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斩兽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1-07    作者:忘语


斩杀香獐兽

“此兽被困于这连环禁空阵中,如今已无计可施。叶道友只需动用元灵飞剑,给其致命一击即可。”微胖老者见此,长出了一口气,扭首笑吟吟的冲柳鸣说道。

风清陌则冷冷的望向柳鸣,同样没有要自己动手的意思。

柳鸣闻言,心念飞快一转,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点下头,单手一掐诀,一股股精纯的法力源源不断的从体垩内的一百四十三颗结晶之中狂涌而出,疯狂的灌注到了金色小剑之中。

金色小剑蓦然发出一声尖锐嗡鸣,在虚空之中微微一颤之后,迎风暴涨到十余丈之长,顿时金光四射,一股庞然剑意冲天而起。

“斩。”

随着他一指点出,一道十余丈长剑光顿时冲法阵处一斩而下。

微胖老者见状,眼中异色再次一闪即逝,双手连连掐诀,下方的深蓝色光幕忽然裂开一道狭长的开口,金色剑光恰好从裂缝中一闪而入。

金色剑光方一没入法阵中,顿时微微一凝,同样受到了一些限制,速度便骤然慢上了数倍不止!

柳鸣见此,眉梢微微一挑。

看来这溟水法阵对虚空飞剑也同样一定的禁制作用了。

虽然金色剑光下落之势头一缓,但从中散发出的犀利奇寒仍先一步一卷而下。

下方的香獐兽一个激灵,口中一声尖鸣体表灰气猛然一个高涨,竟在在剑光落下的瞬间,身形恰到好处的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带着绳索的瞬移出了丈许远距离。

金光一闪,滚滚剑光几乎紧擦其射去的一卷而下,“呲啦”一声的在其身上割裂出了一道尺许深的伤口!

“嗷呜!”

虚空香獐兽吃痛的一声怒吼,灰色血液从伤口中喷射垩出来,但下一刻,表面灰色雾气一阵流转下,伤口马上就回复如初了。

而当柳鸣手中法剑决一催想要再次催动虚空剑砍向此兽之时,变故徒生!

香獐兽双目之中忽然闪过一丝狡黠之色,血光一盛,张口吐出一颗灰蒙蒙的妖丹。

妖丹滴溜溜一转,从中喷出一道灰色光霞,一个翻卷之下,便将其身体及妖丹包裹进了其中。

“砰砰几声此兽体表的蓝色绳索瞬间在灰光中寸寸碎裂而开,接着其身形骤然一个模糊,化作一颗模糊不清的灰色雾球,向法阵上方裂开之处一一闪射去。

“不好,大意了!别让它跑了!”

微胖老者见状,当即面色大变,当即双手掐诀,一道蓝光打在法阵之上狭长的裂口开始弥合起来。

柳鸣脸色一沉,单手一掐诀,金色剑光在法阵中一个盘旋,就紧追香獐兽而去。

但是因为法阵之力限制下,速度却远远无法和从前相比,金色剑光在湖水中连续几个闪动,却一时间无法追上香獐兽。

这时风清陌却哼了一声,从袖中扔出一打厚厚的白色符箓,同时口吐一个“封”字。

瞬间,白色符箓在法阵上方炸裂而开,化作一缕缕白气填入蓝色光幕的缝隙之处。

与此同时,缝隙却在胖老者拼命催动法阵下也正飞快的弥合缩小,转眼间就只有数尺宽大了。

下方法阵中的香獐兽几个瞬移后,距离出口处仅仅数丈之遥,见此情形…浑身的灰雾再次滴溜溜的一个凝聚,“嗖”的一声,妖丹化为一团黑光的向上激垩射而出,正要击在了缝隙处。

轰隆隆一声巨响!

蓝色光幕中顿时一颗黑色骄阳爆发而出,原本就快合上缝隙顿时在惊人冲击波动中,再次被炸出一个巨大的口子虚空香獐只是一个模糊,就瞬间从中遁出。

此兽一离开溟水阵,毫不迟疑的身形一个模糊,在虚空之中连续两个闪动之后,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竟然自爆妖丹了!”

风清陌见此大怒!

柳呜则眉头微微一皱,一个招手,金色剑光随着法阵的缺口飞射而出,在其身前一个盘旋,光芒一敛的重新还原成了金色小剑。

“少主莫慌,此兽方才被困溟水阵中,接连催动瞬移神通,法力消耗不小,如今又自爆妖丹,修为受损之下,肯定逃不远,快将紫晶貂放出,我们继续追!”

黄长垩老雀仍是一脸淡定之色,不紧不慢的说道。

风清陌这才有些恍然,当即再次一拍腰间,一道紫色霞光一卷而出,正是那只紫晶貂。

他手臂一抖,手指上裂开一个大口,飞出一滴精血,让紫晶貂一口吞下后,就冲香獐兽逃走方向一点,同时口中一声低喝。

紫晶貂一声低鸣后,就身躯一弹,化作一道紫色晶光朝同一方向激垩射而去。

风清陌忙一催法决,浑身白色雾气一个翻涌,化作一道白光紧追而去。

柳鸣也二话不说的一掐剑诀,身前虚空飞剑金光一闪,将自己身形一卷的化作金虹的破空而去。

那微胖老者见柳鸣离去后,脸上雀立刻换上一副若有所思之色,在原地逗留了半晌之后,才足踩一朵白云,紧随二人所在方向跟了上去。

这紫晶貂虽然修为不高,但却极为机敏,如今似乎知晓了虚空香獐兽受伤不轻,故而一路毫不犹豫的追赶而去。

前方被灰色雾气所包裹的虚空香獐兽,正如那金玉宗微胖老者所料,不仅法力损耗颇多,且由于自爆了真丹的缘故,气息也孱弱了不少,虽然离开了溟水阵的疏忽,但如今每一次瞬移,也不过能移出不足六七丈了。

但即便如此其速度还是快的惊人,且狡猾异常,不断朝一些瘴雾密布的犄角旮旯之地逃窜而去。

三人若不是有紫晶貂的带路,有几次恐怕真要被其给甩了。

结果三人紧追不舍的追了半时辰之久,才在某座山峰附近,再次追上了此兽。

此时的香獐兽,浑身鲜血淋漓,身上的毛发大多已经成了血垩染之色,而其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大不如前,在被发现之前正蜷缩在山脚下一处水潭旁边趴着,周围一股股灰雾源源不断的钻入其身体之中,仿佛在吸收着毒雾补充法力。

不过,它在一发现紫晶貂与柳鸣三人遁光,香獐兽目中厉色一闪,便再次将浑身灰气一凝,又一连几个闪动的飞跃出了数十丈。

柳鸣三人虽说遁速不慢但没有了法阵的帮助,显然也无法将其轻易拦下,只能各自催动遁术的紧跟下去。

他们方跟出了百余里,意外的一幕骤然发生了。

虚空香獐兽再飞过某个山谷上空时,突然发出一阵呜呜之声,并放慢了速度,浑身的灰色鲜血再一次从皮毛之下渗透而出,似乎伤势又加重了几分的样子。

柳鸣见状神色一动将法力注入胸前的八足海兽之中,八足海兽发出哧哧一个怪叫之后,一对银色肉翅赫然在身后显现,并狠狠一扇。

“嗖”的一声。

柳呜所化金光一个模糊,就出现在了三十丈外的虚空处,如此连连几个闪动之后,终于追到了香獐兽近前处。

他当即袖子一抬一颗黑蒙蒙的圆珠飞射而出,在虚空之中滴溜溜的一转之后,化作一座小山虚影一落而下。

“轰”的一声传来!

香獐兽面前虚空,一阵气浪翻滚,一座十余丈高的小山虚影清晰可见,正是那颗掺杂了金息土的重水珠。

虚空兽一惊急忙一个转身,另一个方向瞬移而去。

就在这时,一股淡淡香气一卷而开,同时一股劲风随之而至,化作一道无形的风墙阻挡在了香獐兽的面前。

“终于让我抓到了!”

风中白光一闪,露出了风清陌的身形,其手中正抓着一把微微闪动的白色羽扇,死死盯着香獐兽,眼中闪过兴奋之色。

另一边,胖老者也一闪的到了附近处二话不说的单手一甩,一道红光射垩出在虚空之中一个盘旋,就幻化成了一条赤色小蛇向香獐兽激垩射而去。

“捆!”

胖老者口中一声低喝,单手轻轻一指。

赤色小蛇在虚空中骤然一个加速,便鬼魅般出现在香獐兽身旁,闪电般的一个缠绕,就便将此兽捆了个严严实实。

“噗”的一声。

赤色小蛇双目之中红光一闪之后,就此化作了一条火焰包裹的绳索,汹汹燃烧起来。

香獐兽一声哀鸣,当即化为一团火球的向下方山谷坠落而起,并轰的一声,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洞,并拼命打滚起来,但诡异的是,任凭其如何翻滚,其身上烈焰竟丝毫不见减熄。

“哈哈,黄长垩老的赤蛇绳果垩然名不虚传,如此一来此兽想必无法再逃脱了!”风清陌见此,大喜的说道。

但就在这时,下方巨坑中的香獐兽,身体骤然一缩后,又诡异的涨大起来,原本两三丈大小身形,片刻间就化作了十余丈之大,并浑身灰气狂卷不已,硬是撑的火焰包裹绳索有些要涨断的模样。

胖老者和风清陌见此都是一惊,但未等他们二人采取何行动时,另一边的柳鸣,却双目一眯后,口吐一声“身剑合一”

下一刻,一道十几丈长的金色剑光席卷而下,一闪而逝后,就击溃香獐兽护体灰气,并从其身躯中洞穿而过。

“砰”的一声!

整个香獐兽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在原地炸裂而开,顿时一团团灰色鲜血从其体垩内喷涌而出,溅得附近地面一片皆是,同时一股腥臭的气息瞬间弥漫而开。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