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6约斗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1-04    作者:忘语


“是……是晚辈有眼无珠,不知是真丹前辈驾临。那紫晶貂三日之后我……我朋友便会送来,届时前辈可以过来拿取,只需要……六十万灵石即可。不过,那位化晶……”魁梧大汉几乎是瘫倒在地上,微微颤颤的说道,但价码却还是被其抬高了不少。

“灵石不是什么问题,至于那化晶境小辈,你让他尽管找我好了。但若是给我的消息不实,哪怕你跑到天涯海角,也休想活命。”白衣修士大模大样的说完后,便袖子一抖的返身离开了店铺。

魁梧大汉这才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他在这小坊市做生意也有十余年之久了,高阶修士也见过不少,但能让其感到如此可怕的真丹境界修士,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但他毕竟也算是见多识广之人,眼珠滴溜溜的一转之后,便恢复了若无其事的样子。

有这位真丹境强者作为靠山,其自然不用再在乎柳鸣先前所说的话语了。

数日后,柳鸣如约再次来到了百猎斋。

结果他方一踏进店门,只见那魁梧大汉迎上了上来,并忙抱拳说道:

“前辈您来晚了……就在大约半个时辰之前,一名实力不在您之下白衣前辈突然到了小店,点名要紫晶貂。在下对其说仅有一只,已经被前辈您给预定掉了。谁知这位白衣前辈二话不说的将在下控制住,强行的搜走了那紫晶貂。”

魁梧大汉说到此处,已满脸无奈之色。

柳鸣闻言微微一怔,但马上脸色一沉。身上一股奇寒之意一卷而出。

对面大汉一个激灵,急忙又从身上摸出一张紫光濛濛的符箓。口风一转的说道:

“不过前辈,晚辈在那紫晶貂身上动了一些小手脚,这里有一张紫晶符,乃是我那朋友亲手制作,原本是因为怕紫晶貂逃跑而备着的,里面含有一滴那只紫晶貂的精血,方圆万里之内,皆可以通过此符箓上的感应,寻找到那紫晶貂的下落。那人方才离去半个时辰的时间。依前辈的本事,或许还能追上此人。”

“哼,你倒是准备的后手不少!此符若是有效也就罢了,若是没有让我找到那人,你就自求多福吧。”

柳鸣淡淡打量了大汉一眼,单手一招,一把将紫色符箓摄到手中,留下这么一句后,便转身向外走去。

“前辈在上。小的哪敢有半分欺瞒……”后方再次传来了大汉急忙分辨的话语。

柳鸣心中冷哼一声,方一走出大门,就直接腾空而起。

眼下也不是与这魁梧大汉计较的时候,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紫晶貂重要。

他身在半空中,手中法力一凝,朝紫色符箓之上轻轻一点。一道法力瞬间涌入其中。

顿时整张符箓在其手中紫光大放,再滴溜溜的一凝。忽然化作一个箭头指向了东边一处山脉之中。

柳鸣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当即足下黑云一起。向某个方向一飘而去。

店铺之内,魁梧大汉隐隐感觉到柳鸣已经离去,脸色阴晴变化一番后,猛然一跺足的收拾下东西,将店铺大门一关,也悄然的离开了坊市。

一盏茶工夫后,,柳鸣跟随着手中符箓的指引,七拐八拐之下,竟然又来到了坊市中心处的某个街道上。

在此街道尽头一家颇具规模,专卖布阵器具的店铺门前,柳鸣一闪而入后,一眼就看见了那名魁梧大汉口中的修为不再其之下的修士。

此人果然一身白衣,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店铺中一套布阵法器。

柳鸣神念一扫,心中微微一沉,对方竟然是真丹初期修为,不过气息有些不稳,似乎才进阶真丹没有多久的模样。

“店主,这些在下都要了,先帮我收好,等下自然会有人前来付钱提货,眼下有位朋友来找在下了。”

就在这时,白衣修士似乎察觉到柳鸣的到来,瞥了其一眼,神色一动的放下手中的法器,不紧不慢的说道。

柳鸣双目一眯,没有太过奇怪,反而毫不客气的说道。

“看来道友是知道我找你何事了,既然如此,那就把紫晶貂交出来吧。”

“莫非我看错了不成?区区一个化晶竟敢如此猖狂,不过我也不是个欺辱弱小之人。紫晶貂我有大用,等过些日子用完了,你再来找我吧。”白衣修士微微一怔后,哈哈大笑起来。

“用完再给我,阁下莫非当在下是三岁孩童了?”柳鸣闻言心中一动,但面上却淡淡说道。

“哦?看你样子,似乎很不服气。”白衣修士脸上笑容蓦然一敛,猛然上前一步。

“轰”的一声,真丹境的恐怖气息当即从白衣修士身上一卷而出。

店铺中两侧摆放物品的货架被波及之下,纷纷灵光大方,浮现出五颜六色的光幕,但下一刻,就“噗”“噗”的纷纷被震裂而碎。

店铺中掌柜和两名伙计虽然没有正对此气息,也纷纷大惊的向后慌忙退开。

对面柳鸣面对如此恐怖气息,却只是眉梢一挑,身上淡淡黑气一卷后,就若无其事的承受下来了。

白衣修士见此,脸色微微一变,重新打量了柳鸣两眼后,才哼了一声的说道:

“我说阁下胆子为何如此之大,原来也是一名真丹修士。道友的敛气之术倒也玄妙,竟连我不慎也被欺瞒过去了。”

“不管我是不是真丹,道友半途抢走我定下的紫晶貂,总要给我一个说法的。”柳鸣却面无表情。

“说法!很好,这样吧,明日此时,你我在五十里外白犀峰较量一番如何,若是你赢了,在下就将这紫晶貂拱手相让。”白衣修士眼珠微微一转后,忽然这般冷笑的说道。

“白犀峰!”柳鸣目光一闪。

“放心吧,在下也不是没有来历之人,绝不会败坏自己名头,偷偷溜走的。况且你既然能追踪我到此,肯定也有办法再寻得我的踪迹。掌柜的,这算是给你店内损坏的补偿。”白衣修士满不在乎的补充一句之后,就抛给店铺掌柜一块上品晶石,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大门。

柳鸣冷冷看着此人离开,倒也没有出手阻拦的意思,再沉吟一会儿后,就在店铺掌柜和两名伙计赔笑的目光中,同样一闪的离开了此家店铺。

他回到客栈,再次取出那张淡紫色符箓,发现其仍然有反应后,当即就在房间内打坐休息起来。

第二日一早,数十里外的某座巨大山峰一侧,柳鸣在数千丈高空中,淡淡的看着山峰另一侧的高空。

这名叫白衣修士的白衣修士倒也是如约而至,但柳鸣没有想到的是,此子却不是单独赴约,身旁,竟还有另一名身材微胖,大约四十余岁,酷似富贵员外的金袍老者。

那名老者虽也仅有真丹初期境界,但从身上隐隐散发的凝液后期气息看,明显比起白衣修士还要强上许多。

“柳某乃是与阁下争夺紫晶貂的归属,阁下又请来一位道友,这是什么意思?”柳鸣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毫不客气的开口问道。

“这位兄台想必误会了,老夫陪少宗主到此只是观战而已,可不会插手少宗主与阁下的比试”微胖老者轻笑一声,便身形一闪的退到了另一座山头之上,自顾自的盘膝打坐起来。

“少宗主?”柳鸣听老者如此称呼白衣修士,不禁眉头微微一皱。

“既然人都已经到了,那就无需废话了,让这一战来决定紫晶貂的归属吧。。”白衣修士却冷哼一声,手臂一抬,一道白芒激射而出。

白芒之中竟然是一根乳白色淡淡散发着晶光的飞针灵器,隐隐可以看见其上面雕刻着不下三十层禁制纹阵,却是一枚极品灵器。

柳鸣脸色一沉,一催体内法力,顿时一股精纯的法力从灵海之中喷涌而出,化作一股暖流往手臂内灌注而起,然后一根手指一抬。

“噗”的一声。

一道金色螺旋剑气从指尖弹射而出,一闪之后,正好击中了白芒中的飞针。

一声巨响,山峰上空一团金白两色光球浮现而出,并瞬间爆裂而开,让一圈圈气浪狂卷而开。

“果然不是普通的化晶修士,有点意思。”

白衣修士见此,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面上却浮现出一丝兴奋之色。

其袖袍一挥,一卷白色的雾气将滚滚而来的气浪一卷而散,同时再次手臂一抬。

“嗖嗖”几声,一连十余根白芒瞬发而出,仿佛一根根丝线般从虚空之中划过,朝柳鸣所在激射而来。

如此多的极品飞针灵器,竟被此人当作是一次性的消耗灵器来使用,如此战斗方式,即使柳鸣也是第一次见到,当即心中便是一凛。

不过,他柳鸣临阵对敌经验何其丰富,脸色诧异之色一闪即逝后,单手一扬,一面黄色小盾就一闪的挡在了身前,随后滴溜溜一转,从中喷出黄色霞光,迎风化为了数丈巨大。

光芒再一闪之后,巨盾表面一座黄色小山虚影隐约可见。

下一刻,小山虚影上噼噼啪啪的声音不断传来,整块厚土盾也是微微颤动起来。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