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3曲尧之战(上)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29    作者:忘语


天戈真人等人的脸色,却变得更加难看了,只是碍于身份,不便就此发作而已。

“师兄,怎会出现这种情况?”天宫女子见此,黛眉一皱后,悄然向同伴传音问道。

“不知道,此事甚是奇怪,历届大会都从未发生过此等事情。”

青铜面具男子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顿了顿后,继续传音回道:

“现在出现这种情况,就好像是气运石碑突然无法感知到这些弟子的情况一般,气运石碑与天门秘境息息相关,按理说,只要这些人还在秘境空间之中,气运碑都能够感应的到,除非这些人已经不再秘境之中了。”

“这怎么可能,整个天门秘境已经被施展了破界禁制,和外界的所有空间都已经隔绝了,根本不可能会有人能随意传送出来的。”女子断然说道。

青铜面具男子默然无语,这也是他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

“两位,可是已经有了结果?”

正在此时,身着白色儒袍的斯文中年人徐徐出声问道。

两名天宫使者对视了一眼,只好向众人说出了实情。

“这么时候,连你们天宫也没有办法确定这些弟子如今的情况了?”欧阳世家的白眉老者闻言,脸上满是不信的神色。

其他人也一阵的骚动。

“诸位请稍安勿躁,在下这便传讯给天河长老,他老人家修为通玄,应该会有解决之法。”青铜面具男子忽然轻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此次他主持天门大会,从一开始的北斗阁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消停,虽然都不是他的责任,但是想来此次大会结束,上层对自己的评价又要降低了。

说着,面具男子翻手取出了一面白色阵盘,低语了几句后,阵盘之上白光亮起,很快又沉寂了下去。

……

在某个漆黑的空间之中。

一只足有丈许高。通体血光蒙蒙的怪物,正双目紧闭的盘膝坐地。其背部双翅正收拢在身体两侧,骨尾随意的盘于一边,单手握着一根乌黑发亮的三叉戟,另一手则法决变化不已。

此人赫然便是藏身于此的血叉!

但见,叉戟之上正有两团一般无二的数寸大小血色肉球,表面黑气萦绕中隐隐有诡异符文明灭不定,正随着血叉口中的咒语而围着叉尖缓缓盘旋不已。

每旋转一圈,其中的符文便隐隐亮上一分。

“噗”的一声轻响!

其中一只血色肉球突然红光一闪下,骤然爆裂了开来。

血叉原本泛着淡淡红光的脸上顿时一阵扭曲。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上的气息迅速的萎靡了下来。

“血笼竟然被破坏掉了一个,难不成是暝族那家伙出了什么意外?真是靠不住。可恶,空间之力的反噬竟然如此厉害。”血叉脸色由红转白,身上的血色气焰也暗淡了下来。

而另一只血色肉球,由于血叉受到了反噬。表面忽明忽暗,隐隐透露出不稳迹象。

……

迷你血色空间,柳鸣正催动滚滚黑气幻化成数条雾蛟和雾虎冲着某处肉壁疯狂攻击不停。

一旁的银车青年在催动百余柄机关飞剑的同时,还另外放出十几头巨大灰狼傀儡,口喷一道道道白色光柱的加以辅助攻击。

那边肉壁表面狂颤不已,整个迷你空间都嗡嗡不已。

忽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整片肉壁蓦然爆裂而开,大片血光从中宣泄而出。

柳鸣二人只觉眼前血光一闪,四周景物一个模糊后,就已经重新回到原先消失的巨大空间中。。

柳鸣目光四下一扫。立刻就看清楚了在高空中赫然有两个直径数百丈的巨大血茧,其中一个已经破裂而开,正如同撒气气球般的飞快干瘪下来。

另一个巨大血茧中则轰隆隆声不断,表面正在疯狂的涨缩不定着。

柳鸣双目一眯,还未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时,高空中又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正在蠕动的血茧蓦然从某处爆裂而开。

一阵剧烈的法力碰撞之声激荡下,一道银色人影,一道紫黑色人影,还有一条巨大的蚕状怪物猛然随着四飞的血肉弹射而出。

柳鸣目光一凝。

这三者不是别人。正是罗天成,紫发男子还有那只叫曲尧的怪物!

不过三人的状况都并不太好。

罗天成头上发髻散落,一副披头散发的样子,青色的衣衫破烂的搭在身体上,大半个身体上浮现出了不少灰黑色伤痕,正在银光流转下缓慢恢复着,嘴角更是挂着一丝鲜血。

紫发男子半个身体已经浴血,手臂和左腿上还缠着一道道白色的丝线状异物,那些丝线深深的勒紧肉里。以紫发男子的巨力,竟无法将之直接崩断。足可见这些丝线的坚韧程度了。

而那只原本上半身是黄衫女子的曲尧,此刻已经完全化为一只十余丈长,通体淡青透明的狰狞巨蚕模样,背脊上生长着一排排利剑一般的尖利倒刺,上半身也化为巨蚕模样,一双复眼中闪动着红光,臃肿的头部两侧有两排气孔,不时呼出一股股腥臭的热风。

这怪物,同样颇为不堪,冰蚕一般的身体上,一道道横七竖八的伤痕纵横交错,伤口并不深,却仍有不少绿色血液不断从中流出。

三人竟然是一副两败俱伤的模样,只是这曲尧所受伤势较之于罗天成二人略轻一些。

罗天成挣扎着站了起来,往四周环顾了一圈,在看到柳鸣二人身后的破碎血茧后,微微一怔,目光最终落在了柳鸣及银车男子的身上。

“是你们两个打破了那个禁锢空间?”罗天成有些虚弱的问道,他虽然身具都天灵体,号称不死不灭,不过如今无论体力还是法力都是损耗颇巨,故而恢复伤势的速度也缓慢了不少。

“方才困住我俩的空间不知为何忽然动荡了起来,不知怎么忽然爆裂了。”柳鸣淡淡的回了一句。。

其身后的银车青年闻言,并未说什么,而是将目光投向了面前的青蚕怪物。

紫发男子也慢慢的站起身来,背后黑光一闪,浮现出了一个黑黄两色相间的鬼物,一双鬼爪一闪之下,便将缠绕手臂腿部的白色细丝拉扯了下来。

随着鬼物收回其背后,他面无表情的抬首看向眼前的曲尧,目中余光则扫向了柳鸣二人。

曲尧抬起了硕大的头颅,四顾看了看,当看到柳鸣二人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却并没有发现螟族怪兽的身影,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心中暗骂道:

“那家伙真是废物一个,难道反被两个化晶期的小辈给杀了。”

曲尧眼中的诧异一闪即逝,但紫发男子及罗天成是何等眼力,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

银车青年看了柳鸣一眼,嘴角动了一下,没有说话,心中却各种念头飞快一转。

同样是二对一,两边的实力其实相差并不大,甚至紫发男子实力更是四人中的佼佼者,而那暝族怪物和曲尧显然也是实力相当的。

但眼下结果,却是柳鸣和他斩杀对手,而罗天成和紫发男子却和敌人弄了个两败俱伤,此种结果恐怕让这两人面上大为难看的。

不过如今面临大敌,这些却是小事了,还是先联手应对这头曲尧化身再说。

银车青年想到这里,轻咳一声的就想说什么时,对面的曲尧,突然肥胖身躯一扭,朝四人所在猛扑了过来,同时大口一张,猛然喷出了一股雪白的棉絮般的事物,迎风一展,便化作了一大片白色蚕丝,铺天盖地般的兜头罩向了柳鸣等人。

“小心,这蚕丝坚韧无比,轻易无法斩断,被其缠住就很难脱身了,只有用灵火方能将其烧断。”

罗天成脸色一变,飞快提醒一句,并身躯一晃的向后倒射出去。

柳鸣闻言不假思索脚下一点地,人也向远处一飞而开,脱开了蚕丝笼罩的范围,同时单手虚空抬起,曲指一弹,七八道金色剑气便激射而出,击打在了其中一片蚕丝之上。

虽然罗天成这么说,他还是要亲手试探一下其坚韧程度。

“砰”“砰”几声闷响,这些蚕丝被七八道金色剑气轰击下,只是微微一晃,让继续一落而下,却是丝毫无损的模样。

柳鸣见此情形,脸色微微一变。

银车青年在倒飞出去的同时,周身机关战甲金芒一闪,三对金色机关翅膀再次一展而出,并不停的上下“扑哧扑哧”的挥动起来,速度一提之下,人影一闪,便已经到了数十丈外。

紫发男子瞥了柳鸣二人一眼,冷笑一声,却并没有后退,其方才已与曲尧交过手,应付这蚕丝早已胸有成竹了。

只见他脸孔上黑黄色灵纹一闪,狰狞鬼物虚影嗷呜一声鬼嚎的浮现而出,挡在身前,张口喷出一缕缕的墨绿色火焰,瞬间化为一片绿色火柱的撞向了迎面而至的白色蚕丝上。

一阵嗞嗞声响下,蚕丝在绿焰之中只是坚持了片刻,便化为了灰烬。

看到此景,柳鸣和银车青年目光都是一亮,看来紫发男子所言不虚,这白色蚕丝真的畏火。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