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5通道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24    作者:忘语


纵然通道中重力禁制厉害无比,但以三人之能,仍然在一盏茶工夫后,就已经走过了一大段距离。

此时,柳鸣离开供桌大约还有五十余左右,银车青年则稍稍落后了几分,而紫发男子不知有何秘术加持,相比二人明显快上不少,仅距离供桌二十余丈之远了。

此时的柳鸣,步伐比起先前又慢上了不少,每一步都是举步维艰。

他明显感觉到随着与供桌距离拉近,所受重力加持也成倍增加,这也是其肉身足够强横,还能这般继续一步步迈出。

若是换了一名同阶的普通化晶后期修士,恐怕早已不堪重负的瘫软地上了。

但让柳鸣有些意外的,不说紫发男子肉身强横惊人,就是银车青年在那那副金色机关战甲防护下,也坚持到现在,并似乎还有余力的模样。

紫发男子,也是柳鸣所见过的唯一一名同阶中,肉身明显比其还要强大几分的存在。

这让柳鸣心中无比的忌惮。

他略一思量下,在原地一顿,翻手取出一颗金元丹服下,并将两枚极品灵石握在手中,再深吸一口气的继续大步迈出。

就在这时“嗖”“嗖”几声,一连五六张晶莹符箓从其身边一飞而过,斜射向了紫发青年所在。

“爆”

随着旁边通道中的银车青年,口中轻吐一字后,阵阵爆裂之声传来,五六张晶莹的符箓在紫发青年身边爆裂而开,顿时化作了漫天的冰花,一股刺骨的寒气扑面而来。

这几张竟然是罕见的冰冻符箓,而通道两侧看似十分玄妙的金色雾气竟然根本没有阻挡这些符箓的洞穿而过。

不及防之下。紫发青年几乎瞬间就覆盖了一层寸许厚的冰雪,化作一座人形冰雕,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来了。

柳鸣见此一喜,二话不说的也袖子一扬,一叠金色符箓飞射而出。

“呲啦”声传来,一道道金色电光一闪而现,化作一根根两三丈长金色电蛇瞬间将紫发青年所化冰雕捆的严严实实。

柳鸣和银车青年竟不约的同时出手对付紫发男子了。

“我还没找你们麻烦,你们竟敢先出手。真是不知死活!”

但未等柳鸣二人刚趁机追上几丈距离,两三个呼吸后。冰雕中暴怒的声音发出,同时一道道裂纹在冰雕之上飞快的浮现而出。

“砰”的一声脆响!

白冰四溅,金电碎裂,露出了满脸怒容的紫发男子。

此人头也未回的手臂一个模糊,一连数道丈许长紫芒从手中凝结而出,一抖之下,就发出爆鸣的朝柳鸣与银车青年所在激射而来。

柳鸣目光一冷,袖子微微一扬,一面黄色的小盾飞射而出。在其面前幻化成一块黄蒙蒙的巨盾。

巨盾滴溜溜一转后,表面一座小山虚影浮现而出。

“砰”“砰”声响起。

紫芒方一接触到小山虚影之上,便明显的黯淡了几分,化作一道道纤细的紫光朝四周弹射而回。

银车青年也是动作极快,袖子一抖的一连放出数把青光濛濛的机关飞剑,瞬间化作一道道丈许长的青芒迎上了剩下的紫芒。

顿时大殿之中噼噼啪啪之声大作。一团团青光紫芒在虚空之中炸裂而开,被厚土盾所弹射的大多紫光则一闪的没入了大殿四周的金漆墙壁之中。

不过无论机关飞剑还是厚土盾,方一放出片刻后,柳鸣和银车青年就纷纷脸色大变的又飞快的一收而回。

在这诡异通道中,灵器竟也受重力影响,消耗法力之多,就连他们也大感吃不消的。

就在柳鸣二人应对攻击的同时,紫发青年却翻手取出一张黑光蒙蒙的符箓,口中晦涩咒语急吐,随后将符箓往身上猛地一拍。

忽然漫天黑光一片的将其包裹起来。化作了一朵黑色莲花的向供桌所在一闪的拉近了近十丈后,才化作一缕缕黑色气焰消散在了大殿之中。

柳鸣刚将厚土盾收回,再一见紫发青年竟然还能施展此等秘术,心中微微一沉。

他本来盘算着一直与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最后关头再催动秘术加以追赶,但现在看来再不行动就迟了。

柳鸣心电急转间,口中一声低喝,浑身黑气滚滚而出,双臂一抖后。一声龙吟之声传来,五条十余丈长的黑色雾蛟从背后脱体而出,朝紫发青年所在一冲而去。

“冥狱!”

随着他手中法决一变,黑色雾蛟在紫发男上空瞬间爆裂而开,化为大片黑光的一闪而下,将根本无法躲避的罗天成瞬间困在了里面。

柳鸣自知这冥狱对紫发男子效果甚微,拖延不了多久,再一咬牙,强行催动兽甲诀。

“噗”“噗”两声后。其背后银光一闪,多出了一对银光闪闪的肉翅。并狠狠一扇。

柳鸣顿时觉得身躯一松,一股巨力推动下,当即一晃的向前走出了十几丈远,身形才再次慢了下来。

其身后的银车青年也不甘示弱,一拍腰间,一道道金光与银光夹杂着一闪而现,光芒散去之后,竟是那八匹金马与那辆银光闪闪的飞车。

和此前其他灵器不一样,银车和金马一体后,都是近似半傀儡般存在,主要是消耗晶石运行,倒是对其主人法力损耗不多的。

青年勉强的一跃上车后,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一连打出数道法决,金色傀儡马仰天一声鸣啸后,便拉着银车迅速前行起来,速度比此前赫然加了不少。

二人心中都明白,这金色大殿就是最后一关的考验,此时自然不会再有所保留。

“太清门的小子,你们宗门就只会这一种功法么。”冥狱之中,却传来紫发男子怒极而笑的声音。当即黑光中轰隆隆的响,隐约有紫色气焰丝丝渗透而出。

柳鸣闻言,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起来。

此刻他纵然一口气追赶上了不少,但仍处于紫发青年身后十余丈之处,而各种秘术以及兽甲诀和龙虎冥狱一起释放,对其身体的负担与法力消耗均不小。

他曾想过放出骨蝎飞颅或者黄巾力士符对其拖延,但这些都是活物应该也会受到此处重力禁制影响。至于虚空剑等宝物,在此种情形也不适合使用的。

倒是银车青年所使用的傀儡金马。虽然也受重力限制,但在本身威能支持下。仍极快紧追而来,迅速缩小与其和紫发男子间的距离。

柳鸣见此,只得再次一咬牙,调动起体内残存不多的所有法力灌注入体内,顿时身躯中一阵爆响声传出,双腿蓦然粗大一圈许,上面一条条青筋清晰可见,竟一下又加快了几分速度。

结果仅仅两三息过后,前方轰隆隆一声传来。距离供桌仅十丈距离的黑色冥狱,轰然崩裂而开,一团团紫色气焰滚滚而出,瞬间将整片黑光吞噬殆尽!

“区区龙虎冥狱功,竟也想阻止我,真是可笑!”紫气中传出紫发男子大吼的声音。似乎带着某种精神攻击的秘术,让离得稍近一些的柳鸣闻听后,脸色一白,顿时身形微微一滞。

就在这个间隙,银车青年所驾驭的金马银车却蓦然追了上来,并“嗖”的一声从柳鸣身旁一跃而过,处于了第二的位置。

紫发男子对此却是视若无睹,只是翻手取出一张黑光蒙蒙的符箓往身上一拍后,再次化作一朵莲花,往前飞驰而去。

只是这一次。他却仅仅飞出了五六丈便停了下来,但距离供桌仅仅两三丈之遥了!

只是此时,这紫发男子明显承受了比起初大上不知道多少倍的重力,面上青筋暴起,举步维艰的样子。

显然即便是他,在这最后几步,也并不是那么轻松能走过的。

这时,银车青年袖子一扬,一个寸许大的黄蒙蒙圆珠飞出。同时十指则车轮般变换起来,一连数道法决打在圆珠之上。

圆珠在虚空之中滴溜溜的一转之后,一个模糊的骤然消失不见。

下一刻,紫发男子头顶上空波动一起,圆珠无声的无线而出,嘎嘣声一响后,蓦然化为一头十余丈高的巨大铜人傀儡,泰山压顶般的压下。

柳鸣见此一喜,双臂一个抖动。再次施展起了龙虎冥狱功,一声龙吟之声后。五条黑色雾蛟争先恐后的从身后一冲而出,并在虚空之中合五为一,化作一条巨型雾蛟往前方冲去。

紫发男子怒吼一声,蓦然一拳向空中捣出,一团巨大拳影脱手射出。

“轰”的一声。

巨大铜人在空中一个翻滚,竟被拳影击的在空中微微一荡,没有马上落下。

但就在这时,巨大雾蛟咆哮的冲到了近前处。

紫发男子虽然同样一拳击出,将巨蛟头颅瞬间击爆而开,但带来的巨大力量仍将其身形冲的一个跌跄,倒退出两步而去。

柳鸣见此,单手飞快的虚空一点。

残余雾蛟瞬间爆裂而开,化为滚滚黑雾一下将紫发男子卷入其中。

就在这时,空中巨大铜人傀儡再次轰然落下。

一声巨响!

整条通道就剧烈的晃动起来,铜人傀儡竟带着惊人巨力的将雾气中的紫发男子镇压在了下面,一时无法起身的模样。

柳鸣见此大喜,双腿上黑气滚滚,龙吟声一起,竟隐约幻化出两条黑色雾蛟虚影,再猛的一提气,身形蓦然一闪的竟赶上了前面的银车青年。

此时,他们距离供桌仅有七八丈之远了。

银车青年见此,神色一凛,当即也不再顾及巨大铜人,将已经行动迟缓的金马银车一收,同时取出一张金色符箓往身上一拍,一阵金光一闪后,背后竟再次幻化出一对机关飞翅,同时足底出火一现,突然生一对赤红火轮,一个滑动的滚滚而去。

二人几乎齐头并进,难分高下。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