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7秘境争斗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10    作者:忘语


“嗖”的一声轻响传来,那株蓝色雪莲瞬间被切断,黄芒接住了蓝色莲花,倒卷电射而回。

天工宗弟子一把抓住,想也不想的立刻腾空而起,化为一团黄光转身朝远处疾驰而逃。

然而就在他刚刚飞开,池塘瞬间掀起了冲天的水浪,数丈长的血红触手破水而出,鞭子一般抽在了天工宗弟子原先站立的地方。

轰隆隆一声巨响!

被击中的地面立刻龟裂开来,无数的乱石尘土四溅飞射。

水池深处,传出了八足血兽愤怒的低吼声。

天工宗弟子飞在半空,略一回头,见此情形,顿时后怕不已。

看八足血兽这威势,就是化晶后期的修士,被一下缠住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

“还好,八足血兽是水生妖兽,轻易不会离开水中……”

天工宗弟子长吁了一口气,转身而去,一直飞出了数十里才落回了地上。

他将这朵蓝色雪莲放在眼前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后,就大笑一声,将此物收入储物符之中。

就在这时,一个影子从其身后一闪而过,天工宗弟子豁然转身,身后却是空空如也。

“难道我看错了?”

天工宗弟子眉头一皱,当他再次转过头来之时,一名长相俊俏,文质彬彬的书生打扮之人却鬼魅的出现在其身前数丈之处,正一脸笑意的望着他。

“原来是浩然书院的兄台,在下天工宗吴超,幸会!”天工宗弟子眼中闪过一丝惊骇。表面却故作镇定的一抱拳道,同时袖中瞬间扣住了短刃。

“客套话就不须说了。留下你身上的储物符,贡献出一半的气运。或许我还会放过你一马。”白袍书生声音低沉,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

“哼,这个在下恕难从命了……”吴超毫不犹豫的一口回绝,却将手中的短刀攥的更紧了一些。

白袍书生闻言,目光一冷,体表泛起一层白白的烟雾,身形渐渐模糊了起来。

下一刻,一道白色人影迅若闪电般,一闪之下便出现在了吴超面前。手掌一探而出,从中激射出一股乳白色的气劲,朝着吴超手腕上的气运之锁一抓而去。

这白色气劲绵若云霞,速度却惊人之际,一个卷动下,赫然就到了手腕处。

然而吴超反应也是极快,手中短刃猛地一挥,一道弯月型的黄色刀芒激射而出,在虚空之中都留下了一道痕迹。迎向了白色气劲。

“砰”的一声闷响!

黄色刀芒与白色气劲迎头一击后,竟然在空中僵持不下起来。。

“雕虫小技!”

白袍青年嗤笑一声,身体一转抬起另一只手臂,又朝前拍出了一掌。

另一道白色气劲一闪即逝的没入了前一道气劲之中。两道气劲汇合之下,竟汇聚成了一个丈许大小的白色巨掌,轻轻一握便将弯月刀芒捏的粉碎。继续朝吴超一拍而去。

吴超脸色一变,如此近的距离根本无法避让。只能突然一张口,喷出一可绿色圆球。滴溜溜一转后,就在嘎嘣声中,化为了一只绿木龟,表面灵纹一闪,一层绿色光幕挡在了身前。

“轰”的一声!

绿色光幕被巨掌一击而中,书剑破裂而开来,而淡绿色木龟一颤之下,表面赫然浮现出了几道裂纹。

吴超只觉一股巨力隔空狂涌而至,身形不由自主的倒射而出,连人带贵的重重撞在百余丈外的一棵大树之上。

这棵数人合抱的大树“砰”一声,被生生震断。

吴超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手腕上的晶莹玉锁也一声脆响的碎裂而开,一缕缕灰色的雾气一卷而出,融入了白袍青年手中的玉锁之中。

白袍青年哈哈大笑道,同时身形一晃之后,又再次出现在了吴超身前。

“在下的气运已经被你夺去一半,你还想怎么样。”吴超面容苍白,轻咳了几声,惊怒起身的说道。

“刚刚不是说过了,交出你身上的储物符。”白袍青年一抬手,一只白蒙蒙巨掌再次凝聚而成,将这名天工宗弟子笼罩其下,并阴沉的说道。

吴超脸色连变数下,只能在一咬牙后,翻手取下了腰间储物袋,并扔了出去。

白色巨掌发出一股吸力,将储物符吸收了进去。

“好了,你说的我都做了,现在可以离开了吧。”吴超盯着白袍青年,冷冷问了一句。

“离开?”

白袍青年闻言,眼中透出了一丝讥笑之色,未等吴超再次开口,巨掌虚影如同一座小山般一压而下。

轰的一声巨响和一声凄厉惨叫后,便再无声响发出了。

片刻之后,白袍青年将尸体上所有的东西搜刮了干净,并清点一番的收起后,才再看了看尸体的自语了两句:

“亏的天工宗是上次天门会排名第一的宗派,派出弟子竟然只有这点本事,看来此前我倒是想的太多了。不过,好在这朵清水雪莲总算是到手了,也不枉我白忙碌异常。。”

说完之后,白袍青年单手一抓,一道土黄色的光芒激射而出,落在地上。

轰隆隆一阵巨响,附近地面突然裂开了一道两丈长口子,泥沙翻滚下,顷刻间便将尸体吞没了下去。

“听闻四大太宗中,浩然书院以正道仁义作为立教之本,门下弟子各个克己修心,却没想到今日得见浩然书院之人,竟都是些伪君子!”

就在此时,白袍青年耳边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同时一股强大的妖气在其四周虚空中弥漫着。

“什么人在此鬼鬼祟祟!”白袍青年面色一变,连忙放出神识想要查探周围情况。

正在此时,他耳中突然传来尖鸣之声。接着背后一凉,胸膛中的挑动心脏便被什么东西一掏而出。

白袍青年大叫一声。眼前一黑,身躯当即从半空中跌落下。并在落地的一瞬间,“腾”的一下,浑身被滚滚赤焰包裹的化为了灰烬,连里面的一团精魂都片刻间的灰飞烟灭,只剩下晶莹的气运之锁和一枚储物戒留在原地。

这时,白袍青年身后波动一起,灰蒙蒙妖气一卷后,一道人影,手捧一颗蠕动心脏的闪现而出。

这人影身穿锦袍。年纪看似不大,长着一副俊俏的脸庞,双耳狭长,正是数十年前碧穹幻宫之中与柳鸣欧阳倩一同逃亡至最后的那名妖族少年,薛盘。

妖族少年随手将手中心脏一捏而碎,一抬手,弹出一道黑色指风,将地上气运锁“砰”的击碎而开。

当即一小团气运之力一卷而开,并纷纷没入薛盘手腕上的白锁中。

薛盘看了看自己气运锁上闪动的淡淡光芒后。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表情,再将地上储物戒也一把摄取过来后,就立刻一催法决的破空远去了。

……

一座足有数十丈深的峡谷之中,一朵黑云正紧贴着地面缓缓遁行着,黑云之上。一名青袍青年迎风而立,正是柳鸣。

进入秘境的头几日中,柳鸣并没有马上离开附近区域。而通过击杀许多低阶妖兽,吸取了一些气运。

在此期间。他并没有接触其他宗门弟子,即便远远发现一些灵力波动。也不会去理睬。

毕竟呆在这天门秘境之中的时间还长,眼下并不是相互争斗的良机,等别人气运收集的多了再去抢夺,才是以逸待劳的做法。

除此之外,他趁机还寻找摘取一些灵草灵药来,毕竟此处生长的灵药皆是稀有之物,同样带来不少的气运之力。

就在不久之前,他这片偏僻峡谷入口处发现了一株蘑菇状灵草,散发着阵阵浓郁至极的灵气,回想看过的各种灵材典籍,也不知其为何物,只能先暂且收入须弥戒之中日后再做打算。

就在这时,百余丈外一块青色巨石之下,一株闪着淡淡毫光的灵草再次引起了他的注意。

当他迫近几步之后,才发现这株寸许多高灵草,散发着艳丽光霞,并伴有淡淡清香。

“竟然是一株千年火候的梵离草。”柳鸣见此一喜,不禁自语一句。

若说梵离草并不是什么非常罕见的灵草,但是此草有一个特殊之处,那便是极其难以生长。

五百年火候以下的梵离草,在一些灵气浓郁的山川灵地偶尔能看到,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一旦年份超过五百年,每过一百年,其散发的光霞中便会浓上一分,但却会有两成的可能性会莫名的枯萎而死,一旦达到了千年火候,便成为一种能助力天象境法力提升的梵离丹主材,但也因此,千年梵离草在外界几乎很难生成的。

故而如今的中天大陆,不同年份的五色草价格差距甚大,百年火候五色草仅仅价值三五万灵石而已,一旦超过五百年,价格便暴涨到近百万灵石之巨,若是千年以上年份的五色草,更是能在拍卖会以上卖出两三千万的价格,还往往有价无市,很难出现的。

柳鸣之前只是听闻天门秘境资源丰富,但没想到会遇到此种等阶的灵草,心中大喜可知了。

正他单手一个翻转取出一柄银色短剑,想要将这株五色草切下之时,青色巨石却微微一颤,一阵强力的灵力波动传来。

柳鸣反应极快,想都不想的双腿猛一蹬地,倒射出去十余丈之远,双目一亮的凝视着青色巨石后方。

只见青石底下的泥土开始松动,一声闷响,地面裂开一道缝隙,一条青黄相间的巨大妖蟒,嘶鸣的从翻滚泥土中一冲而出。(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