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浊日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31    作者:忘语


其他三人同样满脸震惊,显然同样被这股奇寒冻结二主,其中肉身最弱的银车青年,甚至瞬间体表覆盖一层白茫茫寒霜。
柳鸣眼见空中巨掌就要一拍而下后,脸色连变数下后,当即一咬牙,就打算解开体内封印的部分九天神雷,作出拼命一击来。

而罗天成紫发男子二人,也一个身躯骤然暴涨,体表银光大放,一个则肌肤表面无数黑黄色灵纹浮现而出,满头紫发“腾”的一下,竟化为紫色火焰汹汹燃烧而起。

显然这二人无奈之下,同样打算施展出拼命的手段来。

但就在这时,“轰”的一声惊天动地巨响!

巨掌上方的虚空中,陡然亮起一道白线,呼啸声如同雷鸣般一闪而下。

“怎么回事?!”

血叉一惊,猛然抬头望去。

“嗞啦”一声。

一道夺目白芒骤然从虚空中的白线之中激射而出,闪电般击在了血色巨掌上。

一声闷响,看似威能深不可测的巨大血掌,竟瞬间被白芒洞穿而过,接着轰然而碎,化为点点白光的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柳鸣四人只觉体内寒气一散,身躯一松,立时恢复了行动力。

四人还未露出大喜之色,空中白线一下子左右分开,化为了一面白蒙蒙的门户形状,人影一花,从中飞出了三个人影。

一股浩瀚宇宙般的气息顿时从三人中一卷三开,几乎瞬间便将血叉散发的恐怖灵压一扫而空。

柳鸣等人忙凝神一望三人后,顿时狂喜起来。

但见其中两人脸上带着青铜面具,一身锦袍,正是此前引导诸宗派弟子进入天门会的天宫使者

而两人中间的那名白衣白发的老者。却是此前露过一面的通玄境的天宫大能天河老人。

三人目光一扫眼前情形后,其他一男一女目中闪过吃惊之色,而天河老人却双目如电,唰的一下,就盯住了不远处的血叉三人,并缓缓的说了一句:

“我说秘境中怎会出现如此事情,果然是你们三个怪物再捣鬼。也亏得你们三个,本体被本宫镇压如此之久。竟然还有能力凝聚化身出来作祟!”

“天河老人!”血叉一见白发老者,大喝一声。双目一下赤红如同喷火,但下一刻,手中手中黑色三叉戟虚空一劈,拉开了一条缝隙,一个闪身就要遁入其中。

曲尧和螟族怪虫也是神色大变,二话不说的转身也欲逃入缝隙中。

天河老人脸色一沉,也不见其动手,只是一张口,一道白光闪电射出。后发先至的没入了血叉破开的空间裂缝之上。

“噗”的一声!

空间裂缝上骤然间白光大盛,随即飞速的弥合而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由于这一番变故在电光火石间便已发生,血叉三人顿时扑了个空。

三人大惊,当即遁光一起,就打算往不同方向激射而逃。

天河老人冷哼一声。长袖一卷,一柄白色梭状飞剑一飞而出。

此剑分为两面,一面是上古咒符纹路,另一面却布满鸟型文字,而剑柄尾部是一个兽头,看样子似龙非龙,似麒麟非麒麟,散发出不同于寻常飞剑的祥瑞之气

“嗡”的一声,梭状飞剑爆发出近百道白芒来,这些白芒方一出现就迎风见涨。转眼间,化为上百口数丈许长的白色飞剑,并一个模糊后,就骤然从原地消失不见。

下一刻,血叉三人附近虚空波动一起,密密麻麻的飞剑浮现而出,并化为古怪排列的将三者瞬间困在了里面。

“剑阵!”

柳鸣看到这里,心中一凛。

这天河老人竟然也是一名剑修,并且也修习了一种类似剑影分光的神通。否则他也无法凭借一口飞剑布置出如此恢弘的剑阵来。

“天河老人你欺人太甚!”

血叉眼中厉色一闪,大吼一声,身上血色雾气浓郁,爆发出了道道血芒出来,随后一个血濛濛的光罩浮现而出,将三人护在了其中。

天河老人哼了一声,所有的飞剑同时一抖,上百道丈许长的剑气从剑阵喷射而出,化为一片密密麻麻的剑影向对面射去。

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鸣传来!

漫天的白色剑气一下将血光淹没在了其中。血色光罩仅仅支撑了两个呼吸便碎裂开来,血叉三人惨叫一声。便被剑气绞成了虚无。

“天河长老法力高深,您老人家一出手,区区三个异族果然是手到擒来。”青铜面具男子见此,当即上前一步,恭敬的说道。

天河老人却神色木然,仿佛没有听到青铜面具男子说话,只是自顾自的口中一阵念念有词。

青铜面具男子讪讪的退了下来,另一个女使者看了天河老人一眼,眼中也露出了惴惴的神色。

突然间,天河老人口中咒语一顿,两手平举胸前,似缓实疾的舞动起来。

下一刻,其身上立刻亮起了灰白色的光芒,他的双目也蒙上了一层晶莹的白光。

接下来,虚空之中传出了闷雷般的轰鸣声,一开始非常的轻微,但是转瞬之间,声音越来越大,仿佛一个接一个响雷在头顶轰然炸响,带动周围的虚空也一并震荡了起来。

柳鸣四人脸上变色,不知道天河老人这是在施展何种秘术,一时间都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浊日!”

天河老人单手指天,虚空之中一下裂开了千百道裂缝,刺目的白光从中渗透了进来。

白光之中充满了温暖,炙热,浩瀚的感觉。

地面上的血肉被白光一照,立刻发出了吱吱的声音,冒起了道道青烟,似乎快被烧化了一般。

柳鸣四人连忙举手掩住了双眼。根本不敢抬头睁眼,白光刺目之极,这个时候抬头,恐怕双目顷刻间会被白光烧坏。

轰隆隆!

整个血色空间剧烈晃动着,到处都出现无数的空间裂缝,似乎马上便要崩溃。

柳鸣神色一变,下意识单手掐诀,身上黑气泛起。围着他的身体形成了一个球形。

黄芒一闪,厚土盾也被他祭了出来。护住了身周。

其余三人此刻也是手段尽出,纷纷祭出了防御手段,护住了全身。

便在此刻,一道青色匹练飞了过来,青光一闪,便将四人裹在了其中,再一闪,卷住四人落在了天宫三人的身后。

青铜面具男子挥了挥手,散去了手上的青光。显然是此人出手,将柳鸣等四人拉了过来。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银车青年感激了看了青铜面具男子一眼,拱手行了一礼。

柳鸣三人见此,也跟着拜谢了一番。

青铜面具男子摆了摆手,却没有说话。

“前辈,和我们四人一起被带入这片血色空间的还有七人。他们都被下面的血肉吞噬进去了。”银车青年看到地面的血肉在白光的照射下迅速消融,忽然脸色一变的说了一句。

“此事我们已经知晓,不用担心,很快就会将他们救出来的。”青铜面具男子淡淡的说道。

听了此话,银车青年长出一口气。

柳鸣也神色一缓。

便在此刻,虚空之中白光猛然亮了百倍,柳鸣眼前陡然一片晶亮,似乎切都已经消失了,只能隐隐感应到,头顶出现了一轮充斥了天地的巨大太阳。道道白光环绕其上,不时喷射出无穷的火舌。

震撼,无穷,亘古,鸿蒙,史诗……的气息,渗透了柳鸣的心中。

天河老人一挥手,似乎将天上的太阳直接拉了下来。

血色空间“轰”的一声,化为无数红色流萤。直接溃散了开来。

众人随之周围景色一个模糊后,就出现在了另一个灰蒙蒙的空间中。

大如山岳的太阳悬浮在众人头顶,相比较之下,柳鸣几人渺小的恍如蚂蚁一般。

天河老人沐浴在白光之中,身上的衣衫无风自动,通玄境的庞大气息铺展开来,和上空的巨大日轮交相辉映。

玄婴,玄夏二名天宫使者,看着天河老人的身影。眼中隐隐闪过一丝敬畏且羡慕的神色。

但是对于柳鸣四个化晶期的后辈来说,头顶的太阳散发出的惊人波动。几乎让四人心神都为之颤抖。

青铜面具的男子侧目看了四人一眼,大袖一挥,一道青色光幕弥漫开来,罩在了四人。

柳鸣顿时觉得脑海中一轻,紧接着身上化识虫传过来一道精纯的精神力,眼神首先恢复了清明。

“多谢前辈相助。”柳鸣如梦初醒,长出了一口气,忙再躬身对着青铜面具男子行了一礼。

面具男子见柳鸣这般快恢复如常,倒是有些意外的点下头。

随之紫发男子,罗天成,银车青年此刻也先后清醒过来。

就在这时,他们下方的虚空中波动一起,出现了七个白色的光团包裹的人影,正是欧阳倩等七个被血色空间吞噬的人。

天宫女使者玄婴一挥手,一连串璀璨的银色光霞一卷之下,便将七人拘了过来。

这七人全都昏迷不醒的样子,一副气息孱弱样子,不过好歹都无性命之虞。

天河老人踏前一步,望向灰色虚空的一处,脸上忽的露出了一丝冷笑。

随之他手臂一个模糊,毫无征兆的朝高空处一掌劈出。

掌心射出一道粗大之极的晶光,无穷灰气翻滚,一阵阵空间波动传递出去,一个空间通道豁然被打开。

在空间通道的尽头,隐隐可以看到三座高大的黑色建筑,上尖下圆,仿佛一个巨大的黑碗倒扣在地上,乍一看和像极了三座坟冢,混混沉沉,诡秘无声,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诡异感觉。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