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婚约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05    作者:忘语


缥缈峰峰顶大殿之中。

天音上人正端坐在主座之上,而阴九灵和玉音子则分坐在两侧。

这种场合,自然没有柳鸣,珈蓝的位置,两人各自站在了阴九灵和玉音子的身后。

阴九灵自从坐下之后,一直玉音子和天音上人传音交谈着什么,但目光却一直在珈蓝身上打量个不停,半张如婴儿般红润脸上红光满面,使得另半张干枯面容都似乎柔润了不少。

“阴掌座,您看我这徒儿如何?”玉音子将此在眼中,神色非但没有怪罪,反而再过来一会儿后,忽然一笑的问道。

“哈哈,珈蓝师侄无论是容貌,还是修炼资质,都是上佳,实是妙极,妙极!”阴九灵呵呵一笑的说道。

柳鸣闻言,心中一跳,隐约预感到了什么一般。

而珈蓝却是螓首微低,看不清楚脸上神情。。

“好了,柳鸣,珈蓝,你们两个站到前面来吧。“天音上人伸出两手朝两侧招了招,微微一笑的说道。

珈蓝闻听此言,一抬首,露出了一张有些晕红的绝美脸庞,随即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失礼,连忙称是的走了出来。

柳鸣微微一怔后,在阴九灵的目光注视之下,也慢慢走了出来。

“经过了这次比试风波,你们两个的事情,想必不久后便将在门派中传开。阴掌座和玉音子师妹方才私下里也已经商量过了,既然你们早是郎有情妾有意,今天本座就为你们做个主。在你们二人的师尊面前,将你们的婚事正式定下来好了。”天音上人微笑的说道。

柳鸣虽然已经有了预感。但乍一听到此话,脸色还是微微一变。整个人似乎愣在那里了。

珈蓝本闻言,脸庞更是殷红了几分,臻首微微一低,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似乎默认了此事。

“如此甚好!”阴九灵见此,微微颔首,似乎很是满意。

而玉音子看着眼前的柳鸣及珈蓝,眼中也是隐含笑意。

柳鸣很快便恢复了冷静,转头看到珈蓝这般神情。眉头不经意的微微蹙了蹙,心念一番转动后,暗自苦笑一声后,最终也没有说出其他的话语来。

正在此时,玉音子目光柔和的看向柳鸣,缓缓开口说道:

“柳师侄如此年轻,修为便已经达到了化晶后期,想必碎晶凝丹,也是指日可待了。”

“弟子才刚刚修炼到后期。甚至尚未进入假丹,想要碎晶凝丹的话,恐怕还要苦修一段时间的。。”柳鸣将心中杂念压下后,恭敬的回道。

“很好。柳师侄不但修为了得,连心性都这般老成,看来将我这徒儿托付给你。是没有找错人了。对了,天门会即将开始。你估计也要做不少准备。你和珈蓝的婚事就暂且这般订下,等你们二人其中一个真正进阶了真丹境。才举行双修大典,正式结为伴侣吧。”玉音子对柳鸣回答很满意的样子,当即冲阴九灵如此建议的说道。

“玉音道友考虑颇周,就这么办吧!”阴九灵拍板定了下来。

天音上人更是没有丝毫反对之意。

而柳鸣却心中一阵无语,脑中隐约更有几分混乱了。

……

没过多久,缥缈峰的比试之事便在宗门之内传扬了开来。

柳鸣一剑破温憎咒阵,一拳轰碎佛门小须弥金刚符阵的“英勇事迹”,在添油加醋的首耳相传下,被渲染成了数个版本,在内外门弟子间沸沸扬扬的传颂着。

其名气自然也水涨船高的更加响亮了起来,隐约已经和罗天成了并驾齐驱之势。

而那日,柳鸣在随阴九灵离开飘渺峰后,便拜别了师尊,径直回到了洞府之中,与两头灵宠一并苦心修炼,争取在天门会之前能多提升一分实力。

他自从见识了罗天成,温憎等人的厉害后,早已收起了对同阶修士的轻视之心。

毕竟人外有人,中天大陆此等幅员辽阔,大小宗门数以万计,并不是只有他一人拥有远超同辈的实力。

而婚约之事,虽说并非他本愿,,但两座山峰掌座既然就此一拍即合的定了下来,珈蓝当初也是以此理由拒绝温元等人的,他自然也无法当面拒绝和多解释什么了。

好在婚约要等两人真正进阶真丹后才需履行的,其只有等到那时再来细想此事了。毕竟他若是无法成就真丹,说不定连体内气泡以后的两次法力汲取都撑不过去,其他一切自然也无从谈起了。

当然最主要的缘由,还是柳鸣心中深处,对珈蓝此女也有一种难以说清的莫名情愫。

不过从与温憎一战后的大段时间里,珈蓝也未上门过,即使是传讯沟通也从未有过。

如此一来,柳鸣正好在此期间可以心无旁骛的修炼。

一年后的某日,洞府密室之中,柳鸣正盘坐在一侧,正命令两头灵宠相互之间进行着对比试炼。

“嘎嘎,猜猜哪个才是真正的我!”

但见九个一模一样的绿衣童子正在密室内各处上蹦下跳,身形快若闪电一般,并不时从口中吐出一股股血色烈焰。

而黑纱少女脸上却露出一丝不屑之色,俏鼻中一声轻哼,单手轻轻一撩,其脚下一阵淡黄色的清风席地而起,同时密室地上无数碎石微微一颤之后,化作一卷尺许之粗的黄色沙暴,沙暴之中,碎石相互摩擦发出的呲呲声不断。

“去。”

黑纱少女虚空轻轻一指,黄色沙暴“噗”的一声,瞬间化为了九道沙暴,冲着九名绿衣童子铺天盖地而去。

“你太小瞧我了!”

九名绿衣童子晃了晃脑袋,异口同声的回答道,同时双目中精光一闪,白白净净的脸上突然爬上了无数古怪灵纹,露出一丝狰狞之色,猛的一张口,吐出一团团灰色秽焰。

轰鸣声接连传来,一道道沙暴被灰色秽焰包裹而起,纷纷灵性尽失的溃散开来,顿时整个密室之中一片黄蒙蒙的尘土之气,无数的碎石噼噼啪啪的朝四周散射而开。

柳鸣心念一动,贴于胸前的八足海妖发出“嗤嗤”一声,便幻化成了一副银色铠甲,散发出一层淡银色光幕的挡下了漫天的碎石。

大约几个呼吸的功夫过后,黄色的沙尘渐渐散去,却不见了黑纱少女的身影,让九名绿衣童子均面露差异之色。

就在此时,其中一名绿衣童子身后,一道黑色纤细身影一闪,从地上破土而出,正是黑纱少女蝎儿。

但见其单手闪电般的一探而出,一把抓住了绿衣童子的肩头。

绿衣童子面露一丝诧异之色,强扭过身躯,冲黑影就是一拳击出,一股淡绿色的气焰一卷而出。

黑纱少女腰肢一扭,单腿轻点地面,暴退出去两三丈的距离,出现在了柳鸣的身边。

砰的一声,绿色气焰撞上了密室的墙面,墙面之上淡蓝色的光幕微微一颤后,又恢复了原样。

“是你输了,我已经找到你的真身所在。”黑纱少女冷艳的脸上露出一丝气愤之色,语气中略带不屑的说道。

“真的吗?”九名绿衣童子同时嘎嘎一笑,一阵绿色烟雾将其包裹起来。

一个幻化之后,其中八道绿雾竟凭空消失,而密室另一角之中,一名绿衣童子正一脸得意的朝着黑纱少女咧嘴一笑,其颈部赫然多出八颗绿光蒙蒙的圆珠。

“这……”

黑纱少女一愣,看了看角落的绿衣童子,一时间竟无话可说。

柳鸣见状也是有些讶然。

整个战斗他可是在一旁看得一清二楚,这飞颅的真身明明就是骨蝎先前所抓的那名,却一个幻化后变为了角落中另一名绿衣童子,莫非这飞颅所化的真身竟与其他分身之间能相互转化不成。

“我们再来过!”黑纱少女满脸不服气的说道。

“来就来!”绿衣童子也不示弱,小嘴一撅的嚷道。

就在这时,柳鸣腰间的身份令牌却微微一震,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

“所有入选参加天门会弟子,三日之后,太清门主峰之上集合。”

柳鸣闻言,神色一凛。

“主人这么快便要去参加天门会了吗?”黑纱少女眼睛大睁的说道。

“嘎嘎,天门会,天门会!”绿衣童子听闻之后,一脸兴奋的说道。

“算起来,离天门会召开时间还有些时间,怎么会如此快就要召集大家了,难不成召开的地点很远不成?”

柳鸣喃喃一句,当即一拍腰间,骨蝎与飞颅化作一绿一黑两道雾气一卷的钻入养魂袋之中。

他简单的将乱七八糟密室收拾一番之后,便离开了洞府,化作一道黑色遁光朝宗内坊市方向破空而去。

半日之后,当他再次回到洞府之中时,手上的须弥戒之中,俨然又多了厚厚一叠符箓以及一些疗伤丹药。

虽说他自问法宝灵器丹药均不缺,手段也可说是层出不穷,但是天门会秘境不是简单之地,还是多准备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之后三日,他只是在洞府之中静静的打坐,修养身息,将身体的状态尽可能的恢复到巅峰状态。

第三日一大清早,柳鸣将洞府禁制开启后,离开住处,足踩一朵黑云,朝太清门最高一座山峰破空而去。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