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7将军魔颅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1-17    作者:忘语


柳鸣单手一掐诀,神识扩散出去,瞬间笼罩了整个村子。

片刻之后,当他收回了神识之力,低低的叹息了一声。

刚刚他仔细探查了一番,这里确实就是当初的那个叶姓修士的后代居住之地,村落中心的祠堂上供奉了祖先的灵牌。

祠堂的地下,散发出了一阵隐晦的法力波动,这是一个和青岗山之中的封印很是相似的阵法禁制,作用是保护着整个村子不会被青冈山的鬼物袭击。

他之所以叹息,是因为神识一扫之下,整个村落一百多人,竟然大都是没有丝毫法力的凡人,唯一一名有法力修为之人,却也仅仅是一名灵徒后期的老者罢了。

一个真丹境修士遗留的家族,竟然衰败到了这个地步。

若是那个叶姓修士没有留下世代守护青冈山的职责,而是带着其族人到一处天地元气浓密的地方,现在叶家坳极有可能已经发展成了一个修士家族。

想到这里,柳鸣对这位叶姓修士的所为,也不由感到一些钦佩。

随后,他在山峰附近找了一个山洞,盘膝打坐,静静等待天明。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几个时辰过后,叶家坳所处山脉的上空,一轮皎洁圆月拨云而出,赫然已到了深夜时分。

与此同时,远处的青岗山外围的鬼雾忽然剧烈的翻滚了起来,一波又一波,如同海波一般,汹汹而来。朝着青冈山主峰聚拢而去。

轰隆隆!

整个青岗山主峰也开始晃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

柳鸣脸上露出了惊愕的神色,很快一股黑气托住了他的身体。从山洞中一窜而出,朝着青岗山主峰方向飞去。

远处的山脉震动。叶家坳中的村民自然也感觉到了,纷纷从屋内走了出来,脚下的大地明显传来了颤动的感觉,仿佛地震一般。

“发生了什么?”

“似乎又是从青杀口那边传来的!”

“诸位勿乱!此时待在叶家坳中才是最安全的!”正当村民们有些方寸大乱之际,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句苍老但威严的声音,让众人为之一静。

但见一名身着粗布的魁梧老者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其手中正搀着一个六七岁的男童。

此人看上去约莫六七十岁模样,精神矍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法力波动。正是此前柳鸣发现的村中唯一一名修炼者。

而其身旁的男童,长得十分的可爱,一身打满补丁的粗布衣衫,水汪汪的眼睛中隐隐有淡淡金光流转,而瞳孔却似乎是碧绿色的,不时好奇的东张西望,似乎对附近发生的一切仿若未闻一般。

“大长老,最近这异象越来越频繁了,还请考虑一下迁族的建议吧!”

“是啊!一旦那些东西真出来了。我们这些凡人,怎么可能抵挡得住!”

“此事我已有安排,明日一早,我会逐步安排大家迁移的。”老者此刻正仰首望向远方青冈山位置。眉头微蹙,声音依旧充满着威严,但却隐隐透露着一丝疲倦之意。

……

青冈山主峰附近。一道黑光一闪,现出了柳鸣的身影。神色严峻。

在其后面跟着一名绿衣童子,正是飞儿。

山峰周围的鬼雾翻涌的越来越厉害。忽然一声霹雳巨响,一道巨大的红色光柱突然从青冈山主峰的某个不知名处喷射而出,直冲上漆黑的夜空。

一股猛烈的劲风扑面而至,柳鸣身在半空,被这气浪推得往后飞出了数丈才站稳身体。

青冈山主峰震动的不停,不少大大小小的山石也开始坠落而下了,鬼雾之中传出了阵阵兴奋的嘶吼声音,仿佛地狱中的厉鬼即将冲破封锁,降临人世。

柳鸣经过一开始的惊愕,此刻已经平静了下来。

这番剧变,显然是被封印在此的鬼物准备趁着午夜阴气最浓郁之时,开始冲击封印了。

便在此刻,一道接着一道的巨大红光从青冈山脉的许多地方喷发而出。

红色光柱一共有八道,很快将整个山体都笼罩在了一片红芒光影之下。

杀杀杀!

一股暴虐,凶横的意念从红光的下方奔涌而出,红光仿佛收到了冲击,剧烈的震荡了起来。

柳鸣脸色微微一白,这股暴虐的意识也传送到了他的脑海之中。

刹那间,他的脑海之中赫然浮现出一幕刀山箭雨,头颅垒山,血流成河,金戈铁马的战场厮杀的惨烈场景!

“哼!”

柳鸣单手掐诀,一指眉心,顿时一股清凉之意从神识海中一涌而出,瞬间流过全身经脉各处,并旋即再次冲入头颅之中。

脑海之中一震,这股意念瞬间化解,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任凭这红光笼罩,却再无任何异像幻觉出现了。

“果然,此地的鬼物都是战场冤魂所化,看来封印是坚持不了多久了,也就因此,飞儿才能轻易感应这里的异常。”柳鸣喃喃自语道,同时周身泛起了一圈圈淡淡的黑色涟漪,双目射出两道幽光,往前一扫而去。

他的瞳孔之中,顿时映照出在这红光深处,破开层层鬼雾,在此山主峰地下约百余丈处,有七根通体红色的石柱围住了中间一根更粗一些的绿色石柱,绿色石柱下似乎镇压着了一团漆黑的影子。

不过这些石柱已经有些倾斜了,最中间那根绿色柱子表面,赫然有一条从上至下的裂痕,赫然将石柱分成了两半。

黑影仰天发出了一声愤恨的嚎叫,引得石柱又是一阵剧烈的摇曳,而中间的石柱裂痕更深了几分,几乎便要破碎开来。

柳鸣见此,连忙将幽冥寻魂术一收,同时将龙虎冥狱功运到了极致,身上的黑光陡然大放,如同黑色火焰一般熊熊燃烧起来。

他刚刚施法结束,封印之中的黑影再一次爆发出了一声咆哮,镇压其的绿色石柱,终于嘭的一声,从中间碎裂了开来。

而周围的七根红色石柱,也以某种顺序一一溃散开来。

轰隆隆!

整个青冈山主峰赫然从半山腰断裂,巨大的山体缓缓倾倒了下来,大地疯狂的颤抖了一阵,才慢慢平息下来。

一道数丈粗细的巨大漆黑光柱从倾倒的山脉腾飞而出,冲上了半空。

“嘎嘎嘎,一千年!足足过了一千年!本将军终于再一次重见天日了!杀杀杀!”黑气之中传出了一阵金属摩擦般刺耳的声音。

黑色光柱缓缓消散,一个被黑气缭绕的巨物,赫然出现在了柳鸣的面前。

竟是一个青黑色的巨大头颅!

头颅头上戴着一个锈迹斑斑的头盔,殷红的盔缨后坠,脸部肌肤虽然已经发青干枯,但眉宇间却隐隐可见其当年勃勃英气,一看便可知晓,当年曾是一名驰骋沙场的猛将!

此时,这颗将军头颅一对血红的虎目,正一动不动的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柳鸣和飞颅。

“竟然又是一颗飞颅,难怪飞儿此前如此的骚动不安,原来是感觉到了同族气息!”柳鸣见此,心中吃了一惊,随即又露出一丝恍然。

魔头虽然一般只是从秽气中凝聚诞生,并不算是纯粹的鬼物,但在这种阴气之地中诞生的魔头,从某种意义上说,又和真正鬼物是一般无二的,并且大都更加的凶悍残暴。。

飞儿见到不远处的将军头颅,浑身发颤的裂了裂嘴角,下意识发出了低沉的吼声。

与此同时,下方的鬼雾此刻忽然传出了一阵阵鬼哭狼嚎般的声音,一股如有实质的黑气从封印之地一涌而出,黑气弥漫之间,隐约有无数的阴魂鬼怪正从其中涌出。

“吼吼……”这些鬼怪也都发出了兴奋的吼叫声。

柳鸣眉头一皱,这些鬼物显然和魔头一样被封印在了此地,不同于他之前碰到的腐角猴,这些鬼物一个个虽然没有实体,但煞气却是极重。

阴魂鬼怪之后,更是出现了一队队身穿铠甲的士兵军魂,手持刀剑长戈,阴风缭绕,杀气滔天,大都拥有接近凝液期的实力。

“人类修士!”

将军魔头用愤恨的目光死死盯着柳鸣,嘴唇开合间,发出一阵刺耳低沉的声音:

“你这贼子,莫不是那叶姓牛鼻子的同党?那叶姓牛鼻子何在?封印了本将军千年之久,今日定要将其挫骨扬灰,以儆效尤!”

“看来阁下被封印太久,脑袋已经不太灵光了!叶前辈早已坐化,不过你这么想去见他,在下倒可以勉为其难的送你一程!”柳鸣双目一眯后,淡淡说道。

“你说什么……”巨大将军头颅闻言,当即暴怒起来。

“飞儿,你去将后面那些阴魂给收拾掉,这个魔头就由我收拾。”柳鸣却根本不再理睬对面将军头颅,反而向一旁飞儿吩咐道。

飞颅连连点头,双手握住脖颈处的项珠,身上绿光一闪,原地滴溜溜一转下,便化为了九颗一般无二的头颅,朝两侧正蜂拥而至的阴魂飞去。

身处半空中,九颗飞颅头上万千绿色发丝纷纷激射而出,如疾风骤雨一般罩向了那数百个阴魂。

那些阴魂煞气极重,虽然被困那么多年,只有一些本能神通,修为也根本不及飞儿,但曾经都是骁勇善战的兵士,倒也悍不畏死的挥舞着手中的刀剑迎了上去。

一时间,杀声四起。(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