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前传 凶岛篇二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1-19    作者:忘语


凶岛篇(二)

巨汉回过头来,眼中略带几分惊讶,见柳鸣拉开弓箭正对着自己。神情骤然一厉,身上散放出一阵凶残之气,仿佛要把柳鸣活活的一口吞掉。

“嗖”的一声,未等巨汉出口,少年已果断再次搭箭抬弓,瞄准巨汉头颅一射而出。

巨汉猛一惊,根本来不及闪躲,本能地把头立刻往回一甩,将身前猎物往身前一晃。

“噗”的一声。

箭矢刚好射在白鹿的身躯上,但若巨汉动作慢一点,却可能真洞穿其头颅而过。

巨汉大怒,但未等其再作何反应时,第二枚箭矢也破空而至,其只能身体敏捷的往右一闪,堪堪躲过。

这时,对面的箭矢已经暴雨般的一枚接一枚接连激射而来,丝毫不给巨汉还手的机会。

巨汉虽然一开始还能背负猎物跳跃躲闪,但片刻后就无法支撑的只能将白鹿一抛地上,再往地面一个滚动后,就躲到了如今的灌木之中。

这时,箭矢的勾魂声才嘎然而止。

巨汉犹豫了一下后,才从灌木中谨慎的站起身来,然后恶狠狠的看着对面的少年。

少年仍然抬弓搭箭指向这边,却悬而不放。

巨汉脸色铁青,看了看不远处的白鹿尸体,再看了看对面的少年,当即恶狠狠的说道:

“小子,我记住你了。三天后我要和你在山坡上决斗,我是塘帮的热河,不来的话,你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说完这话,巨汉当即扭头就走。

少年闻言,目光微微一闪,看到巨汉真的远去后,才将手中弓箭放下。

其手中张木弓看似简单,实际弓弦是用狮筋特制而成,柔韧有力,弹性和力度兼具,远比一般弓箭更加具有威胁,否则也不能逼巨汉忍气吞声的离开。

仅过了一日,柳鸣和巨汉的在栖霞林的决斗就已经在岛上传开了。

巨汉无论如何也忍不下这口气,为了怕少年避而不战,查出其姓名叫“柳鸣”后,还特意把自己要和少年决战的事情上报给头目独眼龙。

独眼龙是鹤坡塘帮的头目,其手下都称其为大哥,另一帮派的人称其为独眼龙。

而独眼龙真正名字却很少有人知道。

这也不奇怪,岛屿上的人一般都以各种古怪外号称呼着,在这里,名字和姓氏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鹤坡塘帮是岛屿上四大势力之一。

栖霞林是岛上的公地,鹤坡塘帮占据栖霞林的西边,栖霞林东边是乌云帮的领域,头目是四十出头的光头。

而柳鸣正是乌云帮的人。

巨汉把决战之事已上报给头目,这样他和柳鸣之间的恩怨就瞬间变成两大帮派之间的事。

独眼龙马上派人到乌云帮,来协商柳鸣和巨汉之间的事宜。双方约定让两人在在栖霞林的山坡上决斗,决斗结果是:赢的一方将获得栖霞林未来一年的狩猎权。

于是,栖霞林的山坡上就出现众人围观柳鸣和巨汉决斗的这一幕。

当然鉴于二者体形年龄过于悬殊,决斗时柳鸣可以手持兵器,而巨汉必须赤手空拳。

决斗一开始就非常的激烈,一开始巨汉靠蛮力把冲上前来的柳鸣打翻在地,并赢得周围一阵阵的欢呼。

但随后柳鸣一声不吭的爬地而起,在后面激斗中依靠自己矫捷精敏的身手,一次次避开巨汉横扫而来的铁拳和飞腿,同时用手中一柄铁剑不断的和对方周旋,并趁机给对方留了几处殷红的刀伤。

无论年龄、身体和力量,巨汉都明显占了上风。

但柳鸣的剑法很诡异,左右手可以交换着来回执剑,步伐看上去凌乱无常,身体轻盈,旋转自如,根本没法判断其发力点和剑势。

巨汉尽管一身蛮力,也不敢太大意。

决斗足足进行了半顿饭工夫,柳鸣纵然数次被击倒地上,半边脸孔都高高肿起,巨汉身上也多出十几条大大小小的血槽,有些还在不停往外渗血而出。

巨汉被柳鸣的死缠烂打气得发狂起来,突然双臂大幅度猛的旋了一圈,拳头一握,再双足一个蹬地加速,整个人如离开弓的箭,朝柳鸣一冲而去。

柳鸣见此,瞳孔一缩,右脚往后一个弧线避开巨汉,左手一抖,所中铁剑刺向对方胸口处。

惊人的一幕出现,铁剑骤然穿入巨汉左胸,巨汉丝毫没有躲闪柳鸣的剑,反而对着柳鸣狰狞一笑,硕大拳头一晃的种种击在了少年胸口上。

“轰”的一声!|

柳鸣整个人被一拳带出一丈多远,整个人顿时变得头晕目眩。

巨汉把刺在胸口的剑一拔,再猛力一折。

“砰”的一声,铁剑被折两段,丢到一边。

接着巨汉几步过去,将倒地的柳鸣双手抓起来举过头顶,全力往地上一甩,同时右脚一动,将少年整个人飞出去三丈多远。

看见柳鸣受致命一击,一时间趴在地上再也无法站起来的样子。

鹤坡塘帮这边的人都大声欢呼起来,欢呼声中又参杂着某种过度激动的癫狂。乌云帮的人一脸阴厉,接着又狂骂起来。

“好!”脸上一直不动声色的独眼龙这时终于一声大吼。而乌云帮帮主的光头只是摇摇头。

人群中却有一人面色极其冷静,一双眼一直紧紧的盯着匍匐在地的柳鸣。

就在巨汉大笑一声,再次大步向少年走去的时候。

柳鸣身体却发生了非常微妙的变化,扑在泥土上的脸部飞快殷红发胀起来,脚踝处经脉渐渐绷紧,体内气息停止了流动,血脉却加速运作起来,丹田一热之后,一股巨力之流再慢慢向四处扩散,充溢在全身肌肉之中。

逆天的一幅画面呈现了。

“唰”的一下,柳鸣身躯一动,竟紧贴地面的滑行而出,一把将附近半截铁剑抓在手中,再身躯一个模糊后,就化为一团黑影的从巨汉身边一掠而过。

没等众人看清如何,只见巨汉头仰天一声惨叫,整个身体瞬间栽倒地上。

只见其从下巴到额头赫然划开了一道深深的裂缝,鲜血狂涌而出,眼看已经奄奄一息了。

“秘术”

人群中顿时有人失声出口。

独眼龙更是瞳孔微微一缩,但光头却嘿嘿一笑。

催动秘术之后的柳鸣,再一重新站直身子后,也蓦然全身一疼,一个摇晃后,同样翻身栽倒。

山坡上的气氛突然一凝,大多数人竟不知所措的安静了下来。

但是仅过两、三个呼吸时间之后,围观中又有人兴奋大叫起哄,丝毫不管中间倒地两人。

这时,一个满面疤痕的五十来碎的男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一把将昏厥在地的柳鸣抱起,然后单手拨开人群,一言不发的往外走去。

光头和独眼二人对此却视若无睹,反而互相望了一眼。

“既然我乌云帮赢了,这整个的栖霞林下一年便归我乌云帮所有了。”光头淡淡的开口了。

“哼,此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独眼龙本来对这次对决可是势在必得的,以为巨汉赢柳鸣这个小屁孩根本不成问题,才把栖霞林当做这次决战的赌注,没想到结果却如此失望,当即哼了一声后,目光一转,落在了场地中间的巨汉身上。

巨汉躺在地上这时已经没有力气喊叫了,只能发出可怜的呻吟。

独眼龙脸上肌肉抽搐一下后,蓦然走了过去。

巨汉见此,当即双眼带着哀求的神情,同时一只手颤巍巍的抬起,朝独眼龙伸去。

独眼龙眼中却露出一丝厌恶之色,猛然蹲下身来,一手抓住巨汉的头,一手从腰间拔出短刀,往其脖子上一抹切断其喉咙,然后卒了一声 “废物”,才再次起身。

“这笔账咱们以后再算!”

独眼龙再下一句狠话,就带着在场大半人,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

晚上,凶岛东边某处山谷,山谷上空飘着浓浓的黑云,丝毫看不见星空。这里正是乌云帮的窝点。

一条溪水从谷中流过,山谷两边是高不可攀的悬崖绝壁,两边的悬崖顶上各有一个木头搭建的瞭望塔。溪水上下各有一座木桥通向谷中,桥上又来回的人员日夜守卫着。没有这两座桥,无人能进谷中。

谷中仅有的几间木屋中,一群人围在火边大声欢呼,一些野物在火上整只整只地烤着。

其中最大一间屋子中。光头正设宴为今日胜利获得地盘庆贺,席上有六七名帮派头目,先前抱走柳鸣的丑陋男子赫然在列。

席间,光头端一杯酒走向男子,说道:

“乾叔,我敬你一杯,你那小子今天干得不错。”

乾叔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将酒一饮而尽。

“来,乾叔。我也敬你一杯。”这时,旁边一竖眉宽脸的大汉也前来向大汉敬酒。

“要不是当年乾叔出面,决意要收留这个小屁孩。我早把他杀了泡酒喝了。”宽脸大汉敬完酒后这般说着,众人哈哈大笑。

“乾叔,要不干脆叫那小孩拜我为师。我来教他几门独家绝学,保证此小子以后威震整个凶岛。”另一大汉说道。

“人家连闭息术这种秘术都能使,才不会稀罕你那点偷鸡摸狗的功夫,还‘绝学’呢。”另有人嘲弄说道。

宽脸汉一脸不服气,“谁说我没有绝学,谁要尝一尝本大爷称霸孤岛的毒阴手。”

山谷木屋里的群人互相调侃嘲讽着。

距此稍远距离的一座山脉中的山洞中,洞内简陋不堪,除了一张铺着虎皮的石床,一张长弓,就没有任何家具之说,地上还掉着写灰白动物骨头制作的工具。

洞中石床上,柳鸣衣着破烂,脸有淤青肿胀着,昏迷不醒,且喃喃自语,额头上并渗出大把大把的冷汗。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