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前传 凶岛篇三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1-19    作者:忘语


凶岛篇(三)

这晚,少年梦到有一对中年夫妇正对他招手,男的身穿灰袍,女的身着一身青衫,脸部模糊不清。正当少年想要走近一点看清时,却被骤然出现的几个桀桀怪笑的鬼脸阻断,少年大惊失色,而后开始奔逃……

正在此时,少年骤然从梦中惊醒,方一睁眼,却看到一张满脸疤痕的丑陋脸孔,正是乾叔。

见到乾叔,恶梦中醒来的柳鸣镇静了许多。

“又做恶梦了?”乾叔轻声说到,微微叹了口气,脸上闪过一丝关切之色,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的表情。

少年闻言坐起身来,并默然的点点头。

当年,才三四岁的柳鸣作为重犯被押送到凶岛上,要不是这个看起来丑陋但沉默寡言的乾叔收留,并教武功、秘术,以及在凶岛上生存的各种技能,其早就命丧黄泉,不会有任何人记得一个叫柳鸣幼童曾出现过这座凶岛上。

虽然那时柳鸣还小,但依然清晰的记得刚被送到凶岛的那个黑濛濛的夜晚。

当时他和其他十几人刚被送到岛上一个荒滩上,其他重犯就互相警惕的一哄而散。

当时不过幼童的他,虽然勉强的追在其中数人后面,不久后仍然在一片草地附近走失掉了,只能茫然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当时天色已经将晚,周身一片黑乎乎,根本分不清雾气和夜色,空气中还有一股令人恶心作呕的腐烂血腥气味,到处都是一片闷沉沉的寂静。

一只大手从夜幕中伸出来,将其一把抓住,飞也似的穿过一片片的草丛和泥沼。

柳鸣看不清抓住自己的人,只听见一股“呼呼”的牛气在柳鸣的耳边低喘,同时,不时划过的一根根荆棘在他柔嫩的脸上割出一道道血伤。

抓着他的人,似乎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只管往前狂奔,丝毫不看夹在腰间的柳鸣。、

最后,大汉夹着柳鸣来到几堆篝火边,旁边有上百号嘈杂的人群围着篝火来回狂舞着疯叫着。

“兄弟们,本大爷今天猎获一只绝对稀奇的野物。趁大爷我今天心情不错,就把‘猎物’拿出来共享了子。”大汉对着人群大吼说道,并把腰间的柳鸣往火堆边的人群里一丢。

同时,人群中伸出一双双贪婪污秽的双手将柳鸣接住,并一同使力将其抛入高空中,把柳鸣当作将死的玩物上下左右的来回抛起,像丢绣球一样。

旁边有人也蠢蠢欲动,磨刀咬牙,准备将小孩分尸嚼肉。

因为凶岛上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所致,一些认为凶残甚至丧尽天良的行为往往被岛上之人当作寻常的娱乐。

而柳鸣虽然年幼,但最近短短时间内就历了各种人间苦难:从躲在门缝里看家人被杀光,到被人从床下搜出来而抓去朝廷公堂审判,到被关入狱至押送凶岛等系列常人难以忍受的折磨。

柳鸣眼泪早已哭干,反而在怨恨和过度恐惧的刺激下,只是死死咬着嘴唇的不吭一声,任凭这群近似疯狂的人抛来抛去。

当柳鸣在这群凶岛之人的戏弄、嘲笑、恐吓、狂吼之下,再次被抛入空中的时候,也不知谁一个失手没有接住,半空中的柳鸣一下重重摔到草地上,虽然没有将其摔成重伤,但也一下鼻青脸肿,终于忍不住的发出一声尖叫。

但如此一来,反而引起附人群的更加疯狂,甚至有一人再也忍不住的猛然从怀中摸出一把骨匕首,直接扑向了地上的柳鸣。

“砰”的一声。

这人方一扑到柳鸣身边,忽然面前黑影一闪,人就麻袋般的倒飞了出去。

柳鸣身边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名满面疤痕的男子。

其他人一见这男子,全都吃了一惊,纷纷后而开。

而这丑陋男子低首看了看地上的强忍泪水的幼童一眼后,淡淡的说了一句:

“这小子我看中了。”

话音刚落,丑陋男子便一把将柳鸣拎起,大步向向远处走去了。

人群中几名看似最凶悍的人,见此都脸色微微一变,但互望一眼后,最终还是并未有任何拦阻举动

显然,这丑面大汉很不好惹的。

众人都以为大汉早已把小孩独吞了,没想到过了数月,那个小孩不但没有被吃掉,而且还跟着大汉活蹦乱跳,寸步不离。

当年救柳鸣的那位的大汉正是乾叔。

……

岛上生活每天都充满凶恶险峻,时时刻刻都得将注意力投射到周围,整天提心吊胆,所以很少有人有时间去回忆过去的事。即使有,那也只是一瞬。

柳鸣目光从回忆转向眼前的乾叔,突然有一种想抱下面前男子的冲动,他虽然被其救下,并传授这般东西,但却从未向其他说过任何一句感谢的话。

“这次算你走运,只是一些皮外伤,并未伤及筋骨。不过这次决斗,前面起码有三次以上能够反败为胜的机会,你都没有抓住,否则也不会到现在还趟在床上了。”乾叔突然用指点的口气说道。

“有这么多吗,我还以为自己只错过一次呢。”柳鸣闻言,似乎有些意外。

“哼,这说明你秘术还没修炼到家,等伤好以后,训练再给我加重一倍。对了,这乌云帮赢得了栖霞林。我和其他几个人到栖霞林中去狩猎,以便正式接管此林的狩猎权。此次出去可能要一两月之久。这些日子你就留在洞里养伤吧。”乾叔哼了一声的说道。

“另外,那闭息术能不用就不用了,毕竟此等秘术对你现在身体的损害不小,弄不好会留下永远没法消除的遗患。”乾叔又目光一闪的说道。

“知道了,乾叔。”柳鸣看着男子,当即恭敬的答应一声。

丑陋男子点点头就打算离开,但方一转身,又面露一丝犹豫之色后,叹了一口气后,便走到从洞中最里边的一个黑暗角落中,开始翻找什么东西。

一会儿后,乾叔将一本看上去很陈旧的无名典籍递给躺在石床上柳鸣,说道。

“这是一本呼吸吐纳法,你试着按着上面所说,每日的清晨、晚上各运行一遍此法,看看是否能有效果。若是真能修炼的话,你应该就能很快活蹦乱跳了。不过你也无须抱太大希望,整个凶岛上能修炼这吐纳法的人也没有几个。”

虽然乾叔口气还是和以前一般的平淡,但柳鸣自然能从中听出其的一丝关切之意,当即心中不禁一热,接过了典籍。

只见此书一张油亮的貂皮封面,用粗线装帧,里面书页看上去已经发灰而变淡黑色,看上去已经年代很久了。

乾叔叮嘱了一番,随后便从洞中取出一把猎弓,头也不回的大踏步走出石洞。

数个时辰后,一股岛上罕有的淡淡的月光从洞口射入,其中还飘着一丝丝乌云谷中特有的烟雾气息。

已经又睡了一觉的柳鸣,终于打算起来活动一下,当其双手按石床一撑的时候,却顿时感觉浑身一片阵阵剧痛,不禁轻哼一声。

看来这一次的“皮外伤”还真是颇重的。

不过片刻后,柳鸣就坐在床边出,开始翻阅起乾叔所给的无名典籍来。

发现其中记载的是一套闭目调息的方法。通过呼吸吐纳,调节气息,然后加上心神专注来使精气在全身运作,以达到调养精神或者恢复身心之效的一种秘术。

当这时的他,自然不知道这呼吸吐纳法其实是练气士常修功法之一。

看完典籍,柳鸣好奇之下,当即双腿交叉,手放于膝上,呈打坐姿势,按书上所述修炼起来。

随着富有节律的吐纳呼吸,柳鸣杂念四散,精神专注,目光内视,并开始随心所欲地调动身心气息,使之在体内旋回聚散,流转自如。

其修炼没有多久,便觉腹中丹田部位腾起一股淡淡热流,融入四肢百骸之中,顿时感到一阵舒坦。

再修炼一段时间后,柳鸣便感觉自己身躯似乎变得有些灵敏起来,原本的隐隐疼痛变得有些剧烈难忍起来。,仿佛亲眼看着一把尖刀缓缓划过自己身体的皮肤。

但随着其一呼一吸的吐纳,身上的剧痛又仿佛活的一样,并有了方向感似的直往丹田处汇集而去。

经过反复尝试,他终于顺利将全身所有疼痛感都凝在丹田处。接着,在竟融入体内气息中,变成身心的一部分,浑然一体,疼痛感也就完全消失。

调养期间,他饿了便啃一些洞中的肉干,结果本来起码需要休养一个月的伤势,短短数日便无大碍。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柳鸣每天除了练习剑术外,便早晚的修炼一遍无名的呼吸吐纳之法。

少年的柳鸣早已经知道,只有让自己更加强大才能在岛上存活下去。

小时候,只要乾叔不在,柳鸣就老是被别人打得半死,还好借着乾叔的威慑力,并没有人真要他的小命,否则早就一命呜呼了。

十几日后,柳鸣发现随着这吐纳法的修炼,自己不但看到的东西比以前更清晰了一些,听到的声音更加响亮了,力气竟也开始显著增加起来了。

这一天,柳鸣再吐纳修炼完后,当即走到来到石洞外面一处无人的地方,随手捡起一颗鸡蛋大小的石头,目光一扫后,突然一丢而出。

黑影一闪,“砰”的一声,七八丈外一颗碗口小树,当即应声折断。

柳鸣见此,当即大喜过望。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