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8心关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20    作者:忘语


彭越自知不敌欧阳倩两姐妹对手,竟主动让出这本典籍来。

“咯咯,算这位彭道友识趣,倒是省的我们动手了。”绿衫少女见此,总算平复了一些心头尚存的沮丧之感,轻笑的说道。

欧阳倩同样莞尔一笑,莲步轻移的上前几步,捧起了那本典籍开始翻阅了起来。

这一次,她们两姐妹在这次传承之地似乎只止步在此了,但有了这本典籍后,总算没有空手而回了,并且等离开此地后,还有大把机会寻找秘境隐藏的其他传承。

故而欧阳倩始终显得从容不迫。

……

另一边青石广场之中,当柳鸣等八人悉数步进入法阵之中后,法阵四周金光一个凝结,化作了一层笔直淡金色的幕。

远远望去,彷如一个巨型的金色圆柱体,竖立在了青石广场中。

能一路坚持至此者,自然都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众人几人对周围发生的一切都视若无睹一般,纷纷的席地而坐,双目一闭的静心打坐起来。

就在此时这时,法阵中心地面之上,一阵乐声传来,并迅速弥漫在整片光幕之中。

柳鸣只觉耳朵里一阵刺痛,心神一颤,便忽然有种心烦意乱坐卧不安的感觉,并且非常诡异的根本挥之不去。

柳鸣吃惊的猛睁开双眼,只觉眼前白茫茫一片,神识一个恍惚后,竟隐约回到了当初凶岛之上,并在飘飘然中,化身成数岁的幼童,重新经历了当初在岛上遭遇乾叔一幕。以及其他九死一生的种种磨难。

短短片刻工夫,他便重新过完了荒岛的十余年经历,并再次出现在了蛮鬼宗的门口,开灵仪式的场面依然触目惊心。

下一刻,画面一转,他又莫名出现在当年的试炼秘境之地,眼前一个模糊后,那只擎天魔手呼啸追来、

这一幕幕恐怖画面。在柳鸣眼前飞闪而过,让其根本没有任何思索的闲暇。

柳鸣骤然心中一紧。体内魔念似乎有些纯纯欲动起来。

他一惊之下,将全身法力注入到镇魂锁之中,当即一股清凉之意透遍全身,心中掀起的波澜顿时重新平复了下去。

但此种感觉转身即逝,他眼前一花之后,又重新经历了当初被魔念第一次夺舍的一幕。、

虽然这一切,仅仅只是些支离破碎的记忆,但全是其心中隐藏的最为恐惧东西。

法阵中看似盘坐不动的柳鸣,双目紧闭。额头之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滑落而下。

他虽然知道这些都是幻象而已,但在茫然中极力想要快速跳过这些恐惧经历,但相关画面却越发清晰起来。

当他再次看见那面无表情的“魔化柳鸣”后,一股杀戮之念顿时在心底处油然而生,口中莫名的发出两声充满暴虐的怪笑后,就要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

就在这时。柳鸣神识海中的浑天碑突然一阵嗡鸣声发出。

他一个激灵后,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清明,一惊之下,猛地一咬舌尖,强烈剧痛让其瞬间脱离了幻觉,终究没有就此站起,但也不由的冷汗淋漓起来了。

柳鸣心念电转间,连忙放出神识透入自身体内,内视之下,发现魔念九天神雷的镇压之下老老实实。丝毫挣脱迹象都没有。

先前一切感觉,全都是幻觉而已!

他当即一个深呼吸,连忙调用体内的法力狂注入镇魂锁中,同时又毫不迟疑的将怀中化识虫的精神力毫不保留的灌入自己的神识海中。

顿时纤若发丝的清凉之力源源不绝的从神识海中蒸腾而起,并形成了一层密不透风的透明护罩,牢牢的护住了自己的心神。

这样一来,柳鸣心中才微微一松。

可就在此刻,诡异旋律声在其耳边一盛,他神智由一个模糊后。竟再次经历了对战海妖皇,血帝子和金蛮老祖的一幕幕场景、

这一次,柳鸣在神秘空间幻境中的类似对战磨练,却让其轻松应对而过,脸上神色逐渐平静祥和了下来。

“杀!你们都得死!”一声怒吼从一旁骤然响起。

柳鸣一惊的脱离幻觉,双目一瞥之下,但见声音出处竟是魔玄宗的丑陋青年。

其一双眼睛中此刻已被疯狂之色所替代,虽然仍盘坐地上,双手却杂乱无章的舞动起来。

下一刻。丑陋青年突然扬天长啸一声,周身黑气滚滚而出。将身形全部笼罩其中,“嗖”的一声,一道身影从黑气中冲天而起,手中连连舞动,朝四面八方漫无目的击出一道道大小不一的黑掌虚影。

“噗”的一声,下方法阵一道金光飞快的一卷而起,将此人身形裹于其中,空间波动一起后,就此在法阵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距离他们进入法阵中才半刻之久,便有一名实力不凡之人率先压不住心头杀戮之念而被传出。

柳鸣见此,心中一阵骇然

显然,在这一关中,考量的精神力承受力的极限,和神通实力强弱关系倒并不是很大的样子。

柳鸣一边继续催动精神力抵御耳的乐声的诡异旋律,同时目光一扫四周众人。

但见北斗阁的紫发男子,头顶不知何时悬浮了一枚布满淡紫色灵纹的铜钟,随风轻轻晃动,朝四周虚空放出一圈圈的涟漪,护住了其周身。

紫发那字端坐其中,一副轻松平淡之感,似乎毫不受那诡异乐声的影响。

天工宗的青袍男子,早已端坐在了银车之上,双目微闭,口中晦涩难明的咒语不断传出。

拉着银车的八匹傀儡金马表面腾起八片金色光霞,将其连同整座银车一同包裹其中,显然受到诡异乐声影响也不太大。

浩然书院的绿衣少妇,却在原地盘腿而坐,双手持着一本泛着淡淡蓝芒的一卷古籍,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双目平静如无风秋波般,对四周的一切仿若未闻,只是专心的翻阅着手中的书卷。

另一侧的罗天成及那天妖谷鹰面男子,却明显没有以上几人这般从容了。

罗天成虽然仍旧盘膝而坐,但双目几乎被赤红所替代,口中低沉嘶鸣连连,周身银色蛟虎盘旋不已,双臂虬筋暴起,不断的轰击着地面。

每一拳都能引起大地的震震轰鸣,拳头上却是鲜血淋漓,虽然所有伤口顷刻间恢复如初,表面残留的血迹,仍然让人看了心寒之极。

也不知这青石地面究竟是何材质所筑,在如此密集的拳影轰击下,丝毫痕迹也为留下。

罗天成似乎正勉强凭借着仅有的一丝理智,通过不断消耗着体内法力,迫使自己不站起来。

那名鹰面男子,面上却是一阵青一阵红,满是痛苦之色,不时有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滑落,双手更接连不断的变换一个又一个法决,纷纷没入胸前悬浮着的一颗三色灵珠之中。

这灵珠表面符文缓缓流转,从中折射出青红白三色霞光,并径直射入其眉心之中,似乎是某种精神防御灵器的样子。

不过纵然如此,这名曾一举轰杀两名太清门精英弟子的妖修,看起来却显得更加狼狈不堪。

柳鸣摇了摇头,要说罗天成或许还能坚持下来,但此妖显然已经到了崩溃边缘了。

果然不出其所料,仅仅七八息工夫后,一声清脆碎响,鹰面男子胸前的三色灵珠骤然爆裂开来。

这名妖修在失去了精神防御灵器后,仅仅坚持了两呼吸的工夫,便怒吼的从地上冲天而起,在半空中手舞足蹈起来,举手投足之间,近似疯魔一般。

一卷金色光霞同样从地上法阵中一卷而起,将鹰面男子瞬间包裹其中,凭空传送而走。

当这名妖修再次恢复理智之时,蓦然发现自己身处一间陌生的石室中。

中央石桌之上,放着一本有些发黄的巴掌大典籍,不远处的角落,有一个淡白色的小型传送法阵。

石桌对面,魔玄宗丑陋青年竟也在此,只是全身被一层淡淡金光所禁锢,一时间竟无法动弹的样子。

但就在鹰面男子出现的瞬间,对面金光“噗”的一声碎裂开来。

两人互望一眼后,几乎毫不犹豫的同时出手,在石室之中大战起来。

……

青石广场上。

在丑陋青年及鹰面男子纷纷出局后,场上只剩下柳鸣、紫发男子、银车男子、绿衣少妇及罗天成五人了。

接下来的时间,似乎过的异常之快,当一刻钟满了后,那股诡异的乐声骤然一停,不再传出了。

柳鸣睁开双眼,心中长出了一口气,停止了镇魂锁和化识虫的加持。

罗天成脸色苍白汗流浃背,双拳几乎被黑红色血迹彻底包裹,一副元气损耗不轻模样,但在发现自己挺过此关后,眼中却满是兴奋之色,双拳一抖,立刻站起身来。

绿衣少妇、紫发男子与那银车青年,将灵器一收,同样也站了起来。

下一刻,柳鸣等五人,只觉得脚底的法阵微微的一颤,破空声一响,

五道粗若水桶的金色光柱骤然从地下冲天而起,将五人一卷的消失在了法阵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