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2各显神通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17    作者:忘语


数个时辰后,倒映熠熠星关的银色水塘旁边。

潭水中的苍龙七宿阵法不知何时已经发生了变化,而被一团昏沉的蓝色雾气笼罩,水面之下折射出一道道的星光,将水潭旁的四人映射得宛如坠身星云一般,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诡异感觉。

柳鸣盘膝而坐,双眼却死死的盯着不断流转变化的星光,手中则结出一个又一个的玄妙法印。

突然,一声低不可闻的轻鸣传来,一柄淡金色的飞剑浮现在了他的头顶。

手中剑诀一引,飞剑剑身骤然爆发出一团星芒,化作一道金色流星一般,划进了苍龙七宿的阵法之中,并在其中以某种诡异的痕迹穿梭不已。

阵法星光随着虚空飞剑的划过而此起彼伏的闪烁不已。

柳鸣见此双目紧闭起来,在他的神识感应中,一团由万道星纹组成的青色苍龙图案,正逐渐清晰的浮现而出。

柳鸣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借助虚空飞剑的星磁之力,他总算找到了苍龙七宿阵法的阵眼所在。。

不远处的彭越,脸色也是一脸苍白变化,眼睛紧盯着水面上不断流转的星辰,生怕错过一丝细节。

他赫然要根据星辰运行的速度,星辰间的距离,结合着星光明灭的亮度,暗暗在心中不断推衍出天空中星辰大阵运行的轨迹。

只见彭越双手翻飞,一道道玄妙法诀打入身前的银色潭面上,竟是在复制心中推衍的星辰轨迹。大半条清晰凝实的青色苍龙虚影,开始在他身前潭面上缓缓浮现。

另一侧的欧阳倩姐妹。并肩而坐。

欧阳倩手中托着一面圆盘状的灵器,。另一手法决变幻不已,圆盘之上亮起一道道青色光柱,射入了星光之中,然而只是一闪之下,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欧阳倩秀眉微蹙!

她虽然认得苍龙七宿阵法,但也只是在书册上见过,并没有真正研习,此刻当真是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

一旁的绿衣少女,则手持一支翠绿色玉笔。面露沉吟之色的时不时凭空舞动几下,似乎一边在以神识感应,一边在勾勒着什么。

欧阳倩突然将圆盘灵器一收而起,又翻手取出了一个红色的圆珠,口中念念有词,单手一抛下,红色圆珠骤然红光大声,化作一道红光飞入了阵法之中。

这一次,水面上的星光中却泛起了一阵涟漪。

欧阳倩见此情形。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喜色。

就在彭越及欧阳姊妹仍在苦苦参悟之时,柳鸣的周身,却悬浮着十几杆阵旗,隐隐排列成了北斗七星的阵势。

他手指冲着阵旗一指。顿时十几道光华从阵旗上喷射而出,汇聚成一道粗大的光柱,直直射入水面的星光之中。

一阵龙啸传出。苍龙七宿阵法星光陡然大盛,一条巨大的青色苍龙虚影气势如虹的冲破银色水面。在石室中盘旋飞舞而起,片刻之后又落回了水潭之中。

欧阳姐妹和彭越听到龙吟声。豁然惊醒,纷纷抬首望去,眼中顿时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柳鸣脸上却泛起大喜之色,手中结出了一个又一个奇异的手印,一道道法诀落入水潭之中,银色水面忽的一个翻卷,卷住了柳鸣的身形,将其拉入了水潭。

下一刻,水塘中一个淡银色光阵一闪二线,柳鸣身影就在其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彭越和欧阳姐妹见此,不禁面面相觑了。

柳鸣只觉周身空间一阵剧烈波动,映入眼帘的满目银色霞光渐渐散去,眼前景色一变,出现在了一个石屋之中。

“呼!”

柳鸣见此,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说起来,刚刚他能够参悟出苍龙气宿的阵法变化,实属侥幸之极,若非有虚空剑的星磁之力窥出了苍龙七宿阵的一丝端倪,继而通过小北斗阵使其露出了阵眼所在,恐怕此刻根本无法出现在这里。。

柳鸣心神稍稍平静之后,便开始打量起眼前的石屋来。

这间石屋通体青灰,四周全是青灰色坚固石壁,十分灰暗,完全是一副封闭许久的状态,没有窗户,只有一道低矮的石门通向外面。

柳鸣举目望去,石屋中央则摆着一个黑色石台,上面放着一个毫不起眼的灰色布袋。

见到此物,他神色一洞,伸手一引,一股黑气卷住了灰色布袋,向其一飞而来。

这布袋方一落手,柳鸣便觉手中微微一沉。

此物看似虽小,重量却足有百斤的样子。

当然,这些重量对他来说,根本可以忽视不计的。

柳鸣略一沉吟后,将布袋轻轻一摇,便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沙粒碰撞的声响。

他双目大亮后,当即不再犹豫的将袋口一松而开,露出了里面鼓鼓囊囊的银色晶粒

每一个颗粒都仿佛夜空的星辰,闪射出点点的璀璨星芒。

“果然是星河沙!”柳鸣嘴角一咧,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他也忍不住开怀大笑了。

这星河沙一粒尚且难求,更何况是满满的一袋,价值之大,恐怕连天象境强者也要为之动心不已!

柳鸣稍一检查过袋中晶沙后,便将星河沙小心翼翼的收入须弥戒中,接着强压住心头的喜悦之情,目光再向四周一扫后,突然手臂一动,手指一弹。

,“嗖嗖”几声,一道道金色剑光一卷而出,全都击在青灰色石壁上。

结果几声闷响过后,剑光全都一弹而散,青灰色石壁上却只是留下几道浅浅的剑痕。

“好硬的石头……”

柳鸣不禁有些讶然,他又在石屋之中仔细翻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的遗漏之后,才缓步走到低矮石门前,小心的推开石门后,便朝屋外走了出去。

石屋之外,并不是广阔的天空,而又是一条不知通向何处的幽深的青石通道。

柳鸣轻叹一声后,只得小心翼翼的抬步走入通道之中。

这条通道并不是笔直,而是有些弯弯曲曲,地面也坑坑洼洼,不甚平坦。

结果他如此走了约莫半盏茶工夫后,一条分岔路赫然出现在了面前。

朝两个岔道望去,和此前一样,同样是不知通往何处的青石通道。

他心头闪过一个不太好的预感,稍一考虑后,还是朝着左侧的岔道走去。

但半刻钟后,他再口原路返回了这里,脸色却阴沉无比了。

他在方才的时间内,又接连遇到了其他的岔路和死路,而当他将岔路大都走了一遍后,这才确定,此处赫然是一座诡异迷宫!

“看来这便是接下来的考验了。”柳鸣喃喃自语道,不过要如何走过这迷宫,心中还是没有丝毫头绪。。

柳鸣思量了一会儿后,单手剑诀一凝,口中一阵念念有词,一柄寸许长的金灿灿小剑从眉心处浮现而出。

虚空一指,金色小剑凌空飞旋,阵阵金光不断闪耀而出,形成一道长约数丈的剑光。

“疾!”

他一声低喝中,金色剑光一卷而出,重重斩在了一侧的青色石壁上,激起了一片火星。

火星消散后,墙壁上只被斩出了一道条半指深的剑痕,但石壁表面上青光一闪,转眼又恢复如初了。

柳鸣见此情形,脸变得真有些难看了!

显然整座迷宫都被强大禁制之力控制,神识和一般宝物都无法毁坏分毫的。

他别无他法之下,只能叹了口气,硬着头皮的往右侧岔路走了进去。

黄金殿堂中央,紫发男子和罗天成,魔玄宗的丑陋青年三人正盘膝而坐,紧闭双目,用尽心力的参悟着大殿正面墙壁上所记载的秘术。

此时三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泛起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晕,并隐隐有梵文随着光晕的起伏而流转不定,给人一种庄严神圣之感。

显然三人对于墙壁上的秘术,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一番领悟。

盘坐于最左侧的罗天成,眉头紧锁,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簌簌滑落不止,体内不时传来一阵噼啪暗响,全身肌肤被撑的殷红似血,几欲裂开一般。

这个佛门秘术显然是某种高深的炼体之法,对于本就炼体的他来说,本身便可谓是一种极大的机缘。

可惜此术却明显是真丹境炼体士方可修炼,否则极可能由于肉身强度不够,而直接爆体而亡了。

罗天成虽然实力远超同辈,但毕竟只有化晶初期,要不是都天灵体的逆天增幅,恐怕还根本没参悟的资格。

不过此子能一步步走到今天,也并不是全依仗逆天灵体,在全身剧痛情形下,还是坚持了下来,并已经悟通了大半,目前只差突破最后一个玄奥之处,便可大功告成了。

罗天成想到那颗金刚舍利,心中不禁又升腾起一丝火热之意。

正在此时,盘坐在最中间的紫发男子突然双目圆睁,随即身上腾起的金色光晕中骤然射出八道金色流火,在一阵金光闪耀下弥散开来。

远远看去,紫发男子身体如同沐浴在一片汹汹金焰之中。

大殿之上的金色巨钟,蓦然响动而起,并伴随着阵阵的梵音中之声。

魔玄宗丑陋青年和罗天成闻听后,几乎同时睁开了双眼,又惊又怒的一同望去。(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