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3血色空间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23    作者:忘语


“砰”的一声!

罗天成只觉眼前青绿色光芒闪动不已,一阵头晕目眩后,蓦然睁开双眼,抬眼朝着四周看去,却是满目血红,神色间不禁闪过一丝惊诧之色:

“这是哪里?”

刚才他情急之下捏碎了元气锁,结果却没有被直接被传出秘境,而是落在了这一片血色空间之中。

这片血色空间仿佛不甚大,但四周血雾缭绕,朦朦胧胧间,整个天空如同一个蛋壳一般被一层血色迷雾所笼罩,空气中也到处弥漫着血腥之气。

而他所在地面上则完全是一片焦土,暗红色土块仿佛曾经被无尽的鲜血浸染过,不远处隐约可见的一座座如巍峨山峰般凸起之物,也是披着层层血色,一条绕山而过的江河中流淌着的也是赤红的汨汨血水。

这片血色空间,完全就是血染的苍穹!

在其不远处,却已有三人站在那里。

其中一名身着绿衣的少妇,正是此前铜台上输给了柳鸣,并早其一步被传走的浩然书院女子。

其此时也神色惊疑的站在那里,在发现罗天成出现后,不禁目光一闪的望了过来。

罗天成也并不愿搭理此女,而是扭首看向了另一边。

这另外两人,却是在青石广场就被淘汰的天妖谷鹰面人,和魔玄宗的丑陋青年,两人竟浑身伤痕累累,并满脸煞气的在隐隐对峙着。

但见鹰面人的白色羽袍早已经染满了鲜血,从左臂到左边后背上也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伤口之上还泛着一层黑气,正在延缓着伤口的愈合,而他右手锋利的指甲上正隐隐挂着几道连着肉沫的血丝。

魔玄宗丑陋青年也同样血迹斑斑,一身笼罩全身的黑袍早已被扯开了数道口子,透过划开的裂隙,还可以看到几道被锋利指甲划开的血肉翻飞的伤口,而其手中一柄黑色尖刀上正流淌着几滴鲜血,正啪嗒啪嗒的往下滴落。

两人似乎前不久刚刚大打出手了一番,但如今却不知为何双双出现在了此处。

正在此时,四周的血色虚空中,却几乎同时波动一起,各出现了一道遁光激射而来。

罗天成等四人当即一惊之下,纷纷祭出了灵器,做出了戒备的状态。

“几位道友,且慢动手,在下是天工宗彭越!”其中一道黄色遁光中,却突然传来了一声。

罗天成、绿衣少妇四人闻言,都是满脸诧异之色。

罗天成当即放出神识一扫,确认是彭越无误后,又继而往另外三道遁光一扫而去。

另外三道遁光一闪而逝后,和彭越一般的落在附近处,从中却走出了欧阳倩姐妹和天妖谷薛盘来。

见此情形,罗天成纵然浑身伤痛,也不禁有些目瞪口呆了起来。

而绿衣少妇及不远处的鹰面人、丑陋青年三人见,也同样的面面相觑了。

要知道,彭越、欧阳倩姐妹及薛盘当初并未进入青石广场之中,说明几人不是在第一关“星月日”就是在第二关的迷宫中便已被淘汰了。

至于鹰面人及丑陋青年两人,却是在第三关被淘汰出局的。

但无论如何,几个人也不应该同时出现在此地才对。

就在此时,彭越当先走了出来,朝几人一拱手后,当即低声说道:

“几位道友想必也发现了此地的诡异,说来惭愧,我们几人早几位一步,便失去了继续参与传承之地的资格。但熟料不论我们通过那传承之地的法阵离开后,却出现在了此处。我们几个一番讨论下,便决定分头寻找出路,结果我飞到了尽头,却发现,是一大片蠕动不已的血色肉壁,不仅水火不侵,任何灵器功法也无法破开分毫,想必另外几位也是如此吧。”

彭越说到这里,往身后的薛盘及欧阳倩姐妹处望去。

“我们两姐妹的遭遇,与彭道友如出一辙,此地并不大,却满是血腥气,当真诡异之极。”欧阳倩似乎刚与绿衣少女传音过后,见到彭越目光投向自己,秀眉微蹙的颔首说道。

话音刚落,欧阳倩又扭首望向了薛盘。

薛盘点了点头,显然其遭遇与另外三人一般无二,但想了想后,又开口说道:

“看来,我们只能掐碎气运锁了,虽然这样做,此前得到的气运可能会白费,但这也是不得已的办法,总比被困在此地强。”

“我想,这就不用试了。”正在此时,罗天成却开口说道。

“罗道友何出此言?”彭越闻言,不禁大惑不解的问道。

“你们自己看吧。”罗天成看了不远处的绿衣女子一眼,轻叹一声,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手腕,但见其上一枚小型气运锁闪动着淡淡的灰色光芒。

“在下方才在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自行掐碎了气运锁,但未曾料到不仅没有传出天门秘境,反而来到了此处,并重新凝出了气运锁,只是气运却比起初少了一半。”罗天成看着众人有些不解的眼神,缓缓开口说道。

众人闻言,终于面色大变起来。

“我想这传承之地似乎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可能是被困住了。”薛盘苦笑一声的说道。

……

传承秘境的最深处,是一个幽暗且不知多大的巨型平台,上方则是一片黑压压的天空,平台边缘与天空连成一色,似乎根本看不到尽头。

就在这时,传来“嗖嗖”几声,三道青色光芒划破长空,在虚空之中留下三道数十丈的青色长痕,仿佛三道流星一般朝平台中心疾驰而来。

青光包裹之中,一名青袍青年正是柳鸣,而另外两人自然不用多说,就是击败罗天成通过上一关的北斗阁紫发青年与轮空的天工宗银车青年。

“砰砰砰”三声几乎同时响起。

平台之上三道青光急速坠落,并炸裂而开后,显露出了三人的身形。

柳鸣只觉身体微微一震,眼前的青光一散而开,便出现在了一处黑蒙蒙的空间之中。

他方一站稳身形,便放眼望去,只见紫发青年与银车青年正分立于自己的两边,相距约有七八丈的样子。

从前几关的情形来看,他心里也早已推测接下来或许是最后的一关试炼,眼下站于二人中间,位置对其并不利。

他心电电转下,当即不动声色的身形一闪,退后了几步,使三人隐隐形成了掎角之势。

紫发男子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后,便自顾自的观察起了周围的情况。

银车青年则冲柳鸣善意的笑了笑后,一番张望之后,突然单手一摸腰间,掏出了五六颗指节大小黄蒙蒙的圆珠扔在了地面之上,朝其接连打出数道法决后。

嘎嘣声一响,黄光一闪,这些圆珠便化作了一只只数寸许大金甲傀儡甲虫,哧哧的几声后,向四周飞速的低飞而去。

柳鸣见也放出神识,探查周围情况来。

此处是一片空旷虚空,放眼望去出了脚下的平台外,四周似乎根本是毫无边际,尽管他神识强大到可以覆盖方圆数里,但不论如何寻找,均没有丝毫特别的发现。

他收回神识之时,目光一瞥紫发男子,此人似乎也无发现,脸上已隐隐泛起一丝不耐烦神色。

另一边的银车青年也是眉头渐渐紧锁起来,所施放的傀儡甲虫似乎也是毫无收获。

“嘿嘿,难不成这传承之地的最后一关,是要我等三人在这秘境之中乱斗,直到最终剩下一人不成?”紫发男子忽然转过身形望向柳鸣两人,眼中露出几分杀气的说道。

“道友未免太心急了一点,多等一会儿又怕什么,还是真以为你一人,就真能轻易碾压我和柳道友了。”向来寡言的银车青年闻言目光一冷,未见其有和举动,身上就有一阵金色雾气一卷而出,阵缭绕之后便幻化成了一件金光蒙蒙战甲,蓦然与彭越之前所穿的那件有几分相似。

柳鸣也双目一眯,袖中黄光一闪,一面土黄色小盾顿时在手中浮现而出。

紫发男子看了看银车青年,再望了望一言不发的柳鸣,目中却凶光更盛,竟似乎真要同时对二人出手的模样。

就在三人气氛愈发紧张之时,原本安静的虚空之中却忽然传来“呲啦”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三人闻声纷纷抬头望去。

却见原本黑压压的天空中,骤然被一团金光所点亮。

金光如同一颗流星一般在空中飞快划过,留下一道长长的淡金色划痕,仿若将漆黑的天空撕裂了一道口子。

下一刻,金光直坠而下,“砰”的一声,重重劈在三人面前的平台中央处。

一团刺目光团瞬间爆发而出,仿若一轮骄阳般升腾而起,让人根本不敢直视分毫。

柳鸣下意识的用手臂遮住部分金光,双目一眯的盯着前方,只见平台中央处已然亮起一圈圆筒状的淡金色光幕,同时在微微的震颤中不断往四周扩散开来。

三人一惊之下,不约而同的往后一跃,并出现在了数丈开外,惊疑未定的看着眼前这惊人的一幕。

金色光幕在扩至直径约莫百余丈的位置便戛然而止,并“噗”的一声作点点金芒起伏不定,同时隆隆声大作,一座金光灿灿的大殿蓦然在从地面下徐徐升起,金光耀眼夺目,将整片黑色空间照的敞亮无比,恍如明昼一般。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