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4北斗阁主与天河老人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09    作者:忘语


各大宗门之人自然也发觉了这一点,纷纷转头看去,天戈真人等几位大宗掌门眼中顿时露出了一丝异色。

毕竟此次天门会应邀的门派,该来的都已经来了,这个时候怎会还有人出现?

这星光来的极快,就在柳鸣这些弟子刚刚转过头去,眼前人影一花,半空中已经多出了三个人影。

与此同时,一股令人窒息的滔天灵压从中间人影身上轰然一扫过来,在场的弟子们一接触之下,纷纷脸色一白,脑海中神识震荡不停,修为较弱的几个已经脸色一白,直接昏厥了过去。

柳鸣虽然精神力远超同阶修士的但在此股灵压之下,却也直觉脑中中一阵昏沉连忙催动化识虫,这才没有如旁边几人般那边不堪。

附近的罗天成也只是脸色微微一白,仍笔直的站在原地。

各宗高层也是纷纷面容大变,这股恐怖灵压之强,犹在他们之上的。

天戈真人心念一动下,袖袍一挥,一道青光灿灿的光罩将所有太清门弟子护在了其中,其他宗门世家强者也纷纷出手,或祭出灵器,或掐碎符箓,用尽一切办法护住或减轻门下弟子所承受的灵压。

柳鸣这才感到头颅一松,重新恢复如常起来,当即暗嘘了一口气,眼睛朝着前来三人定睛看去。

当先一人身材高大魁梧,周身似有宛如北斗七星般闪闪发光的星辰流转不已,一片片耀眼的星光将此人包裹在了其中,看不清面容。

“通玄境的修士!”不知是谁倒吸一口凉气的脱口说道

柳鸣望着高大身影上,同样心中骇然,单凭气息来说,此人似乎比南荒傀帝更加深不可测几分的模样……

不过这也不奇怪,如今的南荒傀帝青灵,毕竟只有一缕残魂所化,实力比起其全盛时还是大为不如的。

而在被星光包裹的魁梧人影旁,则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修士。

年轻男子身材极高,满头卷曲的紫发披散在脑后,狮鼻阔口,双目冰冷如雪。

女修却是一头柔顺银发,脸如温玉,肌肤赛雪,一对瞳孔翠绿如玉,眼波流转间似乎能将人的魂魄都吸了进去,生的一副祸国殃民的绝世容貌,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柳鸣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目光微微一闪。

这二人也是化晶期的修士,修为极为高深,不过他在意的是二人身上的服饰。

两人身上长袍上的北斗图案,给其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北斗阁!”柳鸣心念几个转动后,终于想起了什么,心中为之一怔……

“原来是北斗阁高人驾临,敝宫不胜荣光!”就在在场众人纷纷露出诧异之色时,不远处却再次传来了金袍男子的声音。

“果然是北斗阁的人……”柳鸣目光一动,不禁转首看向了天戈真人。

只见天戈真人眉头微皱,似乎对于北斗阁主这位通玄大能的到来,同样大感意外。

其他人闻言,同样一阵的骚动。

“哦,区区天宫的两个护法,不配和我说话,叫你们的坐镇长老出来一谈!”星光之中身影,毫不客气的说道。

金袍男子闻言一窒,心中大怒,而旁边的金袍女子却突然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衣角。

便在此刻,一道刺目之极的白光从巨岛中一卷而出,并在虚空之中化作一个巨大的灰色漩涡。

下一刻,一名满头白发,面容哭丧的白袍老者,冉冉的从漩涡中走了出来。

“天河老人,想不到此次坐镇秘境的竟然是你。”魁梧人影一看清楚白袍老者的面容后,当即轻“哦”了一声,似乎也有些意外。

又一个通玄境的大能出现,不光是柳鸣这些弟子看的目瞪口呆,天戈真人等人也是大吃一惊。

“北斗阁主,你来这里做什么?”白袍老者明显和认识来人,白眉紧皱之后,竟如此冷声说道。

这魁梧人影,竟然就是中天大陆最神秘的通玄大能之一,声名赫赫的北斗阁之主。

这一下,不要说柳鸣这样的普通弟子,就连天戈真人等一干各宗带队高层,也均都人人露出吃惊之色了。

“怎么,莫非这里在下不能来吗?”随着北斗阁主的声音,北斗阁主身上的星光慢慢消散开来,露出了其中一名容貌清奇的中年男子,却一身看似普通的黄色衣衫。

“今日是天门会召开的日子,各派的道友齐聚于此,阁主若无要事还请回避,老夫改日再前往北斗阁拜会。”天河老人神色凝重,拱手说道。

天宫这个神秘组织每隔八百年召开一次天门会,自然其中意义深远,更牵扯到了一个极大的辛秘,绝不愿意中途收到任何打扰,否则也不会派遣一位通玄境的大能之士坐镇与此了。

“在下正是为了这个大会而来,我这两个弟子都是化晶期的修为,这次大会就让他们也参加其中吧。”北斗阁主打了个哈哈,突然双手一摊,指着站在身侧的两人说道。

“什么,让你的弟子进入天门秘境?”天河老人瞳孔一缩,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冷声反问道:

“莫非……是那件事又要开始了?”

这句话问的有些莫名其妙,但北斗阁主却似乎是明白其中含义一般,点了点头的说道:

“正是如此,所以在下才要借助天门秘境让这两个弟子好好试炼一番,同时增加些气运和机缘了。”

天河老人闻言,目光一阵闪烁,沉吟了起来,却没有立刻给出答复。

北斗阁主将天河老人的神情变化看在眼中,又淡然道:

“等那件事一开始,本阁主可以做主,将半个名额让给你天宫,就当做这次他们两人参加天门会的报酬了。”

“阁主此言当真?”天河老人闻听这话,脸上顿时动容了。

“本阁主的话,天河道友难道信不过在下?”北斗阁主双眉一挑,有些不豫的说道。

“道友不要误会,既然如此,这次天门会便再加上他们两人吧。”天河老人沉吟了好一会儿后,终于才有些勉强的点下头。

两名通玄大能的对话,并没有刻意避开在场的任何人,此地真丹以下普通弟子闻言,大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纷纷面露疑惑之色。

但是四大太宗,八大世家,天妖谷等超级大宗的首脑,如天戈真人等人,却早已神色大变,面容变得极为难看了。

见到此情景,再迟钝的人也知道了,天河老人和北斗阁主所说的话,肯定牵扯到了一件极为重大的事情。

一时间,场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玄武,玄婴,接下来的事情还是交给你们二人去办了。”天河老人转身对两个天宫使者说了一句后,未及二人答话,身体便如水波般荡漾模糊起来,瞬间隐没了身形。

北斗阁主也对身旁的两名弟子交代了一句后,体表闪起耀眼星芒,再次化身为一道星芒,转身一闪而逝了。

就在下方众人神色各异,许多人尚在消化刚刚得到的意外信息时,身披金袍的青铜面具男子说着,手上金光一闪,多出了一个半人高的巨大金色卷轴,并淡淡说道:

“好了,接下来各宗弟子进入秘境之前,需要在这卷天宫册上亲手写下自己的名字,并且留下一滴精血,之后便可以依次进入天门了。进入顺序,按照上一次天门会各宗族取得的成绩为准。”

话音刚落,他口中诵念了几句低不可闻的咒语,呼啦一声,金色卷轴朝着身旁的金袍女子方向迎风一展而开。

金袍女子娇躯一晃,当即伸手接住了卷轴的另一端,并一拉微微绷紧起来。

但见这卷巨大金色卷轴展开后,足有数丈长,镶着金边的四周上面铭印着一些密密麻麻的细小符文,正仿若活物般流转不停,中间则是空无一物的一片白色,只是在最右边处,则用红色书写着一个圈,中间写着三个字“柒拾玖”。

柳鸣目光落在那个数字上,心中一动,莫非这代表着本次已是第七十九届天门大会的意思?

很快,下方人群之中便飞出了两队弟子。

柳鸣目光一凝,从这些弟子的服饰上,判断出他们应是四大太宗的天工宗,玄魔宗弟子。

说起来,每一次的天门大会,前四名自然都为四大太宗所获得了,而上一次太清门只得了第三名,仅排在浩然书院前面,这天工宗,魔玄宗显然是排在第一第二了。

果然,天工宗弟子首当其冲的一一在金色卷轴上签下了自己的姓名,并留下了一滴精血,随后便纷纷的飞身而起,没入了两名天宫使者身后的大门之中。

“你们也过去吧。”等魔玄宗的十名弟子也签的差不多之时,天戈真人对柳鸣等十人挥了下手,神色却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

柳鸣等十个太清门弟子齐声答应了一声后,便纵身飞到了天宫使者身前,依次在金色卷轴上写下了姓名,并在姓名之上,滴下了一滴精血。

当柳鸣亲手签下自己姓名,并逼出一滴精血落在卷轴的瞬间,他敏锐的察觉到,有一丝莫名的能量缠绕在了他的身上,但神识仔细查看下,却又无形无色,根本找不到其在体内的具体所在。

不过和阴暗诅咒之力相比,这一丝能量却给他一种温和的感觉。

柳鸣一番查看微微放心后,单手一掐诀,足踩一朵黑云,紧随前一名太清门弟子之后,飞入了天门秘境的大门。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