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6血色空间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25    作者:忘语


就在这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供桌之前两三丈处的巨大铜人突然爆裂而开,连附近包裹的黑雾也全都瞬间溃散而灭。

一声冷哼后,紫发男子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但是其上半身衣衫已经尽数化为灰烬,露出了肌肤上遍布黑黄色灵纹,双目鲜红如血起来。

柳鸣与银车青年见此,均都一惊,柳鸣心中更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没想到区区一次试炼,竟然还要耗费我一滴本命精血,简直是不可原谅!”紫发青年抬首冷冷看了柳鸣二人一眼后,满脸煞气的一字字吐道。

话音刚落,他一声长啸出口,浑身黑黄色灵纹骤然大亮,突然有无数血丝从肌肤中喷射而出,化为一团血雾的将其笼罩其中,并大步一迈,竟然“蹬蹬”几步的横跨数丈距离,瞬间来到了供桌前,并一把将最左边的那只淡紫色灵气笼罩的木匣抄在手中,另一只手一个模糊,则抓向了相邻的另一只木匣。

如此惊变,自然让柳鸣银车青年,都脸色一变。

但未等二人有何反应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噗”的一声!

供桌之后的那尊老者雕像,双瞳灵光一闪,射出两道恍若实质的金光,瞬间供桌前一扫而过。

紫发男子被金光一卷而后,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鸣看到此幕,这才恍然明白,三只木匣显然是三人每人一只,只不过先到之人有挑选的权利,而一旦挑选后,就会被立刻传送而走。

如此一来的话,他自然心中一松,再次抬腿向前。

银车青年同样大松一口气,也一步步慢慢走去。

虽说二人此时距离供桌仅有数步之遥,但这最后几步却走的异常艰难,柳鸣几乎是强行拖动着身躯走完的。

银车青年同样好不到哪儿去,之前接连操纵各种傀儡和机关战甲,又原本早已不堪重负了,走完这最后几步,整个人当即大汗淋淋起来。

二人几乎同时走到供桌前,互相望了一眼后,柳鸣就微微一笑的袖子一抖,先将那只银光蒙蒙的木匣一卷拉扯过来。

同样两道金光从老者雕像之中射出,他只觉眼前金光一闪,身形微微一麻后,便消失在了原地。

银车青年见此抿嘴苦笑一声,取出一枚青光蒙蒙的丹药吞下后,才不紧不慢的将剩下的那只淡金色灵气覆盖的木匣拿起,同样金光一卷的消失了。

……

片刻之后,柳鸣眼前金光散去,晃了晃有些昏沉沉的头颅,才睁开双目,却发现自己赫然出现在一片血色天地中。

无论地面天空甚至远处隐约可见的山峰,全都一片血红之色。

十几丈外出,北斗阁紫发青年,不知何时换上了一件灰色衣袍,正冷冷的看着他,丝毫要动手的意思。

另一边数十丈远的某个血色土坡上,却隐约有几个熟悉的身影。

柳鸣定睛一看下,竟是薛盘,绿衣少妇,鹰面人以及魔玄宗的丑陋弟子,而在山坡下还有几个人站在那里,却是罗天成,欧阳倩姐妹,彭越等人。

几人三两成群的或站或立,却大都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柳鸣见到这些人一个不拉的都在这里,自然是有些傻眼了。

按照以往惯例,传承之地在淘汰,亦或是获取奖励之后便会被直接传送出去,回到天门秘境中的。

而他更是真真切切的亲眼目睹了,罗天成与紫发青年比斗之时,情急之下自行掐碎了气运锁,此时应当直接脱离了天门秘境,回到外面了才是,怎也会在此处。

他在疑惑不已的同时,那边诸人自然也发现了这里接连传来的波动,纷纷将目光投射了过来,再一见到柳鸣与一旁的紫发男子后,顿时面色各异起来。

其中,欧阳倩,彭越等人脸上都闪过一丝喜色,但旋即有被忧虑所替代。

鹰面男子、绿衣女子,浩然书院少妇则是面无表情。

至于天妖谷丑陋弟子却是目光仅仅瞥了一眼后,便迅速移开了,似乎对柳鸣两人的出现,毫不关心的样子。

“彭兄,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是何处?”柳鸣心中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当即腾空而起,冲那边土坡一飞过去,还未落下,就先冲朝彭越遥遥一抱拳的开口问道。

“柳道友,没想到你进来了。此地颇为诡异,我与其他几位道友已被困好一段时间了,施展了不少手段,可还未探明此地情况。我们几人讨论下来,估计是传承之地出了些状况,可能会有异变。另外不知柳兄可否看到我小师叔了?”彭越摸了摸脑袋,苦笑着回答道。

“什么,异变?令师叔的话……”柳鸣闻言一惊,尚未来及多回答什么,忽然离土坡不远的另一片空地上,金光一闪之下,一道人影一个跌跄的闪现而出。

正是天工宗的银车青年。

“小师叔”

彭越见此大喜,急忙几个闪动的到了那边,并连忙躬身问候道。

“我没事!咦,你怎么在这里……这里是什么鬼地方?”银车青年晃了晃头,一看见彭越后,满脸诧异的表情,但再目光一扫四周血色后,顿时更加惊疑起来。

“小师叔,此事说来话长了……”彭越闻言,苦笑了起来,当即开始嘴唇微动的传音禀告起来。

银车青年只听了几句后,脸色就蓦然凝重了下来。

“柳兄,这里的确十分诡异,不知你……”

在柳鸣缓缓落在山坡下后,欧阳倩忽然香风一动的走了过来,并檀口微张的想要说些什么。

但就在这时,忽然血色天空中传出轰隆隆的晴空霹雳之声。

所有人一惊,急忙往天空上望去。

只见高空之中,血色雾气滚滚涌动,雷鸣声不断,却不见有任何电光闪动。

就在众人惊疑之时,整个血色大地忽然间颤抖起来,坚硬的土地纷纷裂开,露出了一道道巨大沟壑,四周山峰和血色雾海更是晃动不已,仿佛天崩地裂一般。

“不好!”

“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大惊之下,纷纷露出了戒备之意,或手抓防御法器,或立刻放出神识四下扫视不停。

片刻后,“噗”的一声,整片土地血光一卷而过后,蓦然变的柔软无比,并仿佛活物般的开始蠕动不已起来,同时一股股粘稠的血浆从地上裂开之处狂涌喷出。

无论柳鸣还是紫衣男子等人,全都面色大变,纷纷腾空数丈,想要躲避一二。

但就在众人双足刚离开地面的瞬间,下方破空声大响,一根根碗口粗的血色肉须竟从地下弹射而出,瞬间向众人闪电般一卷而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竟如此恶心!”

浩然书院的绿袍少妇眼见数条血色肉须扭动不停的缠绕而来,顿时面露厌恶之色的轻叱了一声,手中漆黑玉笔一扬之下,数团黑色光斑便飞射而出,直接迎上了离其最近的几根血色肉须。

“呲呲”几声过后!

离其最近的几条血色肉须顿时在黑光中迅速腐蚀,化为了一滩滩血水的洒落地上。

然而这血水方一触碰这起伏不定的血色地面,便诡异的纷纷没入附近的沟壑中,而附近区域一阵蠕动,又一连又窜出七八根同样的血色肉须,并继续朝此女抽射而去!

另一边,紫发男子面上丝毫异色没有,身上紫光一阵流转,袖子一抖,一只手掌一探而出,并幻化出一只紫色巨掌虚影,往面前的十余根血色肉须横扫而去。

“噗噗”声络绎不绝!

这些肉须看似根根有碗口般粗壮,却似乎并不难对付,在紫色巨掌摧枯拉朽般的扫过后,十余根肉须便在巨力之下,化作一滩滩肉泥躺在了地上。

但这些肉泥一触地面,便同样化为血水的被孔洞一吸而入,仅仅两三息过后,近百根肉须再次从地面上飞快钻出,朝其蜂拥而来。

这肉须赫然是越砍越多,数量还有增无减,似乎无穷无尽的样子!

这让在场之人大都傻了眼。

而这时,高空中的雷鸣声更加惊人,血色雾气翻滚下,竟隐约可见一张张狰狞鬼脸正在模糊形成。

这让众人一惊下,更不敢冒然往更高处飞去,只能先暂时施展着各自手段,应对着下面肉须。

柳鸣眉头微皱,早已一口气往嘴中抛了数颗丹药,在空中鬼魅般闪动不已,只有避无可避的情形下,才用最简单的风刃术斩断最靠近自己的肉须,好以最快速度恢复着自身法力。

他虽然不知道这血色空间的底细,但怎么想也绝不是一处善地,自然要以先恢复自身法力为要务了,这样才能应对下面发生的任何事情。

在其身侧不远处,彭越却一连放出数只黄光蒙蒙的傀儡甲士,挥舞着巨锤护在其周身,与扑面而至的血色肉须缠斗在一起,一时倒也无虞。

银车青年,此时却再次驾驭其金马银车,在低空中往来穿梭,避开了一波又一波的肉须攻击。

罗天成同样采取了只守不攻的策略,双臂不断挥舞,一条接一条的银色雾蛟与雾虎在其周身呼啸盘绕,一边逼退近身的肉须,一边尽可能的朝着肉须较少之处而去。

欧阳姐妹则背对而靠,双手同时在胸前结印,一片片紫绿相间的霞光,不间断的从二人体内飞卷而出,在两人周身凝成了一个紫绿相间透明光球,让血色肉须一时之间无法近身。

有了绿衣少妇及紫发青年的前车之鉴后,众人在应付这些肉须时,大都已不再肆意砍杀,而是尽可能的闪转腾挪,避开这些肉须攻击,一边思量着脱身之策。

当然,也有人并不是如此想的。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