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蛟威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3-12-08    作者:忘语


“钱师侄,翠儿,你们带其他人马上走,走的越远越好,千万不要回头。”中年道士蓦然冲钱师姐大喝一声,随之体表霞光一卷,冲天而起,顷刻间就和那一女一头陀并肩站到了一起。

钱师姐见此情形,哪还不知道远处来了了不得的大敌,竟让张师叔等灵师都闻声sè变,当即二话不说的冲翠儿一声吩咐。

二女纷纷掐诀施法起来。

顷刻间,原本静静不动的雾舟一动之下,立刻化为一团朦胧光球的激shè而出。

就在这时,远处尖鸣声蓦然一下高昂数倍而起。

正在催动雾舟的钱师姐和翠儿只觉两耳嗡的一声,体内法力就一下凝滞不灵起来,刚刚飞出的雾舟一个晃动,就再停了下来。

至于其他的灵徒中期和初期弟子,则更是不堪的纷纷摔到在地。

只有另外两名也是灵徒后期弟子和柳鸣,才面sè一白的盘坐雾舟甲板上,拼命催动体内法力的加以抵挡尖鸣声。

中年道士目睹此景,脸sè变得难看,身形却留在原初的未动一下。

此刻远处天边狂风大作,一大片黑云凭空浮现而出,并飞快向这边滚滚而来。

而从黑云中传出的尖鸣声,即使听到中年道士等三名灵师耳中,也开始针刺般的隐隐作痛,让他们也无法无视的不得不提起部分法力,护住了双耳。

“噗通”两声。

原本站着的钱师姐和翠儿终于也双腿一软软的倒在了地上,也只能拼命催动法力加以抵挡。

至于雾舟上的其他蛮鬼宗弟子,修为略微低下的已大叫一声的昏迷过去,同时七窍缓缓的流出黑血而来。

另外两名灵徒后期弟子在坚持了片刻后,也脖子一歪的仰天倒了下去。

木舟上的那一伙蜂盗邪修,自然也倒满了一地。

柳鸣虽然脸sè苍白之极,双目紧闭,却仍能掐诀不已的盘坐地上未动。

他之所以能做到此事,自然全靠比普通弟子强大多的jīng神力和体内jīng纯之极的法力。

同时他还运用其一心二用天赋,让两股jīng神力一分为二的轮流抵挡尖鸣声,一旦其中一半坚持不住,马上换上另一半接替上。

但即使这样,柳鸣也只觉头颅一分两半般的疼痛难忍,两眼开始发黑起来。

就在他苦苦挣扎的时候,那仿佛能洞金裂石的尖鸣声,终于嘎然一止的停了下来。

柳鸣这才神sè一松,急忙睁眼急忙朝天空上望去,结果心中不禁一寒。

只见此时,远处那片黑云已经无影无踪,而在中年道士等人百余丈外的虚空中,却多出了一个下半身是人,上半身是蛟的数丈高妖物。

此妖物下半身穿着一件宽松的兽皮长裤,上半身**,遍布一枚枚赤红sè鳞片,同时粗大脖颈上的蛟首,只剩下一只青光闪闪的巨目,正放出森然寒光的盯着中年道士三人。

而中年道士等人再细打量一番,才发现半人半蛟妖物,赫然浑身伤痕累累,上下尽是各种刀伤斧痕,一个个奇深无比,有些地方甚至还能隐约看一些白森森的骨头,却一滴血都不见流出。

“果然是那条从彦师叔和灵玉前辈手中逃走的通灵赤蛟!二位道友,是战,是逃?”中年道士目光死死盯着对面怪物,但口中却嘴唇微动的传音了过去。

“逃?能跑的比一条化晶期蛟龙快吗!真要逃走的话,我们毫无疑问会被此蛟一一追上,再各个击破的轻易斩杀掉!”头陀哼了一声的传声回道。

“不错,要是能走掉的话,妾身早就第一时间就飞走了,何必还留在这里了。不过话说回来了,要是这头通灵赤蛟完好状态下,我等面对自然是必死无疑。不过看它现在凄凉样子,一身法力能保持巅峰时的两三成就不错了。我们三人联手下,未必不能周旋一二的。要是万一侥幸真能斩杀掉此的话,说不定就是我等进阶化晶期的机缘到了。”中年女子望着对面赤蛟,满目惊惧中却闪过一丝火热之来。

中年道士和头陀一听这话,也不禁砰然心动一下。

“好,既然余道友打算拼上一把,那我也奉陪一次了。张道友,你的意思呢!”头陀传音了回去。

“二位都做出决定了,贫道一人还能溜走不成。不过我要先送钱丫头二人走掉,才能放手一搏的。”中年道士略一沉吟后,也只能苦笑一声的说道。

“哼,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挂记区区两名灵徒弟子。算了,我来帮你一把吧。”头陀哼了一声的说道,其一根手指微微一动,

下面原本包围蜂盗的两头傀儡狼当即一动,并肩的直奔雾舟一飞而去。

“嗖”的一声。

站在对面的半蛟妖物只是一动,就一个模糊的不见了踪影。

这让中年道士三人同时一惊的做出防御姿态。

“轰”一声。

一头朝雾舟飞去的傀儡狼,被一只红sè利爪洞穿头颅而过,一闪的爆裂而开。

附近刚闪现而出的半蛟妖物再一张口,又一道赤红光柱喷出。

“噗”的一声闷响,另一头傀儡狼在红光过后同样的爆裂而开。

这一幕,让中年道士等三人均倒吸了一口凉气了。

“顾不得你门下弟子了,动手吧!”妇人一咬牙的厉喝一声,随之单手一动,从袖中抽出一口青sè短剑,往空中一抛后,当即口中念念有词。

头陀在心疼两头傀儡瞬间被毁之后,更是二话不说的两手往怀中一摸,再同时一仍,当即一红一蓝两颗圆球一飞而出,一阵“嘎嘣”变形后,化为一条蓝sè巨虎傀儡和一条赤sè巨蟒傀儡。

两只傀儡方一现出,头陀袖子再一抖,两块拳头大的红蓝晶石一飞而出,准确无误的没入到两头傀儡兽大口中。

原本死物般的两只傀儡兽,当即一个目中蓝光一闪,发出虎啸之声,另一个则“嗤嗤声一响,口吐虹芯的摇头摆尾起来。

中年道士却脸sèyīn沉的一拍腰间皮袋,当即一叠五颜六sè符箓一飞而出,化为一排的挡在了身前。

半蛟妖物见到此景,目中一丝狞sè闪过,猛然一步迈出,身躯顿时化为一连串虚影的直扑而去,只是一个恍惚,就以不可思议速度的出现在离中间妇人十来丈远的地方。

“斩”

妇人见此,心中一跳,但口中却毫不迟疑的一声低喝,用手猛然一点空中青sè短剑。

此剑一震后,就化为一道寒光往对面一劈而去。

“砰”的一声。

半角怪物一只利爪只是一动,就发出金石声般的将寒光一磕而飞,同时再一张口,一道红sè光柱冲妇人一喷而去。

“呲啦”。

中年道士用一根手指冲身前三张符箓同时一点。

妇人身前顿时浮现三层白濛濛光幕,红光一闪而逝后,一下将三层光幕同时洞穿而过,这才堪堪用完的溃散而灭。

就这样,也让妇人一惊,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两步去。

“轰”“轰”两声。

蓝sè巨虎和赤sè巨蟒同时一扑而出,但半蛟妖物却一个蹿出后,就身躯忽然透明的凭空不见了。

“余道友小心!”

中年道士在身前一只符箓一下自燃而起后,蓦然转首冲妇人大叫一声。

妇人闻言一寒,单手一掐诀,青sè短剑滴溜溜一转,就化为一层剑幕的将她护在了其中。

一只红sè利爪一闪而现,瞬间洞穿剑幕而过,再从妇人胸前幻影般的一抓而回。

而妇人只觉身前一凉,胸上就凭空多出一个血洞来。

这时,身后十几丈外的虚空中淡淡红光一现,半蛟妖物才手捧一颗鲜血淋淋东西的浮现而出,其目中狞sè一现,手腕一抖,一口将手中东西吞下肚去。

“啊,你吃的是……”

妇人这才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但满脸恐惧的一声惨叫后,就浑身力气尽丧的从空中跌落而下。

“不行,快用压箱手段,否则我们也xìng命不保了。”头陀一见妇人陨落,心中大寒,急忙冲中年道士一声低喝。

“好”

中年道士同样心中剧跳,一听此话,毫不犹豫的答应一声。。

当即其身形骤然滴溜溜一转,身前所有符箓一闪的全都爆裂而开。

下一刻,半蛟妖物身上无数符文涌现而出,化为数条五sè符链条的将其一捆而出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头陀也一掐诀,蓝sè巨虎和赤红巨蟒傀儡和剩余的几只狼傀儡同时一扑而去,尚未真的扑到,就纷纷在空发出刺目光芒的爆裂而开。

刹那间,五颜六sè的巨大光球在轰鸣声中浮现而出,瞬间将半蛟妖物身形淹没了进去。

一声凄厉的尖鸣从光球中一下发出,接着一股恐怖之极的气息突然从中一卷而出,所过之处,连虚空都嗡嗡作响不已。

“不好,此妖物竟然没事。我们快走,能跑一个是一个了。”头陀一见此景,当即恐惧的一声大叫。

随之他单手一扬,又一颗青sè圆球一滚而出,并瞬间化为一头青sè木鸟的将其一托而起。

“嗖”一声。

头陀就骑着木鸟的破空而走了。

中年道士脸sè目睹此景,脸sè难看之极,但一咬牙下,也从怀中掏出一张土黄sè符箓,往身上一拍后,再单手一掐诀,就几个闪动的骤然出现在雾舟之上。

他两手各自一动后,就将地上的钱师姐和绿衫少女分别一抓而起,大步一迈后,就一下出现在了雾舟外十几丈远处,再几步后,就足踩虚空的化为一个小黑点远去了。

还留在雾舟上的柳鸣,目睹这一切,不禁目瞪口呆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