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3排名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18    作者:忘语


只见紫发男子脚下不知何时升起了一座金色法阵笼罩,其盘坐的金黄色蒲团已经也腾空悬浮而起浮动,并如同一朵金色莲花般,向四周散出一圈圈金色波纹股空间震荡之力。

罗天成和丑陋青年见此,脸色变得难看之极,哪里还会不明白,紫发男子已经抢先了一步,领悟出了壁上的佛门秘术了。

“哈哈,在下就先去取炼化那佛门秘宝了,二位就在此慢慢修炼吧!”狂笑声之中,紫发男子身形在法阵之中渐渐的模糊起来。

银色古堡之中,无穷无尽雾气仍旧在漫翻腾着,只是比起数个时辰前,看起来越发浓厚了,并隐隐形成了倒扣的巨碗状型。

鹰面妖修鹰面男子,薛盘,白袍少妇绿衣少妇和银车青年,此刻双目都隐含一丝迷离,脸上表情却十分的木然,显然都皆已陷入了幻象之中,

四个人影在银色雾气其中漫无目的游走,仿若行尸走肉一般,只是似乎每隔一小段时间,其中便会有人眼中闪过一丝清明之色,但却眨眼即逝。,毫无目的的四处乱飞。

而细心观察之下,却会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几个人清醒的时间,似乎也隐隐有所增加的样子。

就在银车青年眼中再次恢复清明之时,突然身形一飞而起,往某处方向激射而去,并顷刻间到了银雾边缘之处,正要冲破出去之时,脸上忽然露出了痛苦之色眼中却再次胧起一层迷茫,遁光骤然一偏,又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不止是他,接下来的其他三人也均是如此,每每快要似乎每次都要飞出银雾了,可惜都功亏一篑。

如此来回数次又过了约莫小半个时辰后,四人虽然仍旧陷入在幻境之中,脸上神情却似乎已经逐渐变得平和起来,而清醒的时间,更是或多或少的延长了不少。

看来几人似乎都隐隐摸索到了幻境的窍门了。

没过多久,当银车男子再次恢复清明之时,忽的狠狠一咬牙,嘴角留下了一道鲜血张口喷出了一片血雾,双手一阵飞速变幻,口中念念有词轻吐了几句晦涩难明的咒语,血雾竟一凝之下,化作一团赤芒,飞入了眉心中间似乎在运转某种功法。

下一刻,他大喝了一声,眼中竟瞬间完全恢复了清明一般。

结果他心中还来不及欢喜,神识海中由精血秘术所化的血色护罩眼前立刻又开始浮现出了重重的幻象竟猛烈的晃颤起来,不断有一道道银丝轰击着护罩,似乎几乎便要想要再度淹没他的心智。

说时迟那时快,他顾不得再施展什么秘术,二话不说的,身形一动,化作一道电芒,朝着银色雾气之外冲去。

就在他堪堪飞到雾气边缘之时,一道璀璨的银色晶芒破空而出,竟赶在银车男子前面飞出了银色雾海。

晶芒一闪下,在雾海外,现出了鹰面男子的身影。

此人手中正握着一枚玲珑剔透的六角银镜,同时也正急速的喘息着,胸膛起伏犹如风箱鼓动一般样,。鹰面男子额头也是被汗水渗透而出密布。

正在此时,银色浓雾缓缓消散,只听轰隆隆一阵轻响从地底传来,一道井口大小的银色圆形光柱从鹰面妖修鹰面男子的脚下拔地而起,直接将他笼罩。

空间震荡间,传送法阵开始运转开启,鹰面妖修鹰面男子身形也消失在一片银光中。

此时,天工宗银车青年正身形一闪的堪堪赶到此处,望着眼前的一幕,不禁将脸上苦笑不已了。

就在各宗各派的弟子,在天门会秘境中为气运而战时与此同时,天门会试炼秘境之外,那片白茫茫的雪山脚下,此刻依然人山人海,比起天门秘境开启之时竟是有增无减。

不过四大太宗和八大世家的首脑之人,天戈真人等人却早已都回到了各自驻地之中,通过各种秘术观察着秘境外那块擎天巨碑上的情况。

各宗派的弟子们,却大都选择仍留在了外面,除此之外,还多了有一些不知名的小宗门派的弟子门人系,他们根本没有受到天宫邀请,如今也纷纷聚集在此处,反而是更为仔细的关注着那块半黑半白的巨碑上的排名了。

这些人大多希望从碑上的气运排名,来看出各个势力目前的势力大小和往后百年的兴衰程度,好以此来作为根据,日后选择依附哪些势力。

毕竟一些小门小宗要是选错了靠山,轻则宗门不盛,重则有灭宗大祸。

另外还有许多的散修之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聚集在此,并不时三两成群,窃窃私语的在讨论些什么。

但见这巨碑之上,密密麻麻的映有每一位进入秘境的试炼的弟子名字,而在每个人的名字后面之后,都会有一至十个拳头大小的小玉锁图案,不论大小和形状赫然与进入秘境众人手腕上浮现的携带进入秘境的气运锁一般无二。

这些小锁图案,正代表着显示了所对应试炼弟子累计气运多少,玉锁图案共有铜银金三种颜色,当气运累积满一只玉锁后′其颜色便会转变成古铜色,而其右侧,则会再次浮现出另一个小锁图案。

而当累积满十只铜锁之后,其自动会将石碑上的十个铜锁之转变为一只个银色小锁,同样道理,十个银锁的气运累积满以后,便会化为一只个金色小锁。

至于而那些不幸陨落在秘境中的弟子,根据天门会的规定,不管其之前累积了多少气运,其名字都会直接黯淡,跌落至排名最后,而其名字后面的小锁也会同样消失先前所得的气运也不会计入各大势力的总气运之中。

柳鸣此时气运仅仅有三半银锁之多,堪堪排在石碑的三十五名,而整个太清门的弟子中,罗天成的排名最为靠前,竟拥有五个银锁之多的气运,但也仅名列十三名。

而龙颜菲,只是堪堪收集满了两个银锁的气运。

与此同时太清门中却有三个人名已经悄然黯淡下来,除了与罗天成一同的两名弟子之外,还有一名金顶峰弟子不幸陨落其中。

而巨碑之上,排名第一的赫然是北斗阁的银发女子银瑟。

“才如短时间过去,暂列第一的竟然已有一个金锁气运,比第二名可要多得多了。”人群之中,一名不知是何宗门的黑面青年,喃喃的说道。

“银瑟?,不知此人是哪个门派之人?”在黑面青年一旁,不知是谁问了一句。

“这位道友你来的晚了,此女是试炼开始之前,通玄境大能北斗阁主亲自所带来的一名女弟子。”附近一名长须老者,突然嘿嘿一的说道。

一听闻是北斗阁,长须老者周围的几名不知情的修士均是面色微变,随即纷纷闭口不言的仔细的看起了下面的排名。

北斗阁势力及之大,毫不下于四大太宗,加上其神秘莫测的行事风格更让这些小型势力畏惧。

而此时,山下太清门阁楼某间密室之中,天戈真人正盘膝而坐,通过面前一块阵盘投影,查看望着雪山上石碑之上的排名,一脸的凝重之色。

在其身边正是与他一同前来的那名灰袍男子,面色同样好不到哪儿去。

“本以为有罗天成此子与这一届天门会情况会稍好一些。上一届天门会,太清门就仅仅名列第三,落于浩然书院与魔玄宗之后。没想到这一届天门会,天妖谷以及八大世家似乎对其特别重视,所派的弟子实力也均不弱,北斗阁之人更是横空出世看来这一次恐怕连很难再进前三都有可能不保了了。”灰袍男子看了看石碑之上的排名,连连摇头道。

“说起来,这一届天门会时间颇为尴尬,先前看好的几个内门弟子均已突破了真丹境界,剩下之人实力超群的,例如落幽峰的晓五等年龄又已经过限,这才只能派这几名弟子前去。罗天成虽实力不凡,但毕竟太年轻了,修为也只是初期境界,最终排名恐怕并不会太理想。”天戈真人又望了一眼罗天成的排名脸上闪过一丝无奈之色。

“不过传闻中,不是还有一个和罗天成实力不相上下的柳鸣此子现在排在多少位?”灰袍男子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眼睛朝阵盘投影的石碑上看去。

“三十五名看来这个柳鸣也是名不副实。”当灰袍男子的视线落在了“柳鸣”二字上时,眼神一黯,摇头叹息的说道。

就在这时,石碑之上忽然金光一阵朦胧,金光一敛之后,排名俨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柳鸣名字竟出现在石碑的第九位。其名字后方,竟有九个银锁标记一闪而亮。

“咦,这个柳鸣气运竟一下子多了这么多,难道此子遇找到了什么天大的机缘?莫非是……气运值如此高的物品。”天戈真人眉头一挑,露出一丝意外之色的问道。

“传承之地!短短瞬间便能获得如此惊人的气运值,应该是在某个传承之处得到了好处,且不会是普通的传承。若是此子能将最后传承收取,那太清门保住试炼前三的位置就有希望了!。”灰袍男子顿时换上了大喜之色,兴奋的说道。

“希望如吧此。”天戈真人神色同样缓和下来,心头不知为何竟浮现出了金天赐的身影。

同一时间,传承之地之内的柳鸣,自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和自己的排名,更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拿取了那带“星河沙”竟给才给宗门和自己带来了如此多的气运。

,如今此刻他正在通道内徘徊,琢磨着如何应对走出眼前的这座迷宫。

说起来,这迷宫之大,明显超出了他此前的想象,起初还只是三岔路,到后来岔路竟变成四条五条,越来越多起来,让其头疼不已。

看来他要走出这座迷宫,还真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事情。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