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里那些动人的瞬间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1-17    作者:忘语


一本小说能不能让人记住,我觉得关键要看中间有没有那么几个动人的瞬间。凡人的成功之处便在与此,亲情的感动,现实的触动,数宝的激动,红颜的冲动……一点一点将人代入主角的世界,体味他的人生百态。魔天到现在,虽然还没有完全铺开,但却也有那么几个动人的瞬间,让大家津津乐道。

1.亲情的感动—收养如屏
原文:乾如屏自从柳鸣将其从重病中救出后,也一下对这位新出现的“鸣大哥”表现的依赖异常,甚至开始几天连睡觉时都必须一只手抓着柳鸣衣襟,才能安心入睡。一副生怕第二天醒来。“鸣大哥”再将其抛弃掉的可怜模样。
柳鸣自然对这位名和乾叔大有关系的瘦弱女童,也怜惜异常,在途中对其一些小要求也几乎有求必应,甚至有时还会施展一些简单法术,逗得其一路上“咯咯”的笑声不断。
为了照顾乾如屏身体,他自然不能用腾空术在空中直接飞行,而是在出发时雇了一辆马车。这才亲自赶车的载着女童一路向玄京出发的。
魔天里柳鸣没有父母,没有亲人,唯一的亲情一股脑都给了乾如屏。谁说柳鸣无情,谁说修仙无义,只是没有找到一个真正让你怜悯怜惜,忍不住都要呵护一番的人罢了。想一想吧,柳鸣要真对一个人好,羡煞多少人。

2.青春骚动—与绣娘七世轮回
原文:好了,张师侄醒过来了。”
法阵外冷月师太等天月宗人见此,均都大喜之极。
虽然外面真实时间只不过过去了半日而已,但对他来说却好像过去了数百年一般,其目光一扫殿众人,不由的神识有些恍惚。
“柳师侄这次做的很好,这一次能救出绣娘来,你居功最伟了。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也绝不会食言的。”叶天眉却在这时走到了柳鸣这边,看其这般模样后,忽然一笑的说道。
柳呜自然口中谦虚了一番,并抽空看了那边的张绣娘一眼。
只见此女也已经脸色有些发白地走下了玉床,竟似乎心有灵犀般的也向柳鸣这边看了过来。
二者目光一接触后,均都心中一颤,均下意识的避了开来。
虽然虚幻世界中发生的一切,根本是虚无缥缈之物,但二人七世间的共同生活还历历在目,犹如在昨日发生一般。
这怎不让二人心中有些异样的。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总让人不胜娇羞。七世轮回,即使心如钢铁也能化成绕指柔。两人双目对视的一瞬间,包含了多少复杂的情愫,又隐藏了多少话语,一切都在不言中。

3.惊鸿一瞥,动情一吻。
原文:就在火焰爆发的瞬间,叶天眉身上的白色裙衫瞬间化为飞灰,洁白如玉的身体,就这样赤 裸 裸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看着火焰之中如羊脂白玉般的娇躯,柳鸣一时间怔住了,不禁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绝色容颜的配上洁白如玉的肌肤,再加上那光滑笔直小腿,纤细的腰肢,在红蓝火焰的衬托下,此情此景实在是充满了无尽的诱惑。
柳鸣心跳猛地加快了几分,目光深深的被吸引住了,一时间无法自拔,就连呼吸也不知不觉变得急促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叶天眉也是瞪大了美目,同样怔住了当场,一时间竟忘记了遮掩一下自己的身体。
不过也就是这一声稍重些的深深呼吸之声,终于让面前的赤 裸佳人,清醒了过来
柳鸣见此,几乎下意识的又欺身上前,两臂一个模糊后,竟一把抱住了正在施法的叶天眉,并骤然发力死死抱紧。
就在身体被抱住的瞬间,叶天眉只觉身躯已微一僵,体内刚刚提起的一丝法力,顿时溃散而开,口鼻间尽是浓浓的男子气息,让其惊怒之下,却不由的浑身发软,再也提不起丝毫的力气。
纵然一向冷静,但低首看着怀中的绝色女子,再略一联想起先前所看到香艳情景,再也忍不住的一低首,大嘴一张的直接含住了女子的香唇。
叶天眉一双美目骤然间睁得老大,脸上表情更是一下凝滞起来,但身子越发香软无力,竟然一时间没有挣扎之意。

发乎情而止乎礼,与其说柳鸣很谨慎不如说忘大很克制。如此香艳的场景,却一点也不色 情,这正是魔天动人的地方。

4.大比落幕,转身落寞
原文:矮胖男子宣布过程中,一些前来观战的真丹境强者则纷纷从观战席上一跃而起,化作道道颜色各异的霞光破空而去。
不多时,玉台之上原本济济一堂的数十名真丹境强者,便走了大半有余。
获得第一的弟子,却几乎都是当场被收入内门的,而今这些掌座长老们,却纷纷离去,甚至都没有一人向此次排名第一的柳鸣多看一眼,自然就已经说明了他们的选择。
江重本想上前对其勉励一番,但见此情形也只能摇了摇头。梁战歌也叹息了一声,并直接招呼飘鸿院弟子一声,一同离开了山峰。
其他几名原本对柳鸣有些心动的各个山峰的长老,在从张茂口中最终确定柳鸣的确为三灵脉资质的情况下,并且也没有其他灵体在身后,一番斟酌过后,也都真正打消了将其招入门下的念头。
柳鸣的落寞,我在上一个帖子里说过了。这里我不想评谁是谁非,只想说,真实的东西才最有生命力。如果也像其他人写的,大比第一,拜入内门,颇受器重,获得传承,大放异彩……那么,忘大就不是忘大了,而我们也就像进了桑拿房,看完就完,爽过就忘了。

5.柳鸣冒死,天媚不屈
原文:白袍青年问道:“怎么样,在下表面可还入仙子法眼中,现在可否答应成为本皇道侣了?”
叶天眉没有立刻回答他,沉默片刻后,突然玉手一指附近的柳鸣,声音宛如冰下流泉般清冷开口道:“让我答应亦可,但却要先放他离开。”
但声音还未落下,白袍青年脸上刚浮现的一丝笑意,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看了看柳鸣所在一眼后,才冷冷的说道:
“事已至此。你又有何资格与本皇谈论条件。至于你师侄,也必须如他人一般接下一掌,方有保命资格!”
“既然这样,那就休想我当你的什么双修伴侣了!你出手吧!”叶天眉面无表情的沉默了片刻后,将手中银剑一抖后,竟淡淡的如此回道。
这话一出口,让在场的众人又是一惊。到了这时,恐怕任谁也都看出此女和柳鸣间关系,非同一般了。
这时。在一旁的柳鸣,脸上神色虽平静如常,但心中早已惊涛骇浪般的翻滚不定,胸口全都充斥了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心中一热之下,忽然身形一晃,就带着一连串残影的出现在了叶天眉身边处。
天眉一惊,刚想冲其说些什么,柳鸣却冲其一笑的摆摆手然后缓缓转首看向海妖皇,平静的说道:
“在下不才,但请海皇阁下赐掌!”
白袍青年见柳鸣竟然主动上前邀掌。也没有立刻说话,眼睛微眯起的打量了一番眼前这名只有凝液境中期的青年,又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叶天眉,发现对方神情看似平静,但看向柳鸣的目光却隐有一丝激动之色,心中顿时有了几分恍然,当即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哼了一声后,冰冷的说道:‘既然你主动邀掌,那么,本皇如你所愿便是!”

一个誓死护卫,一个绝不拖累。这一幕让两个看似都很冷漠的人,心里都燃起了一团火。没有更多的甜言蜜语,没有更多的山盟海誓,一个眼神,一个举动,比任何话都管用。从中我看到了坚他们的坚决,也让我更期盼他们的坚守。

6.沙漠幽笛,思乡情切。
自从踏入修炼界开始,他心中所思所想从未离开过修炼二字,这么多年下来,还真是有些累了。
望无际的黑色荒漠,浩渺万里,坦荡无垠,在昏黄色的天空映衬下,显得极其壮观!
如此景象,使人一望之下,便陡升起一股寂寥悲怆之感。
柳鸣怔怔的看了一阵,心境竟然有些空灵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心中一动下,单手一个翻转,手中蓦然多出了一块银白色矿石。
呼啦一下!
柳鸣手上徒然燃起了一团赤色火焰,将矿石裹在其中,顷刻间便融化成了一团银色液体。
另一只手则轻轻一抚下,液体凝固成形,片刻之后便化为了一杆约莫两尺长的银色长箫。
柳鸣眼中泛起一丝追忆之色,将银萧放在了嘴边吹奏起来。
一阵幽然的箫声缓缓奏起,如升腾的云雾一般,飘渺无依,悠远绵长。
箫声一会儿婉转凄清,一会儿悲凉高亢,一会儿又低低如丝,让人闻之不由的心思牵动,神色惘然。
箫技,还是他幼小时在凶岛上跟一位精通此道的囚徒所学,虽然自从踏上修仙路以后,还是第一次有时间再次吹奏,但和以相比仍是天壤之别。
随着其心中所思,箫声中不由自主的蕴含了淡淡的思乡之情,音调越发低沉婉转。
每个游子心中都有一个放不下的故,那里有儿时的回忆,有父母的牵挂,有太多太多的眷恋。都说柳鸣冷漠,其实他只是被现实的残酷逼着伪装起来了而已。只要还有希望,他都不会放弃。而当他处在这诡漠之中,找不到出路,看不到希望时,这最后的伪装也被他卸下来了。我们是否也曾经在异乡漂泊过,我们是否也有孤独无助过,我们又是否有一支幽笛来排解心中的寂寞。很多人都说找不到柳鸣修炼的源动力,一开始我也是,但看到沙漠幽笛,我仿佛感觉到了一点点。

8.萍水相逢,江湖相忘。
原文:此刻的沙楚儿,俏足而立,雪白藕臂交叉于后背,外露的一双美眸中秋水流转,望着小沙丘上的灰袍青年。
远处吹来的徐徐微风,不时将透明的白纱微微掀起,露出其中一张吹弹可破的倾世容颜,同时扬起了淡淡的黑色沙尘,在宛转悠扬的箫声衬托下,吹拂在脸上似乎也柔和了起来。
柳鸣却仿若未觉一般,兀自吹奏着口中的银白色长箫,仿佛这一刻,天地之间,只有手中的这一支长箫,再无其他。
而少女也就这般静静的站着,一动不动的倾听着箫声,目中渐渐有些迷离起来。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荒漠飞烟,孤凉沙丘,对空吹箫的男子,静静聆听的妙龄少女,这一切,勾勒出了一幅凄美苍凉的画卷,隐隐透出一股飘逸空灵之感。

柳鸣将要离去时:却见沙族人群之前,一个娇柔的白色身影正凭风而立,一双美某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目光之中有些许期盼,还有一些迟疑,同时还带着一丝哀怨。
正是沙楚儿此女。
忽然一股狂风呼啸而过,将此一身白色裙衫吹得猎猎作响,而原本遮住其脸颊的透明白纱竟无声的滑落下来。

顿时,一张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顿时展露无遗,似乎将这有些昏暗的四周,都照亮了几分。
柳鸣脸上闪过一丝恍惚之色,不禁回想起了这些时日以来,与此女在城外沙丘聊天的一幕幕情景。
他心中微叹了一口气。面上却微微一笑,接着嘴唇微动的传音过去:
“沙姑娘。在下就此别过了,有缘日后再见。”
沙楚儿闻言。纤弱的身形一颤,张了张嘴,正要说些什么,却见青灵巨手一挥,一道金色霞光顿时裹住了柳鸣,将其直接卷入了空间裂缝之中。

柳鸣不滥情,但也绝不寡情。故事发展到现在,与柳鸣发生感情交集的有四五个女子了,迦蓝算得上是青梅竹马,沙楚儿应该是萍水相逢,叶天媚是邂逅艳遇,张绣娘则是患难与共。每个人都可能与柳鸣发生点什么,但到目前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当然天媚和珈蓝之间的事纯粹是个意外。看到沙楚儿那楚楚动人的身影和幽怨哀思的眼神时,我也多么希望柳鸣能够潇洒地抱得美人归,但他却毅然决然地离去了。我不得不再说说现实,也许是柳鸣还没有想好,也许是他内心早已有所属,既然给不了承诺,那就不要给一丝希望,看似无情,实则深情。本帖转载自贴吧书友闽南小卒 贡献,书迷有你更精彩,转载只为了更多的人阅读,我们本站尊重和理解每一位读者,谢谢。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