动的法力。

一刻钟,两刻钟,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后,柳鸣耳中忽然恍如炸起了无数的惊雷,全身经脉之中的法力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一道宏大的法力河流,终于直奔到了灵海之中。

他心中猛地一跳,就在此刻,灵海之中一百五十三法力结晶周围忽的腾起了无数若隐若现的淡淡黑影,挡在了所有法力之前。

轰的一下!

奔涌而来的法力纷纷撞击在了黑影之上,下一刻便如同浪花般碎裂了开来。

“果然出现了……‘境障’!”柳鸣心中一凝

所谓境障,其实通俗点的叫法,就是境界瓶颈,从最基础的灵徒期开始,就一直伴随着所有的修士,无人可以例外。

不过低阶修士遇到的境界瓶颈都十分的弱小,修为越高,这种境界的禁锢枷锁就越大。

一般而言,所有修士在冲击假丹,真丹之时,境障才会这般清晰的以接近实质形式表现出来。

在这种时候,各人根骨天资以及积累法力的凝厚精纯程度,便开始发挥作用了!

如天灵脉。地灵脉等卓越的灵体的境障,肯定会比一般修士小的多,自然更容易突破。

柳鸣甚至在太清门的典籍中看到过,在太古时期,有一些传闻中逆天级别的灵体,甚至有避免境障的效果。

也就是说,这些人,可以毫无瓶颈的一路修炼至真丹。甚至更高的境界!

这些念头在柳鸣脑海中一闪而过,而其自身是三灵脉之体。轮资质算得上是所有修士中最差的一类了。

他心念电转下,毫不犹豫的睁开眼睛,单手轻轻一招,身侧一只玉盒中飞出一溜青光,没入了他的口中。

正是阴九灵所赐的那颗玉清丹!

丹药入口即化,化作一股暖流刹那间流遍柳鸣四肢百骸,他体表一股股黑气随之狂冒而出,滴溜溜一转之后,化作了一个个黑色触手在他身周狂舞起来。

他体内经脉之中。被挡住的法力浪潮再度汇聚了起来,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灵海之中的无形境障。

法力与境障的不断冲撞,使得柳鸣身体针刺般的痛楚又高涨了起来。

即便是有清妙玲珑壁散发的青光,也似乎不怎么管用了,特别是他的脑海之中,此刻好像有人拿无数的细针刺入其中。即便以柳鸣的坚韧性格,也恨不得能伸手进去挠上两下。

“呼……”

柳鸣控制着法力冲击瓶颈的同时,也试着调匀呼吸,但是不论他如何试图平静心神,脑海中的刺痛也丝毫没有减少。

“不对,这是心魔要开始发作了!”

他心中电光一闪,立刻发觉了异状。

不知何时开始,他的心中竟浮现出了一股焦躁的情绪,这正是心魔爆发的前兆!

柳鸣心中一凛,当机立断的一招手。另一只玉盒中的清魄丹顿时化作一道青光,飞快的没入了他的口中。

一股清凉之意顺着他的喉咙,融入小腹之中,并立时弥漫了开来,渐渐升腾到了他的脑海之中。

他感到脑海中微微一清,神识海中的精神力似乎也增强了几分。

“果然不愧是欧阳世家珍藏的丹药,神效果然非凡!”柳鸣心中赞叹了一句,心头浮现出的焦躁情绪也似乎减轻了很多。

灵海之中,在法力洪流的多次撞击下。黑影境障也终于开始破碎出了一道裂纹。

咔嚓!

这一声低不可闻的轻响,却让柳鸣的神识海中仿若受到了九天之雷轰鸣般震动,汹涌的法力洪流顷刻间将黑影淹没在了其中。

他的神魂不由自主的混在法力之中,直接突破了黑影境障之后。

结果下一刻,眼前忽然一黑。

周围的一切都瞬间消失了,入目之处,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一点声音也没有,死寂的让人不禁有些心烦意乱。

“幻境。不对,这是心魔之力!”

柳鸣心中咯噔一下!

毕竟清妙玲珑壁只能使人清心。减轻心魔影响,却无法彻底阻止心魔的出现。

他舔了舔嘴唇,再回想了一下典籍中记载的破除心魔方法和阴九灵提醒的几件事情后,当即深深呼吸了一下后,稳住心神迈步往前走去。

但他才刚走了两步,黑暗死寂突然被打破,“轰”的一声,前方红光一现,一股灼热之极火焰迎面扑来。

柳鸣身形一个模糊,当即一闪避开,但身旁忽然化为了一片火海,其全身皮肉竟仍然被突如其来火焰烧灼,剧烈痛楚从身体每一个角落狂涌而出。

他面孔因为痛楚而扭曲了起来,脸上的皮肉迅速变成了红色,随即在火焰的灼烧下又变成了黑色,表面皮肤卷起了褶皱,手和脚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大水泡,又随着“砰”的一声声炸裂开来。

周围火焰温度越来越高,燃烧的声音也越来越响,空气之中也浮现出了淡淡的波纹,一种恐怖的灼烧气味弥漫开来。

柳鸣睁大了双眼,尽管身体上的痛楚越来越剧烈,还是咬紧牙关,缓慢但是坚定的向前走去,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全身传来的撕心裂肺般的痛楚。

“这痛楚不过是一种幻觉……”柳鸣紧守住神魂中的一丝清明。继续一步一步的向前迈出。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狂暴的火焰缓缓褪去,周围又重新变回了一片虚无的世界,身体上的烧伤和痛苦也随之消失了。

“呼……”

柳鸣额头冒出了一层冷汗,目光随即变得更为坚定,大步向前走去。

“鸣儿!”

忽的一个深沉的男子声音从背后悠悠传了过来,柳鸣刹那间如遭雷殛一般,身体剧震。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脚下不由自主的一停。

这个声音对他来说是非常遥远的记忆。也是他记忆深处从没有忘记过的声音!

柳阳宗,阳元城太守,他的父亲!

母亲在他出世之时便难产而死,自小便是父亲手把手将他养大,种种掩藏在记忆深处的画面蓦然间一一浮现在了柳鸣的心中。

柳鸣嘴唇微微颤抖了几下,然后他再一次迈出脚步,向前走去,始终没有回一下头。

“鸣儿,看到你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为父心里十分的欣慰。为父这便要走了,不过在临走之前,想和你说说话。”

威严而又带着慈爱的熟悉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语气中隐隐带着些许祈求的意味。

柳鸣咬了咬牙齿,强行按捺住回头的冲动,狠狠心。脚步仍旧没有停留。

“大胆逆贼柳阳宗!你触犯当今圣上,欺君罔上,罪大当诛,现我等奉刑部之令将你逮捕,拿下了!”一个冷漠的声音厉喝了一声,随后一阵铁链枷锁的声音传了过来,套在了一个人的头上。

“带走!”冷漠的声音下令道。

“鸣儿,救我!你知道为父是冤枉的!”柳阳宗怨愤的大声呼救道。

柳鸣脑子里轰的一下,血液直冲上了头顶,这些凡人捕快。以他如今的修为,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将他们全部轰杀成渣,那样便能救下父亲了!

“鸣儿,为父这一去,你我便终生无法再相见了,你连回头看一下我,都不愿吗?”柳阳宗的声音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近似哀求道。

柳鸣的身体因为极度的愤怒和犹豫,而开始慢慢发抖起来。身躯之中仿佛陷入了激战,几次三番想要不顾一切的转过身来,看看自己的父亲,然而每到这时,都会有一股不知从何处传来的淡淡凉意渗透进他的身体,使得他保持着心中的一丝清明,苦苦忍耐了下来,终究没有回头。

尽管此刻没有疼痛的折磨,但柳鸣衣衫都已经被汗水浸透。面目由于挣扎而变得更加扭曲,似乎比刚刚的烈火舔舐。更加的痛苦。

不知过了多久后,背后柳阳宗呼救的声音越发的渐渐远去,终于袅袅消弭在无尽虚空之中。

柳鸣大口的喘气,几乎便要脱力跌倒在地。

突然,他脚下一个踩空,整个人一下子朝着一个深不见底的地方坠落而下。

柳鸣眼前一花,只觉脚后跟被一只大手抓住,狠狠一甩,朝着天空飞去。

他手臂一挥,想要驱动法力飞腾而起,却猛然发现他不知何时竟变成了一个**岁大的孩童,丝毫法力全无。

周围的环境一片昏暗,远处传来水浪拍击海岸的哗哗声响,更远的地方,隐隐能看到一些隐藏的阴暗山峰和树木。

这里是……凶岛!

下一刻,他的身形在失重中不断下降,他心中不由的腾起一丝恐惧!

就在他堪堪落到地面之时,下面却突然多出了不少凶恶囚徒,纷纷举起双手,抓住了他的身体,随即狠狠的朝着天上抛去,落下来之后又再次抛上去。

柳鸣只觉一阵头晕脑旋,但却根本发不出一句叫喊。

他此刻耳边充满着这些凶徒们嘴里发出的嘻嘻哈哈声和冷酷的嘲弄声,仿佛在玩好玩的游戏一般。

柳鸣虽然竭力想要稳住身体,但只有**岁的他和周围的囚徒力量显然差距太大了。

“嘭”的一声!

他瘦小的身体狠狠砸在了地上,不等他爬起来,一只大脚重重的踩在了他的胸口。

现在“忘语”**平台上,开始推出魔天记实体书了,有些书还附带忘语亲笔签名,有兴趣书友,可以去平台上订购哦。魔天记实体书现在已经出到第五本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