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7被困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25    作者:忘语


魔玄宗丑陋弟子,在接二连三的被众多肉须围攻后,终于压不住心中的恼怒,一声暴喝后,当即浑身黑气滚滚,两只手掌模糊击出,瞬间幻化成了一片交织不清的掌影,将附近血色肉须全都尽数一拍而灭。

鹰面男子则在低空处盘膝而坐,眼中精芒闪动,身前一枚六棱银镜在其身前盘旋不已,从中不时射出道道银色光柱。

银色光柱扫过之处,血色肉须纷纷触之即溃,根本无法奈何这鹰面男子分毫。

鹰面男子附近处,薛盘手持一柄白刃,身形晃动不已,带着一连串白色残影,卷起一偏偏刃影,肆意的向肉须聚集的地方砍去。

这三人的举动立刻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欧阳倩黛眉一皱下,刚想出口说些什么,令所有人猝不及防的一幕发生了!

整片空间猛然一个剧烈颤抖后,当即凭空卷起一股剧烈震荡。

众人身形一个不稳的瞬间,数百根比此前还要粗上数倍有余的巨型肉须,突然从众人四周齐刷刷的同时窜出,并在空中一阵交织下,像一朵朵食人花一般,将猝不及防的众人,全都包裹了进去,并迅速往下面蠕动大地一扯而下。

柳鸣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同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后,便发现自己被数十根肉须围困在了一个仅有四五丈大小的血色空间之中。

他二话不说的单臂一挥,一只黑濛濛的拳影重重的击向身前的肉壁。

“噗”的一声闷响,肉壁竟一颤的将整拳影吸收而入,再无任何反应了。

柳鸣见此,眉头微微一皱。单手胸前一个结印,一道数尺长的青色风刃凝结而出,手指轻轻一弹后,朝一侧肉壁飞射而去。

一声闷响后,巨大风刃斩在肉壁之后,仅仅破开几寸之深便不在进入,当柳鸣法决一催后,风刃竟砰的一声。化作点点青光的碎裂而开了。

这些肉须凝结起的肉壁,比起一根根的肉须时显然要难对付许多。普通攻击根本无法破开其分毫。

柳鸣脸色不由的一沉下去。

……

北斗阁的紫发男子,被困于肉壁中后,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只是单手随意一挥,便卷起一片紫刃,狠狠斩在附近的一片肉壁上,结果同样只是深入数寸之深,便溃散而灭了。

紫发男子见此,却嘿嘿一声。单手一拍腰间一只红光闪闪,异常精致的养魂袋。

“噗”的一声,一缕红光从中一卷而出,在身前滴溜溜的一个凝结后,化作一只尺许高的血色蜘蛛。

这只蜘蛛通体如鲜血般殷红,八只脚爪却是晶莹剔透。仿若无暇之玉一般。

其方一出现在血肉空间之中,就迫不及待的用一对前爪一挥,竟轻而易举的从肉壁上切下一片血肉来,并狠狠一扑而上的吞食起来,并不时的发出“嘶嘶”的叫声,似乎很喜欢这些血肉一样。

“本来还在发愁如何去寻找那么多血肉来喂养你,今天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可以让你饱餐一顿了。”紫发男子喃喃一声后,竟自顾自的盘坐原地,闭目养神起来。

血色蜘蛛闻声扑腾扑腾将地上血肉吞噬玩火。便一跃而起的死死抓住肉壁某处,开始更加疯狂的啃食起来。

随着蜘蛛啃食的血肉数量越来越多,身型也是逐渐暴涨起来,颜色也渐渐红的发亮。

短短几个呼吸之后,它便长大到了近丈许之巨,而对于血肉的需求还是有增无减,仿佛用远都吃不饱一般,一对前肢仍一刻不停的撩起血肉塞入口中的狂吞不已。

只是随着这妖虫巨型的变大,每一次吞下的血肉之多。自然也远非从前可比了,一口下去,立刻就会少去数斤血肉左右。

虽说这血肉空间会不停的自行修补弥合,但未等丝丝血肉粘连起来,便再一次被这只蜘蛛撕裂而开,并吞入肚中,一时间肉壁被啃咬处血肉竟渐渐稀薄起来。

……

与此同时,另一团略微宽敞一些的血肉空间之中,一名穿着素朴。状若农夫般的黄色人影正不停的上下翻腾,竭力避开一条条抽打而至的血色肉须的攻击。额头上却满头大汗,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

此人正是彭越,他如今正身着机关战甲,一边逃窜,一边不停的挥动着两个手臂粗的赤红圆筒,放出一道道赤红光柱,朝着肉壁中某一处不停的斩去。

然而这些光柱也仅仅能切断空间中不时伸出的肉须,面对厚实的肉壁仅仅破开几分后就会溃散尔灭,留裂痕也会瞬间的弥合上

此时他身上的机关战甲上,赫然被一层血光,竟隐隐的吞噬着盔甲散发的银光,相比起初在传承之地外,灵光明显暗淡了几分。

在其两侧,五六只黄色傀儡甲士,正被数根粗壮的血色肉须裹得严严实实,胸口处赫然被掏出了一个个拳头般大小的孔洞,里面的精核不知竟被什么东西给搅得粉碎。

……

与彭越相近的一团血肉空间之中,一层黄蒙蒙的护罩下,浩然书院的绿衣少妇,挥动一只黑色玉笔不停的闪动,放出一团团黑色光斑,朝那些扑面而来的血色肉须喷涌而去。

黑色光斑方一接触血色肉须,便将其化作一滩血水喷洒开来,并有不少直接溅在了其周身的护罩之上。

如此狭小的空间里,又想要避开肉须攻击,又要避开这些血水,显然是不可能的。

“这血肉空间的腐蚀之力竟如此强劲。”绿衣少妇望了一眼黯淡不堪的黄色护罩,眉头紧皱的喃喃自语着。

说起来,她引以为傲的瞳术在此地,根本无用武之地,而其他手段却似乎根本无法脱困而出,如今除了被动防守,似乎也暂时别无他法了。

她心中微微一叹,挥手又击退了一波攻击后,翻手取出了一张金色符箓撕碎,一缕金光一闪的吸入护罩之中,使得护罩的光霞又明亮了几分。

由于肉须出其不意的攻击,且速度惊人,就连原本倚背想靠的欧阳姐妹,此时也被迫隔绝于临近的两片血肉空间之中。

不过即便如此,两人却是仍旧颇为冷静的同时十指连弹,接连放出一片片紫色和绿色的光霞,在周身盘旋飞卷。

但是这些光霞也仅能应付血肉空间之中不断长出的肉须,对于四周的肉壁根本没有丝毫效果。

而由于两人分开无法联手缘故催动秘术,其所化的光霞比起先前也是明显小了一圈。

忽然欧阳倩俏脸一沉,袖袍中传来一声清越龙吟,一道白光抽射而出,凭空化作一条洁白如玉的蛟龙虚影,蛟尾一抖之下,便将四周的几根肉须悉数绞碎,随后在其单指虚空一引下,便张牙舞爪的朝某处肉壁飞驰而去,并在半空中,巨口大开,从中射出漫天银芒。

这些银芒在血色肉壁上一闪而逝,却只是留下密密麻麻深浅不一的孔洞,接着血光一闪下,弥合如初了。

这让欧阳倩不由得心中往下一沉。

另一边的绿衣女子,手中也是紫芒一闪,一柄淡紫色折扇出现在手中,略一挥动下,片片扇影在身前一下浮现而出,并凝结成一层紫光朦朦的光幕,将其笼罩其中。

而那些血色肉须方一接触紫色光幕,便骤然化作一摊摊血水的四散而开。

只是紫色光幕被血水溅到后,表面立刻发出嗞嗞的侵蚀之声,并散发出一股股刺鼻的味道,同时光幕狂闪几下后,顿变得黯淡异常起来。

看到此幕,绿衣女子倒吸一口凉气,秀眉紧缩起来。

……

“没想到,我龙轩会困在此地,不过,我绝不会陨落在这里的。”

魔玄宗的丑陋弟子,面色苍白的盘膝坐在摇晃不定的血肉空间之中,双手不停的变幻着法诀。

他施展魔功,对于破开这些血肉的墙壁也是收效甚微,加上之前与鹰面男子的大战过一场,法力耗损过大,至今还没有来得及恢复,此刻情形显得大为不妙。

忽然,丑陋弟子嘶哑的狂吼一声,双手朝天一举,手中一把黑色短刃瞬间化作一条十余丈长的巨蟒在周身盘旋而出。

此条巨蟒双目中精光一闪,浑身逆鳞层层倒竖而起,仿佛一把把尖锐的小刀一般,所过之处蜂拥而来的血色肉须被其瞬间割裂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掉落一地。

与此同时,丑陋弟子还飞快的撕碎一张黑色符箓,化作一层淡淡的黑色光幕笼罩全身,光幕之上滚滚黑气不停的翻涌发出,并疯狂向四面八方肉壁狂撞而起。

一时间,里面轰隆隆声不断。

……

另一片血肉空间中,薛盘口中不断吐出隐晦的咒语,体内一阵噼里啪啦的骨节爆裂声不断传来,身形骤然暴涨起来。

下一刻,他眉宇间隐隐浮现出一个“王”字,原本狭长的双耳变得更为挺立,口中獠牙节节暴涨显露而出,同时十指尖尖,手臂之上赫然生出了一片片银色硬毛。

随后他两只手掌中银光一闪,两柄一般无二的银色尖锥在手中隐隐浮现,接着双足一蹬地,身形在原地飞快旋转起来。

隆隆的破空声传来,一阵劲风席地而起,一个银白色漩涡不停的卷动而起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